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政經大事 > 正文
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 中東多國警告
[ 2017-12-07發表]

美國總統特朗普於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指示遷移美國大使館。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宣布,扭轉了美國政府22年來的做法,引發外界擔心,各國譴責。
 
  【經濟導報網訊】美國總統特朗普6日在白宮宣布,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他已要求美國務院啓動美國駐以色列使館搬遷計劃。有觀察家認為,特朗普的講話雖留有餘地,但顯然已經破壞了巴以和談的基礎,給中東地區局勢帶來不穩定因素,甚至可能點燃阿拉伯國家的反美情緒。
 

  要求啟動美國駐以色列使館搬遷計劃

 
  特朗普當天發表講話時說,“我認為現在是時候正式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了。”他認為,這是一件“早就該做”的事情,此舉符合美國的最大利益。特朗普稱,雖然各方在耶路撒冷地位問題上持不同看法,但這座聖城事實上已經成為以色列首都。“現實就是如此。”特朗普說。
 
  特朗普還強調,這一決定並不意味着美國不再支持以巴進行和平談判,美國將支持“兩國方案”解決以巴問題。他說,美國對於耶路撒冷邊界問題不持立場,這將由以巴雙方通過談判解決。
 
  對於中東和平進程的前景,特朗普表示,美國期待以巴能够達成一個持久的和平協定,美國將為此做出努力。他還表示,副總統彭斯將於近期前往中東地區。
 
  特朗普稱,他已要求美國務院啟動使館搬遷計劃,著手規劃、建造以及施工等事項。他說,新的美國駐以色列使館完工後將為和平做出更大貢獻。
 
  美國務卿蒂勒森6日表示,美國務院將依照美國國會1995年通過“耶路撒冷使館法案”將使館從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
 
  根據“耶路撒冷使館法案”,美國應於1999年5月31日將使館遷往耶路撒冷,但法案允許美國總統出於國家安全利益考慮推遲遷館。
 
  美國媒體普遍認為,特朗普此番表態兌現了他在競選時的承諾,並就此成為首位正式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的美國總統。
 

  觀察認為給中東局勢帶來不穩定因素

 
  有分析稱,特朗普6日的講話有兩點值得關注:第一、這是特朗普首次公開表態支持“兩國方案”,但並未提出實施步驟;第二、美國雖然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但對其在地理、政治範疇上的邊界不持立場,給和平談判留有餘地。
 
  一直以來,有關耶路撒冷地位問題始終是中東和平進程中一個複雜敏感的問題。以色列在1967年占領東耶路撒冷後,單方面宣稱整個耶路撒冷是其“永久、不可分割的首都”,而巴勒斯坦則要求建立一個以東耶路撒冷為首都的巴勒斯坦國。
 
  有觀察家據此認為,特朗普的講話雖留有餘地,但顯然已經破壞了巴以和談的基礎,給中東地區局勢帶來不穩定因素,甚至可能點燃阿拉伯國家的反美情緒。
 
  連日來,巴勒斯坦及其他多個阿拉伯國家領導人已公開表達反對態度,並警告此舉將嚴重危及地區局勢。有消息稱,巴勒斯坦將從6日開始在約旦河西岸舉行為期三天的抗議示威活動,此次活動的主題為“憤怒的日子”。
 

  多國警告 引發“微型地震”?

 
  特朗普的“遷館”計劃和宣布承認耶路撒冷,各國態度和反應必然十分激烈:
 
  美國國內:“危險的賭博。”美國大多政治評論家認為,不要拿最敏感和最不穩定的問題說事,但特朗普正在自找麻煩。與特朗普態度不同的是,美國防長馬蒂斯和國務卿蒂勒森都對此持保留意見,他們認為將使館遷往耶路撒冷將會對美國駐伊斯蘭國家的外交人員和軍人帶來嚴重安全威脅。
 
  阿盟:特朗普此舉將帶來嚴重後果。多個阿拉伯國家和機構近日紛紛表示,美國改變耶路撒冷政策,將導致和平努力“付之東流”。阿盟秘書長蓋特當天在開羅宣布,特朗普此舉將帶來巨大危險和嚴重後果,不僅將影響巴勒斯坦局勢,還將影響整個阿拉伯和伊斯蘭世界。
 
  約旦:以色列若將耶路撒冷設為首都並加强控制,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所面臨的風險將高於任何一位阿拉伯領導人。阿卜杜拉二世視守護聖殿山為個人責任,而美國的宣布可能大幅削弱國王的“人氣”和合法性。美國的做法將引發“危險後果”,激起阿拉伯和伊斯蘭世界强烈憤怒,使地區緊張局勢升級,破壞中東和平進程,也會助長中東地區恐怖組織的氣焰。
 
  摩洛哥:作為聖城委員會的主席,國王穆罕默德六世表示“擔憂”,他認為:“這個城市不僅對沖突各方很重要,而且對三個亞伯拉罕宗教的信徒來說具有獨特的宗教特徵、古老的身份和偉大的政治象徵意義。”
 
  土耳其:耶路撒冷地位問題是“紅線”。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5日表示,如果美國試圖改變既有政策,土耳其會考慮與以色列“斷交”,也將導致美國和以色列與整個伊斯蘭世界對立。
 
