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日本主導TPP恐有心力不足
It’s impossible for Japan to lead TPP though it hopes
魏煒婷 [第3392期 2017-05-08發表]

▲美國副總統彭斯明言TPP已成過去,要求將未來美日經濟對話重點放在兩國自貿談判(FTA)上。但日本副首相兼財政大臣麻生太郎認為,在TPP協議下,日本能夠同意美國更多的要求,因為可通過與其他國家的協議彌補損失;在FTA下就做不到這樣,因為對美國妥協意味着日本的損失將無從彌補。(路透社)
 
4月18日開啟的美日雙邊經濟對話,在各說各話中草草收場。急於改善對日貿易巨額逆差的美國主動出擊,明言TPP已成過去,要求將未來經濟對話重點放在兩國自貿談判(FTA)上。惟擔憂美國在開放市場方面更多施壓的日本,則無意蕭規曹隨:一邊官方式強調兩國已邁出經濟合作新時代,一邊卻在積極推進並主導沒有美國的11國TPP談判。輕FTA重TPP,日本這次公然與美唱反調有着多方考量。除為避免與美貿易談判再吃更多苦頭外,更多還是欲為“安倍經濟學”注入更多能量,並寄望在亞太區域經濟一體化方面謀得更大影響力。只是,美國退出後的TPP,吸引力已大不如前,許多參與談判的國家也開始心猿意馬。實力和市場都十分有限的日本,若想代替美國獨自扛起TPP大旗,未來勢必面臨有心力不足的尷尬局面。
 

慎對FTA 日忌憚美更多施壓

 
4月18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和日本副首相兼財政大臣麻生太郎進行了美日經濟對話的首輪會談。然而,對於如何構築雙邊經濟對話,兩人卻分歧嚴重。這邊廂,彭斯一再強調,“TPP已成為過去”,希望通過雙邊經濟對話解決兩國存在的經濟貿易問題,甚至提出最終希望通過經濟對話機制達成FTA。那邊廂,麻生則泛泛而談,僅稱雙邊經濟對話翻開日美關係從摩擦轉向合作的重要一頁。
 
今年2月安倍首相訪美時,兩國領導人已同意為解決美國退出TPP後的經濟合作和貿易不平衡問題,啟動兩國經濟對話,並主要討論關於貿易和投資規則的共同戰略、經濟財政及結構政策、具體領域出現的問題等。當時隨行的麻生也與彭斯見面確認了這些對話主題,因此4月18日的對話原本應在此基礎上深入展開,但結果卻並未對任何一項主題深入探討。而相較與彭斯面談時的委婉,麻生於美國當地時間4月19日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發表演講時的表態便更為強硬和直截了當。麻生稱,在TPP協議下,日本能夠同意美國更多的要求,因為可通過與其他國家的協議彌補損失。“但在FTA下,就做不到這樣。因為對美國妥協,日本的損失將無從彌補。”麻生還強調,會在5月出現不包括美國在內的11國框架,推進TPP討論。路透社分析認為,麻生的言論凸顯出,在美國退出TPP後,日本希望避免與美國進行FTA談判。法國國際廣播電台亦表示,在TPP多邊談判中牽扯到其他國家的利益,共同制訂遊戲規則可讓日本得以不顧及在防衛上依靠美國的“軟肋”。
 
日本對於與美談判FTA的冷淡和擔憂其實也不無道理,因為FTA將使日本承受來自美方要求其開放農業等重點保護市場的更多壓力,其中就包括美方可能在牛肉和豬肉等農產品方面,要求日本相比TPP進一步下調關稅。此前,美國新提名的貿易談判代表賴特海澤曾明確指出,要求日本開放農產品市場是美國的主要目標之一。資料顯示,2016年美國對日貿易赤字達689億美元,特朗普曾多次指責日美貿易不公平。具體來看,汽車及其零部件佔到日本對美出口的近一半,美國汽車則因日本的技術標準、銷售管道等非關稅壁壘無法進入日本市場,福特汽車退出日本市場也給美國帶來了巨大衝擊。日本市場上的豬肉、牛肉及農產品的一半都靠進口,但美國牛肉進入日本市場的關稅高達38.5%,高於澳洲牛肉27.2%的稅率,而且日澳貿易協定已規定2031年這一稅率將降為19.5%。
 
