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區域聚焦 > 正文
從順德設產業保護區看粵製造強省戰略
The establishment of industrial protection area of Shunde shows the strategy of the powerful manufacturing Guangdong province
劉江華 [第3390期 2017-04-11發表]
 
隨着珠三角軌道交通系統的逐漸成形和廣州地鐵系統向佛山、中山等周邊地區的延伸,順德這一聞名全國的製造業基地,快速地與廣州這個特大都市融成一片,由此帶來的一個顯著變化就是房地產市場日益被看好。誘人的地產開發前景,對地產商產生了巨大的吸引力。面對這一態勢,順德人又一次敢為人先,未雨綢繆地出台了設立產業保護區的戰略措施。
 
所謂產業保護區,就是在本區域內規劃出一定面積的地塊,專門用於發展先進製造業和其他新興產業,以防止房地產開發蠶食先進製造業和其他新興產業的發展空間。納入產業保護區的土地,原則上不能更改土地用途。如因為公共設施建設產生用地需求,也必須經過嚴格的程序審批。
 
▲日新月異的順德城市新貌
 

設立產業保護區具戰略性意義

 
從區域可持續發展的視角看,順德設立產業保護區的舉措,具有普遍的戰略性意義。
 
設立產業保護區,在國民經濟結構中保持必要比例的先進製造業,可以有效防止產業空心化。產業空心化是指在一個區域內,由於製造業的全面衰退而引起的產業失調、國民經濟基礎削弱的現象。這種現象在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都有不少的先例。雖然,在產業演進規律的推動下,服務業超越製造業而成為主體產業是一種趨勢,但事實證明,完全放棄製造業,最終會傷害一個國家或地區的產業基礎,服務業的發展也會成為無本之木,無源之水。新加坡、美國芝加哥、休斯敦等城市,多年來經濟保持平穩增長,就是因為這些城市始終注重先進製造業的發展,因而給經濟發展注入了基本動力。德國之所以在經濟危機中成為歐盟的中流砥柱,也是因為德國始終以製造業作為立國之本。相反,一些南美、中東國家在世界經濟危機中發生經濟局勢劇烈動盪,根源在於這些國家的製造業基礎薄弱。
 
設立產業保護區,在國民經濟結構中保持必要比例的先進製造業,可以有效增強經濟的持續競爭力。無論是一個國家還是一個地區,其最終的競爭力還是體現在先進製造業上。近代以來,世界各強國發展的歷史表明,一個國家和地區,製造業興則國運興,製造業衰則國運衰。曾經有“日不落帝國”稱號的大英帝國之崛起,靠的是雄霸全球的製造業。20世紀初,這個世界頭號帝國也是因為製造業的衰落,而被因製造業的崛起而崛起的美國所取代。即使是到了當今知識經濟時代,美國等發達國家,依然重視製造業的發展,大力推行“製造業回歸”。中國的天津、重慶、深圳等城市,在經濟下行的環境中,保持着較強的發展勢頭和競爭力,其基本的動力就是來自先進製造業的發展。即使是中國經濟的龍頭城市上海,也是長期堅持先進製造業與現代服務業“雙輪驅動”戰略。正在建設的上海臨港高端裝備製造產業區,被定位為上海21世紀的實力代表區。
 
設立產業保護區,在國民經濟結構中保持必要比例的先進製造業,可以為科技創新提供平台。世界科技創新的實踐證明,科技創新成果,絕大多數產生於製造業領域。一個國家與地區,如果在製造業領域沒有地位和話語權,那麼就等同於在科技創新領域喪失了地位和話語權。美國之所以能夠成為當今世界上的科技創新強國,就是因為美國在電子信息、生物工程、航空航天、軍工生產等製造業領域站在了當今世界的高端。深圳之所以能夠成為中國科技創新的代表城市,也是立足於電子信息等高新技術產業領域之上。
 
目前,中國正處於由工業化中級階段向高級階段轉型時期。製造強國已經成為中國的基本戰略。廣東也提出了由製造大省向製造強省轉變戰略。為了實現這一戰略目標,我們必須汲取世界各國產業發展的經驗與教訓,深化認識產業演進規律,推動先進製造業的做大做強。
 

正視問題推動產業發展

 
我們必須正確認識的第一個問題是三次產業結構。一般說來,隨着經濟社會發展,第三產業在整個產業結構中的比例會逐漸提高。如當今發達國家,這一比例達到了80%以上。但是,這種產業結構是建立在經濟高度發達,製造業也高度發達的基礎之上。這些國家都已經經歷和跨越了工業化的高級階段。如果一個國家和地區,特別是在一個大國,在工業化的過程沒有完成,經濟社會發展還尚未達到發達的現代化階段,就出現第三產業比例高企,第二產業比例退落,那就是一種虛假的產業結構高級化。因為這種結構比例的出現,是源於工業的過早衰落而出現的結果。如果我們對這種虛假的現象不予以警覺,就會使經濟發展陷入一種危險的境地。
 
廣東的工業雖然總量很大,但是從總體上看是大而不強。能夠體現一個地區製造業強大的高端裝備製造業,以及擁有核心技術的高新技術產業,還處於初級階段。如果廣東的產業發展不經過工業高級化階段的歷練,最終就會有可能落入“中等收入陷阱”。
 
我們必須正確認識的第二個問題就是產業發展的內在歷史邏輯問題。在廣東許多地區,都十分注重發展金融、會展等現代服務業,這原本無可厚非。但如果由此而認為,廣東工業的發展可有可無,那就錯了。縱觀世界各國產業發展的歷史,都是先有發達的製造業,以及由此帶來的龐大物資集聚,然後才有相應的商貿業和金融業等服務業的發展。發達的現代工業一定是現代服務業的先導和基礎。世界第一次博覽會之所以在倫敦舉行,就是因為當時的英國是世界製造中心。1980年代以來,中國香港現代服務業的興起,是因為其曾經也是一個世界聞名的製造基地,以及背靠快速工業化的中國大陸。
 
我們必須正確認識的第三個問題就是房地產業與工業發展的關係問題。這裏涉及到三個方面:一是工業發展的空間。由於巨大而快速的利益誘惑,有限的土地資源被以各種理由注入房地產業,工業發展的空間被無情擠壓。二是工業發展的成本。由於房地產業的火爆,高企的地價與房價,事實上從廠房價格和住房價格等方面造成了對工業的驅趕。三是工業發展的資金。由於房地產利潤的誘惑,必然吸引大量資本逃離工業領域而進入房地產業,這勢必造成工業投資的萎縮。因此,如何防止房地產的畸形發展造成對工業的傷害,也是一個必須高度重視的問題。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看到,順德設立產業保護區,是一項具有普遍性戰略意義的措施。留住製造業發展的空間,保證製造業發展資金的供給,控制製造業發展的成本,是廣東成功實施製造業強省戰略的必要選擇。
 
(作者為廣東亞太創新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研究員)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2017寶安產業發展博覽會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399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