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點追蹤 > 正文
構建大灣區創新生態系統
To construct innovative ecological system of Guangdong-Hong Kong-Macao Greater Bay Area
劉江華 [第3396期 2017-06-28發表]
 
粵港澳大灣區能否發展成為世界頂級灣區,取決於大灣區能否產生世界級的創新能力。而一個區域的創新能力又是來自該區域的創新生態系統。因此,建立區域創新生態系統,是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建設的關鍵性戰略工程。
 
▲5月22日,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回答記者提問。“過去30年,如果説內地的改革開放是香港發展的一隻‘翅膀’,那麼香港現在擁有第二隻‘翅膀’,那就是大灣區。”在一幅涵蓋粵港澳地區的華南地區衛星地圖前,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生動地描繪着香港未來發展的重大機遇。(新華社圖片)  
 

三大世界著名灣區皆具有顛覆性創新能力

 
生態系統原本是生態學的概念。借喻到創新領域,就是指在一定的區域範圍之內,各個創新主體、創新環節和創新要素之間所組成的相互支持與依賴的創新生態鏈。這些不同行業間的創新鏈的組合,就形成了區域創新生態圈,也即創新生態系統。
 
創新生態系統是一種嶄新的創新範式。與之前的機械式、靶向式、精準式創新範式不同,這種範式具有多樣性、開放性、自組織性和動態性。如果將之前的創新範式比做目標明確的“工廠”,那麼創新生態系統這種範式就是有眾多物種雜居在一起的、有可能產生不可預料的新物種的“雨林”。在這種“雨林型”的創新生態系統中,一些新的科技成果就會偶然而生。
 
舊金山、紐約、東京這三大世界著名灣區,就是因為區域性創新生態系統良好,產生了強大的創新能力,特別是具有顛覆性力量的創新能力,因而能夠對世界經濟產生巨大的影響力。舊金山灣,因孕育了硅谷而成為了全球創新聖地。硅谷的谷歌、微軟、思科、英特爾、蘋果等一批高科技企業,引領着當今世界創新的潮流。
 
在東京灣,沿灣區兩岸形成了日本最為重要的京濱、京千兩大工業帶,集聚了一批具有強大技術研發功能的大企業和研究所,如NEC、佳能、三菱電機、三菱重工、三菱化學、豐田研究所、索尼、東芝、富士通等。東京灣是日本國力的代表性區域。
 
紐約灣區由紐約州、康涅狄格州、新澤西州等31個縣聯合組成,是美國經濟的核心地區。紐約灣區擁有耶魯、普林斯頓等一批世界知名大學。康涅狄格州是美國的工業重鎮,是美國的軍工生產基地。在該州的全球對沖基金之都格林尼治(Greenwich),集聚了50餘家頂級對沖基金。新澤西州工業發達,科研力量雄厚,是美國的“發明之州”。這個州擁有美國40%的醫藥生產能力。有強生等21家世界知名醫藥公司的總部集聚在那裏。作為有“世界經濟之都”之稱的紐約,雖然今天已經是一個標準的後工業化城市,但依然充滿了創新氣息。金融、貿易、文化等領域的持續創新,使紐約牢牢地站在世界金融創新和文化創新的浪潮之巔。
 

粵港澳大灣區創新基本要素齊全

 
在粵港澳大灣區內,雲集了產生世界級創新高地的基本要素。首先是灣區內擁有香港、廣州和深圳三個功能互補性明顯的巨型城市。深圳高新技術產業發達,科技創新能力和科技成果產業化能力強大,產生了華為、大疆、騰訊等一批世界知名的創新型企業,是國內最具代表性的創新城市。香港作為“動感之都”,航運、金融、貿易、旅遊、文化等現代服務業十分發達,在全球創新城市排名中,一直位於亞洲前列。廣州是國家重要中心城市,是珠三角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和全面改革創新試驗區的核心區。廣州具有容易產生創新型企業的綜合型產業體系,科技型中小企業眾多。此外,必須着重指出的是,在這三個城市中,由於行政管理機關、大型企業總部集聚的因素,擁有了多方面的大數據資源,這在大數據時代、人工智能時代,是一種極其寶貴的戰略資源。因此,我們可以說,這三個巨型大都市,奠定了大灣區創新發展的基本格局。
 
其次,灣區內集聚了一批世界級和國家級的高等院校、科研機構和科研基礎設施。根據英國QS全球教育集團發佈的《QS世界大學排名2016/17》,僅僅在香港,就有香港大學(27)、香港科技大學(36)、香港中文大學(44)、香港城市大學(55)、香港理工大學(111)等五所大學進入了世界大學排名前200名。在廣州,也有中山大學、華南理工大學等一批國內名校。此外,一批國家級重點實驗室、技術中心也在灣區內形成,廣州國家超算中心等一批創新基礎設施已建成運行。
 
