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中美貿易戰和朝美峰會皆引人注目
China-US trade war and Trump-Kim summit both are eye-catching
劉瀾昌 [第3419期 2018-06-04發表]
中美貿易戰和朝鮮棄核兩件事是近期牽動全球的大新聞。中美貿易戰當然中國是主角之一,可是有分析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願意棄核並和美國總統特朗普會晤,中國“出局”了。後來,特朗普對朝美峰會出現反覆,也不顧忌個人的政治信用,又有美國評論稱北京“攪局”。事實上,朝鮮棄核符合中國的利益,中國積極推動朝鮮半島無核化及和平發展進程;反倒是特朗普須認真判斷美國的真正利益所在。而抓住中美貿易戰及朝鮮棄核的內在邏輯聯繫,或許才能看清兩件事發展的脈絡以及中美關係的前景。
 

中國出局論不攻自破

朝鮮棄核符合中方利益

 
回頭看一個時間點非常有趣:3月22日,特朗普在白宮簽署總統備忘錄,宣佈將對中國特定產品額外徵收25%的關稅,價值高達500億到600億美元;並將對中國來美特定投資設限。
 
3月25日,金正恩起程秘密訪華。3月27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幾乎全天時間都給了金氏夫婦,包括隆重的歡迎儀式,釣魚台國賓館養源齋的午餐,還有會談和中共高層悉數到齊的晚宴。
 
接着,在特朗普對中國不斷一再聲稱增加對華貨品加稅範圍之際,中國主管對朝關係的中聯部部長宋濤任藝術團團長帶團參與平壤國際友誼藝術節。金正恩兩次會見了他。北韓中央通訊社報道首次會見:金正恩“熱情”歡迎宋濤,除握手還主動擁抱並設宴款待。報道指兩人就“共同關心重要事務及國際形勢深刻交換了意見”。三天後,金正恩再次會見宋濤。朝中社報道,“兩人就深化朝中戰略夥伴關係交換意見。雙方討論多個領域的交流和往來,以及深化軍事領域務實合作等問題”。
 
一般媒體都留意到,宋濤今次獲得的待遇,跟去年11月他訪問平壤有天淵之別。當時他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特使身份訪朝,主要通報中共十九大結果,唯金正恩未有接見。不過,筆者認為,尤其值得關注的是朝中社報道的提法,除了金正恩表示會將朝中傳統友好關係推進新階段,還提到“深化朝中戰略夥伴關係”,“深化軍事領域務實合作”。要知道,當下實際上北京對朝鮮制裁狀態還沒有解除。
 
因此,平昌奧運後兩韓關係急劇升溫及朝美關係出現解凍現象後的有關中國“出局”論的淺薄分析,不攻而破。之後,金正恩第二次訪問中國,淺薄論者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以為中國攪局。其實,朝鮮棄核,中國的得益可能比美國還要大。朝鮮封閉了豐溪里核試驗場,中國的東北地區就首先享受紅利,消除收到核洩漏污染的威脅。
 

中美互利利益捆綁

貿易戰只會兩敗俱傷

 
可是,偏偏特朗普發動的對華貿易戰與朝鮮棄核進程幾乎是同時進行。一方面,中國和美國有關貿易不平衡的談判輪流在北京和華盛頓舉行;另一方面,金正恩分別二次會見中韓最高領導人,以及美國特使國務卿蓬佩奧穿梭外交和特朗普的網文外交。這個兩條軌道同時進行的角力,其實歸根結底,就是一個守成大國不甘心一個新興大國崛起的博弈。
 
筆者認為,金正恩作“棄核”態,調整之前的強硬政策,固然與其核武和導彈取得相當進展有關,但是,更為重要的是,北京真正落實對朝制裁後,其能源、食品等國計民生的供應陷入極大困境。金正恩其實是挺不下去了,才轉而求和。而特朗普一再感謝習近平幫忙,也證明了這點。但是,特朗普的感謝只是口頭,這沒有絲毫影響他要對中國發難。除了貿易戰,特朗普政府還有打台灣牌、推允美軍艦訪台的“國防財政法”和允美高官訪台的“台灣旅行法”,以及打挑戰中國南海主權的“自由航行”牌。在這些方面,美國共和民主兩黨高度一致,表明美國的精英對中國的崛起的焦慮及遏制的升溫。
 
