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一帶一路”朋友圈擴容前景樂觀
The expansion prospect of friendly nations of B&R is positive
魏煒婷 [第3395期 2017-06-19發表]
 
▲對於莫迪政府缺席“一帶一路國際高峰論壇”,印度媒體展開了廣泛討論。與以往壓倒性支持莫迪政府決策有所不同,這次的討論中出現了相當數量批評莫迪的聲音。(路透社圖片)  

今年5月在北京召開的“一帶一路國際高峰論壇”,令“一帶一路”這一全球熱議話題繼續升溫。隨着更多國家參與“一帶一路”倡議,也隨着更多國家從中受益,一些仍對該倡議持消極態度的國家內部開始出現批評和反思之聲,其中反應最大的莫過於印度、新加坡和日本。正如專家所言,選擇無視或狹隘的猜疑只能導致自我孤立並失去發展機遇。而中國政府也已多次重申:“一帶一路”是中國的,更是世界的。展望未來,“一帶一路”朋友圈擴容前景仍十分樂觀。
 
▲面對國內輿論對領導人未出席“一帶一路國際高峰論壇”,新加坡媒體稱,該國政府對“一帶一路”倡議一直都展現出配合姿態,李顯龍總理去年出席G20杭州峰會時也表示支持“一帶一路”,新加坡人不應為新中關係感到焦慮。(網絡圖片)  
 
▲帶隊參加“一帶一路國際高峰論壇”的新加坡國家發展部長黃循財表示,新加坡是區域金融中心,也是全球最大的人民幣離岸結算中心之一,能夠在“一帶一路”項目融資,尤其是在東南亞項目方面,和其他金融中心一起扮演互補角色。(網絡圖片)
 

“一帶一路”是印中現成合作框架


印度媒體在全面報道本次論壇的同時都在報道中點出:印度是全球各大經濟體中唯一缺席這次論壇的國家。美國之音稱,對於莫迪政府缺席本次論壇,印度媒體展開了廣泛討論。與以往壓倒性支持莫迪政府決策有所不同,這次的討論中出現了相當數量批評莫迪的聲音。

印度媒體認為,印度堅持與“一帶一路”倡議保持距離很令人費解。今後數年,眾多基礎設施項目將上馬,印度目前的疏遠態度尤顯怪異。畢竟,“一帶一路”的目標是修建可能涉及60多國的公路、鐵路、電力項目和港口,從而打造中歐陸路和海上通道。但印度試圖把“一帶一路”視為僅僅是中國一國的倡議,這就淡化或低估了該倡議的變革潛力。印度著名媒體人、中印關係專家尚卡爾·傑哈分析稱,印度政府的態度來源於“它對中國意圖的不確定性”。大多數印度戰略學者強調“一帶一路”倡議對印度在印度洋主導地位的戰略威脅,使得中國勢力從北方(巴基斯坦)、東方(孟加拉和緬甸)、南方(斯里蘭卡)將印度包圍起來,從而嚴重限制了印度的影響範圍。但“這種對中國‘企圖’的解讀過於‘以印度為中心’。”印度觀察家研究基金會主席庫卡爾尼則直接將矛頭指向莫迪的戰略顧問,稱這些顧問給莫迪出了一個餿主意。卡爾尼稱:“印度的擔憂和顧慮是合理的,但它完全可以去北京,並像其他一些與會者那樣,在論壇的正式場合提出自己的顧慮,在官方聲明中表達自己的主張。”卡爾尼強調:“印度不參加本次論壇的決定,致使受到孤立的是印度自己。因為幾乎全世界都去了北京,包括對中國持嚴重保留態度的美國和日本。”

雖然批評之聲不絕於耳,但目前來看,莫迪政府及其戰略顧問們不但仍無意轉向,反而在“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結束後沒幾天,即在非洲銀行第52屆年會開幕式上高調提出印度和日本共同參與的“亞非發展走廊”計劃,這被輿論普遍解讀為意在削弱“一帶一路”倡議的影響。6月初赴俄出席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期間,莫迪也拒絕正面回應媒體有關“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問,僅表示印度信奉開放市場,政府所有決定都是為了國家的發展進步。