  歐盟:耶路撒冷問題必須談判解決。歐盟宣稱支持重啟巴以兩國方案和平進程,任何會危及到這一進程的行動都必須絕對禁止,耶路撒冷地位問題必須通過談判來解決。
 
  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警告說,這將會破壞中東和平進程,甚至“扼殺”巴以和平談判,給該地區的安全穩定“帶來災難性沖擊”。哈馬斯更揚言特朗普的做法將跨越所有紅線。巴勒斯坦大使表態稱這將是“自取滅亡”之舉,是對以色列-巴勒斯坦兩國解决方案的致命一擊。
 
  沙特:國王薩勒曼也表示美國做法危險。對於以色列當然是“偷着樂”,但以色列政治人物都深知“遷館”將引發混亂。美國的做法將嚴重破壞以巴和平談判前景,會給已經面臨叙利亞和黎巴嫩邊境不穩定局勢威脅的以色列增加更大風險,可能會點燃整個中東地區的仇恨,嚴重損害幾代人的和平前景。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依然保持“沉默”,在第一次公開演講中職責伊朗在中東的霸權行為。同時,以色列相關政府部門已經在考慮如何做好應對抗議游行的准備,位於特拉維夫的美國使館也加强了安保措施。
 
  此外天主教教宗方齊格也對特朗普的決定進行譴責。總之,全世界都為特朗普的決定擔憂。
 

  可能會引發中東新一輪混亂

 
  分析認為,美國的“遷館行動”可能會引發中東新一輪混亂,耶路撒冷的“平衡”太微妙,也太脆弱。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個國家把駐以色列使館設在耶路撒冷。耶路撒冷的政治和宗教意義巨大,像一堆只差火柴點燃的易燃物。世界目睹過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因耶路撒冷問題,猶太人和穆斯林因“聖殿山”問題劍拔弩張、擦槍走火。
 
  特朗普做出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的决定,後果是多方面的:首先,巴勒斯坦可能會中止與美國和以色列的一切聯系。已經團結起來的巴勒斯坦內部,很可能與以色列爆發軍事沖突,而此時有伊朗在後方支持的黎以沖突也存在爆發的可能。其次,對於美國而言:這一“站邊”舉動破壞了美國數十年來的中東政策基調及對巴以問題調解的努力;巴勒斯坦無法接受美國政府如此偏袒的政策,美國在巴以之間進行斡旋的難度會增加;美國的聲明也會讓美國在中東最熱情友好的盟友沙特感到“酸楚與不滿”。總之,巴勒斯坦問題一直是中東地區的“老大難問題”,涉及耶路撒冷歸屬、巴勒斯坦難民回歸、猶太定居點范圍以及巴以未來國界綫等敏感議題,而耶路撒冷地位持續的“懸而未决”,體現出了一種“微妙的平衡”。特朗普的這一舉動正在打破這一平衡,耶路撒冷暗流湧動。
 

  背景鏈接

 
  耶路撒冷地位是巴勒斯坦與以色列和解對話中分歧最嚴重的議題之一。以色列於1967年中東戰爭之後吞並東耶路撒冷,並於1980年通過立法單方面宣布整個耶路撒冷為以色列“永久、不可分割的首都”。巴勒斯坦堅持要求把東耶路撒冷作為巴方首都。國際社會普遍不承認以色列對耶路撒冷擁有主權。很多和以色列有外交關系的國家把使館設在特拉維夫,而非耶路撒冷。
 
  美國國會1995年通過“耶路撒冷使館法案”,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要求政府於當年5月31日前將使館遷往耶路撒冷,但允許總統以安全因素為由推遲遷館,且必須每6個月簽署一份相關文件。
 
  為拉攏親以色列的美國選民,特朗普去年競選總統期間承諾,上台後將把美國駐以色列使館從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但為配合推動巴以恢複和談的努力,他於今年6月簽署了延緩搬遷的文件。
 
   耶路撒冷老城的巴勒斯坦人正在觀看特朗普演講。
 
   耶路撒冷本身就是輝煌與滄桑曆史的代名詞,這裏曾是阿拉伯半島的迦南人建立耶布斯國之地;是猶太人祖先大衛王建都之所;是阿拉伯將領薩拉丁金戈鐵馬之城。在這裏,猶太人曾建第一聖殿;基督徒曾建聖墓教堂;阿拉伯人曾建阿克薩清真寺和圓頂岩石清真寺。
 
  耶路撒冷
 

  耶城的特殊性

 
  耶路撒冷,擁有“天國”和“塵世”兩個維度的古老城市,她不僅僅是一個神的殿堂(上帝的殿堂),兩個民族的首都(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更是三大亞伯拉罕宗教的聖地(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自公元前10世紀所羅門在耶路撒冷建成聖殿開始,耶路撒冷就一直是猶太教信仰的中心和最神聖的城市。
 
  昔日聖殿的遺跡西牆,仍是猶太教最神聖的所在。基督徒也相當重視耶路撒冷。據《聖經》記載,這裏是耶穌受難、埋葬、複活、升天的地點。伊斯蘭教也將耶路撒冷列為麥加、麥地那後的第三聖地,以紀念穆罕默德的夜行登霄,並在聖殿山上建造了阿克薩清真寺和圓頂清真寺來紀念這一聖事。
 
  更為重要的是,三大宗教都相信在世界末日前,上帝將要對世人進行審判,而審判之地就在耶路撒冷,要進入天堂就必須在審判時人在耶路撒冷。因此,三教都希望佔有耶路撒冷,都希望世界末日的時候能在耶路撒冷,這樣就能上天堂。
 
來源:香港商報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7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