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全球饑餓人數逆勢上升 各國減貧努力任重道遠
The number of hungry people in the world is growing against trend The works on poverty reduction have a long way to go for all countries
張介嶺 [第3403期 2017-10-16發表]
 
▲也門持續的戰爭已經造成國家近三分之二的人口陷於飢餓之中。9月20日世界糧食計劃署稱,也門有700萬民眾完全依靠食物救濟存活。(新華社圖片)  
 
2017年9月,聯合國糧農組織、世界衛生組織、國際農業發展基金、世界糧食計劃署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等五家機構共同簽署的報告披露,2016年,全球營養不良人數,即饑餓人數增至8.15億人,比上一年增加了3800萬,為本世紀以來同比增長最快的一年。
 
由於食物匱乏,2016年,全球有1.55億五歲以下的兒童發育不良,與同齡人相比個子矮小,還有約5200萬兒童由於嚴重營養不良顯得“消瘦”,體重與身高不匹配。東非三分之一的人口,整個非洲大陸五分之一的人口營養不良。亞洲則有12%的人口營養不良,主要在南亞和東南亞。
 
報告披露,2016年,全球慢性營養不良的人數增至8.15億,比整個歐洲大陸的人口還要多。其中,4.89億,或者說60%生活在戰亂地區。報告警告,2000年以來,全球營養不良人口從9億水準大幅下降,但這一勢頭有逆轉風險。去年,全球慢性營養不良人口飆升至“極端水準”,2月份,南蘇丹發生饑荒,也門、尼日利亞東北部和索馬里已到達饑荒邊緣。非洲是嚴重糧食不安全水準最高的地區,27.4%的人口受到影響,幾乎是其他地區的四倍。拉丁美洲糧食不安全也有所惡化,從4.7% 上升到 6.4%。
 
報告認為,營養不良導致的“多重負擔”值得嚴重關切。在大多數地區,兒童超重和肥胖問題上升。在所有地區,成人超重和肥胖問題上升。
 
上述聯合國機構領導人在報告前言中指出,“這給我們敲響了不容忽視的警鐘:除非我們解決破壞糧食安全和營養的所有因素,否則,到2030年我們難以終結饑餓和所有形式的營養不良。確保社會和平包容是達到這一目的的必要條件。”
 
 

戰亂衝突是饑餓人數上升的重要原因

 
2016年,全球農產量超過地球每一個人的食物和營養需求。然而,聯合國報告認為,戰爭和氣候變化越來越衝擊這方面取得的進步。
 
聯合國報告披露,過去十年,不僅衝突“數量劇增”,而且還變得“更為複雜、性質上更為棘手”。衝突區域的居民比其他地區的居民營養不良的可能要高出兩倍半。在南蘇丹,嚴重的糧食不安全影響了490萬人,超過了這個國家人口總數的42%。在也門,60%的人口,亦即1700萬人口,遭受嚴重的食品不安全,比2015年6月上升了47%。長期以來,兒童營養不良“一直很嚴重”,“衝突導致的、全面的經濟危機影響了整個人口”。
 
戰爭和內亂在許多方面導致糧食不安全,其中一個很重要方面是百姓流離失所。根據聯合國報告,難民和境內流離失所者人數“隨着衝突數量大幅增加”,2007年至2016年翻倍增長,達到了6400萬。目前,全球113個人中,就有一人是難民,或境內流離失所者,或正在尋求避難。據估計,全世界有7000萬人因為流離失所面臨營養不良。
 
戰爭還給農業和糧食分配系統造成重創,“從生產、收割、加工、運輸,到投入供應、融資和行銷”。數據顯示,在伊拉克,2003年美軍入侵前,尼尼微和薩拉赫丁地區小麥產量佔全國的三分之一,大麥產量佔全國的40%。然而,到2016年2月,薩拉赫丁地區糧食種植的70%~80%遭到損壞,尼尼微地區32%~68%種植小麥的土地,43%~57%種植大麥的土地或者被挪用,或者受到損壞。
 
在敘利亞,內戰重創糧食生產。目前,85%的敘利亞民眾生活在貧困之中。2016年,有670萬人面臨嚴重食品不安全。大多數地區急性營養不良,或者說消瘦人數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衝突導致營養不良最為隱秘的方面是“糧食被作為戰爭的一種武器”。聯合國報告雖未提及沙特對也門的貿易禁運,但提及了南蘇丹的貿易封鎖禁運。
 

氣候變化危害糧食安全

 
不過,戰亂衝突並非導致營養不良的唯一原因。極端氣候已使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西南亞和東南亞的糧食不安全形勢急劇惡化。氣候變化日益被視為目前和未來饑餓和貧困的誘因。
 
事實上,業內人士早就開始關注氣候、饑荒和營養不良之間的關聯性。2013年,世界糧食安全委員會一份報告警告,氣候變化可能嚴重改變被消費的糧食的數質量,對那些深陷饑餓危機的人群會產生潛在的毀滅性後果。這份報告警告,氣候變化可能影響人們謀生和為自己及家人提供足夠營養的能力。
 
在世界許多地區,五分之四的人以農為生。這些傳統的農民,其中許多是婦女,生活在氣候發生細微變化都會帶來風險的地區。他們世世代代學會了在最惡劣環境下從事農業生產。然而,氣候變化增加了旱澇災害的頻率和嚴重性,這些人的生計受到威脅。要想可持續地從事農業生產、飼養牲畜和捕魚為生變得更為困難,生產糧食。
 
