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零能耗建築發展前景廣闊
Zero energy consumption building has a bright future
張介嶺 [第3402期 2017-09-25發表]
當今時代,社會各界在如何應對氣候變化、環境污染、資源耗竭和經濟不穩定等問題上漸聚共識。建築業被視為削減碳排放機會最多的領域,成本效益也最為理想。然而,低碳或零碳建築雖商機無限,但與傳統建築相比,往往被認為價格昂貴,挑戰更大。人們常常從技術和環境角度看低碳和零碳建築,而其經濟和社會文化效益往往被忽視。
 
2017年8月14日,加拿大彭比那研究所(The Pembina Institute)、大氣基金(The Atmospheric Fund)和加拿大能源聯盟(The Atmospheric Fund)等十家機構致函自然資源部部長卡爾(Jim Carr)和環境氣候變化部部長麥肯納(Catherine McKenna),呼籲建築業制定具體時間表,儘快落實 “清潔增長和氣候變化泛加拿大框架(Pan-Canadian Framework on Clean Growth and Climate Change)”承諾。
 
這十家機構敦促聯邦政府迅速採取行動,推動住宅和建築超節能和低碳化,提高能效,降低能源成本,創造綠色工作崗位,造勢力推新建建築具備“淨零耗能”配置,支援有關省區規定住宅上市必須有強制性能源標識。到2030年,所有新建築必須符合零耗能要求;為現有建築制定綜合戰略,加速減排改造;提高電器用具能效標準;通過戰略使用公共基金,加速私有資本對能效的投入;公共建築帶頭起示範效應,自今年起新建公共建築建造時都必須具備零耗能標配。
 
▲位於廣州珠江城大廈是中國首棟零碳建築,亦是現今全球最節能建築之一。大廈獨特的曲線外形可以增加風速,透過內設的風力渦輪機,進行風力發電。(網絡圖片)  
 

建築係碳污染重要源頭

 
住宅和建築在加拿大碳污染中佔有很大比例。建築用於取暖、冷氣、熱水、家用電器、設備和照明的電力,每年排放的碳高達1.24億噸,相當於加拿大每年碳排放總數的20%,或者全加所有汽車每年的碳排放量。毋庸置疑,建築使用期限比電廠、汽車和家用電器都要久遠得多,建築能耗造成的後果可以影響數代人。很少有人想到,工作、生活、學習、吃飯、購物的建築會是碳排放的重要源頭。
 
為了應對氣候變化,2016年12月,加拿大政府頒佈了“清潔增長和氣候變化泛加拿大框架(Pan-Canadian Framework on Clean Growth and Climate Change)”,確立了打造全球綠色增長和創新中心的目標。據此,到2030年,碳排放將降低50%,到2050年降低80%。其中建築排名居首,被列為降低碳排放的關鍵載體。
 
▲零碳天地是香港首座零碳建築,建築造價達2.4億港元。零碳天地佔地14,700平方米,包括室內及戶外的展覽場地、會堂、綠色辦公室、綠色家居、公眾休憩綠化區及香港首個都市原生林,及透過光伏板及生物柴油生産可再生能源,達致零碳排放。該建築減少能源消耗高達45%,是全球少數有實際用途的綠色建築物之一。(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  

 

綠色建築刺激經濟增長

 
如今,綠色建築在全球方興未艾。布魯塞爾和紐約等全球性都市都制定了低碳、低能耗建築的漸進性行動計劃,可望每三年翻倍增長一次。2016年,Dodge Data & Analytics有研究顯示,到2018年,全球綠色建築可望翻倍,從18%增至37%,其中,墨西哥、巴西、哥倫比亞、沙特、南非、中國和印度是重要推手。
 
根據對全球69個國家千名綠色建築大樓業主調查顯示,與傳統建築相比,綠色建築的資產價值達到7%的中位數增長。其中,反響最大的是運營成本降低,新建綠色建築五年期成本降低14%,舊樓改造五年期運營成本降低13%。全球綠色建築增長最高的部門是商廈,高達46%的受訪者回答今後三年將進軍綠色商廈工程。
 
實現溫室氣體減排最快、成本最划算的領域要數建築部門。根據這次調查獲得的數據,全球進軍綠色建築行業的主要有三大理由,位居第一的是環保,其次是保護自然資源,第三是減少水消耗。專家分析,降低住宅和建築的碳排放量、有效使用能源,改變建築環境,可望給商界帶來黃金機會,並將刺激創新,利好房地產市場,惠及社會各個方面,既可提高住宅和建築能效,又將促使碳污染和公用事業賬單下降。
 
