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新时代 新征程 > 正文
永川鄉賢評理堂 ——中國鄉村社會治理的有益探索
Judge Hall for villagers of Yongchuan Village—a helpful exploration into China’s village governance
本刊記者 廖斌 [第3420期 2018-06-17發表]

The Methodist Hall for Villagers of Yongchuan Village in Chongqing Municipality was set up to fully implement the spirit of 19th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The methodist hall has offered successful experience in terms of innovating village governance.


今年是中國全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第一年。中共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將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確定為未來鄉村治理的基本思路與模式。當代中國村落社會伴隨着鄉村社會的開放程度不斷加深,現代市場經濟滲透不斷深入,村落傳統結構的解體不斷加快,人口流動的愈發頻繁,傳統村落文化正急遽地衰退或消失,致使傳統村落社會遭遇文化現實困境,這讓整個鄉村社會治理體系和秩序正在面臨社會文化變遷所帶來種種衝擊。
 
針對這種嚴峻形勢,為全面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精神,重慶市永川區鄉賢評理堂應運而生,在創新鄉村社會治理方面進行了成功的探索。重慶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劉強表示,永川區鄉賢評理堂是新時代“楓橋經驗”的重慶實踐,是推進共建共治共享的平台載體,為在農村基層社會治理中,有效形成法治、德治、自治探索出了有益路徑。
 

重構鄉村文化基石

 
在現代社會,文化作為一種重要的治理工具,在國家和社會治理體系中扮演着極為重要的角色。村落文化作為一個生動而鮮活的話題,長期以來成為社會學、人類學、民族學等領域學者關注的一個重點和焦點。
 
毫無疑問,伴隨社會治理轉型的深入推進,作為村落社會“靈魂”的村落文化在“歷史——文化”共同體中的重要價值更加全面地顯現出來。正如美國社會學家奧格本(W.F.Augeben)在其著作《社會變遷——關於文化和先天的本質》中提出“文化決定社會變遷”的觀點,文化變遷在速度上不及社會經濟、政治領域,但究其影響的深度與廣度卻更為突出。文化變遷將對鄉村社會內部秩序,乃至整個社會發展進程產生巨大而持久的影響力。鄉村社會的治理轉型無論是在治理模式、治理理念,還是在治理方式與治理路徑層面上,都無法避開文化這一內在基因而另闢蹊徑。從文化的視角去認識、解讀和把握鄉村社會治理,凸顯其價值的重要意義。
 
為了一點家長里短的小事,永川區臨江鎮村民楊紅芹和石明蓮拉扯着走進了鄉賢評理員陳久述的鄉賢評理堂,要求“評評理”。在陳久述的調解下,沒過多久,兩人握手言和,結伴而出。
 

▲鄉賢評理堂的“法治茶話會”活動
 
記者了解到,在永川區,像陳久述這樣的鄉賢評理員共有108人,這是該區鄉村治理的一大創新——2017年以來,永川區堅持依法治理、以德治理、民主自治相結合,大力踐行新時代“楓橋經驗”,以“愛國愛家、勤勞善良、崇德尚法、誠信重義、見賢思齊”為標準,培育了1009名成長於鄉土、奉獻於鄉里的新鄉賢,從中推選出的108名鄉賢評理員普遍具備法律知識、善於調解糾紛、熱心公共事務,由他們所主持的鄉賢評理堂的日常工作開展,推動形成了法治、德治、自治相結合的鄉村善治新格局。2017年以來,108名鄉賢評理員牽頭創建了41個平安示範大院、組建了56支守樓護院巡邏隊,主導化解了矛盾糾紛667件,收集反映社情民意1730條,夯實了平安建設的基層基礎,實現了“小事不出院、矛盾不上交、鄰里更和諧”的目標。
 