▲日本方面暗示,美國退出TPP後,日本可通過謀求主導TPP談判,在亞太地區經貿規則制訂方面爭得更大影響力和話語權。但對於應否加入TPP談判,日本國內一直分歧嚴重。圖為日本農業代表集會反對政府通過TPP法案。(網絡圖片)
 

力推TPP 日謀亞洲主導地位

 
不過,對於FTA的擔憂僅為日本極力推動並主導11國TPP的表層理由,如何能在美國退出後成為亞太經貿規則的制訂者,進而在亞太區域經濟一體化方面謀得更大影響力,才是其隱藏在背後的真正野心。
 
雖然在是否應該加入談判的問題上,日本國內也一直存在分歧―6年前,日本稻農曾就TPP的零關稅政策向政府提出抗議,但共同社近日報道說,“隨着特朗普支持保護主義,日本政府日益呼籲領導層保持在自由貿易問題上的勢頭”,“全球經濟的價值鏈不再是單方面的,所以多邊協定是國際貿易問題上合乎邏輯的做法”。鑒於此,日本將貿易目標轉向TPP似乎成為必然。而綜合各方觀點,日本更多更實際的考量主要包括以下幾方面。
 
第一,TPP已獲日本國內立法審批程式通過,日本不願此前付出的巨大努力付諸東流。第二,日本意識到,即使沒有美國,TPP也能帶來經濟效益。因為對日本來說,來自關稅減免的大部分推定收益涉及美國,但來自非關稅壁壘消除的推定收益主要涉及亞洲貿易夥伴。第三,TPP對日本經濟和安倍的政治生命都至關重要。作為高度依賴貿易的典型外向型經濟體,日本需要更高水準、更廣範圍的自貿協定,TPP可為日本經濟強勁增長打下基礎。更重要的是,TPP還是“安倍經濟學”的基礎,而“安倍經濟學”的效果如何直接關係到安倍的政治前途。第四,為美國最終回歸TPP做鋪墊。一方面,如果TPP能在美國缺席的情況下生效,美國的出口農產品競爭力將會降低,屆時美國農產品行業很難無動於衷,這就提供了倒逼美國重返TPP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如果能促成11國TPP生效,日本還打算制定一個便於美國回歸的機制,此舉也意在凝聚TPP的向心力。考慮到特朗普政府將在明年迎來中期選舉,日本政府內部有觀點期待,若美國共和黨獲勝,特朗普將改變在貿易政策上的強硬姿態。第五,能源政治。能源缺乏是日本的一大軟肋,日本所需天然氣等能源主要靠美國進口。TPP條款雖未直接涉及能源問題,但其附帶的國民待遇部分中則存在“綠色通道”,其他國家可從美國方便地進口能源。因此,更便利地獲取液態天然氣是日本看重TPP的重要考慮因素之一。第六,通過謀求主導TPP談判,日本可在亞太地區經貿規則制訂方面爭得更大影響力和話語權。麻生日前接受《日本經濟新聞》採訪時曾表示,美日應聯手建立適用於亞太的經貿架構。《日本經濟新聞》認為,麻生言下之意是在暗示美國退出TPP後,對日本而言,需建立一套不被中國主導的國際經貿架構。美國《福布斯》網站也刊文稱,日本此舉可抗衡中國日益上升的勢頭,畢竟中國目前正在利用亞投行以及延伸到歐洲的“絲綢之路”網路,在經濟上把亞洲大部分地區聯繫在一起。
 

