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委內瑞拉石油幣能否救國
Can Venezuelan oil coins save the country or not?
魏煒婷 [第3412期 2018-02-12發表]

▲馬杜羅表示,將以奧里諾科重油帶阿亞庫喬區塊1號油田的50億桶石油儲量作為發行石油幣的物質基礎,每個石油幣與1桶石油等價。

委內瑞拉經濟危機已進入第五個年頭,惟當前仍無緩解迹象。繼去年底終於出現債務違約後,來自美國的追加制裁更是令該國經濟滑向崩潰邊緣。無奈之下,馬杜羅政府被迫另闢蹊徑,決定本月20日起預售該國自行開發的加密數字貨幣石油幣,其價值以該國石油資源作擔保。
 

經濟毫無改善

死亡螺旋依舊

 
據OPEC數據,委內瑞拉石油收入佔該國出口總收入的95%以上,政府收入的一半來自石油。但自2014年油價大跳水開始,委內瑞拉過度依賴石油的經濟體制逐漸暴露弊端。油價暴跌導致政府收入銳減,為彌補財政赤字,政府被迫大量印鈔,本幣玻利瓦爾隨即開啟大規模貶值。經濟學家和反對黨領導人一致認為,巴士司機兼工會領袖出身、對經濟一竅不通的總統馬杜羅,在大量印鈔的同時拒絕放鬆外匯管制和價格管制,導致該國食物和藥品等各種商品奇缺,大批民眾食不果腹。不但如此,在通脹惡化的過程中,馬杜羅於2016年末又宣佈廢除100面值的玻利瓦爾,打算發行更大面額的貨幣,而由於新鈔未能及時到位,導致整個市場現金極度匱乏,加劇了經濟崩潰。自2013年以來,委內瑞拉GDP已累計下降近50%。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統計,今年將是GDP連續第三年出現兩位數下降。前年降幅為16%,去年為14%,今年預計為15%。在馬杜羅執政的4年時間裏,玻利瓦爾累計貶值99.5%。IMF預測,委內瑞拉去年和今年的通脹預期分別是2400%和13000%。
 
在通脹和貨幣貶值難以抑制的同時,委內瑞拉與美國的外交摩擦也在不斷增加,繼而引發美國連續加碼制裁。去年8月25日,特朗普簽署實施新一輪制裁的行政令,包括禁止美國金融機構參與委內瑞拉政府和國有的委內瑞拉石油公司新的債務和股權交易,禁止美方機構參與委內瑞拉公共部門現已發行的部分債券交易等。制裁導致委內瑞拉政府和委內瑞拉石油公司無法在國際公開市場發行新債券,來減輕舊債務的償還壓力以及增加流動性。同時,與委內瑞拉政府相關的所有美元賬戶也受到極大限制,導致該國無法通過傳統國際轉賬收到出口石油的貨款,也不能匯出購買進口貨物的款項。雪上加霜的是,有關石油禁運的制裁措施導致委內瑞拉難以進口輕質油。據統計,委內瑞拉一半以上的原油為重質油,需進口輕質油進行稀釋後才可出口。美國此舉導致委內瑞拉原油產量進一步下降,陷入死亡螺旋的經濟危機幾乎看不到任何緩解希望。去年11月,委內瑞拉終於出現債務違約,而評級機構標普更是將委內瑞拉長期外匯主權信用評級下調至SD,認為其在未來3個月內再次出現違約的概率為50%。
 

▲在馬杜羅執政的4年時間裏,玻利瓦爾累計貶值99.5%。IMF預測,委內瑞拉去年和今年的通脹預期分別是2400%和13000%。
 
英國《金融時報》在去年6月的一篇相關報道中寫到,一位母親在給家裏人買食物時,花了1萬玻利瓦爾買了一個政府提供的食品包,這相當於2美元的東西。而在5個月後,玻利瓦爾的通脹率達到了2400%,那時1美元可在黑市兌換10.3萬玻利瓦爾。於是,越來越多的委內瑞拉人開始拋棄法定貨幣,繼而使用沒有政府參與、性質更接近黃金的比特幣進行日常交易。不單是普通民眾,委內瑞拉駐華大使維拉爾去年接受美聯社記者採訪時竟表示,他已用比特幣給員工支付了工資,並稱以後要繼續這樣做,因為“這不是政治問題,這是一個生存問題”。
 

拿油儲作後盾

石油幣能救國?

