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歐洲國家為何一邊倒反對加泰獨立
Why do European countries unanimously against Catalunya Independence?
張介嶺 [第3406期 2017-11-27發表]
 
▲“疊人牆”是加泰羅尼亞區最具傳統特色的民俗節慶活動,參與者一層層咬牙托起、冒着危險不斷向高處堆砌。(圖片來源﹕搜狐網)  
 
11月8日,西班牙憲法法院正式宣佈,加泰羅尼亞議會單方面宣佈獨立無效。
 
上月27日,西班牙最富裕的地區加泰羅尼亞自治區議會召開會議,投票通過獨立,宣佈成立“加泰羅尼亞共和國”。
 
對此,西班牙中央政府強硬以對。加泰羅尼亞宣佈獨立僅40分鐘後,西班牙參議院通過實施憲法第155條,直接接管加泰區。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召開緊急內閣會議後宣佈,正式解除自治政府主席普伊格蒙特和其內閣的職務,解散議會,並於12月21日舉行地方議會選舉。
 
11月3日,西班牙國家法院大法官拉梅拉簽署命令,在國際範圍內通緝已逃往比利時的普伊格德蒙特。
 
11月5日,普伊格德蒙特及其4名助手向比利時警方自首。同一天,布魯塞爾檢察院裁定,未經預審法官允許,這些人不准離開比利時國境,必須在固定地點居住,每次傳訊和每次庭審都必須及時到庭。
 
截至目前,已經有9名加區“獨立派”高官被捕,其中8人被羈押入獄,1人獲准保釋。他們面臨的指控包括煽動叛亂、叛國和挪用公款等罪名。
 

加泰羅尼亞緣何鬧獨立

 
加泰羅尼亞位於西班牙東北部,人口750萬,相當於西班牙全國人口的16%,是西班牙最富裕的地區之一,擁有西班牙重要的國際都會巴塞羅納,也擁有獨特的語言和文化,政治自治由來已久。
 
早在1932年,加泰羅尼亞便頒佈了第一部《加泰羅尼亞自治法》,確立了自治地位,並得到西班牙共和國政府批准。然而,在弗朗哥獨裁統治時期,該區自治地位被剝奪,直到1979年西班牙政治轉型後,加泰羅尼亞自治地位才得以恢復。
 
2005年,加泰羅尼亞議會通過一項《自治法》修正草案,以圖提高地位,擴張大區政府許可權。然而,西班牙憲法法院裁定該草案中關於強化加泰羅尼亞語教育及承認加泰羅尼亞為“國族”等14項條款違憲。
 
2006年6月18日,加泰羅尼亞舉行公投,經馬德里修改後的修正案以73.9%的支持率獲得通過,但投票率不到一半,創歷次《自治法》公投新低。馬德里與加泰羅尼亞民族主義者之間的分歧由此開始暴露。
 
隨着全球金融危機的爆發和獨派政黨的持續執政,從2010年開始,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愈演愈烈,一些市鎮政府就加區地位問題頻繁舉行象徵性小型公投,雖然投票率低,但獨立支持率高。
 
2013年1月23日,加泰羅尼亞議會通過了一則“主權與人民自決權聲明”,宣稱加泰羅尼亞人民“具備政治上與法律上的主權地位”,但被西班牙憲法法院裁定為違憲。加泰羅尼亞政府依舊決定在2014年11月舉行全區公投,決定加區“是否建國/州”“是否應當獨立”。在馬德里的重壓之下,改口稱公投為民意調查式的“公民參與”,最終以約40%左右的低參與率和80%的高獨立支持率收場。西班牙憲法法院仍裁定這一結果違憲。
 
2015年11月9日,加泰羅尼亞議會以72票贊成、63票反對通過聲明,正式啟動2018年1月1日實現獨立建國並加入歐盟的路線圖。作為這一過程的一部分,加泰羅尼亞議會在今年9月6日自行通過《獨立公投法》,並宣佈將在今年10月1日舉行獨立公投。
 
