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區域聚焦 > 正文
“一帶一路”拓展農業合作新空間
B&R expands the agricultural collaboration new fields
黃河瑉 [第3400期 2017-08-28發表]
中國有着悠久的農業對外交流歷史,古代絲綢之路曾為豐富沿線人民的生活,促進農業技術交流和農產品貿易發揮了重要作用。在當前“一帶一路”建設中,農業依然是對外合作交流的重要內容。我運用在中國農業大學及美國奧克拉荷馬州立大學學習的農業商務的一些知識,結合廣西面向東盟開放合作的農業商務淺談一些認識。
 
▲習近平總書記在廣西調研期間提出,廣西有條件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發揮更大作用。圖為習近平考察北海市鐵山港公用碼頭。(新華社圖片)  
 

一、面向東盟深化農業商務合作意義重大


據報道,2017年中央一號檔提出:“以‘一帶一路’沿線及周邊國家和地區為重點,支援農業企業開展跨國經營,建立境外生產基地和加工、倉儲物流設施,培育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大企業大集團。”廣西作為“一帶一路”有機銜接的重要門戶,與東盟國家海陸相鄰,往來密切,合作緊密,必須主動融入“一帶一路”建設。在“一帶一路”背景下,加強與東盟各國的農業產業對接,推進農業商務深度合作,促進優勢互補合作共贏,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一)有利於貫徹習近平總書記“一帶一路”的戰略思想。

今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一帶一路”建設高峰論壇大會上提出,“一帶一路”倡議順應時代潮流,適應發展規律,符合各國人民利益,具有廣闊前景。我們要乘勢而上、順勢而為,推動“一帶一路”建設行穩致遠,邁向更加美好的未來。同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廣西調研期間提出,廣西有條件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發揮更大作用。要立足獨特區位,釋放“海”的潛力,激發“江”的活力,做足“邊”的文章,全力實施開放帶動戰略,推進關鍵項目落地,夯實提升中國-東盟開放平台,構建全方位開放發展新格局。近年來,廣西正在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給廣西的“三個新定位”:廣西是面向東盟開放合作的國際大通道,是“一帶一路”有機銜接的重要門戶,是東南西南發展的新的戰略支點。習近平總書記還指出,廣西農業資源優勢,要大力發展特色農業和現代農業。所以,廣西深化農業商務合作,特別是東盟國家深化農業商務合作,對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一帶一路”的戰略思路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

(二)有利於外交政策的落實。

進入新世紀以來,糧食安全與農業可持續發展成為全球議題與外交新常態。近年來,全球重要的政治峰會如聯合國、G20等都把農業發展作為重要議題,在國際規則方面WTO、《自願原則》《投資準則》、以負面清單為核心的投資雙邊協定等都針對農業國際合作進行了大量的討論,在國際政治的舞台上,農業合作越來越成為多雙邊關係中的外交主題。“一帶一路”國家多為次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農業是大部分國家的產出與收入的主體構成,開展農業商務合作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共同訴求。深化面向東盟的農業商務合作,已成為中國與東盟國家地緣政治中極其重要的議題,必將進一步促進中國與東盟國家的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推動“一帶一路”建設加快發展。

(三)有利於促進資源要素的互補。中國地域遼闊,農業文明歷史悠久,積累了在各種氣候條件下的從事種植、養殖的先進技術。而東盟國家農業基礎設施相對薄弱,技術和生產方式相對落後,但是農業資源豐富,開發潛力巨大。在“一帶一路”建設背景下,深化與東盟國家農業商務合作,可以利用東盟國家農業發展潛力空間,促進中國與東盟國家資源、市場、科技等各種要素的互補,在農產品貿易上擁有共同的利益,而且可以通過加強農業生產技術的合作來增強農產品的國際競爭力,符合各國的農業安全要求,實現互利共贏。

(四)有利於加快農業產業轉型升級。深化面向東盟的農業商務合作,統籌利用好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兩種資源,有利於推動中國優勢農業產能“走出去”,同時將東盟豐富的農產品“引進來”,形成優勢互補,有利於開拓東盟農業市場,加快與東盟國家在農機、農藥、種子、化肥等農業投入品領域開展國際產能合作,促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現農業產業轉型升級。

