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美聯儲“變臉”後的潛在風險
The potential risks after Federal Reserve changes policies
魏煒婷 [第3406期 2017-11-27發表]
 
▲特朗普11月2日正式提名美聯儲理事鮑威爾(右)接任明年任期屆滿的耶倫。特朗普在提名儀式上所說,鮑威爾是一位善於在穩健的貨幣和金融政策方面尋求共識的官員(路透社圖片)  
 
11月6日,美聯儲下屬的紐約聯儲發表聲明,宣佈紐約聯儲(下稱“紐聯儲”)主席杜德利計劃明年提前退休。這是繼美聯儲副主席費希爾10月聲稱因個人原因辭職後,美聯儲遭遇的又一人事地震。加上明年2月任期屆滿的美聯儲主席耶倫,美聯儲“鐵三角”將先後退場,這意味着明年的美聯儲必將以全新面孔示人。儘管總統特朗普已正式提名美聯儲理事鮑威爾接任耶倫,且市場也普遍預期美聯儲政策有望保持連貫性,但金融監管、美聯儲獨立性以及經濟衰退等潛在風險,則引發市場強烈擔憂。外界認為,若耶倫結束主席任期後繼續擔任美聯儲理事,則無論對美聯儲還是美國經濟都將是明智之舉。
 

白宮排除欲染指美聯儲傳言

    
美聯儲主席、副主席和紐聯儲主席通常被視為美聯儲貨幣政策的“鐵三角”,從2015年開啟金融危機後的首次加息後,耶倫、費希爾和杜德利的政策立場一直保持着基本一致。費希爾於2014年由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提名為美聯儲副主席,任期至明年6月。美聯儲副主席的主要職責是維護美國金融穩定,費希爾同時也是美聯儲7名理事之一。在貨幣政策方面,費希爾多與耶倫意見一致,並且是加息與縮表等貨幣政策正常化措施的主要籌劃者之一。同時,她還不斷對外界傳遞信號,提示長期低利率環境對金融穩定的潛在風險。杜德利2009年開始擔任紐聯儲主席,參與美聯儲貨幣政策的制定和具體執行。紐聯儲在美聯儲系統中地位十分特殊,除負責轄區內經濟和金融機構監管外,還負責美聯儲的公開市場操作,具體執行美聯儲貨幣政策。紐聯儲主席通常擔任美聯儲貨幣政策決策機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的副主席,具有永久投票權。
 
而美聯儲主席則被視為僅次於美國總統的全美排名第二權力職位。自列根總統以來,歷任美國總統在首個任期內都會要求美聯儲主席連任,這有助於凸顯央行貨幣政策的相對獨立。但這種局面到了特朗普時期開始發生改變—其近日已提名美聯儲理事鮑威爾作為耶倫的接任者。市場由此對特朗普可能干預美聯儲政策、影響其獨立性感到擔憂,畢竟,特朗普在競選期間曾多次對美聯儲政策表達了批評意見,比如希望放鬆金融監管。美國媒體也援引知情人消息稱,財長姆欽強烈支持鮑威爾擔任下一屆美聯儲主席,因為這“可讓特朗普在美聯儲打上自己的印記”。不過,特朗普在提名鮑威爾的同時則強調,美聯儲需要一個強有力、可靠和“穩定”的領導層,鮑威爾是當之無愧的合適人選,將帶來延續性。他還用“Jay”這個鮑威爾的名來親昵稱呼他,以顯示其對美聯儲獨立性的尊重,並排除批評人士對白宮想要染指美聯儲的恐慌。但目前7名美聯儲理事中仍有3名空缺,如果耶倫明年卸任後決定辭去理事一職,屆時將空缺4名。這仍意味着特朗普有權決定美聯儲理事中的多數人選。
 
▲美聯儲副主席費希爾(左)今年10月宣佈因個人原因辭職。在貨幣政策方面,費希爾與美聯儲主席耶倫(右)意見一致,並且是加息與縮表等貨幣政策正常化措施的主要籌劃者之一。(路透社圖片)
 