加泰羅尼亞民族主義者認為,加泰羅尼亞是一個單獨的民族,不像西班牙主體民族那樣會跳弗拉曼柯舞,也不喜鬥牛,完全有自己的歷史、文化、語言,但加泰羅尼亞人卻長期受到壓迫和侵犯,文化和語言受到鄙視。不僅於此,加泰羅尼亞人口約佔西班牙全國的十分之一,卻向中央政府貢獻了170億歐元的稅收,相當於西班牙全國總稅收的20%左右,卻未得到國家相應的回報。中央政府拒絕賦予加泰羅尼亞像巴斯克那樣的財政自治權,致使加區債台高築,影響到了政府為民眾提供基本需求。只有從西班牙獨立出來,加泰羅尼亞才能掌握自己的經濟命運。
 
加泰羅尼亞之所以能夠掀起獨立公投風波,主要是挺獨派在這一地區坐大。1993年以來,西班牙歷屆政府多多少少皆受益於加泰羅尼亞民族主義者的支持。作為交換,這些地區獲得了更多形式的自治和經濟優惠。中央政府同意淡出它們的管理,以換取議會中加泰羅尼亞議員的支持票數。
 
顯然,西班牙中央政府低估了加泰羅尼亞自治意味着什麼。雖然一些學者常常贊成通過自治緩和種族緊張關係,但缺乏約束的高度自治往往會刺激民族主義情緒膨脹,陷入所謂“國家”這一象徵性的陷阱之中。
 
▲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在加泰羅尼亞危機中堅持強硬立場。他表示,國家統一不容談判。(新華社資料圖片)   
    

西方國家一邊倒反對有考量

 
西班牙政府處理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手段強硬,出現了歐洲數十年來沒有見過的場面,國家員警搶奪票箱,收繳了數以百萬計的選票,發射橡皮子彈,強行將選民拖出投票站,投票者與安全部隊之間爆發衝突,加泰羅尼亞官員稱至少有844人受傷。員警暴力執法的血腥場面被拍成視頻傳遍全球,成為國際輿論關注的焦點。
 
歐盟歷來強調捍衛言論、集會和投票自由這樣的基本民主權利,要求成員國保證“確保民主、法治、人權和尊重並保護少數族裔的穩定機制”。如果成員國違反了這一責任,歐盟可以根據歐盟條約第2和第7款採取行動,歐盟對匈牙利限制結社自由、波蘭限制司法獨立的反應即是例子。
 
然而,加泰羅尼亞局勢令歐盟及其成員國處境尷尬。如果類似事件發生在其他地區,歐盟一定會從道德高度予以譴責,甚至採取報復措施懲罰當事方。然而,這次不論是歐盟,還是一些成員國的初始反應都顯得有點笨拙,先是三緘其口,然後力挺拉霍伊政府,它們對加泰羅尼亞獨立的反應大致相同:西班牙是主權國家,公投非法,暴力可怕,各方應該對話,等等。
 
首先,歐洲委員會打破沉默,稱獨立公投“不符合”西班牙法律,強調只有在公投符合西班牙憲法並被裁定合法的情況下,才會承認加泰羅尼亞獨立。該委員會主席容克表示支持法治,布魯塞爾必須尊重西班牙政府和憲法法院的決定。他還強調,豐富的“區域傳統”不應成為“分裂主義和歐洲分裂的元素”,“民族主義是阻止歐洲共同工作的毒藥”,呼籲歐洲“拒絕一切形式的分裂主義。”
 
第二,由中右黨派歐洲人民黨領銜的歐洲議會也站在西班牙一邊,議長安東尼奧·塔亞尼稱,無視西班牙憲法是在破壞整個歐盟的法治基礎。歐洲議會中左政黨同樣支持尊重西班牙憲法。
 
第三,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致電西班牙首相拉霍伊表示支持。他強調,(加泰羅尼亞)宣佈獨立後,“對歐盟而言沒有發生什麼變化”,“西班牙仍是我們唯一的對話國”,敦促要“避免使局勢進一步升級和使用武力。”
 
第四,愛麗舍宮發表聲明稱,馬克龍總統支持西班牙的“憲法統一”。馬克龍本人也強調,“西班牙是一個有憲法規範的法治國家,”“拉霍伊首相希望法治得到尊重,我完全支持他”。法國歐洲事務部長盧瓦佐強調,如果加泰羅尼亞自治區單方面宣佈獨立,法國將不會承認。
 
