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特朗普經濟豪言為哪般?
What is Trump's economic rhetoric for?
魏煒婷 [第3414期 2018-03-26發表]

▲特朗普揚言只要大規模稅改和基建這兩項計劃得以全面執行,未來十年美國經濟一直保持3%的增速也沒有問題。但美國智庫認為,主要依靠州和地方政府資金投入的基建計劃在國會很難有“銷路”,尤其是在那些人口密度低、地方政府財力吃緊的選區。(網絡圖片)  

轉眼間,美國總統特朗普執政已一年有餘。近日回顧過去一年的經濟表現時,特朗普仍不改邀功本色,宣稱美國出現了“我們國家歷史上最好的經濟復甦之一(年增2.3%)”。之後不久又趁熱打鐵,在其首份總統年度經濟報告中將今年經濟增速上調至3.1%,同時揚言只要大規模稅改和基建這兩項計劃得以全面執行,未來十年美國經濟一直保持3%的增速也沒問題。儘管經濟學界普遍認同特朗普經濟政策的短期刺激效應,但鑒於眾多經濟結構性問題遲遲未得到有效改善,再加上特朗普堅決推進的貿易保護措施,美國經濟增速長期“保三”實有誇大之嫌。

 

減稅副作用遭忽視

基建難獲國會放行

 
當地時間2月21日,白宮向國會提交了特朗普政府首份總統年度經濟報告,報告預計今年美國經濟增速將升至3.1%,且直到2020年都將維持在3%以上的增速。報告還預期,如果特朗普的大規模減稅和基建得到全面執行,則經濟未來十年都將實現年均3%的增速。報告撰稿人、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哈西特甚至宣稱,美國已擺脫後危機時代的低增速,開始邁入3%的新增速時期。
 
自1947年杜魯門時期起,美國總統每年都會發表經濟報告,提出促進增長、刺激就業的政策願景,並預測未來經濟增長趨勢。自2009年走出經濟衰退以來,美國經濟復甦已進入第九個年頭。特朗普曾多次表示,將通過減稅和增加開支等一系列措施將美國經濟增速推高1個百分點,從2%左右推升至3%左右。而最新的總統經濟報告是總統經濟顧問團隊首次通過系統性分析,論證了3%新增速的可能性。但按照《華盛頓郵報》的統計,過去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執政,其預測數據都與實際經濟走向差距較大,特朗普的這份經濟報告似乎亦難逃出這個“魔咒”。
 
美國主流經濟學界普遍認為,該報告並不符合該國經濟的實際增長態勢。美國商務部的統計顯示,去年經濟增長率為2.3%,雖高於2016年的1.5%,但遠低於特朗普競選時承諾的3%,只與2010年以來2.2%的年均增長率相當。短期來看,特朗普近1.5萬億美元的大規模減稅法案大幅調降了企業和個人所得稅,或將助推經濟更快增長,但減稅的刺激效應只能是短暫的,對整體經濟的中長期推動作用微乎其微。據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的預算模型,2018年至2027年間,減稅對經濟的提振幅度僅為年均0.06到0.12個百分點。而且,總統經濟報告並未提及減稅導致美國財政赤字飆升的副作用。據無黨派機構美國盡責聯邦預算委員會估算,2019財年美國財政赤字將達1.2萬億美元,且此後將長期維持在萬億美元以上。高盛首席經濟學家哈哲思說,特朗普政府財政擴張政策對經濟的刺激效應最多只會延續到2019年。他警告,由此造成的赤字飆升將把美國經濟帶入“未知領域”。一般而言,龐大的財政赤字將對私人投資產生“擠出效應”,從而損害經濟增長。
 

▲美國近些年的勞動參與率一直徘徊在62.7%左右,遠低於20年前的67.1%。其中,美國壯年男性勞動參與率已連續下降近60年,從1954年的98%降至目前的89%。勞動參與率下降將給經濟增長和生產率增長等造成負面影響。(網絡圖片) 
 
除減稅外,特朗普基建計劃對經濟的促進作用也引發分析人士廣泛質疑,特別是該計劃獲得國會批准的前景還並不樂觀。而即便國會批准,實施起來也將面臨種種現實挑戰。特朗普政府計劃十年內出資2,000億美元撬動地方政府和私營部門投資,實現其總額1.5萬億美元的總投資目標。但布魯金斯學會研究員雷諾茲認為,主要依靠州和地方政府資金投入的基建計劃在國會很難有“銷路”,尤其是在那些人口密度低、地方政府財力吃緊的選區。該智庫另一研究員克萊恩也認為,該方案的實施過程很不樂觀,特別是將面臨私營部門融資成本較高、參與動力不足等困難。克萊恩強調,“錢從哪來”是基建投資面臨的首要問題。經驗表明,基建資產私有化在地方上很難獲得政治支持。在國會內部,部分共和黨議員因擔憂基建投資將進一步加大財政赤字而反對增加政府開支;民主黨議員則認為聯邦政府出資太少,無法滿足全國基建融資需求。
 

