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馬國“變天”對“一帶一路”影響幾何?
How will the change of Malaysia administration affect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魏煒婷 [第3418期 2018-05-21發表]
5月10日,馬來西亞反對黨“希望聯盟”(希盟)意外贏得大選,實現了該國60年來首次政權更疊。這一選舉結果凸顯馬國選民希望求變求新求發展的普遍心理,對再度出任總理的馬哈蒂爾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挑戰。而其在競選期間針對“一帶一路”倡議的不友好言論,也一度引發外界對中國在馬投資前景的擔憂。不過,鑒於馬國經濟正處強勁復甦軌道,且民間對“一帶一路”普遍持歡迎和支持態度,預計短期內,審慎、理性處理中資將是馬哈蒂爾在該問題上的主基調。長遠來看,“一帶一路”在馬國將繼續有序推進。
 

▲馬哈蒂爾勝選後回答媒體提問時表示,他支持“一帶一路”倡議,但馬國保留必要時與中國重新磋商部分協議條款的權利。圖為馬哈蒂爾5月10晚在國家皇宮宣誓就職。(網絡圖片)
 

選舉結果意外  金融市場動蕩

由於選情膠着,外界原本普遍預測前總理納吉布所在的執政黨“國民陣線”(國陣)有望再次贏得選舉,故最終選舉結果令很多人吃驚不已。不過,這也凸顯執政超半個世紀的“國民陣線”存在很多問題。特別是納吉布政府徵收的商品與服務稅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民眾的生活壓力,納吉布主導設立的國家投資基金“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1MDB)捲入巨額負債醜聞也在民眾中產生了不小影響,成為壓垮“國民陣線”的最後一根稻草。雖然腐敗問題在馬國屢見不鮮,但1MDB醜聞是該國歷史上最嚴重的一次。
 
由於這是馬國獨立後的首次政黨輪換,外界的震驚和意外引發金融市場劇烈動蕩。選舉結果公佈前,因已有迹象顯示反對黨佔據優勢,馬國貨幣和股票便開始下跌。選舉結果公佈後,在美國上市的iShares安碩MSCI馬來西亞ETF(iShares MSCI Malaysia ETF)一度大跌9%,隨後徘徊在31美元左右,為去年4月以來最低。馬國貨幣林吉特兌美元一個月無本金交割遠期外匯(NDF)瞬間下跌2.4%,美元兌林吉特漲至4.0064。不過,在吉隆坡國家皇宮宣誓就職後發表的講話中,馬哈蒂爾承諾振興經濟、穩定貨幣、削減國家債務,重新引入燃料補貼,廢除2015年開始徵收的商品與服務稅,並承諾在上任100天內落實。他還承諾“希望在國內外投資者的幫助下建設馬來西亞經濟”。在馬哈蒂爾的盡力安撫下,在大選結束後的首個交易日,馬國金融市場呈現先跌後揚格局。臨近收盤,馬來西亞吉隆坡綜合指數(KLSE)一度上漲1.25%,至1869.23點,觸及兩週高點;美元兌林吉特持續下挫,完全回吐盤初漲幅,跌幅超過1.2%;十年期國債收益率也保持回落。
 
馬哈蒂爾被譽為馬國現代化的工程師。他於1981年出任馬國第四任總理,並連任五屆至2003年。在他任內,馬國經濟蓬勃發展,貧困率大幅降低。作為“亞洲四小虎”的領跑者,馬國在上個世紀90年代就已躋身新興工業化國家之列。然而亞洲金融危機後,該國經濟增速放緩,尤其是該國外向型的經濟特徵,令其很容易成為國際市場變化和動蕩的受害者,這也強化了馬國政府進行經濟轉型的決心。1991年,馬哈蒂爾政府提出了“2020宏願”國家發展計劃,希望到2020年把馬國建設成發達的工業化國家。在他的帶領下,馬國從一個以農業和自然資源經濟為基礎的國家,逐漸轉型為以製造業和出口為主的國家。

