首頁 > 熱點追蹤 > 正文
雄安新區承載了中央政府新的發展意圖
Xiong’an New Area with Beijing‘s new development plan
本刊記者 暮賓 [第3390期 2017-04-11發表]
 

▲圖為俯瞰河北省雄縣縣城(新華社圖片)
 
4月1日下午,大部分中國人正準備下班並開始籌劃第二天開始的清明小長假。一個震撼性的爆炸消息傳來,中共中央、國務院決定設立雄安新區。
 

又一個春天的故事

 
雄安新區規劃範圍涉及河北省雄縣、容城、安新三縣及周邊部分區域,地處北京、天津、保定腹地。雄安新區規劃建設以特定區域為起步區先行開發,起步區面積約100平方公里,中期發展區面積約200平方公里,遠期控制區面積約2000平方公里。雄安新區定位之高,一時令外界驚訝。新華社通稿將雄安新區置於了與深圳經濟特區、上海浦東新區並列的位置,並稱其是“千年大計、國家大事”。顯然,雄安新區戰略已定位為繼珠三角、長三角後的第三步區域戰略。河北腹地發展被列入重大國家戰略。
 
橫空出世的雄安新區奪人眼球,國內外媒體都給予了高度的關注而市場上的興奮遠多於質疑。浩浩蕩蕩的買房考察團無視網上關於“商品房停售、戶口凍結”的資訊,在群裏相約好清晨出發。分析師們在連夜趕製行業報告,計算誰將從這場盛宴中挖出第一桶金。他們對這個剛剛冒出頭來而至今仍是一片洋澱的新區所給予的評價是:大手筆。無論成敗,雄安新區都抵得上這個評價。新華社和人民日報都說,雄安新區是以“千年大計、國家大事”標準來衡量,雄安新區肯定不是普通的新區,而是承載了中央最新的發展意圖。
 
人民日報的評論員文章開頭稱:“清風吹拂,碧波蕩漾。春天的白洋澱,到處是生機勃發的景象。燕趙大地上,又一個春天的故事正在拉開帷幕……”
 
重要的是,這是“又一個春天的故事”。
 
本屆中央政府實施的三大國家戰略,分別是:一帶一路,京津冀協同發展和長江經濟帶。可以說,這三大戰略是本屆班子歷史地位的奠定基礎,能不能搞好,能不能建成,直接關係到歷史評價。
 
從實際操作層面也可以看出,在雄安新區設立前,當地的戶口地產就已經全面凍結,這在其他新區也是沒有看到過的,可見決心之大。此外,目前三個縣都已經凍結全部房產過戶,本地人外地人都不能買了。甚至有消息說,安新縣二手房仲介全部關停,在建的房子一律停工。如果不是有非常意義上的戰略部署,不會如此大動干戈。
 
國家發展改革委主任何立峰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設立河北雄安新區,是中央深入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作出的一項重大決策部署。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規劃建設雄安新區,具有重大現實意義和深遠歷史意義。
 
一是重點打造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載地,可以有效緩解北京大城市病,與北京城市副中心形成北京新的兩翼。
 
二是有利於加快補齊區域發展短板,提升河北經濟社會發展品質和水準,培育形成新的區域增長極,也可以與2022年北京冬奧會為契機推進張北地區建設共同形成河北新的兩翼。
 
三是有利於調整優化京津冀城市佈局和空間結構,拓展區域發展新空間,探索人口經濟密集地區優化開發新模式,打造全國創新驅動發展新引擎,加快構建京津冀世界級城市群。
 
京津冀協同發展專家諮詢委員會組長徐匡迪也在接受採訪時強調,從國際經驗看,解決大城市病基本上都是用了“跳出去建新城”的辦法;從中國經驗看,通過建設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有力推動了珠三角和長三角地區的發展。京津冀協同發展瞄準的是打造世界級城市群,規劃建設雄安新區是這項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
 

雄安新區將成為“創新之都”

 
在官方稿件中,如果你只注意到“非首都功能疏解的集中承載地”而忽視“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的創新發展示範區”這一句,就會看不到雄安新區設計初衷的根本所在。
 
中央對雄安新區的四個定位,分別是:綠色生態宜居新城區、協調發展示範區、開放發展先行區、創新驅動發展引領區。有分析人士詳細解讀了這四個定位,“綠色生態宜居新城區”排在首位,凸顯了雄安新區的人本價值。城市首先是給人生活、工作和居住的,有好的生態和宜居的環境肯定是第一位的。
 