上文提到的永川村民陳久述正是這樣一個新時代的鄉賢評理員。49歲的他是村民信任的老黨員和“熱心大哥”,多年來主動幫村民調解矛盾,村里人覺得他為人公道正派,對他很服氣,2015年就推選他為“新鄉賢”,2017年成為“鄉賢評理員”。在隆順村的“鄉賢評理堂”,他是最常出現的一個。通常村民之間發生矛盾,陳久述就會到“鄉賢評理堂”主持與村民間的溝通。當地村民李全回憶,因為自己一次和鄰里打架也曾到過“評理堂”,記得當時陳久述一到,那間不到10平方米的屋子一下就靜了下來。聽完事情經過後,陳久述耐心地跟李全溝通:“你倆打架都有錯,他先動手錯更大,但你比他歲數大,賠個不是,能不能諒解他?他家裏有三個娃,沒錢很惱火。900塊錢你能不能打個讓手?”經過一番推心置腹的調解,李全平息了怒火,在調解簿上按了手印,一場村民矛盾就這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隆順村曾經是全鎮矛盾最集中的區域,在鄉賢評理員陳久述的努力下,鄰里矛盾糾紛得到有效化解。自2017年成立鄉賢評理堂以來,陳久述調解了糾紛117件。據統計,今年一季度這個村矛盾糾紛同比降了30%。
 
目前,“鄉賢評理堂”已成為重慶市永川區基層工作的一種新模式,已成為該區鄉村治理的創新平台。
 

傳統文化與現代文化的融合典範

 
2018年3月10日,習近平主席在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重慶代表團的審議時強調,要既講法治又講德治,重視發揮道德教化作用,把法律和道德的力量、法治和德治的功能緊密結合起來,把自律和他律緊密結合起來,引導全社會積極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樹立良好道德風尚,防止封建腐朽道德文化沉渣泛起。
 
國家對鄉村社會的治理需要考量鄉村社會共同體與個體的文化個性,並以此為基礎不斷凝聚、轉換成為鄉村公共理性,進而成為推動鄉村社會治理的重要社會資源。只有實現國家治理與鄉村社會內部傳統相對一致性,才能從根本上保證國家外在嵌入與鄉村社會結構的有機融合,進而減少二者之間的對立與衝突,傳統文化某種程度上成為破解村落社會治理中“國家——社會”關係困境重要密匙。對於處在轉型時期的鄉村社會而言,傳統文化與現代性之間的有效融合與互動效果客觀上決定了鄉村社會發展的未來,也是鄉村治理轉型中不可迴避的現實課題。
 
今年4月9日重慶市召開市委五屆四次全會,審議通過了《中共重慶市委關於加強法治和德治工作的實施意見》,強調要推動法治和德治相互補充、相互促進、相得益彰。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說,營造良好政治生態,首先要從政治上認識和落實,首要的是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陳敏爾特別指出,加強教育引導、注重破立並舉、抓住關鍵少數,加強法治和德治建設,用滾石上山的勁頭,把正面的立起來,把反面的去掉,推動重慶政治生態持續向好、整體向好。
 
傳統道德的村莊權威在鄉土社會日漸式微,鄉村社會道德評價標準失範,致使鄉村文化認知陷入了主流道德文化和多元道德觀念相互背離的窘境。誠如湯因比所言,“任何一種文明都需要以文化為載體,才能接觸到另一種文明的實質”。當代中國鄉村社會轉型中的文化變遷,不僅僅需要通過文化創新來推動,更需要傳統文化的傳承作為載體來承載。記者觀察,近期重慶市正突出堅持法治和德治兩手抓、兩手硬,大力營造崇德向善、尊法守法社會新風尚。而永川區鄉賢評理堂正是重慶市全力倡導的這一社會新風尚的生動體現。
 
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永川區這一實踐實則是在廣袤的基層鄉村形成共同參與營造良好政治生態的一種根部力量。進入了新時代,基層群眾對於民主法治建設、公正可預期的良法善治、參與社會事務的呼聲日益強烈,記者認為,永川這一創新實踐,正響應了這一社會熱點訴求,該區廣大鄉賢評理員對於地方村級社會治理所做的看似瑣碎點滴的工作,對於重慶大力營造良好政治生態起到基礎性作用。
 
