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熱點追蹤 > 正文
中美貿易衝突的反思及其對台灣的影響
Reflections on China-US trade conflicts and its impact on Taiwan
潘錫堂 [第3416期 2018-04-23發表]

▲艾奧瓦州是美國僅次於加利福尼亞州的第二大農業州,素有“美國糧倉”之稱。在州首府得梅因東北郊的廣袤土地上,經營農場40多年的瑞克·金伯利面臨重大抉擇——由於擔心中國對美國大豆加徵關税,他在考慮是否調整大豆種植面積。美國大豆協會主席海斯多費爾4月4日發表聲明,呼籲特朗普政府以“建設性”姿態解決與中國的貿易摩擦,而不是靠“懲罰性”措施,以避免讓美國豆農利益受到“災難性影響”。圖為美國艾奧瓦州得梅因的金伯利農場,卡車從糧倉裝載糧食。(新華社圖片)

原先劍拔弩張的陸、美貿易衝突,近來雙方釋出善意,在大陸對平衡貿易逆差、提高對美採購方面作出回應後,原本勢所難免的衝突局勢已見緩和。儘管當前可以對貿易衝突的舒緩抱持審慎樂觀的態度,但是風險仍然存在;台灣無論是在貿易、產業分工,甚或全球政治環境中,均處於陸、美之間,陸、美在其經貿發展中各有重要的戰略考量,因此台灣地區實應善加規劃,方能降低被陸、美貿易衝突波及的不利影響。
 
2018年以來,全球爆發貿易衝突的風險已節節攀升。特朗普政府起先於1月宣佈,將對進口太陽能、洗衣機等產品課徵額外關稅。這兩項貿易保護措施並非專門針對大陸,因為對美國的諸多盟邦、大陸、台灣地區都造成影響。
 
全球蒙上貿易衝突陰霾
 
特朗普總統另於3月22日啟動“301條款”,簽署針對大陸“經濟侵略”的備忘錄;繼大陸4月2日落實對美128項進口產品加徵關稅對美方反擊後,美國貿易代表署4月3日也公佈對大陸301調查制裁清單,包括對1300多項大陸輸美產品涵蓋航太、資訊技術及機械產業,等於鎖定“中國製造2025”的最高達600億美元加課徵25%的關稅。而後特朗普又放話將加碼1,000億美元徵稅商品;而大陸也在數小時內強勢回應,宣佈對自美國進口的大豆、玉米、汽車、飛機、化工品等500億美元商品加徵25%關稅的對等措施。如此陸、美雙方一來一往的貿易報復行動,讓全球蒙上貿易衝突的陰霾。
 
目前看來,美方的意圖明確,減少對陸貿易逆差雖是目標,但真正的目的還在於打擊大陸的高科技產業,進而爭取未來30至50年世界先進的產業鏈。而大陸連續兩波快速祭出對等報復清單,主要就是想“以戰止戰”。終究美國得考量其出口市場中,62%的大豆、14%的棉花、17%的汽車,及波音飛機25%的出口都在中國大陸;此外,特朗普必須直接面對受損產業的選民壓力,11月美國即有期中選舉。
 

終須透過談判

和平解決爭端

 
然而,平心而論,陸、美爆發貿易衝突對雙方其實都不划算、“傷不起”,目前仍處於展現實力、伺機而動的階段。依美方公佈的流程,清單公告後還要舉行公聽會,陸、美雙方可繼續談判。60天的諮商期結束後,還有180天衡量評估,為雙方預留談判的空間。因此,研判未來陸、美會盡力達成彼此都能接受的協議。
 
正因如此,一觸即發的陸、美貿易衝突近來已有趨緩的迹象。特朗普於4月8日在推特發文稱習近平是他“永遠的朋友”,同時說大陸方面將取消貿易壁壘,美、陸雙方將就知識產權達成協議等。果然,習近平於4月10日舉行的博鰲論壇上也表示大陸今年推動系列開放措施,包括:大幅放寬金融市場進入、創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資環境、加強知識產權的保護、以及降低關稅擴大進口,來創造一個“人類命運共同體”。對於這些措施,習近平特別強調,“將儘快使之落地,宜早不宜遲,宜快不宜慢”。翌日,大陸的人民銀行即宣佈12項金融開放與改革措施,開放幅度高於外界預期,且開放時期明確訂出,一半在上半年、一半在年底以前。
 
由此可見,儘管陸、美對彼此的制裁清單均出台,且雙方調子拉得再高,最終目的仍是要透過談判和平解決爭端,相信應該是陸、美雙方私下的默契。換言之,陸、美雙方手中均握有不少籌碼,勢必坐上談判桌,在雙方達成共識或找出解決方案前,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會動搖市場、牽動消費與就業等方向,仍不容小覷。
 
尤有進者,倘若這段期間陸、美雙方均採“軟硬兼施”兩手策略,亦即一方面擺出“不怕挑戰、奉陪到底”的決心,另一方面在談判後各有讓步妥協,只要大陸公佈的開放與保護知識產權的措施,足以讓特朗普對美國內部有所交待,美國即可隨時撤回貿易懲罰措施。而大陸公佈對美報復措施時,也未明確敲定實施日期,留有相當寬廣的迴旋空間,堪稱只要美國撤回懲罰性關稅,大陸自然也可以不需再祭出報復行動,使得此次陸、美貿易衝突即可迎刃而解了。
 