那麼,中國必然要以最符合國家最大利益的策略應對。特朗普對中國發起貿易戰,用的手法也是反覆無常,任性消費美國這個大國信用的招數。自中國副總理劉鶴率團到美進行第二輪磋商,美國承諾“不打貿易戰”,不再加徵關稅,但是,沒多久,白宮5月29日突然又發表聲明稱,美國仍將對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25%的關稅,具體商品清單將在6月15日公佈。中國商務部5月29日連夜回應稱,白宮發佈的策略性聲明在意料之中。中方“有信心、有能力、有經驗捍衛中國人民利益和國家核心利益”。5月30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也表態稱,每次變臉都是對國家信譽的損耗。中方不想打,但也不怕打貿易戰。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事實上,特朗普的這種手法和他對朝如出一轍,北京應對也成竹在胸,進退有據。
 
本來,在判斷中美第二輪磋商亦有評論糾纏中國是否讓步之上,其實見仁見智。北京原來聲稱要加美國進口大豆的關稅,而現在則大幅進口美國的農產品,還要增加進口美國天然氣和石油產品。而筆者特別強調的是,中國擴大從美國進口農產品和能源,其實不止是中美共贏,而且是互利利益的捆綁。作為全世界最大能源進口國,中國利益在於獲得穩定、廉價的進口能源供給。當下,中國天然氣消費,面臨資源和價格雙重約束。反觀美國,天然氣儲量高達78萬億立方米,超過此前認定的世界天然氣儲量第一大國俄羅斯,而且美國天然氣價格比東亞市場低6倍左右。因此,中國增加購買美國天然氣,完全是雙方利益的捆綁。
 
▲朝鮮廢棄豐溪里核試驗場。(新華社圖片)  
 
另外,美方當初放風的所謂“中國要削減兩千億美元貿易順差”指令性計劃指標,不見了;所謂“中國要放棄2025計劃”,也不見了。緩解中美貿易不平衡,不是要中國減少出口,而是中國擴大進口美國貨品。從這些事實看,中國在這場角力守住了基本原則,不但沒有丟分,反而是得分。或者說,以增加進口美國貨品守住對美國的巨額出口。至於中國也加大服務業的准入及承諾更嚴格保護知識產權,其實也是中國努力的方向,尤其是知識產權保護問題可以倒逼中國進步。
 
但是,美國的鷹派覺得得之不多,又再漫天要價。然而,美國的務實派則清楚,中美經濟的互補性是客觀存在,美國需要“中國製造”,就算是封殺“中興”他也知道美國的晶片和通訊器材公司少了幾百億美元的生意,而實際上大量在華投資的美國企業包括特朗普家族都明白中美貿易戰兩敗俱傷。尤其是,特朗普的女兒伊萬卡剛剛在中國註冊了十多個商標。筆者相信,中美經貿的互補結構,最終迫使發難者及時收手。而這一波角力下來,中美經貿關係不是疏遠了反而是更緊密了,中美這一個壓艙石更加重實了。
 

特金會可能成果分析

 
那麼,在朝核這一軌又怎樣看特朗普的反覆?相信,朝美都願意有這一個歷史場合和歷史事件。只要雙方目前的口頭承諾不會改變,特朗普和金正恩會有歷史的一握。 
 
客觀判斷“特金會”的可能成果:第一, 促成簽署朝鮮半島“和平協議”。這就不但是朝美兩方,也不是朝韓美三方,而應該加上中方的四方。因為,1953年的朝鮮戰爭停戰協議是由中國志願軍司令彭德懷,朝鮮人民軍司令金日成和美軍司令簽署,韓軍李承晚沒簽。自然,簽署這一宣言應包括朝鮮棄核及美國給予安全保證。至於朝美是否建交,則是兩國的事情。筆者相信,中國是樂見有這一紙宣言。應該說,正在發生的半島局勢緩和的變化,實際離不開中方提出的“積累互信、相向而行,在推進無核化進程中要均衡解決各方關切包括朝方正當安全關切”;還要“雙暫停”:朝鮮暫停核導活動,美韓暫停大規模軍演和“雙軌並行”:無核化和建立和平機制兩條軌道並行。北京的建議平衡了朝美以及韓國各方的關切和利益,是切實可行的。相信,只要偏離這些原則,朝美峰會及無核化進程就會受阻。
 