儘管自上任以來,莫迪以崇尚外交獨立聞名,但這並不能掩蓋其在“一帶一路”立場上試圖親美遏華的考量,但誰知特朗普政府的對外政策卻是翻臉快過翻書。印度外交官、前駐土耳其大使巴德拉庫馬爾就表示:“莫迪在對華政策上犯了一個巨大錯誤”。他指出,從國際政治角度來看,特朗普政府顯然已經改變了對華政策,並派出較高規格代表團參加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而莫迪政府的對華政策卻依然停留在奧巴馬時期“亞洲支點戰略”的時代,這顯然是過時和短視的。特別是特朗普政府對安全同盟、外包等問題的看法已經發生改變,美國對亞洲和印度的承諾已被打上問號。在這種背景下,印度政府的做法就更講不通。一向倡導中印之間加強合作的尚卡爾·傑哈不忘提醒印度政府:“中國和印度的互補性非常明顯,兩國合作框架已經存在,而這個框架正是‘一帶一路’倡議”。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近日首次對“一帶一路”倡議作出正面表態,稱若條件成熟將進行合作。他還評價“一帶一路”倡議具有把多樣性地區聯繫起來的潛能。(新華社/美聯社圖片)
 
▲日本執政黨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出席“一帶一路國際高峰論壇”期間,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轉交了安倍“飽含熱情、內容豐富”的親筆信,表示希望在“一帶一路”倡議上加深對話和合作。(路透社圖片)
 

新加坡可成“一帶一路”關鍵節點


繼印度之後,還有一個缺席“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的國家被深度剖析,這個國家即新加坡。有媒體報道稱,東盟10國大多數國家領導人都參加了本次論壇,但新加坡僅派出了級別較低的國家發展部長黃循財帶隊參加。黃循財的發言還被解讀為將此歸咎於中國沒有邀請新加坡總理李顯龍。

彭博社稱,參加本次論壇的大多數國家領導人沒有要求中方發送正式邀請即宣佈將參加會議,但新加坡要求北京發出邀請。新加坡前國會議員德吉特·辛格還在臉書上批評中國“一帶一路”論壇怠慢新加坡,稱這顯示了中國的“小家子氣”。對於辛格的言論,不少新加坡網民不以為然。有網民表示,這和“中國小氣”一點關係都沒有,出現這種情況是新加坡執政精英管理失當,“不是中國小心眼,而是你的心態狹隘”。還有網民說,這是新加坡領導層的傲慢所致,“不要把自己的外交政策失敗歸咎到別人身上。東南亞其他國家都改善了對華關係,唯獨新加坡沒有,不奇怪嗎?不認識到自己的問題,永遠沒有解決之道。”

中國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李海東認為,一國主辦大型國際會議的一般程序是,了解對方是否有參加的良好意願以及參加官員的級別,再發送正式邀請。如果彭博社的報道屬實,則新加坡可能是想借此顯示其不同於周邊國家的“獨特性”,而這是做給美國看的。但這種看美國臉色行事的態度對其自身發展並無好處,也不合時宜。有分析人士指出,東盟十國中有8個國家都派出總統或總理級別的領導人出席本次論壇,意味着“一帶一路”的相關項目將繼續推進,新加坡能否保持在該地區的優勢尚未可知。中國在3月與緬甸已重啟輸油管道,從中東進口的部分原油可直接從緬甸輸往中國,不必經過馬六甲海峽。2016年10月,馬來西亞政府已邀請中國企業建設馬六甲皇京港港口,該項目將於2019年完成,將超越新加坡成為馬六甲海峽上最大的港口。作為東西半球和兩大洋之間的最重要通道,新加坡如今的成就主要得益於馬六甲海峽特殊的地理位置。但隨着中國在東南亞地區各個項目的逐漸推進,新加坡的相對優勢勢必下降。

面對輿論對領導人未出席“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的批評和質疑,新加坡《海峽時報》的評論文章試圖淡化這一事件的意義,稱李顯龍近日會見了中國高官,新加坡人不應為新中關係感到焦慮。新加坡本地網站mothership.sg也稱,新加坡地理位置優越,可以成為“一帶一路”的關鍵節點。還有媒體稱,在過去兩三年裏,新加坡對“一帶一路”均展現出配合姿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5年訪問新加坡時,兩國簽署了相關協議。2016年,李顯龍出席G20杭州峰會時也表示支持“一帶一路”。這都說明,新加坡對局勢有着基本判斷。而且,黃循財在出席“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時,還同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何立峰簽署了“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在此諒解備忘錄下,新中兩國政府同意共同探討如何實現“一帶一路”倡議和兩國國家發展目標的對接。黃循財在論壇上還指出,新加坡是區域金融中心,也是全球最大的人民幣離岸結算中心之一,能夠在“一帶一路”項目融資,尤其是在東南亞項目方面,和其他金融中心一起扮演互補角色。