受益轉型開放  經濟表現強勁

從2010年開始,馬國先後推出“經濟轉型計劃”、“十二大國家關鍵經濟領域”以及“六大策略改革倡議”等,截至2017年,馬國經濟轉型初具成效,服務業佔GDP比重超過50%,內需取代外需拉動經濟增長,經濟對石油和天然氣收入的依賴已從2009年的41%降低至14%。緊接着,馬國又推出“2050國家轉型計劃”和“第11個馬來西亞計劃”,加強基礎設施建設被列為重要舉措。同時,工業4.0也被納入馬國經濟轉型的藍圖,馬國計劃提供2.45億林吉特的財政預算來升級智能製造設施。同時,數字經濟也成為馬國大力發展的方向之一。目前,數字經濟佔馬國經濟的17.8%,到2020年將達到20%。馬國還劃定了未來5個關鍵發展領域,包括大數據分析、雲計算、電子商務、物聯網和人工智能。
 
時至今日,馬國已成為全球最開放的經濟體之一。2017年馬國GDP增長5.9%,高於2016年的4.2%和2015年的5%,創下金融危機以來最好成績,位居東盟十國之冠。今年1月,馬國央行實施了3年來的首次加息,成為東南亞第一個調升利率的國家。該國央行預估2018年經濟將增長5.5%至6%。IMF也樂觀預期,馬國將在今後幾年成為僅次於新加坡和文萊之後,排名第三的東南亞高收入經濟體,初步進入發達國家行列。
 
從馬國的以上經濟表現不難看出,政府的改革和開放政策一直都發揮着核心作用。而在經濟轉型和升級過程中,涵蓋全球人口60%、全球經濟產出30%的“一帶一路”倡議,讓馬國看到了更大機遇。納吉布就曾表示,“一帶一路”倡議不僅富有遠見,而且激動人心。但馬哈蒂爾在就職講話中承諾的“希望在國內外投資者的幫助下建設馬來西亞經濟”,卻讓外界聯想到他在此前競選期間的相關表態。馬哈蒂爾曾多次指責競選對手納吉布允許太多中國投資進入馬國,但馬國“沒有從這些投資中得到任何好處”,因此聲稱若自己順利當選,將對中國在馬投資進行嚴格審查。勝選後,馬哈蒂爾在回答媒體提問時仍表示,他支持“一帶一路”倡議,但馬國保留必要時與中國重新磋商部分協議條款的權利。凡此種種,都令外界擔憂馬國新政府今後將如何對待中國投資,以及在馬國已經和即將開啟的“一帶一路”項目。
 

 響應“一帶一路” 

收穫豐碩成果

 
馬國是最早響應“一帶一路”倡議的沿線國家,也是共建“一帶一路”早期收穫最豐碩的國家之一。截至去年底,中國已連續8年成為馬國最大的貿易夥伴,馬國則是中國在東盟的最大進口來源國。新加坡星展銀行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對馬國直接投資為23.6億美元,佔其外國直接投資總額的7%,在投資來源國中排名第七。經濟學人智庫報告稱,2017年馬國是中國海外直接投資的第四大目的地,而2015年其排名僅為第20位。目前,馬國已獲得大約340億美元的“一帶一路”項目貸款,其中包括耗資550億林吉特的東西海岸鐵路項目(“一帶一路”倡議下最大的單體項目),還可能包括耗資600億林吉特的吉隆坡—新加坡高鐵項目。另外,中國互聯網服務巨頭阿里巴巴也計劃幫助馬來西亞建立一個數字自由貿易區並支持改革電子商務的發展。
 
馬國政府去年底發佈的年度經濟報告首次將“一帶一路”倡議列入其中,並稱“一帶一路”建設將為馬國經濟帶來巨大商機和多重紅利。報告說,“一帶一路”倡議將幫助馬國開闢新市場、擴大本地產品和服務銷路及吸引外資。“一帶一路”帶來的紅利還包括改善物流服務、提高融資效率、在多個行業創造大量工作機會及促進文化交流,總體上有助於集成經濟資源、協同經濟政策,從而促進共同發展。報告還表示,馬國有巨大潛力在至關重要的製造業部門與來自中國的公司合作,其中包括電子電器、化工、鋼鐵、醫療設備、汽車等。隨着中國企業在信息通信技術、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和機器人技術上發力,馬國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將有助於在合作中承接技術轉移。
 
