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經導人物 > 正文
香港餐飲業面臨革命 —專訪香港品牌局主席、香港餐飲聯業協會會長黃家和
Hong Kong catering industry facing with reforms Interview on WONG Ka-wo – President of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Restaurants & Related Trades & Chairman of Hong Kong Brand Development Council
本刊記者 何潔霞 [第3390期 2017-04-11發表]
香港品牌局主席、香港餐飲聯業協會會長、金百加集團主席黃家和接受本刊獨家專訪時表示,要維持香港作為美食天堂的地位,餐飲業是需要扶助的傳統產業。他建議“飲食文化大革命”,以“三反”及“五新”為餐飲業破舊立新,又建議香港政府增設檢測認證中心及食品監管局確保食品安全,開發軟件推動互聯網的食品銷售,以及把香港的奶茶及涼茶等“非物質文化遺產”推展至國際市場。
 
▲黃家和建議飲食文化大革命,以“三反”及“五新”為餐飲業破舊立新(何潔霞攝影)
 
黃家和一向活躍於飲食界,向來計仔多多,涉足不同範疇找出商機,核心業務是咖啡紅茶批發,品牌包括“大排檔”及“金茶王”,亦收購有機農場,售賣有機食品,擁有“點點綠”、“點點紅”、“樂滿家”、慈康農圃”店舖,亦有多家茶餐廳及高檔餐廳,最近更收購酒莊、搞旅遊地產,業務遍佈全球。他生意經歷起跌,視作等閒,惟較早前一場大病,才真正讓他改變對人和事的看法,開始追求生活上的平衡。歷練愈多,人生自然像他出品的港式咖啡奶茶一樣,沖出百般滋味,點滴在心頭。
 

出身於餐飲世家

 
黃家和說,他的家族史幾乎就是一段香港茶餐廳文化的發展史。上世紀二十年代,他的四叔創辦榮陽咖啡;三十年代,其父將咖啡和紅茶引入香港,經營的捷榮辦館,即是香港著名的捷榮咖啡前身;五十年代,父親趁開辦館之便,又創辦了上環海安冰室和九龍上海街的九龍冰室,成為碼頭工人們下午茶的首選地點;六十年代,他的家族又在上環、中環開了咖啡館。黃家和笑言,小時候,他和兄弟們玩的玩具是咖啡豆,裝滿咖啡豆的袋子堆成小山,他們就在上面爬上爬下。就連現今香港最著名的茶餐廳連鎖店─翠華的老闆,當年也是海安冰室的夥計,與黃家和親如兄弟。
 
出身於餐飲世家的黃家和卻並未一早繼承家業,作為家中最小的兒子,有哥哥們打理業務,他得以自由地選擇學習的專業和職業。他畢業於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心理學及藝術學系,獲得學士學位後,在加拿大開了自己的影樓,做商業攝影。在北美學習、工作了十幾年,黃家和時常懷念香港,每每思鄉心切,便會跑到唐人街上的茶餐廳裏,喝一杯港式奶茶。似乎在外地生活過的人多多少少有過類似的體驗,想家的時候,吃吃或許不那麼地道的家鄉菜,心裏也會有一點安慰。
 
也許黃家和是注定了與餐飲結下了不解之緣,黃家和最終還是回到香港,但剛開始還不是參與家族生意,而是在捷成洋行的銷售部門售賣印刷機,一幹就是七年多。如今他回想,認為在捷成洋行多年的磨礪,使他在銷售技巧及建立人脈上,收穫不少,為之後開展自己的生意打下了根基
 
1987年,他父親患癌症,不能再全權主持家族生意,黃家和才正式進入父親公司,直到1993年自己創業。他於家族企業工作的五年間,憑藉在捷成洋行的工作經驗,改革了父親公司較為傳統的管理方式,引入新的管理模式和行銷概念,並幫助公司將業務推廣至內地城市。
 
其後,黃家和感到“已經做了自己認為可以做的一切”,算是完成了“守業”的任務,也到了“創業”的時候。於是他另起爐灶,創立金百加集團,同時創立香港家喻戶曉的品牌“大排檔”。
 
