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熱點追蹤 > 正文
凜冬將至,共享經濟創企如何突圍?
How can sharing economy startup companies break through the coming rough "Winter"?
本刊記者 張亢 [第3409期 2017-12-29發表]
共享經濟在2016年和2017年無疑是中國最火熱的詞彙之一。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共享汽車、共享雨傘、共享洗衣機等各類共享經濟產品創業企業如雨後春筍一般湧現,並且快速融資獲得機會攻佔市場。
 

▲這是位於昆明市三市街與金碧路交叉口的共享單車臨時停放點。(新華社圖片) 
 
網絡上有人將中國的高鐵、移動支付、電子商務和共享單車稱為“中國的新四大發明”,這足以看出共享單車在中國的發展程度。然而經歷了一年多爆發式增長之後,共享經濟的光環正在逐漸退去,整個行業開始經歷由野蠻生長到重新洗牌的階段。有人認為共享經濟開始遭遇寒冬,面對這個2017年企業倒閉的重災區行業,共享經濟到底陷入了怎樣尷尬的泥潭?行業前景是否真的渺茫無望?共享經濟創業企業又是否有機會突圍呢?

 

共享經濟2017年下半年猛踩剎車

 
在經歷了前兩年概念被瘋炒之後,2017年下半年共享經濟遭遇驟寒。據統計,2016年中國的共享經濟市場規模接近4萬億元。而到了2017年,隨着事態的發展,有人甚至認為共享經濟進入“死亡倒計時”。目前已有將近20家投身共享經濟的企業宣告倒閉或者終止其服務,其中包括7家共享單車企業、2家共享汽車企業、7家共享充電寶企業、1家共享租衣企業、1家共享雨傘企業和1家共享睡眠倉企業。
 
行業中首當其衝的是共享單車企業。據報道,悟空單車、町町單車、酷騎單車、小鳴單車、小藍單車等共享單車企業因資金鏈斷裂等原因相繼停止經營,未退還所收押金、預付費逾10億元人民幣,涉及消費者數百萬人。其中被譽為共享單車行業第三的小藍單車在這場爆煲洗牌中未能倖免不免讓人大跌眼鏡。
 
早自去年7月起,就有負面消息陸續爆出稱,小藍單車資金鏈斷裂,公司大批裁員,用戶單車押金逾期未能退還。之後小藍單車的員工也在微信朋友圈發佈了公司平台宣佈解散的消息。直至去年11月中旬,小藍單車創始人李剛一封公開信拉開了小藍單車正式宣佈倒閉的序幕。這間有着共享單車行業第三稱謂的企業的倒閉宣示着整個行業進入了加速洗牌期,以ofo、摩拜為第一陣營的雙巨頭格局漸穩。
 


▲從以上創業“死亡”名單中可以看出與“共享經濟”有關的公司佔了大半。 

 
同時共享充電寶企業的發展也不樂觀。2017年上半年,共享充電寶緊隨共享單車風口而來,僅半個月就有街電科技、Hi電、小電科技、來電科技相繼獲得融資近3億元。在入局的數十家機構中,不乏IDG、紅杉中國、騰訊投資、順為資本等知名投資企業。據IT桔子統計,2017年上半年,在共享充電寶領域,共發生19起投資事件,投資總額超10億人民幣,而整個2017年有超過20家共享充電寶項目。但是去年6月,曾獲得億元融資的Hi電就曾傳出變相裁員的消息。不曾想半年之火,一共七家共享充電寶被清盤。
共享雨傘同樣難逃厄運。據《桂林晚報》報道稱,共享e傘於去年6月16日在廣西桂林正式登陸,首批投放量達到2萬把。但是僅僅半個月之後,共享e傘就陷入了無傘可借的尷尬境地。去年7月,鑒於大量雨傘被破壞、私佔,e傘盈利模式不清晰,e傘一夜間倒閉。
 

共享經濟亂局有哪些?

 
共享經濟在內地概念劃定不清晰,導致准入門檻不高,這是造成行業在急速發展之後遭遇斷崖式衝擊的一大原因。
 
共享經濟的定義實則應該是,擁有閒置資源的機構或個人有償讓渡資源使用權給他人,讓渡者獲取回報,分享者利用分享自己的閒置資源創造價值。而在內地共享經濟市場內的大部分產品並不符合此要求,譬如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共享雨傘等等,講到底是企業提供了一種物品的租賃服務,尤其是共享雨傘,與傳統租賃生意最大的不同,應該就是物品上面多了一個二維碼。
 
這樣的商業模式造成進入門檻不高、操作難度不大,所以當出現一種共享產品時,競爭者十分多,經營上就會產生困難,變為了一場燒錢大戰。此次陣亡最為慘重的共享單車就是個例子,據統計,大約一輛單車一天要租四次,才能達到盈虧兩平,可是這根本做不到,創企在面對無法獲利,資金鏈又斷裂的情況下,自然只有倒閉或者早早停止運營及早止損。
 
這種對於共享經濟的模糊定義造成對傳統租賃服務業的衝擊,受到從業者的投訴。在香港,共享單車出現後,曾引起傳統單車店不滿,更有共享單車被人掉進城門河惡意棄置的事件發生。
 
談到競爭激烈的問題,就不得不提到為了搶佔市場份額同類型企業之間的惡性競爭。數據顯示,上海市的街上早期曾出現有約 150 萬共享單車的情況,數量誇張得驚人,這也導致惡性競爭花樣百出。據《紐約時報》雜誌特約記者Brook Larmer的撰稿描述,他曾經在上海街頭看見過一名受僱的男子將競爭企業的共享單車一輛輛人工搬運至罕有人迹的偏僻小巷,從而讓使用者便於使用自己品牌的單車。這種競爭方式不可謂不離譜。
 

行業創業企業

如何挨過寒冬?

 
內地競爭激烈、同質化嚴重的共享經濟行業此次成為企業陣亡的重災區,是否真的預示着創業企業就沒有出路了呢?答案是否定的。
 
面對野蠻生長的內地共享經濟行業,加速洗牌已經成為必然,而低頻弱需求領域成為創業出路。
 
全球來看,分享經濟正在全球穩步發展。據數據統計顯示,截至2016年,估值超過10億元的分享經濟相關企業已超過30家,累計估值金額超過700億元,其中近1/3集中在出行和金融共享行業。
 
創業情報局在微信公眾號的文章認為,總體來看,共享經濟競爭格局逐漸清晰,導致創業者進入難度增大。排除了那些高頻、剛需的東西,社會上的認知盈餘和資源盈餘還有很多,也就是那些相對於比較低頻,弱需求的東西,這些碎片化的東西還會有着巨大的市場,關鍵是如何整合,形成規模效應,為這些長尾找到貨架,這才是關鍵。
 
而進行差異化也是創新企業在激烈競爭中生存的關鍵。新華網思客曾有文章認為,在入局共享經濟領域時,中小玩家往往會因為投放密度、用戶認知不足等情況,很難同巨頭玩家正面抗衡,因此差異化求生存是中小玩家活下去的唯一選擇。同時企業還應該保持良好的現金流和穩健的發展節奏,並加強自身品牌建設。



經導全媒體矩陣
2018全國兩會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走進新時代的蘄春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0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