永川區評選的1009名“新鄉賢”是草根精英,他們德高望重、為人楷模,是村民言行規範的標杆、道德教化的榜樣,具備佔領思想陣地、引導村民行為、規範鄉村秩序、平息鄰里糾紛的威望和條件。在永川,千名新鄉賢嘉言懿行垂範鄉里、百個評理堂涵養鄉風傳播文明,每一個有鄉賢評理堂的院落都成為傳承農耕文化、弘揚社會正氣、記住詩意鄉愁、建設美麗鄉村的示範點。
 
位於衛星湖街道石龜寺村的老店子大院就是其中的典型。74歲的呂祥杰是老店子大院的鄉賢評理員,他是衛星湖街道農機站的退休職工,在以德服人、傳承家風方面具有很高的聲望。他在家庭團拜會上宣講、在家族清明會上傳播、在村社黨員會上動員,用家規家訓傳承和美家風、以孝老愛親彰顯人性美德、讓崇德尚法帶動公序良俗。石板古道、黃桷老樹,作為老店子的根,見證了三百多年的滄桑風雨;忠孝禮義、鄉賢評理,作為老店子的魂,夯實了鄉村振興的法禮基石。“家風更和美、民風更淳樸、鄉風更文明”已經成為永川鄉賢評理堂的目標追求。
 

打造全國鄉村治理的重慶品牌

 
鄉村是最基本的治理單元,既是產生利益衝突和引發社會矛盾的重要源頭,也是協調利益關係和化解社會矛盾的關鍵環節。鄉村治理的好壞不僅決定着鄉村社會的發展、繁榮和穩定,也體現國家治理的整體水平。建設“三治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既是在全面推進依法治國進程中加強基層民主法治建設的題中應有之義,也是鄉村經濟社會發展的必然要求,更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方面。《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加強和完善城鄉社區治理的意見》指出,要充分發揮自治章程、村規民約、居民公約在城鄉社區治理中的積極作用,弘揚公序良俗,促進法治、德治、自治有機融合。
 

▲鄉賢評理員呂祥杰向村民講家風家訓
 
永川區的108名鄉賢評理員從群眾中來、由群眾推選,進得了家門、坐得下板櫈、拉得上家常、建得起感情,對鄰里知根知底知想法,能做到問寒問暖問民情,是基層黨組織動員群眾、組織群眾的可靠力量,能夠有效帶動民事民議、民事民辦、民事民管。
 
位於永川南部的仙龍鎮祝家壩村民小組一直是耕種難、收割難、效益低的傳統農耕區,2017年這裏建起了鄉賢評理堂,村民小組長蔣顯明成為一名鄉賢評理員,他組織村民將閒置的306畝土地集中流轉發展油菜、錦橙等特色作物,建起了通組公路,整治了鄉村環境,產業政策、農戶收益在他的鄉賢評理堂中得到落實,土地糾紛、鄰里矛盾在他的鄉賢評理堂中得到化解。如今祝家壩成為平安大院示範點、清潔鄉村示範點、鄉村旅遊建設點。像蔣顯明這樣的事例還有很多,在鎮村黨組織的領導下,鄉賢評理堂成為答疑釋惑、反映民意、匯集民智的重要載體。“大事共議、實事共商、好事共辦”已經成為永川鄉賢評理堂的生動寫照。
 
永川區委政法委書記羅曉春對記者表示,永川區打造的鄉賢評理堂,用心用情化解民間矛盾,用法用德教化民眾百姓,不失為推動法治、深化德治、促進自治的生動實踐。他說,誕生於上世紀60年代浙江諸暨的“楓橋經驗”歷久彌新,是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的成功典範,永川區下一步將繼續堅持德法相伴,傳承楓橋經驗,努力把鄉賢評理堂打造成為傳承新時代“楓橋經驗”的特色品牌,使之成為推動法治的平台,成為深化德治的窗口,成為促進自治的載體。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