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熱點追蹤 > 正文
不能從朝韓峰會幻想兩岸談判
Unable to fantasize on the cross-strait negotiation from the Korean Summit
台灣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 潘錫堂 [第3417期 2018-05-07發表]
▲4月27日,韓國總統文在寅(右)和朝鮮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恩(左)在板門店舉行會晤並簽署《板門店宣言》。 (新華社圖片)

朝韓領導人金正恩、文在寅於4月27日舉行會晤,在全球高度關注下,簽署“板門店宣言”,商定停止一切敵對行為,共同爭取在年內宣佈結束戰爭狀態,雙方也同意致力追求朝鮮半島“全面無核化”。金正恩、文在寅的努力、魄力與互信,已普受國際社會的肯定。若從朝韓雙方和解的歷史性高峰會來檢視兩岸關係,很多人不禁會有一個疑問與聯想,為何朝韓能,兩岸卻不能呢?
 
蔡英文也在朝韓高峰會同一天表示,只要沒有設政治前提,且在對等的原則下,也樂於跟對岸領導人見面,等於對朝韓高峰會表達肯定之意。台方行政部門發言人徐國勇指出,朝韓經驗值得借鏡,雙方互動的經驗也顯見對話很重要。然而,蔡英文所謂“只要沒有設政治前提”,對大陸而言即是蔡英文當局仍未放棄台獨的路線,當然就不可能會承認“九二共識”或接受“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在此情況下,等於兩岸毫無互信可言,又如何能促成兩岸之間的“習蔡會”呢?
 

朝韓峰會成果亮麗

 
此次朝韓的金文高峰會,是朝鮮半島戰爭結束後朝鮮領導人首次進入韓國境內,深具歷史意義;尤其還達成了如下幾項亮麗的成果,包括:一、金正恩、文在寅簽署“板門店宣言”,朝韓雙方將在今年內從停戰狀態進展到簽署和平條約,並宣佈結束朝鮮半島戰爭;二、朝韓同意漸進式裁軍,目標是朝鮮半島“完全的”無核化;朝韓將完全停止對彼此的敵意行為,5月1日起停止邊境喊話,並共同致力於重新建造連接朝韓的鐵路;三、朝韓同意嚴格遵守互不侵犯條約,尋求美、朝、韓三方會談與美、中、朝、韓四方會談;四、朝韓同意定期舉行高峰會,並透過領袖熱線聯繫,同意5月舉行將領層級的軍事會談,8月舉行離散家庭團聚;朝韓將共同參加大型國際活動,如2018年亞運;文在寅預定今年秋天訪問平壤。
 
朝韓高峰會一共舉行過3次。第一次是金正日、金大中於2000年6月在平壤舉行,其歷史意義為朝韓在對峙55年後,首次就國家統一、經貿交流等多項議題取得共識,為雙方關係樹立新的里程碑;達成如下成果,包括:簽署“南北共同宣言”,朝韓決定自主解決統一問題;擴大彼此在經濟、社會、文化與體育的交流,並建立互信;推動離散家庭的互訪工作。第二次高峰會是金正日、盧武鉉於2007年10月在平壤舉行,其歷史意義為盧武鉉步行跨越北緯38度線入境朝鮮;達成如下成果,包括:簽署“南北關係發展和平繁榮宣言”,矢志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目標,以結束終戰為目標,推動三或四國峰會,雙方領導人隨時會晤,增加離散家庭會面次數,打造西海和平合作地帶與開通京義線。
 
與前兩次高峰會不同的是,朝韓領導人在美朝關係緊繃下會晤,用以體現善意,朝韓首次把“朝鮮半島無核化”作為主要議題,也是在朝鮮完成核武開發後的首次高峰會;而前兩次高峰會,都是在朝鮮與美國情勢緩和的氛圍下舉行。此次高峰會另一特殊之處,在於朝鮮已完成核武研發;而首次高峰會時,朝鮮甫取得鈽濃縮技術,而第二次高峰會的前一年,金正日舉行首次核試;到了本次高峰會時,朝鮮已舉行過6次核試,去年更宣佈“核子武力已完成”,因此堪稱朝鮮“無核化”應該是解決朝鮮半島一切問題的敲門磚。尤有進者,比較這三次的高峰會,此次高峰會的宣言已獲致進一步的成果,例如:逐步裁軍。
 
▲中共中央台辦、國務院台辦主任劉結一日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承認“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認同兩岸同屬一中,是推進兩岸關係向前發展的關鍵,這是繞不開的。不能破壞這個政治基礎,破壞基礎就是破壞兩岸關係。(新華社圖片)
 

舉行兩岸會談須承認“九二共識”

 
綜上分析,一共舉行過三次的朝韓高峰會,對於化解雙方分歧、促進雙方和解及朝鮮半島和平,均作出重大的貢獻,頗值兩岸關係的借鑒。然而,兩岸若要效法朝韓模式,仍有其困難之處,關鍵癥結即在於朝韓雙方均承認同屬一個國家、都將追求朝鮮半島的最後統一,朝韓之間不存在“要否獨立”的問題、並無所謂國家認同問題,此為兩岸關係與朝韓關係在本質上最大的差異;反觀蔡英文當局與民進黨既不承認“九二共識”或接受“兩岸同屬一中”的核心內涵,也不修或廢“台獨黨綱”,更不斷地或明或暗推動“去中國化”、“文化與教育台獨”、坐視或縱容獨派團體推動“奧運正名公投”、“台灣正名公投”,尤其蔡英文放任她提名就任的行政部門負責人賴清德三番兩次公開自我表態是“務實的台獨工作者”,更加深大陸對蔡英文本人及其當局的高度不信任,在如此互信嚴重不足的氛圍下,如何能舉行習、蔡的兩岸高峰會呢?
 