記者問黃家和創業難還是守業難,黃家和認為,兩者都不容易,但相對而言, 創業更難。他憶述,創業之初,公司要保證盈利都十分艱難,剛開始時,公司只有幾個人,生產工作全由香港的小工廠擔當,各項成本都須嚴格控制。不過他的特長也趁機得以發揮,從設計公司LOGO,到紅茶包的調配,都親力親為。憑藉他在捷成洋行和在父親公司所累積的經驗和人脈,短時間內“大排檔”便成功打入市場,他也繼承父親的衣缽,開了多間咖啡店和茶餐廳。
 
20多年來,黃家和已將金百加打造成集生產、批發、零售、有機產品、代理等多項業務於一身的多元化企業,這一切業務的原點,還是聽起來平凡、普通,卻對港人而言尤為親切的“大排檔”三個字。
 
現時擁有二百多家商舖及餐廳,有龐大的生產、批發、零售線的黃家和笑言,最初大家都覺得這個品牌聽起來太草根,好像很低檔,但他憑藉對高品質的追求,逐漸改變了大眾對這個品牌的印象。如今,“大排檔”的產品已十分多樣化,奶茶、咖啡、鴛鴦,凡香港傳統飲品應有盡有,產品遍佈內地、美國、加拿大、澳洲等地。
 
▲黃家和在品牌頒獎禮上說,經過業界長期的努力、積累和洗煉,香港品牌已升華為優質、時尚、信譽、物有所值和上佳服務的象徵。
 

分散投資法避過多番衝擊

 
儘管是餐飲業老行尊,黃家和同樣經歷過大多數業者面臨過的風險和困境。他說,做生意難免有挫折, 凡事不會一面倒,這一面不好,另一面一定會好。不過這句話的前提是,你必須先擁有多個不同業務。
 
黃家和這番結論,是從他的實戰經驗得出來。他面臨過的最大困境,是2003年非典時,香港驟然變為一座死城,他旗下的六間餐廳因此被迫關門,“一間餐廳的投資就達到200萬港幣,一下子六間都沒了,損失超過1,000萬。”這場風波,當時令很多同行遭受到致命打擊,從此無力翻身。
 
不過對於黃家和來說,卻是不幸中的大幸。他於2000年創立有機品牌“點點綠”,利用於1998年在上水收購的一個有機農場自行生產,同時從國外進口原料,不斷推出多種健康食品。由於非典爆發,使人們更關注健康,健康食品也於此後銷量大增。“點點綠”的產品銷量於2003年至2005年間,迅速翻倍,營業額和利潤也節節攀升,從而彌補了餐廳結業造成的巨大損失。
 
黃家和認為,平衡發展是最理想的,若單一發展某一個業務,難免會在遭遇到一些風浪時,抵禦不了衝擊。憑藉着平衡發展,步步為營,“點點綠”專賣店在美孚地鐵站開張後,如今已發展到幾十家分店,品牌在內地及其他國家都設有不少銷售點。
 
黃家和繼續說,“點點綠”的原料一方面來自自家有機農場,另有很大部分靠海外進口食材,由於新界東北的發展,有機農場被地產發展商收回,農場沒了,即是缺了生產原料,無法出產品,品牌也就無從生存。但“點點綠”並未因此受到影響,因為在該品牌的1000種產品中,絕大部分原料,都從世界各地超過30個國家進口,貨源充足。
 

到法國掃酒莊

 
最近,黃家和將生意擴展至酒莊及旅遊。黃家和在法國擁有兩個酒莊,年產逾12萬瓶紅酒,早前與沈運龍律師合作推出限量版健力氏紅酒,市場反應相當不錯。
 
他說,因太嚮往在法國當地飲紅酒、看松鼠與大自然融為一體的簡單生活。“在香港時太多電話及訊息,在酒莊真正可以遠離繁囂。”所以在2013年小試牛刀,收購距離法國波爾多50公里,建於十七世紀的嘉禧酒莊(Chateau Le Cleret)。
 
黃家和說,由於要三年時間淨化泥土改造為有機葡萄園,去年10月他才嘗試人生第一次摘葡萄。他憶述當時情況說,“外面氣溫得5、6度,一大清早抱着興奮心情去葡萄園工作,嘗試學習園內工人用葡萄剪摘葡萄,原來整個動作要好專業,由衣服、鞋、手套到用刀嘅技巧都很講究,不可以亂來的。”
 

