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區域聚焦 > 正文
大灣區西岸實力崛起之路
The past for the west coast of the Greater Bay Area is rising
劉江華 [第3415期 2018-04-09發表]
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規劃作為國家戰略即將出台。今年3月7日,習近平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廣東代表團審議時提出,“要抓住建設粵港澳大灣區重大機遇,攜手港澳加快推進相關工作,打造國際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還特別指出,“這個大灣區搞起來,不得了!”因此,如何將大灣區搞起來,建設好,是擺在粵港澳三地面前一項具有世紀意義的重任。
 

▲交通基礎設施建設,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重要載體和主要內容。作為粵港澳大灣區腹地的廣東,近年來不斷加快交通基礎設施建設,持續提升綜合運輸服務水平,粵港澳大灣區對外交通運輸網絡逐步形成。目前,粵港澳大灣區海陸空對外通道已基本成網,客運、貨運總量佔全國比重均超過35%,有條件形成功能完備、及時可靠、通關便利、流轉順暢、經濟高效、海陸空並進的聯通“一帶一路”的門户和樞紐。圖為港珠澳大橋上的“中國結”造型橋塔。(新華社圖片)  
 

平衡發展有重要意義

 
觀察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現狀,存在的一個最基本的事實就是灣區兩岸發展的不平衡—東強西弱。從表1我們可以看到,在能夠代表全灣區經濟實力的主要指標中,77%的地區生產總值(GDP)、81%的一般地方財政預算收入、91%的進出口總值、87%金融機構本外幣存款餘額和67%工業增加值,集中在灣區東岸五市,即廣州、深圳、東莞、惠州和香港。而珠海、佛山、肇慶、江門、中山和澳門等西岸六市,除了工業增加值佔全灣區的1/3外,其他指標的佔比都很低。特別是進出口總額和金融機構本外幣存款餘額兩個指標,只佔全灣區的10%左右。此外,大灣區絕大部分航空客流量、鐵路客運量和港口輸送量,都是集中於灣區東岸。如果進一步將實際上處於“A”字型灣區頂端的佛山這一廣東第三大城市獨立於東西兩岸之外,則灣區西岸的總體實力將更加弱小。
 
這種發展不平衡的格局,將影響大灣區整體實力和對周邊輻射力的提升。當今世界著名灣區,都是以整體高水準發展的形態出現的。如東京灣區,是以東京都為基點,沿灣區形成了京濱、京葉兩條實力雄厚的產業帶和一個港口群落。正是這一環灣區產業帶和東京都的金融、文化等現代服務業實力,使東京灣區產生了相當全日本1/3的經濟總量。紐約灣的東北部,是製造業、軍工業和金融業都很發達的康涅狄格州。位於紐約灣西南部的新澤西州,是美國最為著名的高科技製造中心,也是美國第一大醫藥製造基地。正是康涅狄格州和新澤西州的產業實力和紐約的金融文化實力,共同形成了紐約灣這一世界經濟之都。從這一點看,粵港澳大灣區要建設成為世界第一大灣區,就必須使灣區西岸如東岸一樣實力崛起,將灣區西岸做大做強。
 
建設粵港澳大灣區的目標,意義不僅僅在於灣區本身,而是通過灣區建設帶動廣東全省和泛珠三角地區的發展。在灣區西岸的背後,是包括陽江、茂名、湛江和雲浮在內的廣闊的粵西地區,以及更遠一些的海南、廣西兩省區。灣區西岸的實力崛起,對帶動這一區域的發展,有重要的意義。
 

