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矽谷不斷創新倒逼華爾街變革
Silicon Valley’s constant innovation pushes the revolution of Wall Street
魏煒婷 [第3407期 2017-12-11發表]
 
▲根據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教授卡普蘭的統計,美國上市公司的數量已從1997年最高峰時期的8616家減至2016年的4633家,減幅近50%,凸顯公開上市正對美國公司失去吸引力。(網絡圖片)
 
“矽谷想要吃掉摩根大通的午餐!”這是華爾街著名投行摩根大通CEO戴蒙,早在2014年對華爾街發出的警告。長久以來代表着現代金融的華爾街,面對矽谷公司在消費金融、支付、加密以及認證技術上的不斷創新和與日俱增的實力,正變得愈發寢食難安。而近日矽谷更向華爾街直接叫板,宣佈將自建一個新型證券交易所—長期證券交易所(LTSE)。如果LTSE獲得監管機構的批准,華爾街傳統證交所的吸引力和競爭力將大打折扣。為保領先地位,華爾街證交所被迫多管齊下加快變革步伐。
 

不堪華爾街壓力 矽谷流行私人IPO

    
過去20年的統計數據顯示,公開上市正對美國公司失去吸引力。英國《金融時報》分析認為,私人融資來源增加、專利執法力度減弱、短期業績壓力上升,以及捉襟見肘、抑制冒險的社保體系,都降低了公司上市的意願。根據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教授卡普蘭的統計,美國上市公司的數量已從1997年最高峰時期的8616家減至2016年的4633家,減幅近50%。金融數據提供商Dealogic的數據也顯示,2016年只有14家獲得創投資金支持的科技公司上市,2015年是25家,2014年是53家,遠低於上世紀90年代末的水準。對許多矽谷的科技公司創業者來說,上市已非主要目標,且鑒於上市弊大於利,不少公司試圖推遲IPO時間。
 
一直以來,許多業內人士都認為,對短期盈利的過分關注正在摧毀股票市場。著名風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合夥人溫馬赫斯就直言,華爾街“根本不關心虛擬現實、自動駕駛,也不關心你的長期戰略是什麼”,唯一重要的是你對華爾街講了什麼故事,以及做出了什麼成績。即,股市投資者喜歡那些每個季度銷售額增長快、利潤高、用戶數量增長多的大公司。如果公司短期內指標下滑,投資者就會拋售股票,股價就會直線下降。管理者為避免這樣的波動,不得不花費更多時間和精力關注短期業績。而由此造成的後果是,可能一個季度剛過半,但管理人員意識到公司沒有實現增長,於是立刻削減創新項目。另外,華爾街仍利用一些傳統指標來給公司定價,比如增長性和盈利率等,但這些要求往往超出了大多數初創公司的能力。看華爾街的臉色行事成為公司管理層不得不咽下的委屈。
 
自然而然,上市的必要性也開始變為人們熱議的話題。初創公司分析機構Mattermark CEO莫莉曾發出這樣的質疑,如果一家初創公司能從私人資本手中募集2億美元資金,那為何還要上市,讓自己的公司被一群對業務完全不了解的投資人審視、調查和監督呢?事實上,美國私募股權市場近些年也的確呈現發展壯大之勢,而這與一些有利政策的支撐不無關係。首先,2012年出台的《創業企業融資法案》(JOBS)將非上市企業股東(不包括員工持股者)人數的上限從500提高到2000,令融資自由度和流動性大大提升;其次,金融危機後美國持續推行的低息政策,降低了私募基金的募資成本;再次,納斯達克等交易場所對私募股權交易流轉提供了技術和平台支持,令許多有潛力的初創公司很容易獲得低成本融資。有了私募股權資金的支持,初創公司推遲上市時間開始成風。如Airbnb、Dropbox、Uber、Pinterest等都不斷進行着一輪又一輪數億規模的融資(“私人IPO”),以替代通過IPO融得的資金。而這種做法還有一個好處是,可為公司贏得更多時間來打磨更具可持續性的盈利模式。
 
▲作為一名作者及初創企業大師的里斯,在其2011年的《精益創業》一書中首次提出在美國建立一家新型證券交易所—長期證券交易所(LTSE)的概念。與傳統交易所不同,LTSE制定的是一套完全從矽谷初創公司實際需求出發的全新上市規則。(網絡圖片)
 

LTSE浮出水面 華爾街傳統臨挑戰

    
有人委屈,有人抱怨,就一定有人行動,而矽谷向來都是一個充滿創新和無畏的地方。與通過“私人IPO”逃避在華爾街上市的被動做法不同,一些大型科技創業公司則思忖着如何用自己的行動,來全面改革由華爾街把持的、扭曲的上市規則。谷歌曾試圖用荷蘭式拍賣(又稱減價拍賣)來分配其在2004年首次公開發行的部分股份,Facebook也曾盡力削弱投資銀行家對其2012年IPO的控制。而作為一名作者及初創企業大師的里斯,則在其2011年的《精益創業》一書中首次提出在美國建立一家新型證券交易所—長期證券交易所(LTSE)的概念。與傳統交易所不同,LTSE制定的是一套完全從矽谷初創公司實際需求出發的全新上市規則。
 
