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卡塔爾慘遭集體“拉黑” “富庶小國”出路何在
Where is the way out for Qatar- one small but rich country that was cut off the diplomatic relations with group of countries
張介嶺 [第3395期 2017-06-19發表]
 
▲5月21日,在沙特首都利雅得,(前排從左至右)阿聯酋阿布扎比王儲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納哈揚、美國總統特朗普、沙特國王薩勒曼和約旦國王阿蔔杜拉二世在會議期間合影。正在沙特阿拉伯訪問的美國總統特朗普5月21日說,美國願意幫助中東地區國家打擊恐怖主義,但希望這些國家不要依賴美國。他呼籲地區國家團結起來打擊恐怖主義。 (新華社/路透圖片)  
 
2017年6月5日,中東地區再次陷入動盪。以沙特為首的海灣地區國家,包括阿聯酋、巴林、埃及、也門前所未有地切斷了與卡塔爾的外交、貿易和運輸聯繫。截至6月10日,科摩羅、馬爾代夫、毛里塔尼亞等9國,外加利比亞1個事實上的政府與卡塔爾斷交。乍得、吉布提、約旦、尼日爾和塞內加爾5國也降低了與卡塔爾的外交關係。一場區域分歧終於演變為1981年以來波斯灣地區最為嚴重的外交危機。
 

遭海合會成員  海陸空封殺


危機爆發後,以沙特為首的反卡陣營要求本國公民撤離卡塔爾;沙特、阿聯酋和巴林要求境內的卡塔爾訪客和常駐居民2週內離境,外交官48小時內離境;沙特和阿聯酋通知港口和貨運代理不要接收卡塔爾公司和個人的任何業務;沙特、埃及、巴林和阿聯酋封殺了包括半島電視台在內的卡塔爾新聞機構;卡塔爾被逐出沙特牽頭的對也門的軍事干預行動。

此外,沙特關閉了沙卡陸路邊境,不允許卡塔爾航空公司使用領空;沙特央行還警告銀行不要與卡塔爾銀行以卡塔爾里亞爾進行交易,甚至穿巴賽隆納足球俱樂部襯衣也將被罰款或坐監。

6月7日,阿聯酋總檢察長宣佈,通過社交媒體,或者任何形式的文字、視頻或音訊表達對卡塔爾的同情即屬違法,將被處以3至15年監禁,罰款50萬迪拉姆(相當於13.6萬美元)。巴林也發佈了類似禁令,違反者將被處以高至5年的監禁並被罰款。

6月9日,危機進一步升級。沙特、埃及、阿聯酋、巴林四國聯合發佈聲明,將與卡塔爾有牽連的59名個人、12個實體列入恐怖主義制裁名單。其中包括穆兄會精神領袖優素福·卡拉達維,以及一些據傳向恐怖分子提供資金的政商界人物、卡塔爾王室成員等。穆兄會被定性為恐怖組織。

 
▲巴林宣佈與卡塔爾斷交。這是6月5日在巴林首都麥納麥拍攝的卡塔爾駐巴林使館。(新華社圖片)  
 

外交危機成因複雜


卡塔爾這次遭海合會成員和其他一些國家圍毆,直接導火索是今年5月卡塔爾通訊社和其他政府傳媒平台以卡塔爾埃米爾的名義支持伊朗、哈馬斯、真主黨和以色列,稱“伊朗是不容忽視的區域和伊斯蘭國家,是維護地區穩定的大國,與其對抗不明智”。卡塔爾急忙澄清是黑客入侵偽造了講話內容,不知源自何處,請求美國情報機構介入徹查。儘管如此,上述表態已鋪天蓋地地在阿拉伯傳媒中廣為流傳,造成了惡果。

與美國大選一樣,俄羅斯也被扯入中東亂局之中。FBI調查顯示,黑客來自俄羅斯。有人懷疑俄羅斯圖謀通過製造假新聞在美國及其盟國之間挑撥離間,坐收漁利。但衛報外交編輯溫圖爾認為,俄羅斯政府並未參與,而是那些黑客散客收錢為某個國家或個人實施了攻擊。美國官員表示,尚不清楚黑客攻擊是否是國家行為。目前,FBI已派員前往多哈展開調查。

當然,同為海合會成員國,僅憑一條帖子就反目成仇是不可能的。卡塔爾一直游走於相互交惡的國家和組織之間,尤其是試圖在阿拉伯國家和伊朗的對抗中劍走偏鋒,有點不把“老大”沙特放在眼裏,與其他阿拉伯國家產生了嚴重分歧。