台灣勢遭池魚之殃

 
其次,究竟陸、美貿易衝突會對台灣產生何種影響?台方又有何因應對策?也頗值關注與檢視。
 
事實上,台灣地區在此波陸、美貿易衝突中,勢必會遭到池魚之殃。因台灣的貿易依存度很高,而大陸是台灣的第一大出口對象,美國是第二大,而且台灣對大陸的出口有很大部分是再出口到美國,同時大陸也回應將盡量多採購美國的半導體及高科技產品,這麼一來將會排擠向台灣採購的數量。
 
特朗普3月初嘗言,貿易衝突是好事而且容易贏,話雖沒錯,在典型大國對小國的貿易衝突中,小國永遠均處於下風,美國很容易贏得貿易衝突,然而中國大陸的規模與美國相當,大陸就有很大的議價交涉能力;更何況,特朗普所屬的共和黨有中期選舉的壓力,共和黨勢必會加諸特朗普壓力以規避貿易衝突,而且很可能要等到6月間才能見分曉,方可知悉關稅是否真的會開徵。
 
迄目前為止,美國鋪天蓋地的貿易措施,台灣地區幾乎無一可倖免。由美國引用進口防衛條款對太陽能電池的關稅配額,232國安條款對鋼鐵及鋁製品加徵關稅,台灣無法豁免,但其他國家卻大多獲得豁免,堪稱對台灣既不公平、也又不利。未來301條款若對大陸進行制裁,也會衝擊到美陸台三方貿易,並影響到台灣的產業供應鏈。陸、美若持續爆發貿易衝突,既損人不利己、沒有真正的贏家,也不利於全球經濟的增長。
 
再進一步而言,301條款的調查與施壓結果,會使得貿易國以自我限制出口等方式,來達到美國所期待的談判目的。因此,大陸作為台商製造業的重要生產基地,即使最後大陸沒有被美國報復,大陸也可能採取出口自我限制等方式來滿足美國的要求,如此一來即會打亂台商的生產佈局。
 
由此可見,兩大之間難為小,台灣小地方當然不樂見兩個主要貿易體爆發重大貿易衝突。研判台灣會受到影響的有兩大群體,包括:其一是在大陸投資生產且將產品銷美的台商;其二是提供中間產品到大陸再銷美的台灣廠商。前者受害較直接且較深,尤其被認定是“中國(大陸)製造”的台商,例如機械、電機等,若出口到美國,就會受到衝擊。幸好不少台商都很靈活敏銳,有的已規劃逕赴美國投資,有的則轉移部分生產基地到東南亞或“鮭魚返鄉”回台投資,有的則轉變方向、投入大陸內需,用以積極避險。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若有些台商真的不得不離開中國大陸,在轉移生產基地的過程中,如果在事前並無充分的準備,則投資與佈局都可能會付出更高的經營成本,對整體發展卻不見得有利。
 
對台灣而言,美陸台供應鏈的完整性一向是支撐台灣經濟增長的重要動能,但在特朗普掀起新一波保護主義浪潮下,“短鏈革命”似有興起之勢,此現象對於長期大量依賴外貿的台灣企業而言,堪稱是一大警訊。當前的全球供應鏈形態在陸美政策的強力夾擊之下,勢必衝擊原本在供應鏈之中相對應位置的各方角色,例如牽動原本台、韓在全球產業上的競爭形態,面臨重新洗牌的局面。台商有必要儘速掌握全球形勢,即早應變,掌握“小島”特性,側重與跨國企業的夥伴關係,在變局下尋找契機。
 
尤其對台灣而言,兩岸產業連結深厚,以此次美國301清單,LED等光電和資訊及通訊產業都在清單內,而台灣資訊及通訊產業海外生產比高達九成,大陸是主要海外生產據點,台灣受衝擊之深,即使不是在終端產品,台灣銷往大陸的中間產品,在大陸出口受影響下,也勢必連帶會受影響,絕非台灣經濟部門所妄言的影響不大。
 
 
此外,台方行政部門負責人賴清德稍早認為陸美貿易衝突有利台商為避開大陸佈局,返台投資,然而台灣島內投資環境惡化,除了缺電、缺工,最重要且最現實的問題是缺土地,台商想迴避陸美貿易衝突,顯然返台並非其首選。可見面對陸美鷸蚌相爭,台灣絕無可能漁翁得利,反而可能會因台灣產業與陸美連結深厚,而導致更大的傷害。
 
總之,公平、開放的自由貿易會使雙方互利互惠,否則就如美國貿易代表賴海哲所言的“貿易衝突並沒有贏家”。期盼陸、美貿易衝突能早日落幕,重返自由貿易正軌,結束無謂的喧囂與糾葛。尤其,陸美貿易衝突自然對台很不利,然而從台灣經濟奇迹跌落到增長率低於全球平均水平來看,此場衝突危機或許可給台灣帶來深度的檢討與反思。
 
(作者是台灣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