灣區東岸崛起之路

 
在探討灣區西岸崛起的路徑之前,我們首先看看灣區東岸是如何崛起的。客觀地說,較之西岸,東岸的崛起,主要取決於三大因素,即香港因素、交通設施因素和戰略正確因素。首先是香港大都市帶動因素。香港與灣區東岸地區陸地相連,人文相通,短短四十年內,在灣區東岸的平常漁村和農業地帶造就了深圳和東莞兩座特大城市。今天,僅是深圳的經濟總量,就已經快要趕上整個西岸六市的總和。1980年,中國在珠江口的東西岸同時設置兩個特區—深圳和珠海,到三十多年後的今天,深圳的綜合實力已經接近等於十個珠海。造成這一發展差距的主要因素,就是香港大都市帶動效應。緊鄰珠海的澳門,雖然也是一個國際化城市,但同時又是一個微型經濟體,其主要產業是博彩和旅遊業,其輻射帶動力無法與香港相比較。中國實行改革開放政策以後,香港對西岸地區的發展,也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相對而言,由於香港與灣區西岸之間,存在珠江入海口洋面的阻隔,其經濟輻射能量的傳遞就大受影響。
 
 
其次是東岸交通便捷因素。東岸地區,由於歷史的原因,灣區的鐵路、航空、港口、公路設施,大部分都集中在東岸地區。改革開放之初,就有了京廣九鐵路、廣州白雲機場和香港機場、廣州港和香港港。內地與香港早已有鐵路相連,加上很快又修通了連接香港、深圳、東莞和廣州的廣深高速,使海外通過香港與東岸地區的聯繫就比較方便快捷,吸引了眾多的外部資源進入東岸地區,使這一地區獲得了飛速發展。而此時的西岸地區,遍佈的河網上橋樑極其稀缺,公路連接基本靠渡船擺渡,交通極為不便。
 
這裏需要特別指出的是,正是因為改革開放之初灣區東西岸交通條件的差別,使得廣州這一華南地區的最大都市對灣區東西岸的輻射帶動產生了不同效果。東岸便利的交通條件,使得廣州在人才資源、市場資源,以及各種生產性服務資源的優勢,在深圳特區和東莞市的崛起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而在西岸地區,廣州的輻射作用除了對佛山有比較明顯的作用之外,其他地區則由於交通條件的限制,作用明顯小於東岸地區。
 
其三就是戰略正確因素。首先是東岸地區的廣州、深圳、東莞、惠州,始終堅持了工業立市、製造強市戰略。製造業的大發展,特別是高新科技產業的大發展,聚集了大批的科技人才,吸引了來自全國各地的青年勞動力,帶動了本土服務業的發展。其次是東岸地區的創新發展戰略。製造業的大發展,為科技創新打造了一個堅實的平台。以深圳、廣州為代表,這一區域自覺地將創新放在關鍵戰略位置,使得灣區東岸區域獲得了長久不息的發展動力。
 

灣區西岸如何發展?

 
大都市帶動、交通便利、戰略正確,是灣區東岸高速崛起、迅速強大的主要因素。雖然灣區西岸經過改革開放四十年的發展,也獲得了巨大發展成就,也產生了像佛山、中山、珠海這些明星城市。但如上所述,和東岸比較起來,在整體上仍然呈現東強西弱的態勢。要建設一個世界一流灣區,必須改變這一兩岸發展不平衡狀態。這裏根據今天西岸的發展基礎和資源條件,結合東岸發展的實踐,參照國際大灣區發展的經驗,給出如下建議:
 
第一,加快完善灣區西岸的綜合交通體系。如上所述,東岸的崛起,得益於交通的便利。世界各大經濟中心的形成,也都取決於優越的交通條件。今天西岸的交通,基本已形成網絡狀體系。東西岸之間也已經建成或即將建設若干通道,包括已建成的虎門大橋、港珠澳大橋,以及已經規劃建設的深中大橋、虎門二橋。但完善的西部綜合交通體系建設還必須加快推進如下幾方面的進展。一是加快灣區地鐵系統的互聯互通建設。由於地鐵系統的網絡型方便效應,對於城市之間的交往,比之其他交通工具更具吸引力。目前,以廣州為中心,地鐵已經連接佛山。迫切需要加快向東莞和深圳方向延伸。向西岸方向,要加快向已經佈局廣州地鐵18號線向中山延伸。一旦這些線路聯通,整個灣區通達的便利性就會大幅提升。二是研究制訂港珠澳大橋連接深圳的方案。由於種種客觀原因,港珠澳大橋的採取了單Y線路設計,使得珠海與深圳的連接需要經過香港地界。除了建設特定的香港屯門至赤鱲角的連接線外,可以考慮創新通關機制,盡最大努力提高經過香港海關的快捷性,使深圳與珠海間利用港珠澳大橋的交往更加便利。三是推進灣區間機場、港口的戰略聯盟。目前,灣區內的機場群和港口群還處在各自為戰狀態,這樣,不僅不能發揮整體合作效應,還在一定程度上存在不良競爭。因此,需要加強相互之間的聯盟,包括組建集團、相互參股、簽訂合作協定等。
 
