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達沃斯中國聲音: 改革開放力度將超預期
China’s voice in Davos: the forces on reform and opening up will be more than expected
本刊特邀主筆 張立 [第3412期 2018-02-12發表]

▲美國總統特朗普1月26日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年會上為其“美國優先”政策辯護,稱“美國優先”並非“美國孤立”。他並主張與其盟友及合作夥伴在共同防務、反恐等多個方面加強合作。圖為在瑞士達沃斯,美國總統特朗普(左)在世界經濟論壇創始人兼執行主席施瓦布陪同下出席世界經濟論壇年會。(新華社圖片)

每年年初舉行的達沃斯論壇,通常被視為當年“世界經濟的風向標”。
 
今年的達沃斯有些特別:二十年一遇的暴雪、創歷史記錄的全球政要人數和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首次參會。
 
本屆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落下帷幕之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美國總統特朗普都已在這一論壇上為全球未來描繪了自己的藍圖。雖然習近平沒有出席本次論壇,但許多觀察人士察覺到他在2017年發表的主旨演講對今年達沃斯論壇主題“在分化的世界中打造共同命運”的影響。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的演講報名踴躍,比預期人數多了一倍。有外國媒體援引大會組織方觀點指出,這反映了中國所扮演的角色越來越重要,也反映中國對國際事務的信心:畢竟,中國在2017年已為全球經濟貢獻了三分之一的增長動力。
 

當前國際形勢

不能盲目樂觀

 
特朗普在達沃斯論壇上試圖將“美國優先”作為對全世界有益的議程兜售。“美國優先並不意味着只對美國有利,”他說,“當美國增長的時候,世界也一樣增長。”
 
特朗普還表示,他可能考慮重新加入他的前任談判的、他上任後作為第一批行動之一退出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美國官員也強調他們願意重啟與歐盟以及其他雙邊協議的談判。
 
儘管,目前尚不清楚是否有討論正在進行中。特朗普意外的柔軟姿態,使得此前準備看一場劍拔弩張大戲的媒體失去了靶子,也使得事前準備與美國總統的觀點較勁的人,頓時感到失去了對手。在全球化典型舞臺的達沃斯論壇上,特朗普用軟化的態度,一下子化解了世界對他的“敵意”。如果他是有意設計了這個局面,並且估算到了結果,那他應該算是一個化解劣勢的高手。
 
安邦諮詢的分析師認為,這種微妙的形勢變化,與中國有着不小的關係,對中國也會產生不小的影響。因此,中國方面應該保持足夠的敏感性。坦率而言,過去兩年來,隨着美國大選和歐洲多個國家大選出現的反全球化、反自由貿易浪潮的興起,中國的國際地位有很大的提高,得到了許多國家的寄望。習近平主席所提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概念,也得到了越來越多的認可,最終在聯合國檔中也得到採納。
 
不過要注意的是,中國的影響力在2017年達到了一個高峰,但在2018年則要警惕從高峰下滑。中國絕對不能盲目樂觀。從當前的形勢看,現在世界上正在合成一股新的勢力,借着保守主義浪潮之勢,將矛頭漸漸指向了中國。從這個世界對中國的尊敬程度來看,要防止2017年末成為一個拐點,從那個時候以後,世界將眼光更多地轉向特朗普及其盟友。
 
另一個觀察的窗口是英國首相特蕾莎·梅的訪華之旅。兩國官方都在使用“黃金時代”這個表述,來暗示兩國一種持久的新的夥伴關係。不過,英國首相也提出了一些敏感話題,包括中國被指在世界市場上傾銷產品,稱英國將“研究在鋼鐵等行業應對全球產能過剩方面還有什麼可以做的”,還提及中國據稱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她表示,她希望“確保在中國企業創新和開發新產品的時候,能確信他們的知識產權和權利將得到充分保護”。有報道稱,梅帶着一個直率的警告抵達中國展開訪問:要實現中國與英國乃至整個西方之間的貿易新機遇“最大化”,中國就必須遵守包括知識產權在內的全球規則。
 