第五,德國總理默克爾表示堅定地支持西班牙的統一。德國政府新聞發言人稱,德國的觀點是“憲法秩序和西班牙的統一必須得到保護。”
 
第六,英國外交大臣伯里斯·詹森稱,英國政府對加泰羅尼亞試圖獨立的看法“很簡單”,“我們認為獨立公投在法律上站不住腳”,“我們非常清楚,必須維護我們西班牙朋友憲法的完整性”。
 
那麼,為什麼歐盟和絕大多數歐洲國家幾乎眾口一詞地反對加泰羅尼亞獨立呢?過去幾年,從希債危機到歐元區困境,再到英國脫歐,歐盟危機不斷,所幸均未威脅到歐洲一體化進程。目前,除蘇格蘭之外,包括英國的北愛爾蘭、威爾士,比利時的佛蘭德,德國的巴伐利亞,法國的科西嘉,意大利的倫巴第、威尼托,丹麥的法羅群島,捷克的摩拉維亞,克羅埃西亞的伊斯特里亞半島,羅馬尼亞的特蘭西瓦尼亞等地離心傾向愈演愈烈。
 
與2014年蘇格蘭公投一樣,在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飆升之際,如果對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處置失當,勢必會刺激歐洲那些所謂的“無國家民族”“揭竿而起”,改變西歐的政治版圖。正如有分析所指,當初“設計歐盟一體化旨在精確克服分裂和民族主義、身份認同政治的創傷,這正是加泰羅尼亞問題的核心。藉此歐盟已經面臨嚴峻壓力之際,這次危機有使歐洲碎片化之幽靈惡化的風險。
 
事實上,一個小小的西班牙,除了加泰羅尼亞之外,還有巴斯克、加利西亞、安達盧西亞等地均有獨立傾向。作為主權國家聯盟,歐盟最不願意做的事情就是縱容地區分離主義,刺激歐洲巴爾幹化。覆巢之下,歐盟許多成員國,甚至歐盟本身都會受到威脅,歐洲最終很可能分裂成多個互相敵對的國家和政區。
 
對歐洲人而言,幾乎不可想像他們當中爆發武裝衝突。加泰羅尼亞獨立使西班牙深度分裂,將這個國家拖入了40年前回歸民主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並點燃了加泰羅尼亞的反西班牙情緒以及歐洲其他國家的民族主義情緒。暴力往往使民眾兩極分化,兩邊的極端分子均得以從中漁利。歷史上,歐洲曾慘遭民族主義禍害,歐盟希望確保歐洲國家之間的永久和平。
 
時至今日,歐盟28個成員國中仍有包括西班牙在內的5國沒有承認科索沃獨立。歐盟也不支援函式庫爾德和克里米亞獨立。歐盟和歐洲領導人對加泰羅尼亞獨立的態度首先是自保,法國、意大利、英國等存在分離主義活動的國家,都不想支持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而引火焚身。它們清楚,如果歐盟縱容加泰羅尼亞從西班牙獨立出來,無論是允諾確保加泰羅尼亞的歐盟成員國地位,還是介入支持加泰羅尼亞獨立,一旦歐盟其他國家爆發獨立運動,西班牙同樣會以牙還牙。
 

加區商業環境遭重創

 
加泰羅尼亞是西班牙經濟最富裕的地區之一,製造業、冶金、化工等都十分發達,旅遊業等第三產業十分興旺。過去四年,西班牙旅遊業連創新高,2016年來西班牙旅遊的人數達到7530萬,被世界旅遊組織列為全球第三大最受歡迎的旅遊目的地。然而,今年8月份,巴塞羅納及附近一個小鎮遭恐怖主義襲擊,16人喪生,反恐警戒級別提升。恐怖襲擊,政治騷亂有撼動西班牙旅遊勝地地位之虞。今年第四季度,巴塞羅納遊客人數已下降了10~12%,損失約為4.5億歐元,相當於西班牙每年旅遊收入的15%。
 
