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經導人物 > 正文
冀香港成為亞洲科創團隊搖籃 ——專訪香港資訊科技聯會會長、慧科資本創辦人邱達根
Expecting Hong Kong to be the cradle of Asian scientific innovative teams- an Interview with Duncan Chiu President of Hong Kong Information Technology Federation, and Founder of Radiant Venture Capital
本刊記者 張亢 [第3409期 2017-12-29發表]
去年10月,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發表首份施政報告,指政府會在研發資源、匯聚人才、提供資金、科研基建、檢視法例、開放數據、政府採購和科普教育八方面投入資源,加強創科發展。香港歷來被視為國際金融、貿易、物流中心,面對這些成熟的傳統行業,香港的科創和互聯網領域的發展狀況實難望其項背,所以香港科技創新將何去何從一直備受關注。
 

邱達根

 
近日,本刊記者在廣東佛山專訪到參與2017粵港澳合作論壇的香港資訊科技聯會會長、慧科資本創辦人邱達根,聽取他對於香港科創產業發展的看法,了解在融入大灣區科技創新發展的過程中香港應該如何定位並抓住機遇。
 

定位“國際人才引進的中心”

 
經濟導報:有觀點認為“粵港澳大灣區可以定位為世界的生產及創新基地”,您此前也表達過認同,而在這個定位下香港應該如何定位自己?
 
邱達根:我認為,香港應該定位為“國際人才引進的中心”。
 
從早期的工業化時代,到90年代金融化的領域裏面,香港都是作為“國際人才引入的中心”。我們通過國際上最好人才的引入將產業發展起來。
 

▲創新及科技局局長楊偉雄(前排中)於去年11月1日在數碼港創業投資論壇上,與香港數碼港管理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林家禮博士(前排右)和香港數碼港投資者網絡策劃小組主席邱達根(前排左)一同主持數碼港投資者網絡啟動儀式。(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  
 
而現在就科創而言,香港近幾年也有大的進展,我們現在的科創團隊可以說是破紀錄的,香港目前有三四千家科創的創業團隊,相對於過去十幾年來說是數量最多的時期。同時,政府種種(對創業團隊的)配套支持都出來了。我們有科學園、數碼港,社會中人們對創業的氛圍也是最高的。我們擁有很多好的企業。
 
這幾年大家都說:“在科創領域裏面什麼時候會有‘獨角獸’的出現?”我認為,其實目前有幾家已經進入“獨角獸”的領域了,所以我看這幾年的努力很快會有很好的成果,我們科技領域裏面有些比較做得好的企業很快會冒出來。所以整個科創的勢頭是非常好的。
 

大灣區內如何錯位發展?

 
經濟導報:在粵港澳大灣區範圍之內,香港如何實現和其他城市的錯位發展?
 
邱達根:我認為我們也有很多領域可以發揮,第一是行業方面的,大家各自都有專長;二是市場方面,香港可以作為溝通內地城市和國際的窗口。
 
就香港、深圳、廣州都有不同的一些發展領域,像中山在醫療、大健康方面有挺多成功的企業,深圳就是手機、互聯網等科創方面比較多,廣州有金融也有軟件。每個地方都有不同的底蘊,像佛山就有很多五金,原來的一些工業的配套在這裏,生產類企業比較多,可以錯位發揮。
 
同時香港是一個聯通國際的窗口,也有一個比較成熟的市場。在“往外走”的過程中內地許多巨型企業,譬如中移動、華為等等,它們都將香港作為往外走的窗口,那作為香港呢,把我們一些很成熟的企業在往外發展的時候用好香港的國際市場,將香港作為國際化、往外走的平台這也是很重要的。
 
大灣區內成熟的企業可以通過香港往外走,創業團隊我們能不能通過香港,把國際上頂尖的人才引進,在大灣區落地,一個“進”一個“出”,我感覺香港與其他城市的配合方面還是有很大作用的。
 

利用大灣區一小時生活圈留住國際人才

 
經濟導報:那麼香港如何吸引、留住國際人才呢?
 
邱達根:從現在趨勢來看,目前幾年創業團隊來香港,很大比例的團隊還是希望註冊公司方面有一部分在香港。這是我們從前線來看海外的創業團隊有這個傾向。不管從文化習慣、飲食、居住習慣、稅率等方面對他們都有一定的吸引力。
 
所以後面的發展呢,我想能不能把香港的優勢(藉助大灣區)更開拓一點,把大灣區的一小時生活圈這個優勢與香港更好的配合在一起,有些團隊可能在日間的時候在大灣區不同的城市裏面在工作,晚上生活可能在香港,這個也是一個方向,我們目前也是傾向於很多創業團隊也是有這樣一個願望,更好地用好兩地的優勢去發展(從而留住國際人才)。
 

將優質大學資源引入大灣區

政策幫助兩地研發資金“過河”

 
經濟導報:香港如何繼續保持高質量的教育、科研水平?
 