 
▲2015年廣西與東盟農產品貿易達1,800億元,東盟成為廣西最大的農產品出口市場。圖為廣西都安瑤族自治縣龍灣鄉群樂村,村民黃顯玉在看護葡萄。(新華社圖片)  
 

二、廣西與東盟國家開展農業商務合作現狀


廣西是中國唯一與東盟接壤的省區,是中國與東盟農業合作的主要省區。得益於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零關稅的實施以及便捷的物流通道,特別是隨着“一帶一路”的興起和發展,近年來,廣西與東盟雙邊投資規模越來越大,在農業生產、觀光農業、農產品加工、農產品貿易、農業電商等領域交流呈現“全面開花”態勢。產業合作深入推進,與馬來西亞、印尼、柬埔寨、泰國等國家共同建設了產業合作園區,正積極推進跨境經濟合作區建設。農產品進出口貿易快速發展,2015年廣西與東盟農產品貿易達1,800億元,東盟成為廣西最大的農產品出口市場。跨境電商、跨境物流體系逐步完善,向南打造了連通中國—中南半島經濟走廊的“三條黃金物流線路”及其升級版,往北拓展蘇滿歐、鄭新歐、渝新歐、中韓快線等保稅物流線路,憑祥浦寨邊貿市場成為中國對東盟進出口最大的新鮮水果交易市場,寧明愛店口岸中草藥市場是廣西連接越南乃至東盟最大的中草藥材邊貿市場,農業商務合作為廣西經濟增長提供了重要支撐。

隨着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建設的深入推進,廣西面向東盟農業商務合作也面臨一些挑戰。

(一)農業市場競爭激烈。農業組織化程度低,缺少農業龍頭企業,品質、工藝、規格、包裝標準不一,缺乏具有國際競爭力強的農業品牌,產品競爭力不強,難以有效對接到國際市場。這樣的情況在廣西是很典型的。2014年暑期,我參加共青團廣西區委組織的“一加一”大中學生基層培養計劃,擔任扶綏縣瀬濾村村委會主任助理及團支部第一書記。我所在的村,經濟來源主要依靠種植糖蔗,但其地勢崎嶇,耕地較少,又難以進行土地平整,因此生產效率低,人均收入低。不僅如此,在許多蔗區尚未通公路,運輸成本很高,沒有具備市場競爭的能力。同時,廣西與東盟氣候條件相似,雙方農產品生產結構、出口市場存在相似性,部分農產品出現趨同甚至雷同現象,但東盟的緯度更低於廣西,東盟的熱帶水果在品質上優於廣西,生產成本也低於廣西,導致雙方農產品貿易競爭關係越來越激烈,廣西的農產品競爭處於被動的不利地位。

(二)農業合作多在起步。目前廣西與東盟國家的農業合作以農產品貿易為主,農業投資、技術輸出及服務貿易合作不多。不僅在東盟國家,在世界範圍內農業合作也尚處摸索階段。在美國學習期間,我參觀了幾個萬畝以上的家庭農場,也翻閱了許多農業書籍,除了個別大型農業集團的合資、合併外,並沒有看到跨國農業合作廣泛的開展。農產品進出口均以初級產品為主,產品附加值不高。口岸加工業規模較小,對進口農產品的深加工能力不足。同時,由於越南等東盟國家農業生產水準較低,中國農資、農產品,農機農具以及農技人員出入境手續較為複雜,影響了農業合作的進一步開展。此外,技術堡壘的實施對出口農產品的原產地證提出要求,而廣西大部分農業企業對原產地證的作用不夠了解、使用率較低,這些為廣西農產品出口帶來不小的阻礙。

(三)口岸基礎設施有待加強。以崇左市為例,全市一、二類口岸中,僅有友誼關口岸通高等級公路和鐵路,14個邊民互市點僅有7個能正常開展互市貿易,目前僅有兩個進境農產品指定口岸。口岸基礎設施不夠完善,特別是倉儲、冷鏈等設施建設嚴重滯後,不能適應快速增長的農產品貿易要求。企業報關、報檢仍分別申報或多次申報,口岸通關效率有待提高。

