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區域聚焦 > 正文
“一帶一路”南洋開出並蒂花
“Belt and Road" achieves fruitful results in Singapore and Malaysia
本刊記者 張亢 [第3416期 2018-04-23發表]
 
  提起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國人的第一印象或許是旅遊休閒度假勝地。而近年在“一帶一路”倡議背景下,中國與新馬兩國的關係愈發緊密。作為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節點,新馬兩國在基建、文化等眾多方面與中國的合作成果同樣令人印象深刻。
 
▲馬來西亞吉隆坡地標建築“雙子塔”(左)和新加坡地標魚尾獅
 
  近日,本刊記者跟隨香港新聞工作者聯會組織的“一帶一路”採訪團前往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參觀採訪。一路從馬來西亞的首都吉隆坡,沿着聞名遐邇的馬六甲,到達毗鄰柔佛海峽的新山市,再經新柔長堤通關,至亞洲重要金融中心新加坡,記者不僅沿途感受到兩國獨特的南洋文化風情,更見證了“一帶一路”框架下中馬、中新合作發展成果豐碩,亮點頗多。
 

   馬來西亞篇:

 

陳辰:中企在大馬以“惠及當地就業”為宗旨

 
  馬來西亞是最早響應“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之一,也是早期收穫最多的國家。此次參訪團首站便拜訪了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館,公使銜參讚、副館長陳辰詳細介紹了近年“一帶一路”在馬來西亞的進展情況。
 

▲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館公使銜參讚、副館長陳辰(香港新聞聯供圖)
 
  陳辰表示,近幾年中馬兩國開展“一帶一路”相關的合作項目成果豐碩,與此同時中企在馬投資建設的過程中越來越以“惠及當地就業”為宗旨,堅持“不是拿走,而是帶來”。
 
  他舉例,華為目前在馬來西亞僱傭當地人的比例達到了70%,並且在馬建立了海外培訓中心,為大馬培養了逾萬名通訊科技領域人才;中國中車集團在馬僱傭的本地員工達到了83%的比例,有近200名當地人接受了鐵路人才專業培訓,帶動當地就業和產業鏈的完善,提升軌道交通裝備的產業水平;此外,中方在吉隆坡承建的摩天大樓106交易塔(The Exchange 106)有54%的建造物資是在當地採購。
 

“中國速度”建造大馬新地標

 
  所提及的在建摩天大樓106交易塔(The Exchange 106)是“一帶一路”線路的明星工程。
 
  交易塔位於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的敦拉薩國際貿易中心,樓高106層,總高493米,由中國建築第八工程局承建,竣工後將成為馬來西亞的“第一高樓”。
 

▲由中國建築第八工程局承建的106交易塔,建成後將超越“雙子塔”成為馬來西亞第一高樓。
 
  據介紹,交易塔自2016年4月開工,去年12月大樓的核心筒已經正式封頂,預計今年年內建成後將成為吉隆坡最高塔,也將成為馬來西亞的新地標。據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館參讚陳辰介紹,這座大馬未來最高塔的建造速度是“整體結構3天1層”,展現了“中國速度”。
 

皇京港:打造馬來西亞新“海上明珠”

 
  位於馬六甲市的皇京港項目是中馬“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建設的重點合作項目之一,引人關注。
 
  據了解,皇京港計劃是一個大型的填海綜合發展項目,由1個自然島嶼和3個人工島嶼組成,4個島嶼分別承擔文化旅遊休閒娛樂、智慧城與商業樞紐、深水碼頭設施和臨海工業園四大功能角色,提供休閒旅遊、會展培訓、商業金融、綠色科技、服務物流、船隻維修、航運補給等綜合性服務。其中皇京港深水補給碼頭投資80億馬幣,由中國電建集團國際工程有限公司承建。
 

▲由中國電建承建的皇京港工程工地現場
 
  皇京港具有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優勢。馬六甲海峽作為全球最繁忙的海峽,連接印度洋和太平洋,每年超過9萬艘船隻經過於此,是國際航運的重要通道。皇京港正位於馬六甲海峽中段,東盟國家中心點。
 