日本示好“一帶一路”意在防掉隊


作為一向與老大哥美國保持步調一致的日本,本次派出了以執政黨自民党幹事長二階俊博為首的重量級訪華團,參加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該訪問團還包括首相秘書官今井尚哉和經濟產業省副大臣松村祥史。首相秘書官在陪同首相出訪以外訪問海外實屬罕見。

安倍政府此前一直對“一帶一路”倡議持慎重態度,因為其擔心中國通過該倡議“加強對周邊各國的影響力”。同時,在奧巴馬擔任美國總統時期,安倍判斷,以日美為中心的TPP若在亞太地區12國得以成功推廣,21世紀的經濟秩序基本可以確立。但特朗普總統上任後僅三天便宣佈退出TPP,令日本處境尷尬。儘管日本想要在除美國之外的11國中繼續推進TPP,其所面臨困難卻不容小覷。因為日美之外的其他10國,正是看中了美國巨大市場的魅力,才肯接受廢除本國關稅的巨大犧牲。對日本來說,在美國退出後的TPP尚難取得突破之際,跟上美國步伐出席“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也變得順理成章。
據日媒透露,二階俊博訪華期間還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轉交了安倍“飽含熱情、內容豐富”的親筆信,表示希望在“一帶一路”倡議上加深對話和合作。而尤其罕見的是,安倍本月初在第23屆國際交流會議“亞洲的未來”晚宴上發表演講時,首次對“一帶一路”倡議做出正面表態,稱若條件成熟將進行合作。安倍還評價“一帶一路”倡議具有把多樣性地區聯繫起來的潛能。這一新鮮的公開表述引發日媒紛紛跟進報道。《日本經濟新聞》網站稱,安倍此舉顯示出日本政府不阻擋對基礎設施建設感興趣的日本企業參與“一帶一路”。共同社分析認為,安倍此舉是出於跟上美國步伐並避免日本在亞太國際關係中“掉隊”的考量。對於安倍的積極表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回應指,“一帶一路”倡議可成為中日兩國實現互利合作、共同發展的新平台和“試驗田”,歡迎日方同中方探討在“一帶一路”建設框架內開展合作。

須值一提的是,儘管日本官方一直充滿質疑,但民間卻早已迫不及待參與到“一帶一路”倡議中。日本靜岡縣有“產業百貨商店”之稱,該牧之原市西原茂樹市長創造性提出了Made in Japan by China(MIJBC)計劃,希望通過引進中國資金、銷售渠道與日本的產品、服務相結合,共同開發並生產適合中國的產品,從而創造新商機。該市市長還明確表示支持將“一帶一路”倡議延伸至日本。另外,中國最大電商平台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寶業務於2015年11月正式進入日本。“支付寶出海”作為阿里“網上絲路”戰略的重要一環,目前全球已經有超過200多個國家與地區接入支付寶。分析人士認為,對於一直萎靡不振的全國經濟,安倍政府也亟需找到新出路,而出口及海外市場更是關乎日本經濟的“生命線”。在TPP幾近夭折之際,借助中國市場以及借船出海(“一帶一路”)就成了安倍不容錯過的機遇。

日本民間不僅對“一帶一路”的經濟效應十分看好,對其文化效應更是充滿期待。東京大學、東京經濟大學名譽教授板垣雄三表示,日本人非常喜歡“絲綢之路”,因為從奈良經由中國方能通往大馬士革的“心路歷程”而大受震撼。井上靖的《敦煌》,平山鬱夫的日本畫作,NHK特輯《絲綢之路》,喜多郎的音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海上絲綢之路”調查項目等,不勝枚舉的事例激發着日本人壓倒性的對華親近感,乃至與“中華”有關的世界意識。他說,文化交流事業才是“一帶一路”中日合作的基礎,其功無量。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4年來,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積極支持和參與“一帶一路”建設,聯合國大會、聯合國安理會等重要決議也納入“一帶一路”建設內容。事實表明,“一帶一路”倡議順應時代潮流,適應發展規律,符合各國人民共同利益,具有廣闊發展前景。對此,以上三個國家都難以做到視而不見,都存在未來轉向並更多參與的可能性。這也意味着,“一帶一路”朋友圈的擴容前景仍十分樂觀。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