再次,灣區內形成了珠江東岸的電子信息產業基地和西岸的裝備製造業基地,建成了一批由經濟技術開發區、高新技術產業區、自由貿易區等形式組成的高質量產業發展平台,是一個名副其實的世界級的製造業中心,由此而形成了創新的產業基礎和市場。
 
最後要指出的是,大灣區內創新環境日趨優良,形成了包括航空、航海、高鐵、高速公路等在內的便捷的綜合交通體系;形成了包括金融、法律、諮詢等在內的創新專業服務體系。以“青山、綠水、藍天”為標誌的生態體系建設正在加速推進。
 
如果在推進大灣區建設過程中,能夠破除一切不利於創新要素流動和組合的制度性障礙,有效地將上述創新要素有機地融合在一起,實現優勢互補,一個大灣區創新生態系統必將形成。
 
▲6月20日,首屆“粵港澳大灣區論壇”在香港舉行,論壇由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香港一國兩制研究中心主辦,騰訊公司承辦,廣東省人民政府港澳事務辦公室、國務院參事室公共政策研究中心指導。圖為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院長樊綱在論壇上發言。(新華社圖片)  
 

八方面重點突破 推動創新生態系統建設

 
根據創新活動的內在規律,參照國內外創新先進地區的實踐經驗,粵港澳大灣區推進創新生態系統建設,可以從以下幾方面重點突破。
 
一是在全社會形成崇尚創新的文化氛圍。“雨林型”的創新生態系統,最大的特徵就是自由、開放。硅谷、深圳等世界創新活躍的地區與城市的經驗表明,創新活躍的程度與開放、包容、自由的社會氛圍緊密相關。許許多多的具有革命性意義的創新成果,都是在自由氛圍濃郁的業餘時間、咖啡廳、沙龍等場景中產生的。創新是一種創造性破壞,面臨很多不確定性,失敗的可能性很高,沒有包容失敗的人文環境,創新活動難以持續。香港雖然是自由度很高的社會,但由於種種客觀原因,社會對創新的熱情度和參與度不高。不少理工類人才,從學校畢業後,轉向從事金融、房地產等行業。除深圳外,包括廣州在內的珠三角地區,創新文化還不夠濃郁,敢於冒險創新的精神還不普遍,社會上掙快錢的傾向還比較明顯。因此,要使全社會認識到創新就是深化改革,創新就是擴大開放,創新就是出路,創新就是未來,創新就能形成新的增長點和新的競爭力。因此,要在全社會範圍,持續不懈地宣傳貫徹創新理念,形成創新文化氛圍。
 
二是推進灣區內創新資源優勢互補。所謂優勢互補,就是將灣區內各市的創新資源進行有效組合和優化配置,形成合力,以產生巨大的創新能量。粵港澳大灣區大致可以分為四大板塊:香港與澳門、深圳、廣州,以及珠三角其他地區。這四大板塊在創新資源上各有特色。要充分利用港澳兩個國際性城市所具有的連接國際資源的便利,發揮這兩個“超級聯繫人”的作用,大力引進國際創新資源。要開發港澳,特別是開發香港現有的高質量的科研資源、金融資源和其他服務資源,使之與灣區內的龐大的產業轉型升級需求結合起來。要發揮深圳雄厚的新技術研發優勢、高科技產業規模優勢和科技創新的制度性經驗,通過產業合作等途徑,激發出深圳科技創新能量向珠三角的溢出效應。要充分發掘廣州所擁有龐大的科技人員隊伍、眾多的科研基礎設施和科技產業資源,以及便捷的連接國內市場通道的作用與功能,充分發揮廣州這座國家重要中心城市強大的輻射帶動功能。我們也要充分利用珠三角地區龐大的製造業集群的對科技創新成果的吸納效應和反饋效應,促進灣區內創新成果的產業化。
 
三是堅持創新與投資相互促進。實行創新驅動戰略和加大戰略性投資,是相輔相成的。戰略性投資包括戰略性基礎設施投資和戰略性產業投資。一方面,戰略性基礎設施投資改善了基礎設施環境,有助於創新資源集聚及創新活動持續推進,另一方面,戰略性產業投資不僅為創新提供了資金保障,也為創新提供了更加廣闊的平台,加速了創新成果轉化。大灣區各市不僅要在本行政區域內統籌固定資產投資與科技創新,以投資促進創新,用創新提升投資,持續改善城市基礎設施,強化科技資金投入,培育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加快實現創新驅動。同時,也要以各種合作形式加強灣區內共享型創新基礎設施和平台的建設。
 
四是大力發展先進製造業不動搖。先進製造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是承載創新活動的主要載體。先進國家地區創新經驗及廣州實踐表明,創新成果絕大多數產生於製造業領域。當今世界創新活躍的國家、地區與城市,製造業基礎都非常雄厚。沒有發達的製造業作為基礎,創新就會成為“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狀態。
 