  深水港項目於2016年10月奠基,預計將於2019年完成,建成後將超越新加坡港成為馬六甲海峽上最大的港口,而皇京港的全部配套工程將於2025年完工。
 
  近日記者在皇京港項目施工外圍遠眺,可以看到遠處的施工現場填海工程正在按部就班進行。
 
  據介紹,皇京港作為中馬攜手打造的馬來西亞新“海上明珠”,未來將對地區經濟產生重要影響,同時也為“一帶一路”兩國合作共建起到先導和示範作用。
 

“朵雲軒”出海:助力“一帶一路”文化交流

 
  中馬兩國關於“一帶一路”的基礎設施建設進展令人欣喜,而與此同時,坐落在馬六甲河旁、背靠雞場街的“鄭和·朵雲軒藝術館”,作為“一帶一路”文化出海的重要使者,也成為中華文化“走出去”不可忽視的存在。
 
  來自上海的朵雲軒與北京榮寶齋在中國書畫界並稱“南朵北榮”。朵雲軒已有上百年歷史,不僅與張大千、沈尹默、章太炎等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而且張愛玲也曾在其名作《金鎖記》開篇,將記憶中的月亮比作“朵雲軒信箋上落了一滴淚珠……”。鄭和·朵雲軒藝術館正是朵雲軒走向海外的第一站。
 
  據鄭和·朵雲軒藝術館館長黃文慶介紹,為響應“一帶一路”倡議,這間藝術館於2014年建立,現已迎來第五個年頭。
 
  館長黃文慶來自福建廈門,旅居馬六甲十多年。在他看來,馬六甲是東南亞的重要支點,作為遊客商業中心,這座城市每年吸引近1700萬遊客,人流大,並且定居於此的華人眾多,加之鄭和七下西洋,五次經過馬六甲,中馬之間的交流歷史悠久,這裏是搭建中馬文化交流平台的不二之選。
 
  在過去的五年中,鄭和·朵雲軒藝術館已經與中國僑聯以及當地華人藝術家合作舉行多場個展、聯展,並且承辦藝術節,進行閩南文化、鄭和文化和當地娘惹文化的宣傳。黃文慶說:“藝術館雖然是個‘小窗口’,但是對於中馬兩國的文化交流起到了重要作用,同時也是馬來西亞華人、華僑相聚尋根之地。”
 
  黃文慶亦表示,馬六甲當地州政府非常支持“朵雲軒”的工作,為其提供了不少的文化交流以及宣傳資源。在朵雲軒藝術館一側,是“馬中友好植樹廣場”,由中國、馬六甲政府官員和民間機構共同栽種的友誼之樹郁郁蔥蔥。
 

▲位於馬六甲市鄭和·朵雲軒一側的馬中友好植樹廣場
 
  據悉,朵雲軒也計劃在2018年開展重點鄭和海洋文化週、大海回聲等以“一帶一路”為主題的展覽及文化交流活動。
 

 新加坡篇:

 

洪小勇:圍繞三大平台深入“一帶一路”合作

 
  在新加坡的行程中,採訪團拜訪了中國駐新加坡大使館,特命全權大使洪小勇向採訪團表示,當前中國與新加坡關係發展勢頭良好,兩國圍繞基礎設施、金融支撐、三方合作三大平台,深入開展“一帶一路”合作。
 
  洪小勇大使特別介紹,“南向通道”現已經成為中新兩國的關於“一帶一路”的重點項目。目前中新在目標願景上具有一致性,兩國目前就鐵路等交通基礎設施建設、能源、通訊、數字經濟、電子商務和生物科技等領域的合作正在全面深入展開。
 

▲中國駐新加坡大使館特命全權大使洪小勇(香港新聞聯供圖)
 
  洪小勇大使曾任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副特派員,對香港頗為熟悉。他在會見採訪圖時特別提到,香港與新加坡同為國際航運、貿易、金融中心,兩者開展“一帶一路”合作潛力巨大,不僅可以實現強強聯合、相互提升,而且將促進中新關係發展和區域互聯互通。
 

新加坡建“智慧國家”兩國合作潛力大

 
  新加坡於2014年提出“智慧國家2025計劃”,描繪出全球首個智慧國家藍圖,目前智能化已經滲透至新加坡國民生活的方方面面。洪小勇大使認為,現今中新兩國皆處於經濟發展和轉型的關鍵時期,在雙方發展目標願景具有一致性的背景下,同時在“一帶一路”框架內,兩國在數字經濟等新興產業具有巨大合作潛力。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的阿里巴巴、華為已經與南洋理工大學開展合作進行人工智能等領域的技術研發。
 
  據介紹,今年2月,阿里巴巴集團與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攜手成立了“阿里巴巴-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聯合研究院(Alibaba-NTU Singapore Joint Research Institute)”,在合同期內的未來5年雙方將專注於人工智能相關的技術研發與應用,合作推進人工智能的發展。
 