不單是政府層面,馬國民間也廣泛支持中國的貸款和資金。用馬國民調機構的話來說,中國留下受歡迎的基礎設施項目,但沒有債務威脅,也沒有中國工人競爭當地的就業崗位。獨立民調中心“馬來亞大學中國問題研究所”所做的民調結果發現,67%的馬來西亞人認為中馬關係正“朝着正確方向前進”,至少70%的馬來西亞人對中國抱有好感。該機構引述關注馬中事務分析人士的觀點說,馬國的實例說明了中國對“一帶一路”倡議的期待和受援國如何可以借此獲得經濟繁榮。也因此,納吉布曾對馬哈蒂爾有關“一帶一路”的言論作出回應,稱取消中國的投資項目將損害馬國經濟。總部設在吉隆坡的獨立民調中心項目總監蘇菲安也表示說,這種質疑僅“可能會引起一小部分民眾的共鳴”,但無礙馬來西亞人對中國投資的喜愛。
 

經濟聯繫緊密  與華友好無虞


▲前總理納吉布曾表示,“一帶一路”倡議不僅富有遠見,而且激動人心。圖為納吉布(左二)去年出席被認為是“一帶一路”倡議下最大單體項目的東海岸鐵路項目開工儀式。(網絡圖片)
 
那麼,馬哈蒂爾競選期間的言論是否真的會影響到中資在馬國的命運,繼而影響到“一帶一路”項目在馬國的推進?目前來看,這種擔憂還顯得為時過早。原因主要體現在以下幾方面:第一,馬哈蒂爾政府的具體經濟政策短期內難以出台。勝選後,反對黨內部各成員黨仍忙於聯盟大洗牌後的利益調整,尚未形成一套完整的執政方針和長期發展策略,更不用說對於具體經濟事務(包括中國投資)的統一立場。馬哈蒂爾在競選期間拿中國問題做文章更多是噱頭,主要是為了用來對付對手納吉布,並不是競選政策的重點。
 
第二,所謂的對外資嚴加監管將更多體現在審慎和理性的態度上。反對黨聯盟老牌成員黨民主行動黨就表示,有異於納吉布政府大量吸引中資自由進入各種項目,民主行動黨主張對其加以甄別,慎選中資項目,以保障國家利益。
 
第三,保障國家經濟增長的良好勢頭是新政府的任務之首。馬哈蒂爾離任15年期間,中國實力大增已是不爭的事實,馬中保持緊密經濟聯繫變得更為重要。大選之後如何處理中國投資的關係,將是馬國能否繼續維持經濟增長的關鍵。無論是限制中資亦或“一帶一路”項目的推進,都絕非聰明之舉,也不符合馬國國家利益。
 
第四,馬哈蒂爾之前在位期間對華總體友好。在任22年(1981至2003年)間曾7次訪華,1999年至2001年期間共3次訪華。作為一貫帶有民族主義傾向的領導人,馬哈蒂爾執政期間推行對華友好政策,不把中國當作威脅,主張“亞洲價值觀”,而非全面西化。
 
最後,新政府能否順利組閣存在很大不確定性。馬哈蒂爾原本是巫統和國陣領袖,和納吉布分道揚鑣後才與曾被他革職的反對黨領袖、前副總理安瓦爾攜手。他與部分希盟成員黨領導人在政壇爭鬥多年,昔日老對手能否和諧共處也是個疑問。根據希盟今年1月推舉馬哈蒂爾作為總理候選人時的協議,如果希盟勝選,馬哈蒂爾將暫時出任總理,而真正的總理候選人是將於今年6月出獄的安瓦爾。由於受到出獄後5年內不得參政的法律限制,安瓦爾必須先獲得特赦,才有可能重返政壇。馬哈蒂爾勝選翌日表示,馬國最高元首已同意特赦安瓦爾,希盟方面將盡快推動有關程序。但當被問及何時會把總理職位移交給安瓦爾時,馬哈蒂爾並沒有給出具體時間。與安瓦爾的“交易”必然給組閣帶來很大變數,新政府的政策前景也更加難料。
 
綜上所述,作為一位經驗老道的政治家,馬哈蒂爾未來既會優先維護馬國國家利益,也會妥善處理對華關係。為兌現競選承諾,對中資政策短期內或許會出現微調,但延續對中資和“一帶一路”倡議的支持將是大概率。

(責編:ZK)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