大灣區各市必須堅持現代服務業與先進製造業、戰略性新興產業協調發展,在相當長一段時期內要堅持發展先進製造業不動搖,推動汽車、石化等傳統產業的技術改造與創新發展,加快培育新一代信息技術、人工智能、生物醫藥、新材料、新能源等戰略性新興產業,確保創新擁有堅實的產業基礎和旺盛的市場需求。
 
港澳兩地經濟雖然已經高度服務化,但根據紐約、倫敦、新加坡等地的經驗,也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實施“製造業再造”戰略,以免產業過度空心化。其一,可以加強與灣區內各市的產業合作,將製造業的研發和品牌營銷等環節留置港澳,將生產加工環節佈局內地。其二,可以創建一批附加值高、能源消耗低、排放量小的高端樓宇工業。其三,充分利用現有空間條件,在一些邊境地帶共建產業園區(如香港與深圳共建的落馬洲河套地區科技創新產業園)。也可利用一些島嶼等地帶,創建生態型高科技產業園區。
 
五是建設特色鮮明的創新生態群落。產業的空間集聚可以產生示範效應、學習效應和技術溢出效應。為推進大灣區創新生態系統建設,需要打造一批基礎設施完備、公共服務健全、創新氣氛濃郁的載體平台。改革開放近40年來,大灣區內形成了一批產業園區,但這些園區的創新條件和今天的創新需求存在較大的差距,比如園區的產業基礎和研究開發基礎設施,已經不能適應當今新一代信息技術、人工智能、生物醫藥等新技術產業發展的要求。因此,必須推動各類產業園區升級換代,包括淘汰落後產業,引進新一代高技術產業,引進國內外高技術研發機構,配套建設相關公共服務平台,等等。此外,要加快灣區內穗深港科技創新走廊規劃建設,加快各類新型創新載體平台建設,加快建設一批國家級科研機構、協同創新聯盟及科技創新服務機構集聚,打造充滿活力、特色鮮明的創新生態群落。
 
六是全面推進宜居宜業環境建設。國際經驗表明,科技創新活動高度依賴優良的工作與生活環境。優良的環境不僅為創新主體提供創新活動的理想空間,也有利於創新主體減少生活工作壓力,激發創新靈感。一方面,大灣區要充分以港澳兩地為標杆,加快推進市場化、國際化、法治化的營商環境建設。爭取在短時期內能夠使灣區內的社會治理、法治建設等方面,上一個新台階。另一方面,大灣區要通過官方機構,強力協調灣區內的生態環境建設。生態環境是一個全區域性課題,需要全區域協調解決。粵港澳大灣區具備優良的山水兼備的自然生態條件。只要區域內各市將生態建設提高到關係到區域生死存亡的戰略高度,通過包括排放標準、生態補償等各種制度性約束和激勵,就能夠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成為“一灣綠水、一片藍天、滿目青山”的生態型灣區。
 
七是堅持依靠政府和市場的雙重力量推動創新發展。在創新生態系統中,政府的作用主要是建設一個完善的創新“舞台”,也即利用財政槓桿、政策傾斜、政府採購等手段,營造一個完善的創新環境。創新活動則主要依靠市場力量來調節。就大灣區的現實情況看,港澳地區是“市場化有餘,政府力量不足”。因此對於香港和澳門則需要加強政府對科技創新的戰略規劃和政策支持。與港澳的情況相反,大灣區的內陸部分,除了深圳外,在科技創新領域是“政府控制有餘,市場化不足”。因此,這些地區要充分借鑒深圳“四個90%”的經驗(90%以上研發機構設立在企業,90%以上研發人員集中在企業,90%以上研發資金來源於企業,90%以上職務發明專利出自於企業),堅持以市場需求為導向,利用市場機制優化創新資源配置,促進優質創新資源集中到有實力的創新主體及平台,不斷鞏固提升企業的創新主體地位。
 
八是建立公平合理的創新利益保護分享機制。西方發達國家一直重視知識產權保護,維護創新主體的合法權益。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埃德蒙德·菲爾普斯認為,激發創新的條件之一就是:給商業創意的構思、開發和推廣提供回報的經濟文化。深圳創新領先於全國的基本經驗是:構建了一條完整的創新利益鏈。如果創新利益分配機制不完善,創新資源就難以轉化為創新能力和創新成果,創新成果也難以產業化和商業化。一個灣區內的現實例子就是,廣州的科技資源遠豐富於深圳,可在創新能力和創新成果方面,卻遠遠不如深圳。這裏當然有多方面的原因,比如,深圳是典型的有利於創新活動開展的移民文化,但廣州在創新利益分配機制上不如深圳完善和靈魂,是其中的關鍵原因。因此,大灣區內各地要借鑒深圳的成功經驗,進一步深化科技創新體制改革,健全創新利益分配機制,依法保護科技人員的創新收益,鼓勵科技人員通過兼職、停薪留職等方式參與社會創新活動,釋放存量創新資源活力,提升創新效率。
 
(作者為廣東亞太創新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經濟學研究員,廣州市社會科學院原副院長)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