▲英國首相特雷莎·梅1月25日在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年會上表示,英國支持自由貿易和全球規則體系,並認為應該繼續加以推進,確保各方從中受益。圖為在瑞士達沃斯,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出席世界經濟論壇年會。(新華社圖片)
 
一個新的證據是,在特朗普的國情咨文中,他將中國稱為對手,並表示未來面對這些危險,美國必須採取措施,而“無與倫比的力量是我們防禦的最可靠手段”。為此,特朗普稱,“我要求國會結束這個危險的防務,為我們的偉大的軍隊提供充足的資金。”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在2018國情咨文中第一次使用了“RIVALS”(對手)這個詞定義中俄,這比之前的“COMPETITORS”(競爭者)又往負面推了一個層次。因此,中國對當前的國際形勢不能盲目樂觀,未來中國承受的壓力和博弈可能更大。
 

中國改革開放力度

將超預期

 
中國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財經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在“達沃斯論壇”向全球政經精英表示,中國準備在紀念改革開放40週年時推出新的力度更大的改革開放舉措,有一些措施會超出國際社會預期。有鑒於中國領導人或高級官員有在國際場合表達立場或宣示政策的做法,可以認為劉鶴此番表態是要向國際社會釋放安撫性的信號。
 
劉鶴的演講是對“十九大”有關經濟佈局的進一步闡述,本身並沒有多大新意,但基於其身份,其闡釋還是值得全球投資界和分析師們注意。他說,中國未來幾年經濟政策的頂層設計是要實施好一個總的要求,一條主線,打好三大攻堅戰。一個總的要求就是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今後幾年中國的宏觀經濟政策、結構政策、改革政策、社會政策都將圍繞這個總的要求來制定和展開。三大攻堅戰是防範化解重大金融風險、精準脫貧和污染防治。
 
關於改革開放,他表示,要堅持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針對突出矛盾,保護產權特別是知識產權,充分發揮企業家的重要作用,鼓勵競爭,反對壟斷,完善宏觀經濟調控機制。繼續推動全面對外開放,加強與國際經貿規則對接,大幅度放寬市場准入,擴大服務業特別是金融業對外開放,創造有吸引力的國內投資環境。
 
學者鄧聿文指出,如果今年中國推出的改革開放的一些舉措確如劉鶴所言“超預期”,那麼很可能是外部環境逼迫所致。這裏的“外部環境”主要指的是美歐。中美貿易的不平衡導致特朗普政府威脅要對中國全面打貿易戰。此外,美國也在醞釀針對中國的“對等開放”法案:中國市場對美國企業的投資開放到什麼程度,美國市場對中國企業的投資開放到同等程度,以逼使中國更大開放。假定該法案通過,很可能歐盟和日本也會效仿,從而對中國企業進入歐美市場將非常不利。早在幾年前,中國就已成為一個資本輸出的國家,相對來說,美歐成熟的市場和完善的法律對中國企業的對外投資是有利的。因此,“對等開放”無疑對中國企業進入歐美會造成新的壁壘。這是很厲害的一招。
 
另一方面,特朗普的稅改也會在全球主要經濟體刮起一場減稅效應,這對中國也構成了一定挑戰。上述外部環境將迫使中國不得不在改革與開放的力度和深度上下功夫,一些過去基於國家安全理由而不開放的領域,將被迫向外資開放,除非中國準備打貿易戰或者不進入對方的領域。劉鶴在演講後的問答環節也談到了四個方面的改革和對外開放,分別是金融業,製造業和服務業,保護產權特別是知識產權,擴大進口。他還特別強調,金融業的對外開放非常重要,應該說是感受到了此番壓力。
 
除了領導人和高級官員在不同場合的宣示外,一些迹象似乎已顯示此輪改革開放可能正在啟動。比如,去年末中國最高法院宣佈對三起企業家案件進行再審,以落實對企業產權的保護,重振企業家信心;另外,中國政府亦宣佈對外企用利潤再投資免徵所得稅。而最近,國務院國資委又發文將任免中央企業總經理的權力下放給企業董事會,可在以前,這是國資委的管轄權限。今年3月“兩會”過後,中國政府應該會有更多的改革和對外開放的舉措出台。
 