 
美國的制裁幾乎堵死了馬杜羅政府為國家沉重債務負擔進行再融資的所有途徑,萬般無奈之下,石油幣應運而生。今年1月31日,委內瑞拉政府正式發佈石油幣白皮書,宣佈將從2月20日起預售該國自行開發的加密數字貨幣石油幣。
 
根據白皮書,石油幣發行量將為1億個。與比特幣不同,石油幣無需通過耗費計算機算力和大量的電力進行“挖礦”,所有石油幣都被預先創建並由委內瑞拉政府發行和直接出售,與股票在一級市場公開發行類似。石油幣的發行參考價格為60美元,但其幣值將隨石油市場波動而變化。根據委內瑞拉政府的計劃,2月20日至3月19日為預售階段,將售出3840萬個石油幣,投資者將根據認購時間先後獲得可觀折扣;3月20日起,公開發行4400萬個石油幣,折扣也會根據購買時間先後逐步減少;剩餘1760萬個石油幣將由委內瑞拉政府設立的數字加密貨幣管理機構持有。4月起,石油幣將在委內瑞拉國內和國際上的數字加密貨幣交易所進行二級市場交易。委內瑞拉政府表示,今後不會發行更多石油幣,但石油幣網絡擁有“權益證明”功能。該功能可使用戶在持有石油幣一段時間後獲得額外石油幣獎勵,類似銀行利息,石油幣總量也會在未來按照“利率”自然緩慢增加。這個功能初始是關閉的,但可由委內瑞拉政府數字加密貨幣管理機構主動發起是否開啟該功能的投票,並由全體石油幣持有者投票決定。
 
馬杜羅去年12月宣佈將發行石油幣時已表示,以奧里諾科重油帶阿亞庫喬區塊1號油田的50億桶石油儲量作為發行石油幣的物質基礎,每個石油幣與1桶石油等價。該油田的石油儲量超過50億桶,按當前油價計算市值超過2,600億美元。但根據白皮書,石油幣不能直接兌換石油,不過委內瑞拉政府承諾,接受石油幣作為個人或機構繳納稅費和購買公共服務的支付方式。石油幣與玻利瓦爾的匯率將由官方授權的虛擬貨幣交易所每日公佈。委內瑞拉政府還專門成立了區塊鏈部門,其負責人巴爾加斯表示,石油幣將採用目前最為安全的區塊鏈技術來保證其安全可靠。
 
由於石油幣使用以太坊ERC20標準,因此理論上可立即兼容以太坊錢包和交易所,這意味着石油幣可在虛擬貨幣交易所,輕鬆實現與其他擁有相同標準的數字加密貨幣之間的交易。委內瑞拉政府稱,委內瑞拉國內石油幣用戶將超過2000萬,這個數字大於目前世界上所有數字加密貨幣的用戶總和。
 

加密屬性遭疑

或成洗錢工具

 
在委內瑞拉國內,由反對黨控制的議會已明言對石油幣持否定態度。反對黨認為,石油幣不是加密貨幣,而是超前出售石油。還有反對黨人士認為,馬杜羅此舉違反了國家《有機烴法》的第三章:儲備石油不能被開採,即土地下面那些儲藏豐富的石油都不能用作石油幣的物質擔保。在國外,美國也對委內瑞拉政府此舉不屑一顧。美國警告,石油幣是委內瑞拉政府債券的延伸,因此依然屬於制裁範疇。分析人士擔心,該警告可能打擊國際投資者對石油幣的興趣,進而對石油幣的國際流通產生負面影響。此外,由於石油幣並非如市場預期的那樣可兌換石油,也可能進一步打擊投資者的積極性。金融博客Zerohedge更指出,馬杜羅政府看來是在承認,陷入惡性通脹的委內瑞拉幣玻利瓦爾未能成為一種主權國家的儲值貨幣,所以該國希望混淆全球貿易夥伴,讓其相信委內瑞拉有某種新型比特幣在手,並可能在不遠的將來升值。美國知名媒體Quartz則認為,馬杜羅發行石油幣的用心不難理解,他希望從數字貨幣目前的盛宴中分一杯羹,並想開闢一條規避國際制裁的路。但發行石油幣意味着,委內瑞拉將出現兩種管理不當的官方貨幣。
 

▲分析認為,由於技術和投資不足,目前委內瑞拉石油產量已降至28年來最低點,如果不能儘快恢復產量,增加石油出口收入,石油幣就不可能得到足夠支撐。
 
許多投資者已經流露出不買賬的態度。TCW新興市場集團的拉丁美洲主權分析師洛卡就表示:“石油幣並不是一種加密貨幣,它更像是一個有石油儲備支持的國家所打的欠條。”但面對惡性通脹和數百億美元的債務,委內瑞拉在石油開採方面存在嚴重問題,所以這些欠條難以保留有效價值。對於洛卡的觀點,其他分析師也表示贊成。石油幣本身打着以石油儲備作支撐的名號,但由於技術和投資不足,目前委內瑞拉石油產量已降至28年來最低點,如果不能儘快恢復產量,增加石油出口收入,石油幣就不可能得到足夠支撐。更多分析師認為,大部分投資者應該都不會接受石油幣的加密貨幣屬性。國際諮詢公司ControlRisks副董事加萊戈斯亦稱,拿這種虛構的貨幣充當現金應不太可能被任何公司或銀行所接受。加萊戈斯甚至還在其一篇名為《原油國家》的文章中警告,石油幣可能會成為一種工具,用來將現金從崩潰的經濟體中秘密轉移出去,並將其轉化為外幣,“石油幣將因此成為一種洗錢工具”。如此看來,委內瑞拉政府試圖借助石油幣作為擺脫經濟困局的做法,不僅令人擔憂,而且有些可怕!



一帶一路經自聯
2018全國兩會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深圳鹽田專題
深圳前海專題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18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