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熱點追蹤 > 正文
樊綱:經濟軟着陸中的危與機
Fan Gang: The Crisis and Opportunity of Economy Soft Landing
本刊記者 張亢 [第3412期 2018-02-12發表]
中國經濟L型走勢是否已經觸底,2018年能否迎來上升回暖?長期來看中國經濟面臨的困境有哪些,未來經濟潛力如何?國際形勢風起雲湧為中國經濟帶來怎樣影響?下一階段經濟增長的新動能在哪裏? 
 
1月31日,著名經濟學家、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院長樊綱在深圳出席馬洪基金會問勢2018理事報告會,對中國經濟進行分析、闡述,幫助在場嘉賓聽眾了解宏觀大勢,作出發展投資判斷。
 

▲1月31日,著名經濟學家、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院長樊綱在深圳出席馬洪基金會問勢2018理事報告會,對中國經濟進行分析、闡述。(主辦方供圖)
 

中國經濟尚未進入新週期

 
樊綱:我個人的不同看法是大概我們還會在底部調整,恐怕還會在底部徘徊一段時間,我們還是走一個L型,探底了,但是在底部要徘徊一段時間。
 
隨着2017年的結束,中國各大經濟指標漸漸浮出水面趨於明朗,主要宏觀經濟數據較2016年好轉。近來經濟學界有聲音稱:中國經濟已經啟動新週期。針對這一討論,樊綱表示中國經濟還會繼續進行調整,在一段時期內在底部徘徊。
 
自2011年以來,中國經濟一直持續下滑。在2016年曾有人問樊綱,中國經濟下滑是不是到底了?樊綱當時判斷,2016年到底不到底得看2017年,2017年如果比2016年高一點,2016年可以說到底了,2017年如果繼續比2016年還低,2017年還得繼續探底。
 
事實上,最近官方公佈的中國GDP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經濟實現增長6.9%,超過各機構預期,實現了自2010年以來GDP 增速的首次回升。對此,樊綱認同2016年下滑探底,但是他表示:“大概我們還會在底部調整,恐怕還會在底部徘徊一段時間,我們還是走一個L型,探底了,但是在底部要徘徊一段時間。”
 
對於今後幾年經濟增長的預測,樊綱認為基本保持在6.5到7之間。他特別提醒,“不要對在底部徘徊的這種波動太擔心,它在底部就可能有一年高一點,第二年低一點,2017年高一點,也許2018年會低一點,2019年又高一點,別像市場上那麽敏感,今天高一點了,中國經濟新週期了,稍微低一點,中國經濟要硬着陸了,我們要有一個容忍度,對在底部的波動不要太敏感。”
 

中國經濟40年高增長

未有經濟危機

 
樊綱:我們的方法,這些年就是實現軟着陸,現在仍然在軟着陸,它的好處是什麽呢?好處是不出現危機,我們仍然有六點幾的增長,壞處呢?就是時間長一點,多長呢?國際上沒有可比的。
 
樊綱在演講中提到,中國經濟的一個重大成就,就是40年高增長沒有出現過經濟危機。
 
目前中國出現大量的過熱和産能過剩,其他國家遇到類似情況,基本的做法和發生的問題就是用危機的辦法,用所謂硬着陸的辦法,急風暴雨式的來解决處理這些問題,通過經濟負增長使得市場出清的速度會快一點,經濟恢復的速度也會快一點。而中國是採取軟着陸的辦法,好處是不出現危機,而壞處是時間會持續長一些。
 
樊綱認為,中國現階段仍有許多問題尚未處理完,主要是要處理過去十多年的時間裏面兩次經濟過熱造成的這些後遺症。他在此次回顧分析中特別提到2009年之後的第二輪經濟過熱階段,留下的最大問題就是地方債務“後遺症”。
 
樊綱指出,中國經濟結構中不同西方的一個顯著特點,在於“我們多了一個經濟行為主體”,那就是地方政府—享受着中央政府信用,但又不用負擔失業和通貨膨脹等“宏觀責任”,並在經濟增長過程中展開“兄弟式”地區競爭的地方政府,往往成為經濟過熱與整體負債率高企的“幕後推手”。
 
 