貨幣政策和經濟復甦臨挑戰

 
特朗普對鮑威爾的提名還需獲得國會參議院批准,根據參議院銀行委員會的聲明,該委員會將於11月28日舉行聽證會。各方分析普遍認為,“鴿派”的貨幣政策立場和靈活的金融監管態度,是鮑威爾得以在眾多候選人中脫穎而出的主要原因。現年64歲的鮑威爾出生於美國首都華盛頓,曾先後獲得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學學士學位和喬治敦大學法學博士學位。特朗普對他的提名打破了近年來經濟學家對美聯儲主席職位的壟斷。耶倫和前任伯南克及格林斯潘三位主席均擁有經濟學博士學位。
 
特朗普曾多次對媒體表示,他喜歡低利率政策。同時,他將放鬆金融監管視為刺激經濟增長的主要舉措之一。鮑威爾支持美聯儲謹慎漸進加息,對待金融監管更加靈活務實,又擁有律所、投行、私募基金、政府、智庫等政商工作履歷,與重視商界和金融市場的特朗普存在較多政策共識。外界普遍預期,如果獲得國會參議院批准,鮑威爾將延續耶倫任內謹慎漸進的加息節奏,繼續推動貨幣政策正常化。鮑威爾今年早些時候曾表示,鑒於美國生產率增長放緩和通脹低迷,美聯儲不能採取激進加息的方式,而應當保持謹慎,這種謹慎已經收到好的效果。鮑威爾獲得提名的消息公佈後,當天市場反應較為平靜,顯示市場看好鮑威爾未來不會改變漸進加息策略。
 
自2015年12月啟動本輪加息週期以來,美聯儲已加息四次,並於今年10月開啟縮表計劃,以逐步退出金融危機後出台的超寬鬆貨幣政策。但如何執行後續加息和縮表計劃、完成貨幣政策正常化,同時確保美國經濟繼續復甦,將是下屆美聯儲主席面臨的首要任務。此外,下屆美聯儲主席未來還將主要面臨兩大難題:一是如何在推動通脹水平回升至2%的目標值,與不造成美國經濟過熱或引發金融風險之間求得平衡;二是如何準備美聯儲應對下次經濟衰退的政策工具箱,因為近年來的持續低通脹可能意味着,經濟比過去更容易重陷衰退。而各方的普遍共識是,美聯儲未來通過減息應對經濟下滑的空間已十分有限,等利率降至零水平後將不得不再次採用購債或更多爭議性工具。這對缺乏應對系統性金融危機經驗的鮑威爾是嚴峻挑戰。美國前財長就表示,今後幾年美聯儲的工作將困難得多,新主席有“大概三分之二概率”需要處理衰退問題。面對經濟、金融和政治等方面的挑戰,新主席需要“創造性、非傳統”的應對辦法。
 

耶倫接任者暫化解市場擔憂

 
除貨幣政策外,市場還十分擔憂,如果鮑威爾成功接任美聯儲主席,目前美聯儲傾向於維持金融監管力度的態度可能發生逆轉。特朗普一方面希望美聯儲盡可能長時間維持低利率政策來助推股市上漲,同時又希望美聯儲放鬆金融監管。從歷史經驗看,資產價格持續升高與放鬆監管疊加,往往是金融危機的先兆。如果放鬆金融監管,可能急劇放大美聯儲對全球經濟的外溢效應。由於鮑威爾缺乏經濟學背景,外界非常質疑他未來是否有能力在美聯儲內部達成政策共識。同時,被特朗普提名這一烙印也引發未來美聯儲能否繼續保持獨立性的擔憂。
 
不過,從鮑威爾過往的做事風格和政策表態分析,以上擔憂目前已被暫時化解。2012年,鮑威爾經時任總統奧巴馬提名任美聯儲理事一職,負責金融支付系統的監管至今。在美聯儲理事塔魯洛今年4月離任後,鮑威爾開始更多承擔銀行監管工作。從此前的公開演講看,鮑威爾對適度放鬆金融監管持開放態度。他在今年4月表示,受益於金融危機後的金融監管政策,美國金融機構抵禦風險的能力明顯改善,但嚴格的監管要求也加重了中小銀行的監管負擔。他還指出,目前的監管政策過於複雜,有必要簡化部分政策以提高監管效率。但鮑威爾並不支持完全放鬆金融監管。他認為,目前對銀行的資本監管要求是合適的,應在保證金融系統安全和穩健的前提下,改進監管效率和有效性。
 