首先,與伊朗關係良好遭沙特等國嫉恨。卡塔爾一度唯沙特馬首是瞻,但隨着油氣財富的積聚,漸漸走出了一條特立獨行的區域政策,主張沙特與伊朗應該握手言和,並將伊朗納入海灣地區安全框架內。卡塔爾與伊朗共同擁有具有重要地緣戰略影響的北方-南帕斯天然氣油田。為了確保財源不斷,卡塔爾與什葉派的伊朗眉目傳情,今年4月解除了與伊朗開發天然氣油田的禁令。上個月伊朗大選魯哈尼成功連任後,卡塔爾埃米爾與其通話,公開表示希望與伊朗進一步推進合作關係,這讓沙特感覺受到了威脅。事實上,卡塔爾外交危機已經轉化成了伊朗的合作夥伴與對手之間的代理人戰爭,伊朗和沙特之間的博弈將更加激烈。

第二,支持埃及穆斯林兄弟會飽受詬病。穆兄會反對世襲君主制,被沙特和其他海灣國家視為洪水猛獸,埃及政府更是將其視為“頭號敵人”。雖與沙特同為遜尼派瓦哈比派,但卡塔爾積極插手地區事務,時常大唱反調支援各國反政府力量。2011年阿拉伯之春期間,卡塔爾力挺埃及遊行示威者和穆兄會,相關國家如坐針氈,矛盾凸顯。2014年3月,卡塔爾因公開支持穆兄會成員、埃及前總統莫爾西,與一些阿拉伯國家就穆兄會問題鬧崩。沙特、阿聯酋和巴林分別召回駐卡大使,抗議其干涉內部事務。八個月後,在巨大的外交壓力下,卡塔爾被迫調整政策,不得不驅逐本國的穆兄會成員。

第三,與恐怖主義關係曖昧。一些阿拉伯國家指責卡塔爾為敘利亞反叛組織,包括基地組織的分支機搆、努斯拉陣線等提供資金支持,並接待塔利班和哈馬斯官員。今年4月,為了確保被關押16個月之久的包括皇室成員在內的26名卡塔爾人質安全回國,卡塔爾向伊拉克和敘利亞的遜尼派和什葉派武裝分子支付了高達10億美元的大額現金。對此,沙特和阿聯酋等國十分惱火。6月8日,埃及駐聯合國副代表穆斯塔法指責卡塔爾這樣做違反聯合國決議,呼籲聯合國就此展開調查。

第四,半島電視台鼓吹革命惹非議。多年來,卡塔爾王室有很大話事權的半島電視台對“同文同種同教派”兄弟國家的大尺度報道令許多阿拉伯難以接受。2017年5月,阿聯酋駐美國大使歐泰巴的郵箱遭黑客攻擊,郵件顯示阿聯酋與一個親以色列組織“捍衛民主基金會”關係密切。該事件被半島電視台和卡塔爾資助的赫芬頓郵報阿拉伯版大肆渲染,令阿聯酋十分難堪。一些阿拉伯國家認為,這是卡塔爾在故意挑釁。

2015年2月,21名科普特基督徒被斬首後,埃及空軍空襲了利比亞的IS陣地。半島電視台譴責了埃及的空襲,並播放了平民傷亡影像,卡塔爾外交大臣也對埃及的做法提出保留意見。埃及駐阿盟代表阿德爾指責卡塔爾支持恐怖主義。埃及民眾也發起網上行動譴責卡塔爾政府。卡塔爾也召回了駐埃及的大使回國“磋商”。卡埃關係進一步惡化。

 
▲針對沙特阿拉伯等國突然宣佈與卡塔爾斷絕外交關係所引發的危機,國際社會目前正在進行斡旋和調解,並呼籲各方消除分歧,以對話和溝通化解危機。圖為在卡塔爾多哈,一群孩子與一門開齋炮合影。(新華社/路透圖片) 
 

特朗普表態推波助瀾


從某種意義上看,美國總統特朗普是這次卡塔爾外交危機的推手。5月下旬,特朗普訪問中東,召集海合會和伊斯蘭世界一些國家的領導人舉行利雅德首腦會議。會上特朗普發出的一個重要信號是強烈支援沙特打擊與伊朗和穆兄會有關的國家和組織,公開呼籲孤立伊朗,號召建立“阿拉伯版北約”。此舉客觀上促使遜尼派國家選邊站隊,支持沙特反對卡塔爾。

之後,特朗普發佈的幾條推文更是推波助瀾。6月6日,特朗普在推特中稱,“在最近的中東之行中,我強調不能再資助激進的意識形態了。中東領導人們指向了卡塔爾—看吧!”。緊接着,他再發推文稱“很高興看到與沙特國王和50個國家的會晤有了效果。他們表態將強硬對待為極端主義提供資金的行為。所有的參數都指向卡塔爾。也許這將是恐怖主義恐怖的終結。” 6月9日,特朗普再度發聲指責卡塔爾在很高水準上為恐怖主義提供資金,在提供資金方面卡塔爾有“極端主義意識形態”,這次對卡塔爾的封鎖“雖然嚴厲但有必要”。

