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轉化發展優勢 亞洲老齡化前景無虞
Transfer the development advantages without fears on the aging in Asia
魏煒婷 [第3402期 2017-09-25發表]
 
▲據估算,未來30年,亞洲地區65歲以上的人口將從3億增至約10億,人口問題或拖累該地區經濟年均增速0.1個百分點。(網絡圖片)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近日警告,包括中國、日本、韓國和泰國在內的亞洲主要經濟體正加速步入老齡化社會,勞動力數量的減少可能直接導致生產率增長的下降,並進而拖累經濟增長放緩。據估算,未來30年,亞洲地區65歲以上的人口將從3億增至約10億,人口問題或拖累該地區經濟年均增速下降1%。在各國政府紛紛尋找應對之策的同時,經濟學家們也積極建言,認為只要政策制定者們能夠把教育、移民和技術等因素轉化為發展優勢,亞洲老齡化社會的未來並不像人們擔憂的那樣黯淡。
 

老齡化速度冠全球 經濟增長或受累

    
根據法新社近日援引的一項調查報告,亞洲人口老齡化(年齡超過65歲的人口佔總人口的比例在14%到20%之間)速度超過全球其他地區。IMF年初發佈的一份報告也顯示,到2050年亞洲人口增長幅度將降至零,屆時亞洲65歲及以上年齡人口比例將是當前水平的將近2.5倍;在東亞地區,這一比例還會更高。亞洲開發銀行預計到2050年底,亞洲老年人口將達到9.23億。IMF的報告同時強調,現階段亞洲勞動適齡人口比重已達峰值,今後幾十年內這項佔比將不斷減少。
 
研究數據顯示,近10年來日本的勞動力縮減幅度是亞洲最大的,日本將成為亞洲首個“超高齡”國家,這意味着日本65歲以上老年人將佔全國人口的28%。而泰國是亞洲地區僅次於日本的第二大老齡人口國度。在泰國6700萬人口中,有超過10%是65歲以上的老齡人口。預計到2040年泰國65歲以上的人口將達1700萬,超過國家總人口的1/4。韓國也面臨着類似問題,預計2030年,1/5的韓國人會跨入65歲。中國和新加坡同樣受到人口老齡化加劇的困擾。中國已有2億老年人,比整個歐盟的老人總數還多。未來3年,中國工作年齡人口預計將減少1.7億人。牛津經濟諮詢社的一項最新研究發現,將參與率變化考慮在內,新加坡的勞動力供給增速將在截至2026年的10年內下滑1.7個百分點,並在隨後的10年內下滑2.5個百分點。牛津經濟諮詢社駐香港的亞洲經濟負責人高路易認為,新加坡的老齡化問題是亞洲經濟體中前景最糟糕的一個。
 
世界銀行前任經濟學家、現任私有智庫“泰國發展研究機構”研究主任保皮奇徹表示,對很多國家來說,人口老齡化帶來的後果之一就是勞動力數量急劇減少。而人口變化將對各國產生深遠影響,因為不斷增長的醫療和福利支出將給公共財政帶來巨大壓力。研究顯示,照護老人年花費預計將達25億美元,為2015年的5倍。
 
不利的人口結構可能會影響這些國家的生產效率、消費能力和投資能力,降低潛在的GDP增速,阻礙經濟發展。IMF預期,日本可能在2020年到2025年遭遇GDP每年下降1%的困境,因為不斷增長的醫療和福利將給公共財政帶來巨大壓力。中國、韓國、泰國等也均被認為將在同一時期遭遇GDP每年0.5%的降幅。而經濟學家們更擔心,很多亞洲新興經濟體可能面臨未富先老的局面,即在達到高收入水平前,其經濟增速就開始放緩。經濟學家原本預期中國將在2026年成為高收入經濟體,泰國則要等到2040年以後才能進入高收入經濟體行列,但人口老齡化會限制這些國家邁入高收入經濟體的能力和速度。
 