(四)物流運輸成本較高。農業物流對時間和空間都有非常高的要求,但目前東盟國家交通基礎設施普遍比較滯後,道路運輸成本和時間成本大,有些甚至比國內耗時、耗費多出3至4倍。同時,雖然中國—東盟貿易享受農產品的零關稅優惠,但在越南過境收費項目較多,抵銷了零關稅政策的優惠。再者,受越南關於汽車運輸協定的規定影響,目前中越貨運直通車已停運,改為口岸接駁,增加了企業成本。

 
▲廣西與東盟雙邊投資規模越來越大,在農業生產、觀光農業、農產品加工、農產品貿易、農業電商等領域交流呈現“全面開花”態勢。圖為動車行駛在廣西賓陽縣的田野上。(新華社圖片)  

三、面向東盟深化農業商務合作的幾個途徑


國以民為本,民以食為天。古往今來,發展農業都是治國安邦的首善大舉,特別是在“一帶一路”建設的背景下,我們必須充分發揮自身優勢,深化與東盟國家農業商務合作,積極參與日益激烈的國內外競爭,這既是時代所需,也是大勢所趨,更是潮流所向。

(一)健全國內支持政策體系,強化農業商務合作新保障。針對農產品市場在東盟市場上所面臨的各類潛在威脅,研究制訂相關政策措施,加大政府扶持力度。比如,完善進口預警、原產地保護等機制,為農業企業提供反欺詐、反不正當競爭保護的支援,確保原產地產品在貿易通關和關稅等方面所享受的優惠。完善政策保障體系,發揮農業補貼政策效能,調動農民生產積極性,擴大生產規模,提高機械化程度,保障農產品的產品品質。完善資金投入機制,吸引社會資金投入農業領域,同時建立貸款擔保機制,為優勢農產品產業化建設和農產品銷售管道的拓展提供必要資金支持。

配額作為調節和控制供求關係的重要政策已經在國際貿易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中國對農產品進口有嚴格的配額政策。中國面向東盟的農產品貿易主要是熱帶糧食作物。雖很少因為貿易配額受到東盟國家的批評,但不排除未來在中國對東盟國家貿易順差擴大的情況下,產生新的貿易爭端。我們可利用一些中國在國際貿易自由化的趨勢下,就配額以及關稅等其他政策與貿易國博弈的例子進行借鑒。中國是美國農業生產的第二大進口國,主要包括玉米和大豆;但在一些穀物上,中國對進口保持着嚴格的限制。2014年,小麥進口配額上限為960萬噸,這是基於各國在世貿組織的協定設定的。然而,2014年中國進口小麥的實際數量為297萬噸。而中國所進口的小麥有一半來自美國。這意味着,如果中國的進口配額得到充分利用,美國的小麥出口將增加330萬噸。因為中國沒有履行進口小麥的義務,美國在WTO對中國的政策提出了挑戰。在“一帶一路”不斷發展的新時期,廣西與東盟國家和農業商務課進一步研究和借鑒中國對美國的政策。科學實行嚴格的配額政策,適當進口一些糧食作物,包括小麥、大米、玉米等,以減少國內浪費土地資源,減輕農民壓力,提高經濟效益,同時以保證國內兩室的價格平穩。

(二)全力實施開放帶動戰略,拓展農業商務合作新空間。廣西與東盟國家山水相連,在推進面向東盟的農業商務合作中具有深厚基礎和先天優勢。要推動國家賦予廣西開放合作各項優惠政策落到實處,進一步發揮開發開放試驗區、國檢試驗區、綜合保稅區等政策集成效應,着力構建全方位開放新格局。繼續推進口岸升格和擴大開放,加快推進“兩國一檢”“屬地申報、口岸驗放” 等措施,進一步減化通關手續,加快農產品進出口通關效率。加快農業“走出去”步伐,支援甘蔗、水果種植等項目合作,擴大柑橙、食用菌、蔬菜等南亞熱帶農產品出口,打造形成外向型拳頭優勢產業。同時爭取亞投行、絲路基金等資金支持。要加快邊境地區人民幣結算步伐。近年來中國人民銀行在廣西萍鄉進行人民幣結算試點,使中越便民農業合作拓寬了投資管道,要進一步推進。對“走出去”農業企業給予支持,搶佔東盟市場制高點。積極開拓差別化經營,做到優勢互補、互通有無,避免開放市場帶來的利益衝突與惡性競爭,從根本上縮小中國的貿易逆差額,推動雙方農產品貿易健康穩定有序發展。

