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一帶一路”構建全球共同體
B&R builds global community
本刊特邀主筆 張立 [第3401期 2017-09-11發表]
 
▲溝通台海,連通世界。福建是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是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核心區。廈門港,2016年集裝箱吞吐量達961萬標箱,是全球第十五大集裝箱港、是中國四大國際航運中心之一、處於兩岸航運物流業交流最前沿。圖為在廈門海滄嵩嶼碼頭內,一艘國際集裝箱貨輪在卸裝。(新華社圖片)  
 
古代絲綢之路的形成是沿線各族人民通過不斷交流和探索而逐漸形成的。這是一條連接亞洲、歐洲和非洲的古代商貿之路、文化之路。正是這條連接亞洲、歐洲和非洲的古絲綢之路,溝通了東西方文明,豐富了沿線人民生活,推動了世界文明進程。這條路所承載的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的精神,歷千年而不息。
 
而今,“一帶一路”倡議從2013年底提出以來,引發各國的關注。源自於古絲綢之路的“一帶一路”,並不局限於古絲綢之路的理念、範圍,而是富含二十一世紀的時代氣息,尤其是與自發的、“有機”的古絲綢之路不同,“一帶一路”是由中國首先倡議,既是對中國的發展、責任提出了新的要求,也是為正陷入泥淖的世界經濟開出了一劑良方。
 
中國之“一帶一路”倡議,連接歷史與未來,溝通中國和世界,旨在弘揚絲路精神,為古老的絲綢之路注入新的時代內涵,以東方智慧為全球發展探尋解決之道。
 
▲2017年,河南省內外貨源不斷在鄭州集聚,“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貨物陸續在鄭州集散分撥,中歐班列(鄭州)業務增長迅速。同時,中歐班列(鄭州)實現兩次提速,由年初的每週“四去四回”,加密至6月份的“五去五回”和7月份的“六去六回”。圖為滿載着貨物的X8202次中歐班列(鄭州)駛出鄭州鐵路集裝箱中心站。(新華社圖片)  

 

願景:促進人類社會全面進步

 
“一帶一路”建設由理念轉化為行動,從願景變為現實已經歷時4年,速度超乎常人預料。之所以如此,就在於“一帶一路”建設符合相關國家共同利益,也符合人類社會的進步方向和整體利益。隨着“一帶一路”建設的實踐和理論跟進,其戰略意義和豐富內涵日益顯現。
 
對“一帶一路”建設的倡議者中國來說,推進“一帶一路”建設與中國的諸多發展戰略和國際戰略相契合。比如,它是對外開放戰略的升級版,是外交戰略佈局的新拓展,是海洋強國戰略的重要實施路徑。對參與國來說,“一帶一路”建設符合自身的根本利益,特別是經濟發展需要。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院副院長劉建飛認為,更需要關注的是“一帶一路”建設的豐富內涵。起初人們將目光盯在經濟上,認為“一帶一路”建設就是一個經濟合作的戰略,現在看來,“一帶一路”建設已經遠遠超出經濟範疇。可以說,“一帶一路”建設是有利於人類社會在發展、安全、文明諸多方面全面進步的宏偉藍圖。
 
其實,古代絲綢之路也不僅僅限於經濟層面的內容。漢武帝派張騫出使西域,主要目的是為了抗擊匈奴,是為了安全利益;唐朝遣高僧西行,目的是取佛經,是為了文化利益;被視為推進海上絲綢之路重要舉措的鄭和下西洋,主要目的也不是通商。古代絲綢之路固然促進了歐亞大陸及非洲、南太地區的經濟交往,但是也極大地促進了文明交流,推動了人類社會全面進步。
 
當今世界的各種文明都有其精華,都是人類文明寶庫的組成部分。當然,文明之間也存在各種差異,甚至在歷史上一度發生衝突。但是不管怎樣,在和平與發展為主題的全球化時代,在人類面臨共同命運的時代,各種文明的相處之道應當是“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閡、文明互鑒超越文明衝突、文明共存超越文明優越,推動各國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信任”。“一帶一路”建設要實現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其中最根本的是民心相通。沿線各國之間的民心能否相通,直接影響到其他“四通”的實現。殖民主義時代,西方列強在殖民地也搞一些基礎設施建設,但那是為了掠奪殖民地的資源;貿易投資關係很密切的國家經常打貿易戰、貨幣戰,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密切的貿易投資關係沒有以民心相通為基礎;兩國間的經濟合作政策時常因某一國政權更換而改變,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這些合作政策沒有得到人民的認可。文明交流互鑒共存是民心相通的基礎。所以,建設文明之路也就是推進民心相通之路。
 

