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論中朝三次“習金會”的重大意義
The significance of three meetings between Xi Jinping and Kim Jun-un
潘錫堂 [第3421期 2018-06-29發表]
朝鮮領導人金正恩於6月19日三度訪問中國大陸,說明在新加坡舉行的“特金會”情形,受到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熱誠歡迎。習近平在與金正恩的會談中高度肯定“特金會”的歷史性會晤,就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建立半島持久和平機制達成原則共識、取得積極成果;希望朝美雙方落實好此項會晤成果,中方將一如既往發揮建設性作用;習近平也向金正恩提出三個“不會變”,包括對朝鮮的支持不會變,鞏固發展中朝關係的立場不會變,也支持朝鮮將重心轉向經濟建設。
 
金正恩表示,朝美峰會取得符合各方利益與國際社會期待的積極成果,如果雙方能一步步紮實落實此項會晤共識,朝鮮半島無核化將打開新的重大局面;朝鮮感謝中方在推動半島無核化、維護半島和平穩定上發揮的重要作用。
 

“特金會”舉世矚目

 
6月12日舉行的“特金會”舉世矚目,雙方簽署的四項共同協議中,朝鮮承諾邁向朝鮮半島非核化來努力,尤為關鍵;美方已答應暫停在朝鮮半島的聯合軍演。首次的“特金會”能取得如此的成果,已屬難能可貴。雖然有人質疑往昔朝鮮廢核“信用”不佳,然而此回金正恩已堅定地表態要走非核路線,用以啟動經濟改革並發展民生經濟,應具相當的正當性與說服力。平實而論,由於美、朝均對廢核的落實及安全的確保各懷疑慮,因此朝鮮之廢核朝着“逐步規劃及分階段推進”,才具有其可行性。特朗普在會晤完金正恩後對外暗示,美方也同意分階段進行,美朝雙方將在後續的特金二會、三會中及雙方高官透過談判商討具體事項。這也意味着,只要廢核進展順利,美方將主張撤銷對朝鮮的經濟制裁,並邀朝鮮及中國大陸共同簽署和平協議,正式宣告朝鮮半島戰爭的結束。可見前兩次的“習金會”已讓東北亞擺脫去年的緊張局勢,取得相當的和平與穩定;若未來能以和平解決方案落實朝鮮的棄核,當然是各方樂見其成的共贏結局。
 
誠如金正恩所言,朝鮮感謝中方在推動半島無核化及維護半島和平穩定上發揮的重要作用;習近平也坦言,中方將一如既往發揮建設性的作用。由此可見,金正恩在短短的百日內訪問大陸3次並會晤習近平,深具多面向的戰略考量及其深層意涵。
 

“習金會”的戰略考量

 
溯自金正恩上台6年多以來,中朝的關係很難稱得上良好密切。大陸除了對朝鮮議題“冷處理”,也經常嚴格執行聯合國對朝鮮的經濟制裁政策。然而,究竟是什麼原因促成首次的“習金會”呢?整體看來,中朝雙方關係表面上很緊張,事實上並不盡然。儘管去年11月19日金正恩拒絕接見習近平的特使宋濤,但金正恩在首次“習金會”前好幾個月已開始鋪墊有利於見習近平的條件與氛圍,諸如:去年9月3日第6次核武試爆後迄今未再試爆,去年密集試射導彈16次,而大陸舉行中共十九大的10月份前後,也停止導彈試射3個月,直到11月28日再試射一次後也全停;尤其首次“習金會”之前,金正恩已停止核試爆半年。
 
▲6月20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會見朝鮮勞動黨委員長、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恩。習近平總書記夫人彭麗媛、金正恩委員長夫人李雪主參加會見。 (新華社圖片)  
 
正因如此,儘管大陸新華社報道,金正恩係應習近平之邀於3月26日至27日首次訪問北京,然而依金正恩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歡迎會上之表態,研判應該是金正恩先有訪問北京求見習近平的想法,而習近平也正好藉由邀訪金正恩來體現大陸仍對朝核問題及半島和平穩定深具關鍵性的影響作用,因此促成了北京的首次“習金會”。
 
尤其,金正恩選在“文金會”與“特金會”前兩度出訪大陸會見習近平,實乃基於如下戰略考量:第一,爭取中國大陸的認可與支持,當可倍增朝鮮在“特金會”的談判籌碼:金正恩上台後,朝鮮便不再對大陸採取“一邊倒”的外交政策,較早前透過韓國文在寅的穿梭外交,雖促成舉行“特金會”的共識,然而金正恩當然深知特朗普比他還更善變,因此金正恩必須先徵詢請教習近平才會放心去跟特朗普談判,尤其藉由兩度“習金會”迅速與傳統盟邦中國大陸修補並強化關係,當可拉攏大陸當其奧援,以因應特朗普在決定舉行“特金會”時即更換強硬派外交與國安要角上場並擺出高姿態,除了可避免在談判時遭到美方所“宰割”或“出賣”,亦期盼能藉由“大陸因素”厚植其談判籌碼並尋求其利益之最大化。
 