民調顯示,加泰羅尼亞問題是繼失業之後西班牙民眾最為擔心的問題。迄今為止,已有逾2000家公司的總部撤離加泰羅尼亞,其中有加區最大銀行之一西班牙薩瓦德爾銀行、紡織業巨頭道吉國際面料、歐洲第二大天然氣公司西班牙天然氣公司等大型企業。信用評級機構莫迪警告,政治不穩定將對加區經濟產生負面影響,尤其是外國投資者情緒和旅遊部門,給地區業已疲弱的金融增加壓力。 
 

加泰羅尼亞局勢會失控嗎

 
專家認為,與25年前的南斯拉夫和高加索衝突相似,加泰羅尼亞危機是由加泰羅尼亞地方政府極端不負責的行為造成的。普伊格德蒙特倉促組織獨立公投,無論從哪個標準看,都是非法的。統計顯示,這次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參加投票的人數是220萬,雖然90%的選民支持獨立,但由於公投被中央政府定性為非法,多達310萬民眾未參加投票,這就意味着僅有37%的加泰羅尼亞選民投了支持獨立的贊成票,63%的選民並未表示支持獨立。可以說,獨立運動並不能代表主流民意。反對獨立的加泰羅尼亞人一直在舉行示威遊行,呼籲各方抵制地區獨立。看來,普伊格德蒙特強推獨立難以服眾。
 
另一方面,西班牙政府處置公投事件並非無懈可擊。首先,在對公投的干預上,由於公投被定性為非法,最終導致投票者多為挺獨民眾,反獨民眾反而不會去投票,致使公投結果獨立支持率企高,還不如無所作為。此外,在公投當天,地方員警就拒絕執行聯邦政府的命令取締公投,好幾次,聯邦員警和地方員警差點發生肢體衝突。如果危機升級,加泰羅尼亞員警站到地區領導人一邊,西班牙即會失去對這一地區的有效控制,稍有誤判便會導致流血事件,致使事態難以挽回。
 
政治學研究顯示,取消政治自治是釀成叛亂和內戰的最強引爆器之一。1989年科索沃的例子觸目驚心。米洛舍維奇取消科索沃自治並對這一區域實施直管後,首先觸發了非暴力抗議,然後出現了科索沃解放軍,並導致1998年的科索沃戰爭。
 
國際社會一度擔心,西班牙取消加泰羅尼亞自治,對加區實施直管會引發該地區大規模的動盪,但迄今為止尚未出現這種局面。西班牙旅遊當局稱,加泰羅尼亞街道正常,餐館照常營業,與過去沒有什麼兩樣。雖然如此,在12月21日加泰羅尼亞地區選舉舉行前,示威者能否遵紀守法,以和平方式表達訴求值得關注。
 
據彭博新聞社報道,西班牙政府正著手推動釋放被監禁的八名加泰羅尼亞自治區前領導人,並稱希望看到他們在下個月舉行的加區選舉前及時獲釋。如果加區前主席普伊格德蒙特返回西班牙,首相拉霍伊也希望看到他被釋放。拉霍伊稱,相信12月21日的選舉將顯示大多數當地選民反對獨立,並希望普伊格德蒙特和他的盟友在競選活動中發揮全面的作用,使外界不會對結果的合法性產生疑問。.
 
山雨欲來,加泰羅尼亞刮起的這股獨風,會否黑雲壓城,掀起狂風巨浪,尚需觀察。不過,在歐盟這樣的架構下,成員國任何一個地區尋求獨立談何容易。對加泰羅尼亞而言,更令人頭痛是,以歐盟前主席普羅迪命名的“普羅迪主義”堪稱一道緊箍咒,其核心內容是,一旦某個地區退出成員國,那麼也將自動失去歐盟的身份。這就意味着,如果加泰羅尼亞成為獨立國家,必須申請歐盟成員國地位。
 
在正式獲得歐盟成員國地位之前,任何新獨立國家護照持有人將無法在歐盟內部自由流動,來自該地區的貨物、商品、服務也將被擋在歐盟的大門之外。同時,還會失去使用歐元的資格,必須發行自己的貨幣。而歐盟吸納新成員需要現有成員的一致通過。毋庸置疑,西班牙一定會出面阻止。隨着英國開始脫歐,歐盟及其成員國不會願意看到新的經濟不確定性和法治遭挑戰,它們對加泰羅尼亞獨立不會聽之任之。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7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