與發達國家仍有差距

 
樊綱:一方面清醒地看到我們所處的地位,另一方面也看到這個地位的潛力所在,我們要做正確的事情把這些潛力都發揮出來。
 
與此同時,樊綱也提出自己在另一個層面上的“擔憂”,那就是隨着“中國崩潰論”的消失,國際輿論風向開始轉向“唱贏中國”。
 
樊綱表示,中國所取得的這些成就當然值得驕傲,但更要看到我們跟美國等發達國家還有着巨大的差距。
 
“中國現在人均收入接近1萬美元了,但美國是57,000美元。”樊綱表示,比收入差距更大的是我們在科研能力、教育能力及創新體制等方面的差距,“這才是最根本的”。
 
他以日本為例,指出日本經濟發展高峰期人均GDP幾乎與美國持平,同時有些人開始被成功“衝昏頭腦”,認為自己的經濟過熱不算熱,自己的經濟泡沫不會破,“後來泡沫破了,持續20年一蹶不振,它現在人均GDP只有美國70%。”
 
與此同時,曾經在全世界儲備和結算貨幣中佔到13%和25%的日元,現在只佔全球儲備貨幣不到3%,貿易貨幣不到10%。
 
樊綱强調,我們要清醒地看到中國與發達國家在各個方面的差距,同時也要意識到這些差距本身也代表着中國未來的發展潛力,“因為發展說到底就是一個縮小差距的問題”。
 

有錢的一代開始退休

蘊含巨大消費潛力

 
樊綱:說為什麽中國現在進入消費開始提高的這個階段?是因為有錢的一代開始退休了,過去二三十年掙得也不是太高,但是相對來講比較高,而且快速增長的這批收入的人現在要退休了,這些人要花錢了,他們有錢,他們該享受生活,這一批人一花錢,我們的淨儲蓄會减少,因為消費也高了,這是一大因素,所以我對中國今後的消費增長充滿信心就在這兒,終於結束了一個歷史階段,結束了負儲蓄太少的這個階段,我們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關於接下來中國經濟將會怎麽增長,樊綱提出了未來經濟增長的四大“新動能”。
 
他認為這些年政府經濟改革,包括簡政放權,為創新、技術進步、模式創新,這些提供了更放鬆的制度環境,更加寬容、更加鼓勵,這是制度方面的一個新動能。
 
第二個新動能就是風險投資。樊綱表示,十年前國內的風險投資幾乎為零,而隨着時間的推進,風險投資包括VC、PE等出現並被接受,企業發展的思路也隨之發生了轉變,企業為了發展可以不再單一想着銀行借款,而是開始考慮融資創新發展。這為以後的發展奠定了一個較好的基礎,而隨着相關監管制度的完善,這些體系將發展得更加成熟,之後在各行各業也會發揮更大的作用。
 
第三個是中國製造的外部效應開始形成。此前中國製造的外部效應是低劣產品。而現在在全球市場體系內,中國製造的水平越來越高,能力也越來越強,外部效應由之前的負轉為正,使中國產品在國際上賣得更好。雖然潛在的牴觸、保護主義也是並行而來,但中國産品形象的提升,對中國經濟而言無疑是長期增長動能之一。
 
第四個新動能來自居民的消費增長。樊綱認為隨着“代際交替”中國一直以來“高儲蓄,低消費”將出現改變。
 
“過去美國人跟我們鬧說我們世界貿易不平衡,其實根本的問題是中國自己內部的不平衡,我們是儲蓄太多,消費太少,”樊綱說。從2003年開始中國的儲蓄就超過40%,長期在40、45以上,最高的時候到過52%,現在還有44%,這在世界上和歷史上十分少見,這也從而帶來了一系列的結構性問題。
 
隨着六七十年代出生“賺得多”“存款多”的一代人開始退休,他們的退休消費模式將與上一代人發生巨大變化。過去,“發達國家的人退休前都計劃着怎麽周遊世界,而我們的老人只想着抱抱孫子,跳跳廣場舞,他能有什麽消費?”;而現今新一代退休人群,他們的消費能力與消費需求,將為整個經濟和相關產業增長,帶來強大的新動力。
 
而在其他方面,低收入階層最近這些年,特別是農民工收入增長的比較快;社會保障開始起作用,有了社會保障,包括農村的新農合、新農保,使更多人後顧之憂少了;消費金融的發展,互聯網電商的發展,更多的人可以進入消費群體,這些都是導致消費增長的因素。
 
樊綱同時也提醒,要利用好消費增長這一動能,要想辦法滿足這些新消費需求,尤其是新退休群體的消費需求,從而帶動經濟和產業的增長。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