試觀“金、文高峰會”登場之際,台方陸委會發佈一份“和平與溝通是實現台海互利共榮的重要關鍵”新聞稿,內容卻顯得空洞無力。由於朝韓高峰會的同一天,也正好是兩岸海協海基兩會汪辜新加坡會談25週年,台方陸委會乃呼籲陸方應回顧雙方“擱置爭議、務實協商”的初衷,透過不設前提的建設性溝通,開展兩岸良性互動。台方海基會也表示,25年前,兩岸在開放交流初期,海協會與海基會尚能在不預設政治前提下,求同存異,開啟對話之門。
 
其實,兩岸兩會1993年之所以能夠舉行汪辜新加坡會談,及後續多次不同層級的協商,甚至因李登輝訪美而導致兩岸兩會協商機制中斷後,兩會雙方仍透過溝通交流促成了1998年的汪辜上海會晤,都體現並證明了當時即因雙方立足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才得以順利舉行汪辜新加坡會談及汪辜上海會晤,此即兩岸兩會協商、對話與交流的必備政治基礎,若無此政治前提,兩岸兩會甚至兩岸領導人根本不可能舉行協商、交流或高峰會。誠如大陸國台辦主任劉結一所言,今年是汪辜會談25週年,當年兩岸在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基礎上,舉行汪辜會談,開啟了兩岸高層接觸對話和平等協商的先河,體現了以對話取代對抗,以協商促進合作的精神,彰顯“九二共識”作為兩岸協商基礎的重要地位。劉結一強調,堅持“九二共識”,兩會商談就能順利開展,兩岸關係就能改善發展,否則兩會商談就沒有政治基礎,兩岸關係就面臨挑戰。
 
不僅蔡英文期盼兩岸可在不預設政治前提下舉行兩岸領導人會晤及恢復兩會協商機制,惟在大陸堅持必須回歸“九二共識”才有實現的可能,即使是當年陳水扁主政時期也有類似不預設政治前提下促成兩岸領導人會面及重啟協商機制的期待,最後也淪為一廂情願。可見台灣領導人必須承認“九二共識”,才有可能促成兩岸領導人會晤及恢復兩會協商對話機制。平心而論,就“九二共識”而言,中共雖迄未接受國民黨“一中各表”的解讀,而堅持應該是“兩會達成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共識,惟考量到當時執政的國民黨當局仍植基國統綱領追求兩岸和平統一,乃以“創造性模糊”同意與國民黨主政當局展開汪辜新加坡會談及後續不同層級的協商。迄兩會協商機制1995年6月中斷後,兩會仍本於“九二共識”基礎,淡化“一中各表”與“一中原則”的分歧,促成汪辜上海會晤的對話。惟自1999年“兩國論”宣示以來,中共阻絕“一個中國”表述的模糊地帶,堅持“九二共識”應為“一中原則”。
 
蔡英文與陳水扁都一樣既不承認“九二共識”、卻又一廂情願期待大陸能不預設政治前提下,恢復兩會協商機制並促成舉行兩岸領導人會晤,結果當然均是無法如願。試觀陳水扁時期揭示“四不一沒有”,惟卻在兩岸關係定位上先後拋出“一個中國‘問題化’與‘議題化’”、“憲法‘一中說’”及“統合論”,惟自始至終講不清楚其具體內涵,甚至還暗示“統合非統一,係統中有獨、獨中有統”,迄2002年8月拋出“一邊一國論”及“公投立法論”後,各方疑惑才豁然開朗,原來其“包藏‘獨’心”的本質依然不變。至於在中共最在意的兩岸復談的基礎—“九二共識”問題上,扁當局先是宣示那是“沒有共識的共識”,後又強調兩會只有“九二爭議”而無“九二共識”,繼而倡議所謂“交流對話、擱置爭議”卻內容空泛的“九二精神”以避談“九二共識”。如今,蔡英文效法陳水扁,表面訴求“維持現狀”,卻拋出似是而非的所謂“遵守中華民國憲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來處理兩岸關係,更在兩岸關係的性質與定位上避談有“兩岸同屬一中”內涵的“九二共識”,反而拿“九二精神”、“九二諒解”、“九二會談”等用語來混淆視聽、迴避“一中原則”。
 
總之,蔡英文若想借鑒朝韓高峰會的模式與經驗,期盼恢復兩會協商對話機制並促成兩岸領導人會晤,則須盡速承認“九二共識”或接受“兩岸同屬一中”的核心內涵。否則拋出再多的言語善意,卻在實際政策與具體行動中“反中”“去中國化”,等同不僅未放棄台獨路線,尚且仍力推“漸進式台獨”,則對於改善兩岸關係將適得其反。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