另外,正如特朗普在提名儀式上所說,鮑威爾是一位善於在穩健的貨幣和金融政策方面尋求共識的官員。數據顯示,2011年,鮑威爾作為知名智庫美國兩黨政策研究中心的學者,向國會議員解釋了美國政府觸及債務上限的危險,成功推動持不同意見的議員達成共識,有效促成國會採取行動提高政府債務上限。美聯儲前主席伯南克在其回憶錄中也寫道,鮑威爾推動共識的名聲在外。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教授弗蘭克爾亦撰文指出,鮑威爾從不羞於提問,具備美聯儲理事應有的分析能力;最重要的是,鮑威爾不會與具有專業背景的員工叫板。至於市場對未來美聯儲獨立性的擔憂,鮑威爾在獲得提名後已明言,自己會在貨幣政策制定和銀行體系監管方面保持美聯儲的“政治獨立性”。他說:“在美聯儲內,我們明白貨幣政策的決定關乎眾多美國家庭和社區。我強烈地感受到這種使命感,我將遵循(美聯儲)貨幣政策獨立性的傳統,盡力客觀地做決定。”
 
除溫和低調、顧全大局的行事風格外,豐富的政府和資本市場經驗也是鮑威爾擔任美聯儲主席一職的加分項。鮑威爾的職業軌迹詮釋了美國精英出入政商“旋轉門”的傳統。他在華爾街工作過,還在老布殊執政時期擔任副財長,負責金融機構及債券市場政策。從政府卸任後,他於1997年至2005年間擔任著名私募投資基金凱雷集團合夥人。因此,鮑威爾豐富的工作履歷,或許能為美聯儲決策帶來更加多樣化的視角。

 

需防未來變數引黑天鵝突襲

    
目前看來,外界對鮑威爾的諸多擔憂暫時得到化解,但仍有理性分析師對未來可能存在的變數發出警告。分析師代迪蓮就表示,鮑威爾雖代表政策連續性,但也可能有新想法。比如,如果鮑威爾未來打破了耶倫逐漸加息的步伐,轉而加快加息步伐,那要怎麼辦?再比如,如果鮑威爾對美聯儲的獨立性只是進行了表面解讀,自己以後產生了新想法,又要怎麼辦?如果出現這兩種情況,市場必然會措手不及。代迪蓮的擔憂不無道理。就拿國會正在討論的稅改方案設計被外界質疑有很多地方不合理,美聯儲官員已經暗示其可能引發通脹風險,繼而迫使美聯儲加快加息步伐。代迪蓮認為,市場對鮑威爾就職後的美聯儲政策走向前景可能有點誤判。事實上,多年來美聯儲一直對加息保持警惕,並會在“麻煩”迹象首次出現時進行加息。所以,過早認為美聯儲主席換屆影響有限的投資者,仍需防備“黑天鵝”的突襲。
 
另外,曾向特朗普力薦鮑威爾接任美聯儲主席的財長姆欽,其相關表態也不容忽視。他曾暗示,白宮可在某種程度上對鮑威爾進行一定程度的控制。一部分分析人士認為,從歷史上看,美聯儲具備較強的獨立性,其制度基礎決定鮑威爾時期美聯儲的獨立性不應發生太大變化。特別是從任期看,美聯儲理事的任期很長,遠超過美國總統的任期。雖然美聯儲主席是特朗普提名推薦,但當鮑威爾真的成為掌門人時,更多的考量還是服務美國經濟發展,而不是聽從某一位總統的主張。但另一些分析師則認為,儘管美聯儲的制度機制能夠保證其決策的相對獨立,但特朗普的執政風格的確可能對美聯儲獨立性造成挑戰。美聯儲的獨立性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有可能會“比以往弱”。
 
鑒於以上種種擔憂和警告,耶倫在明年2月結束主席任期後繼續擔任美聯儲理事將是明智之舉。她有權將自己在美聯儲理事會的席位保留至2024年。這在美聯儲歷史上並不常見,但也並非史無前例,而且當前的局面尤為需要明智的建議。如果美國經濟遭遇另一場危機,同時又需要採取非常措施,如新一輪量化寬鬆,耶倫的經驗和分析將非常有價值。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7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