早在2014年,阿卡迪亞中心(Acadia Center)就有研究顯示,加拿大能效政策對GDP和創造就業崗位會有很大影響,能效項目會促進GDP淨增長,在2012年至2014年期間貢獻經濟2,300億至5,800億加幣。每在能效項目上花費1加元,GDP就會增加5至8加元。每在能效項目上投入100萬加元,便能增加30至52個工作崗位。
 
事實上,加拿大已開始向低碳、低能源建築轉向,促進了貨物和服務的增長,在全加創建了近30萬個綠色崗位。從直接工作崗位看,綠色建築雇用的員工比油氣、採礦和森林業加在一起還要多。能效住宅還能大幅節省電費,最高降幅可達50%。
 
以卑詩省為例,今年8月下旬,有報告顯示,受益於較大項目上馬,綠色建築部門創造就業的動力繼續增強,從業人數達到3.17萬人數,遠高於2015年的2.32萬人。據統計,該省的綠色建築增至2.01萬,包括綠色住宅1.87萬套,大型綠色建築1400幢,其中逾750幢建築是過去兩年新建的。
 
加拿大其他地方也做了積極探索,起步較早的不乏其例。例如,安大略氣候變化行動計劃強調改造現有大樓,包括公共大樓,安裝再生供熱源。按更高的節能標準改造住宅和寫字樓利好商家。多倫多的一家宏達證券租用的寫字樓就是典型的例子。2009年,該建築進行了翻修,加固保溫效果,更新加熱系統,差不多每年節省了50萬加幣的運營成本,以及36%的能源費用,效益可觀。
 

零能耗建築蘊含無限商機

 
目前,對任何建築類型而言,實現零能耗的技術已不成問題。過去幾年,建築標準發展很快。2016年,北美按照全球最為節能建築標準建造的被動式節能屋數量數量翻了三倍,其中四分之一在溫哥華。該市推出了零排放建築計劃,要求2030年前所有大樓實現零排放,市屬建築則現在就要達標。
 
根據美國市場研究機構Navigant Research今年年初報告披露,到2035年,全球零能耗住宅和商業建築項目可望增至1.4萬億幢, 2014至2035年期間,全球與住宅和商業地產相關的零能耗產品和服務市場的年複合增長率將達到44.5%。北美的零能耗產業可望飆升,預計年增長38.4%,價值超過1,270億美元。
 
Navigant估計,到2035年,全球零能耗產品和服務將從2014年的62.93億美元增至1.436萬億美元。其中,零能耗牆體和房頂建造及翻修的產品和服務將將從2014年的13.41億美元擴至3,663億美元;玻璃安裝產品和服務將從13.24億美元擴至3,699億美元; 採暖通風與空調系統的產品和服務將以45.8%的年化率增長,到2035年達到1,726億美元。
 
所謂零能耗建築,並非指建築無需能源供應,而是指其設計時配置的太陽能等發電設施足夠供應大樓本身所需能源。這是綠色建築業的最新趨勢,尤其在美加地區逐漸流行。其實,零能耗建築在歐洲已成為一個擁有140億美元的大市場。根據歐盟2012年能效法案,到2020年底,所有新建大樓都必須符合近零能耗標準,到2018年底,所有公共建築都必須符合近零能耗標準。
 
加拿大這方面略顯滯後,市場潛力巨大。加拿大人90%的時間生活在室內,住房、辦公室和社區中心都需要取暖、制冷和照明。加拿大建築的碳排放量佔全國排放的12%,主要是供暖所致。如果將用電這樣的間接排放也算進去,這個比例即增至17%。
 
室內環境對健康和舒適度具有重要影響。目前,加拿大許多住宅和寫字樓業主仍然採取簡單的辦法提高住處和商廈的能效,包括替換門窗的擋風雨條,強化屋頂和牆體隔熱,改善通風系統,更換老的鍋爐和火爐,等等,可望解決健康和與舒適度有關的問題,但僅僅這麼做是遠遠不夠的。提高建築能效商機巨大。僅卑詩省估計每年就有3萬套住宅、數千公寓樓、近2000寫字樓,以及醫院學校、商業和機構大樓需要改造。
 