“棄核是分階段”,朝韓都接受這一原則。金正恩和文在寅的“板門店宣言”宣示:和平,新的開始,而且和平是首要的,棄核則放在了第四條。至於特朗普,則要考慮很多。他會想,這是否與美國鷹派的“先棄核後補償”的利比亞模式相左,又重複過去“談判,協議,撕毀,再談判”的循環。但是,這一成果,對於特朗普也應該有極大的誘惑,是可以令其歷史留名,是將二戰劃上最後一個句號。其貢獻將超越一般的諾貝爾和平獎。
 
第二,“特金會”只發表一般的共同聲明,只是表示朝美雙方都有意願繼續推進朝鮮半島無核化,雙方都希望對方給予具體的承諾。例如,美方曾要求朝方“實現永久、可驗證、不可逆的無核化”的具體措施,最好是“一次性”的,如同白宮新的鷹派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主張那樣,美國直接把軍艦開到朝鮮,朝鮮直接把所有導彈、核武器和核材料往上一放,美國運走,然後再談其他的,比如安全保障及經濟援助等事項。但是,朝方不同意,金正恩的“分階段及同步”原則,應該是設想朝鮮棄核分為幾個階段,朝方做某些事情,美方相應作出回報。例如,朝方現在已經做了“停核”:停止核試和洲際導彈試驗,並封閉豐溪裏核試驗場。那麼,美方應該有什麼實際行動回應,而不是“動嘴不動手”。也許,正是美國方面在是“一次性”還是“分階段”舉棋不定,而拖延了一段時間。
 

棄核前景關乎四國利益

 
那麼,到底朝鮮棄核最終前景如何呢?筆者認為,根本上還要從朝美韓中四方在這一進程中的實際利益得失去觀察。
 
首先看平壤,應該說,發展核武和導彈並不是金家父子的終極目標,根本上朝鮮政權需要的是安全保證基礎上的和平發展。值得一提的是,當下金正恩的“棄核”與當年其父金正日“棄核”有着本質的不一樣。當年金正日還“無核武”,金正恩宣佈完成了核武大業。在他七年任內,進行了四次核試驗。有“核武”的棄核,史無前例,所以要金正恩棄核是極不容易的。但是,另一方面,極端的國際孤立和制裁也令其急於擺脫,也只有棄核朝鮮也才可能發展經濟。因此才有他主動提出朝韓和朝美峰會,問題是棄核與安全保證不可能一蹴而就。
 
中國和韓國一樣,都迫切需要半島無核及和平。韓國的立場可能更接近中國而不是美國。韓國文在寅是堅決反對用戰爭手段來達到朝棄核的目的。而中國同樣將半島不“生戰生亂”放在重要的位置。
 
因此,球其實在特朗普手上,他若有志朝鮮半島無核並擺脫美國精英的通常意識:“一個不穩定的朝鮮半島,有利美國軍隊部署以保持美國在亞太的影響力,同時牽制中國也制約日本,符合美國的最大利益”,那麼,他應該有大作為。問題是,如美國評論所說,他的團隊是“精神分裂”的團隊:五角大樓每天都在制定全方位遏制中國的計劃,甚至為局部熱戰做準備。而美國的商務部,則每天都在努力制定規劃和政策,為增加對華貿易絞盡腦汁。所以,特朗普的抉擇可能是一念之間。
 
至於北京,頭腦是清醒的,對策是務實的。特朗普團隊所有對華的牌都盡收眼底,知道一個崛起的大國與守成大國難免摩擦與衝突。所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再重申“建設不對抗的新型大國關係,避免修昔底德陷阱”的理念,北京對自己有自信,和中美關係也有自信。
 
(作者是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香港資深傳媒人)

(責編:沈雨青)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2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