令人詫異的是,特朗普的表態與五角大樓和國務院保持中立的態度很不合拍。相較於特朗普的“火上澆油”,美國國防部和國務院則更希望給中東緊張局勢降溫。五角大樓讚揚卡塔爾為烏代德空軍基地所作貢獻,以及對地區安全的持久承諾。外交危機不會影響美軍在卡塔爾的軍事存在。美國駐卡塔爾大使史密斯也讚賞了卡塔爾在打擊伊斯蘭國方面的貢獻。早些時候,美國國務院也持中立立場,呼籲對話解決問題。國務卿蒂勒森6月5日訪問澳大利亞時提出願意調解此次爭端。就在特朗普6月9日大談對卡塔爾實施封鎖十分必要的當天,國務卿蒂勒森還呼籲海灣國家鬆動對卡塔爾的封鎖。所有這些,都反應了特朗普政府在處理卡塔爾外交危機問題上的矛盾心態。

 
▲卡塔爾遭“集體斷交”民眾生活受影響。圖為6月5日,在卡塔爾首都多哈的機場,受航班取消影響的乘客被迫滯留。(新華社/美聯圖片)  
 

國際社會沒有“一邊倒”


面對氣勢洶洶的聯合圍堵,卡塔爾批評沙特等國的禁令破壞卡塔爾主權。卡塔爾外交大臣批評沙特等國推出的恐怖主義制裁名單毫無根據,沙特一方面說卡塔爾支持伊朗,另一方面又自相矛盾地指責卡塔爾為反對伊朗的遜尼派極端分子提供資金。卡塔爾的反恐立場比發佈這份名單的國家更加堅定。

值得注意的是,這場危機爆發後,國際社會並未一邊倒。目前看來,科威特和阿曼等國在這場爭議中保持了中立。阿爾及利亞、伊朗、俄羅斯、索馬里、蘇丹、突尼斯、土耳其和巴基斯坦等國和聯合國均呼籲通過對話解決危機。

卡塔爾外交大臣阿勒薩尼在德國的一次聯合新聞發佈會上稱這些國家封鎖違反了國際法,並計劃尋求國際輿論支持卡塔爾。德國外交部部長加布里爾表達了對卡塔爾的支持,批評斷絕外交關係的做法,指責特朗普挑起中東衝突。

6月7日,土耳其議會以240票贊成,98票反對,通過5月份起草的決議,批准土耳其軍隊部署至卡塔爾的土耳其軍事基地。總統埃爾多安也致電當事國和平化解危機。

巴基斯坦稱,沒有計劃斷絕與卡塔爾的外交關係。巴基斯坦國民議會敦促所有國家保持克制,通過對話解決分歧。巴基斯坦石油和天然氣部長表示將繼續從卡塔爾進口液化天然氣。近日卡塔爾埃米爾特使率領的六人代表團訪巴,要求巴基斯坦在解決危機中發揮積極作用。謝里夫總理明確表態將竭盡所能幫助化解危機,並呼籲穆斯林世界發揮作用結束敵對狀態。

印度稱這是海合會內部事務,主要關心的是該地區印度僑民的安全。毛里求斯則否認了與卡塔爾斷交的謠傳。

 

封殺卡塔爾  有何經濟影響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表示,現在判斷卡塔爾外交危機的經濟影響為時尚早。然而,近10天來,卡塔爾逐漸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卡塔爾里亞爾已跌至11年最低,卡塔爾股市重挫7.3%,跌至1年最低。國際信用評級機構標普將卡塔爾的信用評級從AA下調至AA-,並將其列入負面觀察名單。卡塔爾港口的海運業也將受影響。危機造成的航運限制使進出海灣的多條油氣運輸船隻不得不調整線路,在能源市場引起反彈。2017年6月8日,將近三分之一進口天然氣來自卡塔爾的英國市場,天然氣期貨飆升了近4%。

令人關注的是,卡塔爾的海陸空交通管道被封後,多哈機場航班起降只能使用幾條窄小的航道。航班時間拖長與燃油消耗提升將加重航空公司的成本。加之,飛往非洲和歐洲的航班不得不轉道伊朗和土耳其也大大增加了運營成本。如果禁令持續下去,卡塔爾航空營業額將銳減30%。私人飛機旅行也將受影響。卡塔爾與斷交國之間的私人航班也必須在第三國進行技術性中轉。

不僅如此,卡塔爾近80%的食品來自海灣地區的阿拉伯鄰國,國內生產僅佔1%,即便是從世界其他地區進口的食品,通常也要經過現已關閉的沙卡陸路邊境。難怪斷交消息一出街,就引發民眾搶購食物和日用品的恐慌潮。雖然伊朗會對卡塔爾施以援手,但如果鄰國封鎖遲遲不解除,不用很長時間,卡塔爾便會出現貨品短缺。