 

不是歷史再現 而是一種創新

 
“一帶一路”的概念,應該是受到了“絲綢之路”的啟發。這一發展構想從經貿層面上來看,和當年絲綢之路所象徵的盛世繁華有很大的相似性,但實際上又不是同一回事。復旦大學教授葛劍雄在接受媒體訪問時稱,我們沿用了“絲綢”這個概念,但實際上,今天的“一帶一路”,不是歷史上絲綢之路的再現或者延續,而是一種創新。
 
第一,歷史上的絲綢之路是客觀形成的,維護它的主要動力來自外界,而不是中國內部。因為中國歷來沒有一個對外貿易的概念。中國人認為自己天朝大國,無所不有,不需要依賴外界。第二,如果對外國的東西感興趣,中國會認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別國應該主動來朝貢,而不是中國去買。接受朝貢時,中國會貫徹薄來厚往的原則,不讓對方吃虧,以顯示天朝的大度和富有。所以歷史上的朝貢貿易,中國基本是虧本的。一直到清朝末年,中國始終缺少開拓外貿的積極性,都是被動的。
 
而今天的“一帶一路”是中國主動的。只有取得雙贏,“一帶一路”才能夠持續。這個雙贏,既不是像當年天朝大國那樣接受萬國來朝以及鄭和下西洋,一味對外撒錢,也不是像西方殖民主義般,到別國利用廉價的勞動力、原料和市場來謀利。“一帶一路”從一開始就強調平等互利,形成利益共同體,一致命運共同體。這跟歷史上是有本質區別的。
 
隨着國際關係的演變,“一帶一路”的推進似乎面臨很多不確定因素。因為沿線的國家有了更複雜的利益考量,而國家與國家之間,也有了比以往更複雜的文化衝突和歷史形態的矛盾。葛劍雄認為,機遇跟挑戰往往是並存的。挑戰主要是兩方面:一是政治風險。保持這片地區的穩定,靠中國一家是行不通的,要跟對方合作。
 
從經濟風險來講,以中國成立亞投行為例,有觀點認為亞投行要取代世界銀行,事實並非如此。如果僅依靠中國的力量,一方面我們的能力畢竟有限,不要說4萬億,40萬億都不夠。另一方面,風險也大,所以中國希望世界都參與進來。目前已有近100個國家參與,那麼將來的資金資源就增加了,財源廣了,並且大家都能夠得到開放的好處。
 
所以,儘管有政治的、經濟上的風險,“一帶一路”這件事,中國不得不做,必須做。

 

引領新的經濟全球化

 
當前,經濟全球化站在了新的十字路口。“一帶一路”反對貿易保護主義,提倡構建開放、包容、共享、均衡的全球經濟,承載着以構建自由貿易區網絡為目標、促進全球自由貿易進程的新使命,為經濟全球化帶來了新的理念,將成為經濟全球化的新主角。
 
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遲福林認為,中國發展的內外部環境正在發生深刻的變化。從外部環境看,發達國家貿易保護主義、孤立主義等傾向加劇,使經濟全球化的不確定性上升;從內部看,經濟轉型升級的趨勢基本形成,並且國內的經濟轉型與國際經濟格局的變化日益交織在一起,轉型的雙向影響明顯增強。在這個特定背景下,需要客觀把握“一帶一路”在經濟全球化中的內涵外延及角色定位、目標任務等內容。
 
首先,“一帶一路”的外延正不斷擴大。“一帶一路”秉持的開放、包容、共享、均衡的理念,是一個開放式的倡議,將逐步跨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成為包括發達國家在內的全球共商、共建、共享的大平台、大戰略,由此在推進新的經濟全球化中承擔重要角色。
 
其次,“一帶一路”的內涵正逐漸升級。為什麼“一帶一路”倡議能夠贏得廣泛的國際共識?重要原因在於,“一帶一路”承載着推進新的經濟全球化的重要使命,這提升了“一帶一路”的內涵。
 