  據悉,此次強強聯手是阿里巴巴首次嘗試在海外設立聯合研究院,雙方將每年共同投入數百萬新加坡元以推動研究院的研發項目。研究院現有約50名研究員,現階段主要任務是結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的人性化人工智能技術(即賦予人工智能擬人化的特性,如情感、價值觀、信任和好奇心等),以及阿里巴巴的自然語言處理(NLP)、計算機視覺、機器學習及雲計算,以進一步尋求技術突破,並在人工智能方面開發日常生活的實際應用方案,推動人工智能解決方案應用於家居、零售、社區、交通、醫療等不同場景。
 

▲新加坡街道旁停放的各品牌共享單車
 

記者手記

 
  迎着南洋的海風,感受着靠近赤道的溫暖,在6天的採訪參觀活動中記者不僅見證了中企如何借力“一帶一路”出海、中國與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基建合作和文化交流蒸蒸日上,而且也在體驗當地風土民情、衣食住行中獲得許多啟發,“如何活化古遺蹟”便是其一。
 
  現今中國保護歷史文化古蹟的意識逐漸覺醒,但是“如何活化古建築和歷史文物”仍舊是一個十值得深究的課題。記者發現,新加坡的富麗敦天地為“活化歷史遺蹟”作出了一個極佳的示範案例。
 

富麗敦天地完美活化古建築

 
  站在新加坡地標建築富麗敦酒店古典氣派的門廳前,很難想像這座建築已經見證了新加坡百年歷史變遷,許多重要的政經事件就在此地發生,而今這座建築仍迎來送往,迎接着熙熙攘攘來自全球的客人。
 
  在新加坡,由信和集團開發的富麗敦天地完好保存了富麗敦大廈(現富麗敦酒店)、富麗敦船屋、紅燈碼頭和海關大樓(現海韻樓)這四所新加坡歷史遺迹的建築元素。
 
  距今已經100年歷史的富麗敦大廈曾經是新加坡所有道路的起點,也是領導人指點江山的大本營,素有“東方最重要的郵局”之稱的新加坡郵政總局曾在此辦公運作。在1997年至2000年,富麗敦大廈被改建為現今的富麗敦酒店,酒店保留了原建築的新古典主義建築風格,包括氣勢不凡的兩層樓高巨型多立克柱廊、意大利大理石地板、出自已故著名瑞士雕塑家Rudolf Wening和意大利雕塑家Cavaliere Rudolfo Nolli手筆的古典裝飾風格的門廊,以及酒店二樓的拱形格子天花板。這座標誌性建築在2015年獲評為新加坡第71座國家古蹟。
 
  而位於新加坡河岸的紅燈碼頭和前海關大樓是新加坡發展初期新移民登陸的着陸點,具有重要的歷史紀念意義。據說新加坡許多華人的祖輩一代皆是早年由此上岸,提着簡單的行李,此後開啟了在新加坡的生活,開枝散葉。
 
  早年的紅燈碼頭十分繁忙,來往船隻很多,承載了許多新加坡人兒時搭船出海、期盼回航家人的美好回憶。為了將這些歷史和回憶保存並且傳承下去,信和集團在改造過程中保留了上世紀30年代盛行的拱形無柱結構,並且將原碼頭門口破碎的藍色透明玻璃復原,用在了現在建築的大門上。紅燈碼頭現已成為了高檔餐飲區。
 

▲現時紅燈碼頭保留了其早年拱形無柱建築結構。
 
  而早前的海關大樓現在更名為了“富麗敦海韻樓”,開設有多家餐廳和酒吧。大樓基本結構不變,保留了燈塔、橫樑、窗口面板等元素。
 
  這一系列的古建築復原、改造、活化,使得新加坡歷史遺迹和美好記憶保留的同時,也為現代人提供着餐飲、休閒、酒店住宿等精緻服務。
 
  穿梭於歷史廊,到達紅燈碼頭,上個世紀碼頭的繁盛景象與眼前高貴典雅的紅燈碼頭餐廳大堂相重疊,時空在這一刻交匯。我想,富麗敦天地這一番古蹟改造和活化就是對歷史和先輩最大的尊重,也是留給後人最好的禮物吧。
 
(本文圖片除標註外皆由張亢攝影)

 
 



經導全媒體矩陣
2018全國兩會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走進新時代的蘄春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0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