第二,推進灣區之間的同城化進程。所謂同城化就是消除因為行政區劃的不同所造成的各城市之間的市場分割和交往不便,建立高度統一的市場。廣州與佛山同城化進程的推進已有十多年的歷史,事實證明效果良好。因此,灣區西部城市之間,以及整個灣區城市之間,要在原先廣佛肇、珠中江、深莞惠三大經濟圈的基礎上,進一步推進同城化進程,要在交通、環保、就業、通信、醫療、教育、社會保障等方面,逐步實現對接,逐步按同城化規則處理。
 

▲圖為建設中的虎門二橋。(新華社圖片)  
 
第三,加快提升灣區西岸的人口密度。西岸的發展需要聚集人氣。目前,灣區70%的人口集中在東岸,而西岸卻佔據了全灣區57%的土地面積。在人口分佈上明顯地出現東密西疏。而在未來的發展中,大灣區將會集聚更多的人口,這是不可阻擋的人口遷移規律。因此,要採取措施將人口引往西岸。人口的集聚,一是要依託產業集聚,產業決定就業。二是要依託教育、醫療、生態、交通、城市管理等公共服務水準的提升。除此之外,一些政策措施,如學習上海臨港新城的高速公路免費通行政策等,也可以吸引各類人才到灣區西岸就業和居住。
 
第四,積極吸納灣區東岸的產業轉移和技術擴散。東岸產業發展現在出現兩大特徵,一是由於生產成本提高,部分產業開始向成本窪地地區轉移。二是東岸穗深港三個特大城市科技資源雄厚,創新成果外溢效應明顯。因此,西岸地區應該利用兩岸交通日益便利、省支持西岸建設先進裝備製造業產業帶政策明確的機遇,積極吸納灣區東岸的產業轉移和技術擴散。中山、珠海、佛山發展基礎相對較好,但土地資源相對緊缺,應偏重引進技術含量高、佔用土地資源少的技術擴散項目。而江門、肇慶土地資源相對豐富,可以適當承接東岸轉移的產業項目。
 
第五,在灣區西部佈局若干所高等院校。國際經驗證明,一個地區的創新發展,離不開高水準的高等院校。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國的波士頓、矽谷、北京的中關村。根據廣東教育研究院的研究,新時期廣東全省需要佈局發展一批高等院校,甚至有專家特別提出要在大灣區打造世界級的高等教育集群。目前,灣區高等院校絕大部分集中在灣區東岸的廣州和香港。因此,建議廣東要考慮在灣區西部佈局一批高等院校。以高等院校集聚人才,集聚科技力量。
 
第五,建設一條西岸旅遊產業帶。當今經濟,在一定意義上可以看作文化經濟、旅遊經濟。不僅文化產業、旅遊產業快速發展,而且其他產業中也蘊含了越來越多的文化、娛樂因素。當今經濟發達國家和地區,旅遊產業也同樣很發達。灣區西岸地區,有着豐富的生態與歷史文化旅遊資源。從肇慶的鼎湖、七星岩,到新會的小鳥天堂、台山的上下川島,再到珠海的生態型城市。從佛山的祖廟、陶瓷藝術,到中山的孫中山故居、新會的崖門古戰場、開平的碉樓、澳門的博彩文化等,西岸的自然與人文旅遊資源十分豐厚。對於這些珍貴的旅遊資源,需要統一規劃開發,打造出一條黃金旅遊線路。
 
 
(作者為廣東亞太創新經濟研究院院長,研究員。廣州市人大經濟委員會諮詢專家)
 
 
 



經導全媒體矩陣
2018全國兩會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走進新時代的蘄春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0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