支持自由貿易和全球化

 
在達沃斯發表演講時,特朗普承諾“把美國放在優先位置”,正如“其他國家的領導人應該把自己的國家放在優先位置”。美國總統的言論令人不安地想起了上世紀30年代“以鄰為壑”的政策,即各國試圖以犧牲別國利益為代價改善本國的貿易平衡。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一年前習近平呼籲世界各國領導人攜手努力,“讓世界更美好、讓人民更幸福”。
 
兩人都設想了一個“共用的未來”,但在這一點上,他們的構想也有細微差別。在特朗普看來,全球社區由“按規則行事”的“自由的主權國家”構成。這個表述排除了“流氓政權”、恐怖分子和“修正主義大國”。習近平描述的格局是“人類”作為一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其中每個國家都“有發展權利”。他還表示,國家當然有利益,但各國“應該在更加廣闊的層面考慮自身利益,不能以損害其他國家利益為代價”。
 
特朗普稱,美國支持自由貿易,但“它需要是公平的”。然而,什麼是公平貿易、公平競爭?中國與其他發展中國家一道,共同貢獻了全球經濟增長的大部分。全球經濟治理體系必須反映這一事實。
 

▲1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在瑞士達沃斯出席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2018年年會並發表致辭。(新華社圖片)
 
為了提高發展中國家的話語權,中國採取了“兩條腿走路”的戰略:提出新倡議,尤其是“一帶一路”倡議(BRI),以及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等機構,同時倡導改革戰後的佈雷頓森林(Bretton Woods)國際經濟秩序。出於這個原因,中國樂意支持自由貿易和全球化,因為它們有助於發展。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認為,對於資源稟賦談不上充裕的中國而言,倘若不能充分利用外部市場和資源,中國的眾多人口就是負擔;如果能夠充分利用外部市場和資源,中國的眾多人口就是巨大財富和力量之源。
 

▲1月24日,在瑞士達沃斯舉行的第48屆世界經濟論壇年會上,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左)和世界貿易組織總幹事羅伯托·阿澤維多出席“推動電子商務發展”論壇。
(新華社圖片)
 
時至今日,中國已經躍居世界第一工業大國、第一出口大國、第一外匯儲備大國,中國在全球出口貿易中所佔比重已經達到二戰之後和平年代美國鼎盛時期所佔份額,進入“新時代”的中國開放經濟發展必然相應步入新的階段,其主題是“引領全球化市場”,而進一步大幅度開放國內市場正是其題中應有之義。
 
進一步大幅度開放國內市場,也是因為我們需要擴大利用廉價、高品位的國外原料、能源,以求保持國內製造業和其他產業的成本競爭力。作為一個資源稟賦並不充裕的國家,中國工業化成就的副作用之一就是國內原料、能源日益喪失成本競爭力,再與國內勞動力、土地等要素成本上升趨勢結合,對中國製造業和其他下游產業成本競爭力的打擊日益凸顯。中國國民經濟基礎是下游製造業而不是上游資源產業,要保持下游現代製造業成本競爭力,我們就需要盡可能消除上游原料、能源投入成本高出國際市場的部分。
 
進一步大幅度開放國內市場,更是我們引領全球市場的需要。進口能力便是權力,如果沒有進入中國大市場的利益,別國有何動機與中國規則接軌?如果沒有可能喪失中國大市場的風險威懾,外國跨國公司為什麼要接受中國的裁決?當我們為歐洲、日本等外國跨國公司服服貼貼接受美國司法懲處繳納數以億計天價罰款而震撼時,我們需要明白,美國對這些外國跨國公司行事強制權力的基礎在於這些公司承受不起被美國市場“開除”的代價。
 
所以,解放思想,努力抓住這次大幅度開放市場的機遇,是當前的重中之重。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