搞旅遊兼賣樓

 
酒莊除出產紅酒外,黃家和同時開拓旅遊業,出租酒莊內的房間,讓旅客一嘗住酒莊滋味。他更會親自帶團,安排朋友組團入住,在酒莊內“飲紅酒食大餐”。
 
由於嘉禧酒莊回報不俗,黃家和最近再斥資入股法國“威之堡酒莊”(Chateau desVigiers)。酒莊集高爾夫球及水療豪華度假酒店於一身,他亦成為首位擁有南法最大高球鄉村俱樂部的香港人。
 
黃家和說,能成功購入威之堡酒莊是因為原來的主要股東年事已高想退股。“法國對當地酒莊有嚴格控制,因為法國很多酒莊與古堡都是歷史遺蹟。經過兩年商議,三位股東終於在盧森堡成立控股公司,去年5月才正式入主酒莊。”
 
黃家和不肯透露實際入股價錢,坦言要尊重另外兩名英國和比利時股東。嘉禧酒莊面積只有9公頃,威之堡酒莊佔地180公頃,整個酒莊規劃非常完善,有一間四星級酒店、米芝蓮星級餐廳Les Fresques,以及二十七個洞的高爾夫球球場,2015年被評為當年法國最佳高爾夫球酒店。
 
他更透露,已獲法國政府批准於莊園土地興建120幢公寓,今年先建10~12幢100平方米的小磚屋,稍後會組買樓團到法國參觀,每間屋約賣30萬歐元,方便買家投資與度假,平日亦有管家打理。
 
記者問黃家和的生意遍佈全球各地,範疇又廣,究竟他最歡喜那一個?他笑著說,每一門生意都是自己的孩子, 甚至連孫子都有了,對於自己帶大的孩子們,不存在偏愛。
 
▲專賣有機產品的“點點綠”廣受市民歡迎。(本刊記者何潔霞攝)
 

食品企業須是良心企業

 
提到飲食行業,食品安全似乎是永恆的課題。黃家和說,做食品的企業必須是良心企業,“要有心,自然就會有相應的方法去監管整個生產過程,不能得過且過。”
 
香港餐飲業目前面對成本高昂及人手不足的問題,中小企食品行業被大企業收購,正面臨式微沒落的危機,故建議推行“飲食文化大革命”,落實“三反”:“反對地產霸權”、“反對爭拗”、“反對浪費食物”及“五新”:“新思維”、“新管理”、“新市場”、“新制度”及“新技術”。
 
他繼續說:香港兩萬多的食肆中,有九成屬中小企。自幾年前最低工資實施後,工資成本大幅上漲,目前月薪1.2萬元一定聘請不到洗碗工,加上工時長、工作環境欠佳等,年輕人都不願入行,令他們無法聘請到足夠人手,正面對萎縮危機。他建議,職訓局增加餐飲業就業培訓。香港政府應牽頭鼓勵婦女及年長人士就業,填補餐飲業空缺。
 

促落實食品測檢認證中心

 
黃家和特別重視食物安全,他建議,政府落實食品測檢認證中心。香港曾為三聚氰胺及塑化劑等食品成份作化驗,可惜現時的食品檢測發展現已停滯不前,希望設立食品監管局,將涉及食品條例、安全及進出口事宜統一規管處理,也有助減輕食物及衛生局處理醫療項目的負擔。
 
黃家和也觀察到新科技對餐飲業的衝擊。他建議開發電腦軟件,以數碼渠道為食品宣傳,促進互聯網的食品交易,把香港品牌推展至國際市場。現時,涼茶及港式奶茶已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旅發局及貿發局可加以配合,幫助推廣香港品牌。
 

大病悟出真理

 
今次採訪黃家和清減了不少,他說自己身體向來健康,想不到較早前大病一場。“當時肚脹,東西吃不下,直至檢查才知大腸有問題要做手術,留院足足一個月。”在病榻只能食稀粥,體重大跌20磅,最愛的奶茶咖啡也要戒掉,心煩意亂之際,難免事事看不順眼。曾徘徊死亡關頭,悟出健康很重要。
 
大病初癒,對人生有另一番體會。黃家和坦言創業以來沒有真正休息過,這次一口氣放了三個星期大假。“今次令我明白做人處事可以從好多角度做決定……發覺過去自己性格較為自我中心,無論開會做事,身邊的人都要從我的角度思考及表達,但病後開始明白不是由環境遷就人,有時要自己適應環境。”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2017寶安產業發展博覽會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399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