受限實力 獨扛大旗難作為

 
其實,澳洲對TPP的重視程度相較日本也毫不遜色。在與亞太國家經貿緊密程度已遠超歐洲的情況下,澳洲亦希望借助快速發展的亞太地區推動自身經濟發展,並逐步在亞太地區掌握話語權。基於相似的動力和目的,日本與澳洲已就不含美國敲定TPP方向性達成共識。4月18日,日本經濟再生擔當相石原伸晃與到訪的澳洲貿易與投資部長喬博共同認為,若(不含美國的)11國不團結起來敲定TPP的方向性,可能會變得七零八落。
 
目前已自動扛起TPP談判大旗的日本表示,雖然需要重新制訂不包含美國的TPP協定,但日本不打算改變關稅和貿易規則等已經達成一致的內容。日本擔心,如果各國開始要求調整協定內容,局面將難以收拾。客觀地說,美國退出TPP對該協定是一個巨大衝擊。TPP原本計劃打造的是一個有8億人口、佔全球四成GDP,且資源國、生產國、消費國齊全的大市場。美國退出後,TPP變立刻出現了一個失去四成人口以及三分之二GDP的大洞,剩下的吸引力有多大已不言而喻。
 
英國《經濟學人》預期,主導者美國撤退後,其他11個初始成員國即使想繼續推進TPP,彼此妥協的動力也會很快消散。墨西哥經濟部長瓜哈爾多已放話,如果改由日本主導TPP,墨西哥和其他成員國可能會評估沒有美國參與下推動TPP的利弊。另外,越南和馬來西亞之前以美國開放市場為交換條件,同意放寬國有企業限制以及通信、零售和金融等行業的限制,如今很可能要求調整協定內容。的確,TPP當初之所以受到十多個亞太國家重視,關鍵在於美國不僅是“老大”,也是大市場和大資金輸出國。而各成員國之所以願意承認美國規則壟斷權,也是因為美國降低本國市場准入門檻,讓TPP成員國獲得較非成員國更便利的美國市場准入資格。如此看來,日本打算說服各國最終促成11國TPP生效的難度不容小覷。
 
而日本需要擔憂的還不止這些。有分析認為,無論從經濟上還是政治上是來講,日本尚不具備號召其他國家的能力。雖然已與澳洲達成推進11國TPP談判的共識,但究竟具體由誰來主導卻並未明確。另外,從市場規模來說,沒有了美國的TPP根本形同雞肋,大多數國家要麼國內市場飽和,要麼屬出口導向型經濟,而日本恰恰是國內市場飽和的出口導向型國家。如果作為帶頭大哥的日本還要與其他成員國搶出口“蛋糕”,這樣的TPP很難讓人接受。
 
此前的奧巴馬政府一心致力於將TPP打造成一個“沒有中國的亞太WTO”,用奧巴馬的原話,此舉意在“不能讓中國書寫全球經濟規則”。但美國退出後,鑒於日本主導TPP的吸引力和影響力備受質疑,再反觀中國的經濟表現和市場潛力,一些TPP成員開始關注中國甚至出現要求中國加入的聲音。但有中國專家認為,個別TPP成員國呼籲中國加入,並不能代表所有TPP成員國的一致意見,再加上日本的作用,美國未來重返TPP也不無可能。
 
中國目前需要做的,應是繼續推進和落實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及一系列雙邊自由貿易談判。值得注意的是,相較TPP,更加開放、靈活和包容的“一帶一路”倡議正日益表現出更加強大的生命力。目前已有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積極回應支援“一帶一路”建設,4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與中國簽署合作協定。在去年舉行的第71屆聯合國大會上,193個會員國更是一致贊同將“一帶一路”倡議載入聯大決議。因此,對中國來說,在有效權衡是否加入TPP利弊的同時,做好做大做穩RCEP、FTAAP以及“一帶一路”,方不失為保持自身發展定力的客觀選擇。
 
 
 
 
 
 
 
 
 
 
 
 
 



喜迎十九大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2017寶安產業發展博覽會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1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