習近平指出建設雄安新區要突出七個方面的重點任務,前兩個任務“建設綠色智慧新城,建成國際一流、綠色、現代、智慧城市”、“打造優美生態環境,構建藍綠交織、清新明亮、水城共融的生態城市”,都是和城市規劃、建設本身有關的。
 
這主要談的是雄安新區的硬體建設。可以想像,未來碧波蕩漾的白洋澱、野鳧飛隱的蘆葦蕩將和雄安新區的建築群融為一體。
 
“協調發展示範區和開放發展先行區”,指向則是城市“軟體”建設。這裏將是未來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的試驗田。
 
而在四個定位當中“創新驅動發展引領區”這個定位說明了,雄安新區未來的主業是什麼,雄安新區在未來中國和世界經濟版圖上會扮演什麼角色?
 
習近平在“七個重點任務”中第三個說的就是,“發展高端高新產業,積極吸納和集聚創新要素資源,培育新動能。”
 
由此不難判斷,雄安新區將來可能會被打造成中國的“創新之都”,成為創新增長之極。
 
在美國,華盛頓、紐約和矽谷的定位很清楚。華盛頓就是首都,紐約是經濟中心和金融中心,而矽谷則是創新中心。以色列作為創新之國,在首都特拉維夫之外,有創新中心海法。日本在東京50公里之外,有高新產業聚集地築波。
 
現在,上海作為金融中心的定位是明確的,而北京則承擔了太多的非首都功能。同時,我們也還缺乏一個創新中心。
 
雄安新區極有可能成為中國的“矽谷”、“海法”,逐步將京津冀一帶的高端高新產業引流過去。雄安新區遠期控制區面積約2000平方公里,未來雄安新區將相當於將近兩個浦東新區,一個深圳經濟特區。若干年後,在北京100公里之外,又將崛起一個新的經濟增長極。
 

再度激發中國經濟活力

 
雄安新區,一個昨天還完全陌生、今天已經在微信以及所有媒體裏被刷爆的名字。
 
目前關於雄安新區,還沒有更多的可靠資料,做深入評價和分析有點為時尚早。但是,既然它已經橫空出世, 各種分析聲音隨着這個爆炸性消息的推出也逐漸展開。很多負面例證被迅速提出,例如當年在北京經濟學界著名的“京城四少”鐘朋榮在分析雄安新區時,指出了諸如:“經濟週期背景不同”、“人民幣升值週期不同”、“政策週期不同”、“城市化背景不同”等雄安新區建設與深圳特區、浦東新區建設在歷史背景上的幾個重要差別的看法。
 
這些年來的發展方式,概而言之,就是讓政府站在市場經濟的最前列,直接介入甚至乾脆直接從事經濟生產,以舉國之力調遣資源、調動人口,並以舉國之力為政府決策進行全套的開路、回饋、調整和最終的兜底。在這個過程中,有敗筆有弊端,但是也有着幾何級數的經濟增速。這種經濟層面上的政治賦能,一直被稱為“集中力量做大事”。如果將這種資源調配方式下的發展邏輯視為中國特色的話,我們能夠直觀地看到它在單純經濟層面所獲得的巨大成功。
 
而這次雄安新區的成立,將是這種模式的最終極動員和最根本檢驗。在那片遠期規劃中要比深圳大出四平方公里的地區投入的,會是30多年來積攢下的實踐經驗和雄厚財力。
 
有分析指出,而與以往特區建設道路完全不同的是,國家層面的行政力和財富力都更為雄厚,並成為主導這次新區變革的開端力量。換句話說,在雄安新區的生長過程中,引導這片土地發生巨變的將不再是千軍萬馬組成的“拓荒牛”,而是巨大的國家賦能和資源引導。這是一次國家實力作用於經濟實踐的巨大社會試驗田。
 
毋庸置疑,在這個過程中一定有巨大的財富損耗,有各種各樣的風險。但最重要的是,它提供了一種可能性,一種為北中國乃至整個版圖再度激起活力的可能性。
 
我們有理由為雄安新區送上由衷的祝福,希望它在國家當前艱難的經濟結構調整中能夠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希望它能夠為中國下一步的改革開放起到新龍頭的作用,希望它能夠為京津冀一體化的發展起到巨大的融合作用。
 
 
 
 
 
 
 
 
  



2017兩會速遞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391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