經濟乏結構性動力

疲弱增長態勢難改

 
其實,撇開減稅和基建這兩個特朗普自我推銷的政策不談,美國經濟多年來累積的、仍未得到有效改善的結構性問題,才是經濟學家們最大的心病,但這些結構性問題在特朗普的經濟報告中卻隻字未提。需要正視的是,當前的經濟現狀已與20世紀90年代的持續增長期大為不同,尤其是勞動參與率的不斷下降和勞動生產率的持續放緩,已令美國經濟增長喪失了最根本的結構性動力。正是考慮到這兩大因素,美聯儲預計的潛在經濟增長率僅為1.8%。《華爾街日報》對經濟學家進行的調查也顯示,即便今年經濟增速可能實現2.7%的增幅,但明年和後年預計將逐步回落至2.2%和2%,即美國經濟中長期內難以擺脫疲弱增長態勢。
 
IMF主席拉加德曾將美國經濟面臨的挑戰概括為4P,即勞動參與率(participation)、生產率(productivity)、極化(polarization)和貧窮(poverty)。前美聯儲主席耶倫也曾警告,美國經濟短期風險大致可控,但長期內仍面臨生產率增長放緩和收入不平等風險。還有專家認為,特朗普上台後,美國經濟的長期挑戰也許還應再加上2P,即保護主義(protectionism)和永續(perpetuation)。首先,美國近些年的勞動參與率一直徘徊在62.7%左右,遠低於20年前的67.1%。根據美國勞工部的統計數據,美國壯年男性勞動參與率已連續下降近60年,從1954年的98%降至目前的89%;近15年裏,壯年女性勞動參與率下降幅度也較大。自1990年以來,美國是經合組織成員國中壯年男性勞動參與率下降幅度第二大的國家,也是勞動參與率第三低的國家。勞動參與率下降主因人口已進入老齡化,適齡勞動人口及勞動力供應隨之減少。另外,特朗普政府的限制移民政策也將進一步導致勞動力人口下降。勞動參與率下降將給經濟增長和生產率增長等帶來負面影響。其次,美國勞動生產率增速在過去10年裏顯著放緩。從2007年四季度到2016年三季度,勞動生產率年均增長1.1%。特別是2011年至2015年第四季度,生產率增速平均每年為0.5%,為二戰以來最低。這不僅遠低於2001年至2007年的2.7%,也低於1947年至2007年的2.3%以及1953年以來的2%。而實際GDP和實際工資的平穩增長最終都取決於生產率的快速增長。
 
第三,美國的收入和財富分配極不平等。財富分配方面,美國最富有的0.1%的家庭所佔財富份額,從1978年的7%升至2012年的22%,底層90%的家庭財富佔比則從20世紀80年代的36%降至2012年的23%。美國收入不平等程度比其他發達國家要嚴重得多,這不僅對經濟造成嚴重影響,而且對美國政治和社會的影響也極為深遠。特別是對美國的人力資本、教育、貧困、預期壽命、社會流動、生活質量的影響都非常直接。第四,美國貧困水平居高不下。通常來講,如果一國貧困率超過13%,問題就非常嚴重。而美國自1986年到2015年的30年時間裏,平均貧困率為13.5%。貧困率長期居高不下已給美國經濟造成非常直接的負面影響,而且還是眾多社會問題的根源。第五,國債繼續大幅增長。1985年美國還是世界上最大的債權國,現在則早已是最大的債務國,國債規模已突破20萬億美元,甚至超過其18.5萬億美元的GDP規模,111%的債務與GDP佔比早已超過國際上規定的60%的金融警戒線。龐大債務不僅對美國財政政策構成約束,也將影響人們對美國經濟增長可持續性的信心。前美聯儲主席耶倫曾不無擔憂地表示,每當想起沉重的美國國債她都夜不能寐。
 

貿易保護不斷加碼

關稅伎倆難逃自傷

 
而對於上文提及的美國經濟六大挑戰中的第五個P,即貿易保護主義,實有必要單獨拿出來說說。這不僅因為特朗普近期逐漸將其貿易保護承諾從口頭轉化為實際行動,對於國內外強大的反對聲浪,特朗普也毫無悔意,誓將貿易保護進行到底。但不能否認的是,貿易保護在直接影響美國進出口的同時,必將造成全球價值鏈的重塑,繼而給美國生產和經濟帶來衝擊。
 