尤其令經濟學家們擔心的是,各國應對老齡化加速的制度支持尚未到位。按照目前的經濟發展速度,亞洲新興經濟體的公共財政將會變得非常緊張,這反過來將束縛政府運作社會養老體系滿足日益增長的老年人需求的能力。預期泰國將在2041年出現財政赤字,之後韓國和越南的財政也會出現赤字。而考慮到亞洲主要經濟體在全球經濟領域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中國和日本分別是全球第二和第三大經濟體),如果其經濟增長放緩,將不可避免給全球經濟帶來衝擊。
 
 

多管齊下增勞動力 助緩解負面影響

    
面對人口老齡化的加速,亞洲各國政府正尋找對策。各方研究認為,勞動力、養老金和退休金改革將有助緩解人口增長過慢帶來的問題,這包括促進婦女和老年人參與勞動;延長退休年齡,將養老金保障降至最低限度;對員工進行再培訓,適應勞動力市場變化;以及增加移民數量等。
 
目前,許多國家的政府已開始嘗試通過增加女性就業擴大勞動力數量。據估計,縮小就業市場的性別差距可使日本的GDP增長9%,使韓國增長10%,印度增長27%。日本政府推出的措施包括增加政府資助的日托所數量、同與政府合作的企業簽訂協議要求僱傭更多女性、以及想方設法讓工作的母親做到工作和生活平衡等。在安倍執政近4年半以來,15至64歲的女性工作率每年以超過1%的速度遞增。而在安倍上台前十年,這一數據的增長率不足0.5%。新加坡政府計劃提高再就業年齡。雖然該國退休年齡為62歲,但公司必須向65歲以下的合格勞動力提供再就業機會,而且該年齡上限預計會提高到67歲。另外,日本、韓國和新加坡等國已通過政府投資的方式提高老年人的技能。
 
渣打研究認為,中國的養老金制度改革計劃前景非常樂觀。中國藍領女性的法定退休年齡只有50歲,白領女性為55歲,男性為60歲,大大低於多數西方國家。然而,中國人的預期壽命已達到76歲(男性為74.8歲,女性為77.3歲),僅比西方國家的平均水平低3歲左右。據渣打測算,如果中國每年把退休年齡推遲幾個月,到2025年提高至70歲,屆時人口結構便有望像2010年一樣強勁。而如果不進行改革,中國要想確保公共養老金制度長期運行下去,最終將不得不把養老金繳款提高至收入的50%。相比之下,越南的養老金繳款與收入之比最終需達到40%,泰國也要接近30%。
 
澳新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耶特森加建議,政府項目可幫助員工進行再培訓。比如新加坡的“技術未來”計劃,向培訓者提供專業教育課程。據了解,年長的員工更傾向於信息技術方面的課程,說明這些培訓項目可幫助成熟員工更好地適應日益變化的勞動力市場,並延長他們的職業生涯。教育也被視為老齡化社會潛在的“救星”。在澳洲等國,年輕人群全日制教育的參與率創歷史新高,達52%。耶特森加說,“這是另一個人口變化可控的提醒”,高收入、高技能員工的消費情況,可抵消人口下降造成的部分影響。
 
移民被視為另一種潛在解決辦法。研究表明,一個人收入多少很大程度是由他生活在哪裏所決定。除了提高勞動力數量,移民還能增加一國人口中年輕人群所佔比例。正如最近人們所見,日本新增的外籍員工比日本普通勞動力群體更為年輕。日本移民數量的適量增加,如果在2020~2029年間維持在千分之四的水平,那麼到2060年新出生嬰兒數可能將提高6%。澳洲、新西蘭和新加坡等亞太國家,已不僅僅將移民作為一種代替人力的方法,同時也想借此為關乎國家未來的戰略性行業注入新思想和專業知識。例如,移民群體正在幫助新加坡提高在航天、生物醫學、數字動畫等領域的創新能力。
 