里斯表示:“我們正在談論的是市場運行方式的結構性轉變,所以它肯定會是一個難題。但現在市場條件已變得更加成熟,而且幾乎每一天人們都有一個共識,那就是這個巨大的問題需要得到解決,尤其是這個問題本身在我工作的矽谷顯現出來,這裏的問題變得越來越糟糕。”里斯最初希望這個想法由其他人來實現,但卻應者寥寥。大約兩三年後,里斯開始着手創建LTSE的前期工作並擔任該項目的全職CEO,隨後逐漸形成包括約20名全職和兼職員工及顧問的團隊。近年,里斯還獲得了許多風險投資公司的支持,包括創始人基金和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等,以及著名個人投資者領英網聯合創始人霍夫曼、推特前CEO科斯特羅、美國在線創始人凱斯、團購網站酷朋創始人梅森等。截至目前,LTSE已從約70位投資者處籌集共1,900萬美元資金支持。有了雄厚資金的站台,LTSE日前已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遞交文件,計劃在年底前尋求監管部門的批准,爭取明年開業。
 
LTSE最核心的理念在於創造一個新的投票權體系,即股東“持有期投票”表決權,投資者持有股票的時間越長,所獲得的投票權就越多。同時將上市公司高管的薪酬和公司的長期經營業績掛鈎,這樣他們就可在服務客戶方面投入更多精力,而不必受短期利益損失的困擾。里斯認為,許多CEO或高管的季度或年度獎金與股票表現掛鈎,如每股收益,這會迫使他們將每股收益提高。里斯希望未來在LTSE上市的公司擁有至少5年、甚至10 年的股票期權方案,即使高管已離開公司,股票仍繼續歸他們所有,這將使高管做出有利於公司長期發展的決策。此外,LTSE還將增加更多信息披露要求,使上市公司、投資者之間能分享更多信息,包括讓公司了解他們的長期股東是誰,讓投資者了解公司正在做的投資決策等。當然,上市公司仍會根據SEC的要求公佈季度業績,但被禁止發佈季度盈利指標。有分析人士預期,全新規則理念下的LTSE可能會為Uber、Airbnb這些超大型初創公司開闢新的出路。這些公司未來上市時,不但能給投資者帶來應有的回報,還可順利實現股票在二級市場的流動性,同時無需為季度性目標疲於奔命,創始團隊和管理層也無需擔心控制權旁落,能夠更專注於長期目標的實現。這種預期已在某種程度上得到了印證。領英網聯合創始人霍夫曼已表示,他將向董事會強烈倡議在LTSE上市。
 
▲有分析預期,全新規則理念下的LTSE可能會為Uber、Airbnb這些超大型初創公司開闢新的出路。領英網聯合創始人霍夫曼已表示,他將向董事會強烈倡議在LTSE上市。(網絡圖片)
 

華爾街積極改革 IPO行業更健康

 
雖然LTSE的所有規則都是為矽谷初創公司的利益考慮,但還是引來了一些質疑聲。比如有觀點認為,LTSE只是讓矽谷科技公司的創始人們擠佔其他股東權益、維持控制權的又一個手段而已。按照南加州大學商學院金融和商業經濟學教授哈里斯的說法,為長期股東授予更強的投票權可能會使收購變得更加困難。但里斯堅稱,LTSE會解決私人公司不願上市的問題。他進一步指出,當今公開市場的弊病是短期性認知阻礙理性的經濟決策,上市意味着公司創新能力到了盡頭,這是矽谷估值數十億美元的獨角獸初創公司不考慮IPO的原因之一。還有人將LTSE視為矽谷狂妄自大的最新例證,就如同其他科技初創公司在教育、醫療、交通和其他領域努力做出的“突破”一樣。但里斯認為這種觀點不適用於LTSE,因為LTSE的關注點並不是要集結行業外人士在金融領域提出一個新概念,LTSE已經與金融和監管人員建立了深深的紐帶,這些來自紐約和華盛頓的監管人士同樣期待改革市場。里斯的說法並非空穴來風。SEC主席克萊頓近期曾公開表達對上市公司數量減少的擔憂,納斯達克交易所前副總裁雅克布斯也表示,過去兩年中他也聽到了許多來自監管層的對於設立新型交易所的積極反饋。
 
LTSE的出現令華爾街老牌證交所倍感壓力,因為它們面臨的競爭不僅僅局限於同行之間,矽谷已經伸出分羹奪食的利爪。在技術為王的今天,華爾街證交所有着更深的技術焦慮來保持領先地位。近兩年,美國三大證交所之一的納斯達克在技術創新方面步伐邁得相對較快。該證交所加大了創造新型交易的力度,通過提供創新、創造性的資產類別,使交易在典型的資本市場結構之外進行變為可能,為投資者提供超越傳統投資平台的選擇。同時,納斯達克還為實現其成為“下一個百年股票交易所”的目標將賭注壓在了區塊鏈技術上。不久前,納斯達克與北歐斯安銀行已開始測試一個基於區塊鏈技術的互惠基金交易平台,旨在讓基金交易變得更快速、更流暢、更簡單。此外,納斯達克日前與新加坡交易所宣佈,將聯手吸引快速增長的亞洲科技公司,從而在中等規模的IPO中佔據競爭優勢地位。這項合作將幫助亞洲企業首先在新加坡上市,然後在全球擴張的同時,順利在納斯達克上市。
 
納斯達克一直是許多科技公司青睞的上市地點,而紐約證交所作為工業、能源、銀行等傳統行業公司上市的首選地,也希望在科技公司IPO方面分一杯羹。為滿足創業9年、估值85億美元、收穫全球1億活躍用戶的科技公司Spotify的“另類”上市計劃—希望找一家支持直接上市的交易所,仍按現在的股東結構,不發行新股也不做任何增資,只要持股方願意賣,投資人就能直接買,紐約證交所向SEC提交了關於該流程的書面計劃及規則調整,等待監管層的討論批准。
 
不難看出,LTSE的出現雖然是為了矽谷科技公司的利益,但也變相倒逼華爾街傳統證交所做出積極變革,而這其實也有利於證交所行業和上市公司的運營都變得更健康、更具可持續性。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3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