尤有進者,金正恩在北京首次會見習近平時強調,“按照金日成與金正日的遺訓,致力於實現半島無核化”,是朝鮮始終不變的立場;金正恩還指出,朝鮮決心將北南關係轉變為和解合作關係,舉行北南首腦會晤,也願意與美方對話,舉行朝美首腦會晤,“如果韓國和美國以善意回應朝鮮的努力,營造和平穩定的氛圍,為實現和平採取階段性、同步的措施,半島無核化問題就能夠得到解決。”朝鮮也希望與中方加強戰略溝通,共同維護協商對話的勢頭與半島的和平穩定。由此可見,金正恩透過首次“習金會”向習近平明確表達願意“非核化”與追求朝鮮半島的和平穩定之誠意,並且樂意透過“文金會”及“特金會”來逐步達成,期盼大陸能給予支持與背書,用以提供與確保朝鮮追求“無核化”與半島和平後之安全保障。顯然金正恩把推動“非核化”與和平之功勞獻給了習近平,但想從中方之支持及提供“安全保障”背書獲得“裏子”。
 
至於金正恩三度赴大陸會見習近平的另一個戰略考量,則是立足於透過大陸向美方及聯合國安理會尋求減緩對朝鮮經貿制裁的壓力,甚至更要爭取大陸的援助,以緩和其內部龐大的經濟壓力,並且向大陸的經濟改革借鏡取經。由於特朗普一方面對朝鮮進行軍事施壓,另一方面也透過聯合國安理會之決議,對朝鮮進行最嚴厲的經貿制裁,更迫使大陸不得不遵守並執行對朝鮮經貿制裁之決議,使得朝鮮的經濟苦不堪言;金正恩三度訪問習近平,不乏具有對大陸示好“求援”的意味,擺出尊習之低姿態,意圖喚起中朝往昔血盟關係,期盼透過修補雙方關係爭取能獲得最企盼的經貿援助。
 

中方在朝核問題

扮演重要角色

 
總體看來,共三次的“習金會”,其意涵如何?又發揮了什麼作用與影響?
 
首先是,首次的“習金會”扭轉了華府在美中朝三角關係中的主導地位,使得金正恩擁有更多有利的籌碼來跟特朗普周旋,但同時也造成特朗普必須尋求在美中關係的很多面向上來跟習近平改善關係,習近平才會樂意積極出力約束金正恩的行為,這麼一來,特朗普就不可毫無顧忌地對大陸發動大規模的貿易戰,即使特朗普頻打“台灣牌”想提升美台關係來制衡大陸,也將淪為虎頭蛇尾、名不符實。
 
其次是,朝鮮意圖在“特金會”之前,藉由前兩次“習金會”來恢復中朝關係,爭取大陸當奧援,用以厚植在“特金會”對美談判之政治籌碼。金正恩要和特朗普談判鬆緩經貿制裁,甚至簽署終戰協定,並確保金正恩政權的安全保障,均須大陸的大力支持。換言之,金正恩雖在前兩次“習金會”主動釋出“無核化”主張,但若要朝鮮完全棄核,先決條件即必須確保金正恩政權之合法存續及安全保障,而提供這承諾的不能只片面來自美方,勢必也需要獲得大陸的背書,此為朝核問題是否能獲得根本解決的關鍵。
 
正因如此,金正恩首次在北京主動倡議“無核化”後,如何具體落實,均涉及“無核路徑圖”如何浮上枱面透過具體談判來實現與查證的問題。合理的研判是,前兩次“習金會”應該已初步觸及如何解決朝核問題的細節及意見溝通,同時習近平應也已對金正恩要求的確保平壤政權的安全無虞,提供了一定的承諾,俾使金正恩放心且有信心地跟美方舉行“特金會”。
 
尤有進者,5月7日至8日在大連舉行的第二次“習金會”,習近平與金正恩也討論了“停止敵對軍事行動”的問題,習近平建議金正恩在“特金會”時提出此一要求,後來特朗普在“特金會”後記者會也坦承,美方願主動停止美韓聯合軍事演習,顯示習近平提出之可行性建議發揮了效用,搭配金正恩已承諾的停止核試驗,可見美朝相互釋出善意,有助於各方朝着朝鮮半島無核化的目標逐步推進。而從金正恩三度訪問大陸會晤習近平,在在體現大陸對朝核問題及半島的和平穩定的確產生了積極重大的影響力。如今特朗普也終於採納了大陸的正面之可行性倡議,邁向美、日、韓均曾明確拒絕的“雙暫停”(朝鮮停止核試、美國與韓國停止聯合軍事演習)之路。
 
總之,習近平透過三次“習金會”向世人彰顯中方一直在朝核問題上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下一階段,大陸仍將堅持“雙軌並進制”,即半島無核化目標及建構和平機制,而且大陸同時也會籲請聯合國安理會及相關各國盡速解除對朝鮮的各項制裁,用以鼓舞與激勵金正恩逐步推進與落實其非核化目標。誠如特朗普在與金正恩所簽署的協議中之承諾,將努力邁向美朝“新關係”,隱喻不排除將與朝鮮建交,這些正向之發展,均是金正恩所殷切期盼的。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