大氣基金CEO蘭格(Julia Langer)指出,加拿大綠色建築業有近30萬個工作崗位。綠色建築配置零能耗設施後,可望通過可再生能源設施解決每年所需電力。“清潔增長和氣候變化泛加拿大框架”制定了願景,現在需要的是行動和問責。聯邦政府應該制定建築業去碳化的附有具體政策、項目和里程標的通盤計劃。
 

政府主導角色不可替代

 
目前,由於零能耗建築成本高,使業界接受仍面臨挑戰,大多數建築業主仍然猶疑不決。其實,早在2009年,麥肯錫氣候變化特別倡議即指出,在應對氣候變化時,決策者往往在相互衝突的目標之間進退維谷。一方面,他們意識到儘快採取行動的必要性,另一方面,他們擔心成本走高,經濟增長放緩,民眾生活水準下降。媒體又渲染應對氣候變化會推高物價、經濟上作出犧牲、消費者生活品質受影響。
 
然而,報告分析,採取強有力的措施遏制氣候變化並不意味着一定會帶來經濟蕭條。研究顯示,只要政策組合正確,包括激勵措施和新技術發達國家的決策者可望大幅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量,甚至還可以促進就業增長和財富創造。相同,發展中國家也會發現,提高能效不僅有助於減少全球排放,而且社會還會更為公平,經濟也會出現積極成果。
 
為了加大綠色建築普及率,加拿大政府特別重視通過清潔增長來應對氣候變化,並將此列為國家重點任務,承諾斥鉅資支持清潔技術,借助“包容性創新議程”和“清潔增長和氣候變化泛加拿大框架”,推動加拿大的清潔技術研發、投資和應用。
 
業界建議加拿大聯邦政府與各省合作,通過建造健康居家和建築,刺激清潔經濟發展增長,首先,對防風效果差的老建築按新標準改造,包括修改建築條例,解決大樓密封性和熱損耗問題,安裝更好的門窗和保溫牆,升級供熱、製冷和通風設備等。第二,新建大樓必須按最高能效設計和建築標準施工。
 
為此,加拿大聯邦政府應與地方政府共同採取行動:一是制定“零能耗”模式建築條例,確保新建大樓能效達標,到2030年各地必須參照執行。新樓設計時,完全可以做到建築配置的再生能源設備足以提供該大樓所需能源,這就是所謂的“零能耗”建築。二是制定現有住宅標準守則,指導舊樓改造提高能效。
 
到2030年,加拿大75%的建築都是現在蓋起來的建築,提高能效十分重要。為了刺激舊樓改造,加拿大將從2019年起採用建築能效標識。頗具吸引力的是,能源標識會使房子增值。三是從20億低碳經濟基金和綠色基礎設施投資中撥款,支持建築業轉型,幫助有興趣的省區加大提高建築能效力度。
 
此外,加拿大政府還着力制定取暖設備和其他技術新標準,並十分注重支援土族提高建築能效,在建築設計時注意融入土族的傳統知識和文化。
 

環保建築惠及千家萬戶

 
麥肯錫氣候變化特別倡議指出,調和碳減排與經濟增長的關鍵在於提高“碳生產力”,正如可以衡量一個經濟體的勞動生產力一樣,同樣可以通過計算每公噸的二氧化碳及其等價物的產量衡量一個經濟體的碳生產力。當今世界,每噸碳排放生產約740美元的GDP。到2050年,如果根據政府間氣候變化委員會(IPCC)的建議,將碳排放相減至1990年的一半,同時保持世界經濟實際增長超過3%,那麼全球“碳生產力”必須至少增長10倍,也就是從目前的每公噸GDP 740美元增至2050年的7,300美元。
 
這個挑戰十分巨大,但生產力如此大規模上升並非無例可循。1830年至1955年工業革命期間,美國的勞動生產力擴大了10倍。相同規模的“低碳革命”可望為我們提供期望的繁榮,以及需要的環境安全。碳革命與工業革命重要的區別在於,為了防止不可逆轉的氣候變化,碳革命的速度必須比工業革命快三倍。毫無疑問,零能耗建築將給人類帶來長久的經濟、健康和環境利益。向節能建築轉軌不僅有助於緩解氣候變化帶來的危害,而且還可望創造更多工作崗位、吸引投資、鞏固創新經濟的基礎,惠及千家萬戶。有分析指,低成本、高回報機會隨處可見,從住宅,到寫字樓,再到工廠學校和醫院,等等。對尋求快速低成本減少碳污染的決策者而言,改善建築能效已成為唾手可摘的果子。加拿大在這方面的實踐不無借鑒意義。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2017寶安產業發展博覽會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3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