卡塔爾外交危機令人擔憂國際原油市場的穩定,以及剛剛達成不久的歐佩克減產協定的落實。不過,專家認為,卡塔爾與海合會國家鬧掰,不會影響歐佩克減產計劃。雖然海合會成員國與伊朗關係緊張,海合會也禍起蕭牆,出現內訌,但穩定能源市場符合波斯灣地區所有石油生產國的利益。沙特在對卡塔爾施壓的同時,為了繼續推進經濟改革,保持國內穩定,同樣需要穩定原油市場。

 
▲6月5日,在卡塔爾首都多哈,民眾在超市大量購買生活用品。(新華社/美聯圖片)  
 

卡塔爾缺乏  討價還價籌碼


雖然卡塔爾不是第一次被鄰國杯葛,但這次遭受的打擊最嚴重。迄今為止,沙特通過在中間調停斡旋的科威特要求卡塔爾,必須斷絕與伊朗的所有關係,驅逐生活在卡塔爾的哈馬斯和穆兄會成員,對半島電視台進行約束,停止插手其他國家的內政,停止向恐怖組織提供資金和支援。

6月8日,特朗普在與卡塔爾埃米爾通電話時表示,如果需要的話,可以在白宮舉行各方會談,美國進行調停。卡塔爾拒絕了美方的建議,稱在國家被封鎖的情況下,埃米爾沒有計劃離開卡塔爾。

然而,面對鄰國發難,卡塔爾難以任性。這些年來,卡塔爾依託油氣財富和半島電視台的影響力,在國際社會風光無限,多哈成為地區的航空中心,卡塔爾主權基金四處投資。此外,卡塔爾還經常贊助高級體育賽事,從舉辦2006年多哈亞運會、到2011年亞洲杯足球賽,再到獲得2022年世界盃足球賽舉辦權,莫不如是。

但問題是,卡塔爾雖然富裕,但只是一個人口200多萬、領土1萬多平方公里的袖珍國家,體量實在太小,難以經受長期的經濟和政治孤立,最終將不得不作出妥協。

首先,經濟上嚴重依賴油氣產業。目前,油氣佔卡塔爾GNP比例超過60%,不難想像,能源貿易稍有大幅波動便會給經濟帶來災難,撼動統治根基。卡塔爾雖堅稱鄰國封堵“不會影響到公民和居民的正常生活”,但畢竟卡塔爾人均GDP近8萬美元,雄踞阿拉伯國家之首,要想通過自給自足和緊縮政策渡過難關,談何容易。

第二,卡塔爾對美國的重要性並非難以取代。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卡塔爾成為美國中東戰略的重要支柱。如今,烏代德空軍基地駐紮逾萬美軍,是美國中央司令部的前沿作戰基地,在美國空襲敘利亞、伊拉克和阿富汗伊斯蘭恐怖組織中發揮着指揮功能,還是重要的後勤樞紐。顯而易見,作為美國的盟友和重要的軍事基地,特朗普政府將卡塔爾推向伊朗並不符合美國的戰略利益。但即便如此,美國遠未處於別無他擇的窘境。目前,阿聯酋正急不及待地投懷送抱,試圖擴大自己在美國地區軍事存在中的作用。可以說,美國對卡塔爾的戰略依賴,並非像卡塔爾自以為的那樣必不可少。

第三,與伊朗示好固然容易,但要修成正果阻力巨大。卡塔爾可以尋求與伊朗保持密切的政治和經濟關係,但無論從地理上、文化上,還是貿易上,自身都與海合會成員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而這些國家一直將什葉派的伊朗視為競爭對手和意識形態大敵。卡塔爾敢“冒地區之大不韙”恐難行遠。

總部位於卡塔爾的半島電視台受到了持續的網絡攻擊。有分析指,現在國際社會面臨的問題不是卡塔爾是否會向壓力低頭,而是何時低頭,以何種方式低頭,低頭幅度有多大。海灣國家,以及美國,都必須認真考慮,究竟希望從卡塔爾那裏得到哪些讓步。

今年6月5日是第三次中東戰爭爆發50週年紀念日。以色列近日表態稱,卡塔爾外交危機為合作打擊恐怖主義開啟了機會,阿拉伯國家中斷與卡塔爾的外交關係不是因為以色列或巴勒斯坦問題,而是因為對伊斯蘭激進恐怖主義的擔心。

不管怎樣,阿拉伯世界內憂外患,在可預見的將來,中東亂局尚無解藥。卡塔爾是最早認可“一帶一路”倡議並加入亞投行(AIIB)的國家之一。2014年,中卡簽訂350億元人民幣本幣的互換協議,中國工商銀行在多哈設立的分行,也是中東的首個人民幣清算行。對卡塔爾外交危機可能帶來的震盪,中國需要未雨綢繆,防範可能出現的投資風險。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