邱達根:科研和教育很多都是需要政府從中扮演帶動的角色。從數字來講,香港研發投入相對是落後的,本地研發開支相對本地生產總值比率我們只有0.73%。在政府的施政報告裏面有提到,將有超過100億的資金作大學研究資金,將我們的研發比例從0.73%提高到1.5%,這是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將香港研發的源頭做得更好,投入更大。那政府作為帶動的角色,也會帶動私人企業在研發資金方面有更多的投入。
 
把大學裏面研發的商用比例提高,也是很重要的一點,即鼓勵大學商用化它們的產品,讓他們走向市場。我們希望政府給予大的投入,因為這對我們後面發展的好壞有關鍵影響。
 
教育方面,高等教育是香港做得比較不錯的方面。大學裏面搞科技、創業的平台也都發展的不錯。每一家大學都會有科技轉移中心,而且都會支持參與不同的科創比賽,參與不同的科技類競賽,在高等教育方面科創氛圍都是發展比較好的。另外也看到近年政府在STEM Knowledge(即科學Science、技術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及數學Mathematics四個學科的首字母縮略字。這個詞常用在學校為了提升在科技發展的競爭力的教育政策及課程規劃中。)方面也有鼓勵措施,讓小學、中學生能夠多些接觸科學科技方面的教育。
 
不止政府大學,私立院校發展也很不錯。
 
經濟導報:香港如何在教育和科研方面配合大灣區的發展?
 
邱達根:怎麼配合大灣區發展呢?我們知道(香港)很多院校在深圳或者大灣區其他城市都有合作研究科研分中心,之後能夠有更多(兩地)共同的研發中心,把香港更多的大學資源引入到大灣區這是一個方面。
 
另外,我們也希望政府鼓勵幫助推動的是,讓兩地的研發資金可以互動、“過河”,這也是我們希望大灣區能夠提高的一點,因為現在很多對接的研發基金,內地和香港在各自按照自己的審批程序去做,但是對於兩地共同進行研發的項目,能否通過大灣區搭建兩地的研發基金,這對我們(科研)往後的發展也是很重要的。
 

助初創企業走入內地市場

 
經濟導報:香港的傳統行業比如金融、貿易、服務業等十分發達,但是科技一直是其短板,香港在發展創新科技方面最大的挑戰是什麼?如何抓住粵港澳大灣區這一機遇?
邱達根:我們擁有非常多的好的企業、團隊,現在主要要做的就是怎樣讓香港的這些科創企業往內地發展,我感覺這是一個短板。
 
很多企業、創業團隊在香港做研發、技術以後,怎麼去走入一個更大的市場。因為香港總共只有700萬人的市場,這是香港企業發展的一個限制,我們提議是在香港做早期的研發、認定,當產品的服務具備水準的時候,必須要往外走,那往內地走是一個很自然的選擇。
 
香港這幾年做得比較好的初創企業,比如GOGOVAN,WeLend,它們幾乎90%的收入都是在內地,它們是從香港開始發展,到它的業務模式比較穩定之後,它們都是往內地去發展的,所以這也是很重要的一點:如何幫助香港的初創企業走入內地市場。
 
對於很多的香港的初創企業來講,它不一定了解內地市場的生態,它如何打入龐大的內地市場是我們幫助企業發展的一個重點,也是希望通過粵港澳大灣區,把之前曾經有的一些壁壘打破,提供一個更好的發展平台讓它們(香港的初創企業)來內地市場發展。
我認為現在是真的要抓住大灣區這個機遇,讓我們香港的創業團隊去更加了解內地的市場、內地的使用習慣、如何打入內地市場。我感覺我們香港好的企業、好的團隊還是有的,只是怎樣給它供應一個大的市場讓它去發展,這一步我們認為事關重要。希望未來兩至三年我們香港的青年、創業團隊把握住大灣區的發展趨勢,用好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讓香港的團隊至少在內地能夠發展的很好。
 
經濟導報:對香港科技創新未來有怎樣的期望?
 
邱達根:我們希望香港能夠作為“亞洲科技創業團隊的搖籃”,即做早期的項目,可以借鑒以色列的思路,做一些早期的研發,通過香港在國際上的信譽,通過國際上對香港團隊和香港品牌的認可,做早期研發的試點,也可以在此募集早期的資金,比如AB輪,等產品成熟以後,它們就可以往外走,往內地走,往全世界走,這是我的寄望。
 
我希望未來五到十年後,我們可以成為創科的搖籃,能夠將很多初創企業培養成為大型的科技企業。



經導全媒體矩陣
2018全國兩會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走進新時代的蘄春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0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