最後,“一帶一路”的地位正在提升。“一帶一路”既包括對新興市場、發展中國家和轉型國家的開放,也包括對西方發達國家的開放,而且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與中國區域開放開發直接融合。因此,“一帶一路”不僅僅是國家區域性戰略,更是一個引領開放、包容、共享、均衡的經濟全球化大戰略,有助於構建內外互動、相互融合的新發展大格局。
 
遲福林指出,“一帶一路”多種形式的自由貿易進程,將形成國內經濟開放轉型的重要推動力。適應經濟全球化新變局,一是推動國內服務業市場開放與服務貿易開放的融合。服務業市場開放是服務貿易發展的一個重要基礎。中國實行自由貿易戰略,重點在服務貿易,難點在國內;國內的難點在於服務業市場開放;服務業市場開放的難點在於理念、在於政策體制。因此,要以服務業市場開放為重點深化結構性改革,破除壟斷,拓寬社會資本投資空間,有效激發市場活力,擴大服務型消費的有效供給,做大做強服務業這個經濟增長的“第一引擎”。二是以服務貿易為重點加快國內自貿區轉型。三是積極開展產業項下的自由貿易政策。從不同區域的特定優勢出發,支持具備條件的地區率先實行旅遊、健康、醫療、文化、職業教育等產業項下的自由貿易政策,走出一條開放轉型的新路子。四是推進粵港澳服務貿易一體化。
 
總之,以服務貿易為重點的開放轉型,不僅將為中國經濟轉型與改革發展帶來強大動力,而且將對經濟全球化產生重大影響。
 

終極目標:打造世界的共贏之路

 
“一帶一路”建設是構建中國開放型經濟新體系的頂層設計,是實現民族復興的重大舉措,是實現共同繁榮發展的方案,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偉大探索和實踐。
 
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潘盛洲撰文指出,“經過近40年的改革開放,中國經濟正在實現從引進來到引進來和走出去並重的重大轉變,出現了市場、資源、投資對外深度融合的新局面。推進“一帶一路”建設,不僅有利於實現國內與國際的互動合作、對內開放與對外開放的相互促進,更好地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進一步推動中國經濟轉型升級,還有利於促進中國區域協調發展。
 
此外,中國陸上有14個鄰國,海上與6個國家隔海相望。無論是從地理方位、自然環境還是從相互關係看,周邊國家與中國地緣相近、人緣相親、文緣相通,加強合作對彼此都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注重中國與沿線各國發展戰略和規劃對接、政策相互協調、基礎設施互聯互通、人文交流互動,強化彼此之間的利益聯結紐帶,加強教育、文化、旅遊、體育、衛生、科技等領域合作。“一帶一路”建設既可以使中國發展更多惠及周邊國家、實現共同發展,又可以提升中國參與國際合作的親和力和影響力,為國內發展創造和平、穩定的周邊環境。
 
近年來,受國際金融危機影響,世界經濟持續低迷,呈現低增長、低國際貿易流量的局面。以“一帶一路”建設為契機開展跨國互聯互通、提高貿易和投資合作水平、推動國際產能和裝備製造合作,本質上是通過提高有效供給來催生新的需求,有利於穩定世界經濟形勢,實現世界經濟再平衡。特別是“一帶一路”建設強調經貿規則的互聯互通,倡導以開放、包容的態度考慮各國的主張和訴求,有利於完善世界市場機制,降低交易成本,提高世界市場效率,拉動相關國家經濟增長。
 
“一帶一路”建設不是對現有國際合作機制的挑戰和替代,而是與現有機制互為助力、相互補充,針對國際合作中的瓶頸和制約因素提出“中國方案”,以開放、合作、共贏的理念為世界經濟注入正能量。“一帶一路”建設聚焦“五通”,把中國發展同沿線各國發展結合起來,把中國夢與世界夢銜接起來,推動沿線各國聯動發展並加深經濟融合。各國在此過程中將形成“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利益共同體,從而為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奠定基礎。
 
隨着成都開往歐洲的班列順利開出,目前中國已有25座城市開行了直達歐洲的班列,尤其是2017年首列開進倫敦的班列,以及包括雅萬高鐵,中泰高鐵還有拉伊鐵路都是“一帶一路”的具體實施,更是實力的彰顯,作為“一帶一路”的具體執行者,常態化的班列一路西行。
 
“同聲相應,同道相成。”憑借着中華民族不屈不撓的銳意進取精神,還有世界共贏的需要,這條路終究會成為世界渴盼的共贏之路。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2017寶安產業發展博覽會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3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