▲研究數據顯示,近10年來日本的勞動力縮減幅度是亞洲最大的,日本將成為亞洲首個“超高齡”國家。(網絡圖片)
 
▲對年長員工進行再培訓可幫助他們更好地適應日益變化的勞動力市場,並延長職業生涯。(網絡圖片)
 
 

新技術創造新就業 人工智能最可期

 
其實,並非所有經濟學家都將老齡化視為現代社會的主要負面因素。在澳新銀行今年6月發佈的一份報告裏,該行首席經濟學家耶特森加指出,人口老齡化“並不一定導致經濟增長放緩或長期停滯。在過去幾十年裏,一系列因素共同導致了許多經濟體經濟增長的下降趨勢。在我看來,人口只是其中最不值得擔憂的一個因素”。
 
耶特森加認為,首先,人口預測可能出現偏差,就像上世紀70年代美國出生率的下降,完全與此前的預測相反。其次,人口趨勢“並不是靜態的,且極為敏感”。比如,得益於女性經濟學影響,日本現在的女性就業率比美國更高。隨着逾3億額外僱員進入亞洲勞動力市場,政策制定者的重新推動可能創造出第二次“人口紅利”。再次,即使在最先進的老齡化社會,技術創新仍可推動經濟增長。而針對技術創新,經合組織的研究報告顯示,人口老齡化的國家很可能處於引進機器人的最前沿,那裏往往資金充足、廉價勞動力稀缺,技術能夠填補這項空白,並推動更高的經濟增長。
 
▲許多專家預言,人工智能、機器人和其他新技術未來將會在年輕工人短缺的國家和地區盛行,包括日本、中國和韓國。(網絡圖片)
 
許多專家預言,人工智能和其他新技術未來將會在年輕工人短缺的國家和地區盛行,包括日本、中國、和韓國。雖然不得不承認人工智能將帶來一波失業潮,但與此同時,它將創造新的產業和就業機會,包括面向人工智能開發和維護的人才隊伍、運營和管理新型商業的市場人員等。由此將誕生新的工種,比如管理自動駕駛汽車的交通管制員,協助機械包裝和倉儲機器人的物流人員等。所以,重新培訓工人、使其擁有必要技能獲得新的工作機會是政府的工作重點。政府需要向前看,從再培訓工人的角度出發,鼓勵勞動力流動,在這方面下撥更多財政預算。
 
反過來,如果不接受這些新的人工智能、機器人以及彌補青年勞動力短缺的方法,則國家的發展必將面臨增長放緩的潛在風險。毋庸置疑,一個國家的增長潛力是由勞動力、資本和生產力驅動的,國家勞動力的增長放緩意味着必須更多依賴生產力以維持其增長,而這也是機器可以幫助的地方,因為它們可以比人類更快地處理信息和執行任務。事實上,日本已將機器人作為經濟增長戰略的主要手段。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早在2014年就表示,希望通過挖掘機器人的可能性實現經濟增長。今年3月,安倍更明言,雖然各國政府普遍擔心人工智能和自動化可能會為就業帶來負面影響,但日本不懼怕人工智能。安倍認為,裝備人工智能的機器或者說機器人不再局限於僅有的幾個功能,未來機器人將被用來解決多方面的問題。日本的一些大企業,如軟銀等正在生產機器人,日本將成為引領機器人發展的國家。安倍強調,日本旨在成為第一個證明:即使在人口數量下降的情況下,通過科技創新仍可促進經濟增長。
 
普華永道的報告非常樂觀。報告指出,人工智能技術被稱為“第四次工業革命”,並且其能提高生產率、促進消費,從而加速GDP增長。報告預計,到2030年人工智能將帶動全球GDP增長14%—相當於為世界帶來15.7萬億美元經濟增長,這個數字超過了中國和印度目前的經濟總量之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2017寶安產業發展博覽會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3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