(三)着力提高農產品品質,提升農業商務合作競爭力。加快建立健全農產品品質安全監督體系,提高農產品品質安全檢測標準,以確保廣西農產品的高品質。引導企業增強產品品質意識,加大農產品生產流程的監測力度,使農產品生產全過程實現公開化、透明化,以消除進口國消費者的疑慮。大力培育發展農業經營主體,加快推進農業產業化進程,引進和培育一批技術含量高、綜合實力強的農業龍頭企業,提高規模化生產能力和水準,提高農產品深加工、精加工技術及包裝品質的改善,延長產業鏈條,實現種養加、產供銷、貿工農一體化生產,提高農業綜合效益,打造成為參與國內外市場競爭的中堅力量。

(四)大力發展商貿物流,拓寬農業商務合作新管道。充分發揮區位優勢突出、交通高效便捷、口岸資源富集等優勢,加快發展現代商貿物流業,為農業走向東盟創造良好條件。要完善中國—東盟農產品物流體系,建設大型的農產品物流園區,推進農產品國際物流服務中心建設,完善農產品流通體系各環節中的各項配套設施,培育發展保稅物流、冷鏈物流等新業態。加速商貿物流業與現代農業融合發展,加快轉變廣西農產品物流服務滯後的局面,促進中國—東盟的農產品貿易走向大規模、現代化的批發配送方式。深入實施“互聯網+”現代農業模式,加快發展跨境電子商務,探索搭建電商產業園,促進資訊化與農業現代化的有效對接,提升農業發展資訊化水準。加強與東盟國家互聯互通建設,推進跨境通道建設,全面打通與越南連接的神經末梢,為開展農業商務合作鋪設坦途大道。加強口岸以及邊民互市點基礎設施建設,進一步提高通關效率,營造通關便利化環境。

(五)強化科技創新驅動,打造農業商務合作新支撐。隨着經濟發展和科技進步,各國對農產品的品質、安全係數以及產品種類的多樣性也將提出更嚴格的要求,必須堅持科技創新驅動,強化農業科技運用,加快推動農業發展由粗放式的生產經營轉到品質和效益並重的可持續軌道上來。加快現代特色農業(核心)示範區建設,拓展農業文化、休閒、旅遊、養生等功能,打造成為農業創新基地、農業科普基地、農業觀光基地、對開合作基地,促進現代農業產業集群發展。加快農業科技創新,強化農業企業創新主體地位,與高水準科研院所建立長期合作關係,建立一批農作物良種繁育、試種、示範基地。強化農業人才隊伍建設,政府應有計劃、有目的地在高校開設對外農業經濟等相關專業,增加農業貿易人才的儲備;積極培養和引進高端農業技術人才,組織開展對優勢特色產業生產、加工、保險等技術攻關,提高技術集成配套水準和推廣應用能力。加大農業科技交流合作,加強與東盟國家在農業機構、涉農企業等方面的農業科技交流合作,共同推進農業科技創新。在實行農業生產技術“走出去”的同時,積極“引進來”,向東盟國家引進成熟的農業種植技術,為廣西農業發展提供良好的技術支援。

(六)深化農業農村改革,釋放農業商務合作新活力。堅持不懈推進農業農村體制機制創新,着力破除城鄉二元結構體制障礙,激發廣大農民創新創業活力,釋放農業農村發展新活力。深化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優化農業產業體系、生產體系、經營體系,提高土地產出率、資源利用率、勞動生產率。大力推進農業標準化、品牌化生產,深入實施特色農業“一縣一品”工程,加快打造區域品牌、企業品牌、產品品牌“新三品”,開拓高附加值、高技術含量的產品參與國際競爭。深化農村土地改革,加快推進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確權登記頒證工作,加快實施土地流轉和“小塊並大塊”耕地整治,發展適度規模經營。

(作者為中國農業大學及美國奧克拉荷馬州立大學農業商務專業學員)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