▲自1986年到2015年的30年時間裏,美國平均貧困率為13.5%。貧困率長期居高不下已給美國經濟造成非常直接的負面影響,而且還是眾多社會問題的根源。(網絡圖片)
 
繼1月宣佈批准對進口太陽能電池板和洗衣機最高分別徵收50%和30%的稅率後,3月特朗普又宣佈將對進口鋼鐵和鋁產品分別加徵高達25%和10%的關稅(正在與美談判北美自貿協定的加拿大和墨西哥除外)。特朗普宣稱,加徵關稅旨在要求自由、公平和明智的貿易,並保護國內就業崗位。該消息雖刺激美國鋼鋁企業股價普遍大漲,但出於對生產成本上漲的憂慮,下游企業股價遭受重創。美國三大汽車製造商中,通用汽車股價下跌近4%,福特下跌3.0%,快意佳士拿跌幅為2.8%;航空製造業巨頭波音股價下跌3.5%;工程機械和採礦設備製造商卡特彼勒股價跌幅為2.8%。美國石油業協會主席傑拉德認為,石油和天然氣行業所用設備大量使用鋼鐵和鋁,對鋼鐵和鋁加徵關稅無疑將提高生產成本,負擔最終將由消費者承擔。美國啤酒行業早在特朗普宣佈加徵關稅前已警告,這將使啤酒和飲料生產商損失2.563億美元,但最終會將此成本轉嫁給消費者,導致罐裝飲料的價格上漲。日本車商豐田也警告,如果豐田美國工廠無法再進口價格實惠的鋼鐵,產品可能大幅漲價。漲價可能減緩消費,對於長年由家庭消費帶動的美國經濟增長來說埋下隱憂。其實,特朗普並非唯一想復興美國鋼鐵產業的總統,約翰遜、尼克遜、列根、奧巴馬等都曾使用過對進口鋼材設限的做法。但事實證明,這些做法對鋼鐵行業和美國經濟很少帶來好處。卡特總統對鋼鐵價格的保護非但沒有保護到鋼鐵工業,反而導致美國與日本和歐洲國家的衝突。至於列根總統的配額限制做法亦未收到多少好處,因進口鋼鐵與美國自產鋼鐵的比例是穩步上升的。與特朗普一樣,曾對鋼鐵進口實施過高關稅的總統是小布殊,其於2002年對鋼鐵產品徵收稅率從8%到30%不等的關稅。但後來因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對以及對美國經濟的負面影響,該做法實施一年多後便被迫取消。須值一提的是,小布殊徵收鋼鐵關稅期間,使用鋼鐵作為原料產品的行業中,失業人數一度從2.6萬猛增至20萬。
 

▲特朗普3月初宣佈,將對進口鋼鐵和鋁產品分別加徵高達25%和10%的關稅。該消息雖刺激美國鋼鋁企業股價普遍大漲,但出於對生產成本上漲的憂慮,下游企業股價遭受重創。
(網絡圖片)
 
美國政界更擔憂,特朗普的舉措將遭到貿易夥伴的報復,從而引發全球貿易戰。在與美方多次溝通尋求鋼鋁關稅豁免無果後,歐盟近日公佈了一份長達10頁的對美產品徵收進口關稅的清單。歐盟聲明,一旦美方開徵鋼鋁稅,作為報復,歐盟將立即對這些美國產品徵收最高25%的關稅。中國也表示可能採取必要措施以保護出口商,並已針對美國進口的高梁發動反傾銷調查,還點名可能鎖定美國大豆作為報復對象。根據經濟學家的統計數據,如果其他國家用自己的關稅手段進行報復,美國經濟受到的衝擊會更大,這種情況下美國料將失去約13.7萬個工作崗位。如果貿易戰升級,全球關稅和非關稅貿易壁壘將達到20世紀90年代初以來的最嚴重水平。經濟學家的平均估計是,這種情況下美國將失去84.5萬個工作崗位。
 
綜上所述,無論是對稅改和基建計劃副作用的淡化,還是對經濟結構性問題的無視,亦或對貿易保護措施的任性,特朗普都在為其揚言的未來十年經濟“保三”埋下難以實現的巨大隱患。當然,也不排除“保三”說法僅僅是為了短期內提振和穩定國內對未來經濟發展的信心,從而協助共和黨在11月的國會中期選舉中贏得更多選票。若真如此,特朗普的經濟豪言即便可能暫時贏得一些民意,也實難走得長遠。不知其“大嘴總統”的頭銜還要戴多久?



經導全媒體矩陣
2018全國兩會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走進新時代的蘄春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0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