有資料顯示,世界逾75%的最貧困人口自己種植糧食,乾旱、氣候變化及其他自然災害極易中斷一個家庭的糧食供應,導致了發展中國家廣泛的糧食不安全。
 
到2050年,全球人口將達到90億,為了確保人人有飯吃,農產量必須提高60%。然而,近年來,氣候變化、水資源缺乏和土地退化使的糧產量減少了四分之一,將數以百萬計的人口推入了貧困。
 
正如牛津饑荒救濟委員會糧食和氣候變化部主任威洛比(Robin Willoughby)所指,“這對國際領導人和機構必須起到警醒作用,促使他們花費更大力氣解決世界災難性的氣候變化和衝突問題。乾旱、水災以及氣候模態的變化要求相應調整農業生產方式。
 

經濟放緩使減貧任務複雜化

 
聯合國高級經濟學家霍利曼(Cindy Holleman)表示,尚難判斷9月份的報告披露的饑餓人數增加是暫時現象還是標誌着趨勢的逆轉。她強調,“是暫時現象還是再次逆轉,我們不確定”,“我們發出了警告信號,蘊含的資訊是某些事情正在發生”。
 
科技發展及其在農業領域的廣泛應用,使得全球糧食產量大幅增長,饑餓和營養不良人口劇減。但聯合國報告忽略了另外一個重要因素,不論是在相對較為富裕的國家,還是在窮國,經濟不平等日益加劇使得許多人無錢購買已經很充裕的食品。 
 
霍利曼一針見血地指出,衝突上升和氣候變化,與經濟放緩一起,使得窮人很難獲得糧食,成為糧食不安全的關鍵推手,值得關切。毋庸置疑,貧困是饑餓人數上升的頭號原因。造成貧困的原因很多,包括資源缺乏,收入分配不平等,戰亂,等等。至2016年(根據2012年的統計資料),世界銀行估計,發展中國家生活在每天1.90美元或以下的極端貧困人數有8.96億,而這一數字1990年為19.5億,1981年為19.9億。這意味着2011年發展中國家有12.7%生活在每天1.90美元以下,遠低於1990年的37%,1981年的44%。
 
然而,在稍高一點的貧困線上,脫貧步伐要慢。2012年,發展中國家每天生活在3.10美元以下的人數為21億,而這一數字1990年為29億,雖然1990年至2012年,生活在這一貧困線下的人數幾乎減少了一半,從66%降至35%,但太多的人賴以生存的收入實在太少。
 
過去20多年,許多發展中國家經濟增長迅猛,使全球極端貧困人口大幅下降。減貧主要集中在亞洲,尤其是東亞地區。然而,隨着全球經濟放緩,聯合國確定的到2030年消滅所有形式的貧困的目標受到威脅。去年,國際糧食政策研究所(IFPRI)高級研究員拉沃爾德(David Laborde)和馬丁(Will Martin)在一份報告中披露了增長放緩對貧困的影響,他們將重點集中在受衝擊最為嚴重的農村地區。最壞的情況預測是,到2030年,全球極端貧困人口為5.2%,而不是全球經濟沒有出現放緩情況下預測的4.8%,這將使每天生活費不足1.90美元的人數增加,3800萬。
 
經濟增長放緩一個後果是礦產品和燃料價格劇降,然而,由於生產力和收入增長下降抑制了需求從食品轉軌,實際農產品價格將輕微上升。這對農民當然是好事,但卻會給消費者增加額外負擔,生產力的下降將減少農場淨收入。遭受打擊最重的將是窮困潦倒的消費者,他們不得不將主要收入放在食品之上。
 
值得注意的是,在總體增長下降之際,非技術工種的平均工資也會下降。不過,雖然這份報告預測的極端貧困率比原先的測算高出0.4個百分點,但與目前的9.6%貧困率相比,仍然取得了相當大的進步。現在許多仍有大量貧困人口的國家,貧困率屆時仍可能基本降至零。
 
根據統計數據,全球每年約有900萬人死於饑餓,比2012年瘧疾、愛滋病和肺結核加在一起的死亡人數還要多。
 
數據顯示,全世界在減貧方面已經取得重大進展,東亞、東南亞和拉美發展中國家已實現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確定的2015年貧困率減半的目標,但拉沃爾德和馬丁的新模型以及去年全球饑餓人數增加顯示,要實現聯合國確定的到2030年的脫貧目標,全世界各國都面臨新的挑戰,必須更加關注制訂加速減貧的政策,幫助最貧困的家庭脫貧。
 
毫無疑問,消滅饑餓的方法很多,關鍵是從源頭入手幫助貧困人口脫貧,包括防止土地貧乏的富國以投資為名掠奪欠發達國家的土地,影響貧困人口種植糧食;加強監管,對大宗商品市場進行改革,遏制投機;支援培訓小農戶;關注兒童營養等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有專家呼籲減少生物燃料的生產。多年來,為了減少碳排放,發達國家紛紛開發生物燃料,將玉米等農作物轉化成乙醇和生物燃料,影響糧食安全。好在第二代生物燃料已不再使用糧食作物,轉而使用木材、莖稈和其他廢物。
 
有意思的是,還有人建議少吃肉。研究顯示,肉類生產浪費地球有限的資源,即使當今社會,仍有大量的糧食作物被用來飼養牲畜和魚類。密集的肉牛養殖更是效率低下,飼養牲口的飼料只有2.5%轉化為可供消費的卡路里。不過,欲使人類全都轉向素食談何容易,至少在可預見的將來沒有可能。
 
毋庸諱言,聯合國糧農組織等五個機構的最新報告再次提醒人們,消除饑餓任務艱巨。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