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一帶一路”在中東歐具強大生命力
B&R has strong vitality in the Middle East
魏煒婷 [第3401期 2017-09-11發表]
    
▲波蘭總理謝德沃曾在多個場合表示,“一帶一路”對波意味著機遇,波蘭高度贊賞該倡議並願參與其中,積極致力於推動歐亞合作。波蘭願成為中方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合作伙伴。(網絡圖片)  
 
中國商務部近日表示,中國和中東歐國家之間的經貿合作正紥實推進,目前中國已與中東歐16國中的13個國家簽署了推進“一帶一路”合作文件,雙方貿易和投資額不斷擴大。作為亞歐大陸經濟帶的重要組成部分,中東歐是“一帶一路”倡議的先行者和實踐者。中東歐獨特的區位優勢決定了其在“一帶一路”倡議中能夠發揮重要的區域性支點作用,而中國也成為中東歐國家擴大市場、融資來源和投資的重要地區。放眼未來,隨着“16+1合作”機制與“一帶一路”的更深度融合,中國與中東歐的合作發展有望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新板塊、新動能和新亮點。
 

地理位置優越 利“一帶一路”推進

 
地處歐亞大陸結合部的中東歐地區是“一帶一路”的重要板塊,對“一帶一路”倡議的發展和推進意義重大。中國、歐盟、俄羅斯和中亞分別是亞歐經濟帶中重要的經濟體。在亞歐經濟帶中,中東歐處在連通最發達的歐盟一體化市場和最主要的能源產地間的結合部,其東聯西通的地緣優勢明顯,是歐盟市場的重要接入口。對西歐市場而言,中東歐具有成本低和新興經濟體增速快的優勢;與俄羅斯和中亞地區相比,中東歐市場則相對發育更成熟、經濟更發達、產品競爭力更強。中東歐這些獨特的區位優勢決定了其可在“一帶一路”倡議中發揮重要的區域性支點作用。
 
與此同時,中國和中東歐還可通過“一帶一路”實現雙方利益訴求的高度互補和契合。這是因為,作為世界主要新興市場,中東歐國家與中國發展階段相似,人均收入相近,經濟互補性較強,為雙方經貿合作奠定了良好基礎。在全球經濟提振仍然乏力的形勢下,中東歐多數國家處於經濟恢復期,有着共同發展的強烈願望。在人力資源和自然資源方面,各國有着各自的優勢產業和專業領域,開展互利合作的前景廣闊。但各國在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建設方面則相對滯後,存在較大發展瓶頸。另一邊廂,中國經過30多年的改革開放,資金相對較為充足,在高鐵、核電、通訊設備等製造業和技術發展方面擁有較大優勢。結合中東歐國家的區位優勢及產業特點,“一帶一路”可實現雙方經濟結構上的互補,中國-中東歐合作在基礎設施建設、清潔能源開發、農產品加工、高新技術轉移與應用等領域具有眾多機會。“一帶一路”的互聯互通項目將推動沿線各國發展戰略的對接,發掘區域內市場的潛力,促進投資和消費,創造需求和就業,進而推動經濟發展。
 
根據中國商務部數據,中國與中東歐之間的進出口貿易已從2010年的439億美元增至2016年的587億美元。不但如此,雙方貿易在中歐貿易中的份額也在持續攀升,2016年已佔同期中國與歐洲進出口貿易的9.8%。同時,雙方相互投資亦不斷擴大。據不完全統計,中國企業在中東歐國家投資超過80億美元,涉及機械、化工、電信、家電、新能源、物流商貿、研發、金融、農業等領域;中東歐16國在華投資超過12億美元,涉及機械製造、汽車零部件、金融等多個領域。須知一提的是,雙方在基礎設施建設領域的合作堪稱碩果纍纍。中方企業承建的塞爾維亞貝爾格萊德跨多瑙河大橋、科斯托拉茨電站一期、波黑斯坦納里火電站、波蘭城市防洪項目已完工;塞爾維亞科斯托拉茨電站二期和E763高速公路、馬其頓兩條高速公路、黑山南北高速公路、波蘭輸變電安裝建設等項目總體進展順利;匈塞鐵路匈牙利段已簽署建設合同,塞爾維亞境內的貝爾格萊德—佐瓦段已簽署商務合同和貸款協議,有望於年底開工。
 
▲匈牙利總理歐爾班認為,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全球經濟和政治經歷了從單一中心向多中心的轉變。中國就是其中一個重要中心。中國這顆“恆星”至少在未來幾十年內在全球經濟中發揮決定性作用,“一帶一路”倡議更是一個走在時代前列的舉措。(路透社)
 

從觀望到認可 為“一帶一路”站台

 
“一帶一路”是中國向世界提供的最大公共產品,涉及區域廣袤,合作成員眾多,治理模式深刻,操作層面繁雜,都是前所未有的。正因為如此,“一帶一路”倡議自提出至今,在國際社會經歷了一個從疑惑、觀望、爭議到支持的過程,中東歐國家也不例外。
 
有專家指出,中東歐對“一帶一路”的誤解主要體現在4個方面。一是中東歐國家對該倡議的期望值很高,但許多項目僅靠中國一個國家很難達成。比如,陸上絲綢之路建設包括開通多條貨運班列,然而歐盟與俄羅斯的相互制裁導致步入歐亞大陸中東歐板塊後,貿易暢通受阻。要解決這一問題,必須調動各方面積極因素形成合力。這些積極因素就包括中東歐國家的參與和努力。第二種誤解體現在,在中東歐國家提出很多倡議(多瑙河倡議、三海倡議和波羅的海倡議等)的同時,其他世界大國也提出不少倡議。有人覺得這些倡議會與中國的倡議產生競爭,中國也很難對接這麼多倡議。但其實“一帶一路”倡議是開放和包容的,只要有合作共贏點,都可以合作對接。“一帶一路”不排斥任何有意義、有價值的合作倡議,與現存的各種倡議也不是相互替代的關係。
 
第三種誤解是有觀點認為,“一帶一路”倡議使中國成為中東歐地緣政治新玩家,將不可避免地捲入歐亞大陸地緣政治紛爭。但中國努力尋求的是經貿和文化等領域的務實合作,而且中國一直謹慎避免捲入任何潛在的地緣紛爭。第四種誤解是認為“一帶一路”創造的金融工具應充分支持“一帶一路”項目,加快推進相關工程,但目前的支持力度還不夠。事實上,無論亞投行還是絲路基金,它們雖可為“一帶一路”建設服務,但都不是專為“一帶一路”設計的。兩個金融工具遵循市場原則,依照國際慣例和標準辦事,希望在金融領域確定更高規格的運行標準。即兩個金融工具的目標是要獲益和盈利,而非見到絲路項目就投,遇到一些不是絲路項目的,只要有盈利價值和前景,也會大量投資。
 
由於以上誤解和困惑,用外媒的話來說,“一帶一路”倡議最初幾年在中東歐幾乎處於休眠期。不過,隨着“一帶一路”建設逐漸取得惠及多國的成果,以及中國政府不遺餘力對該倡議的理念、宗旨和目標所做的積極闡釋和推廣,中東歐國家對“一帶一路”的態度開始發生轉變。他們逐漸意識到,參與“一帶一路”建設能夠獲得實實在在的利益。其中,匈牙利成為首個走上“一帶一路”的歐洲國家。從國別維度來看,匈牙利的地理優勢決定了其在“一帶一路”中作為歐洲門戶的作用。匈牙利不僅是中歐地區的天然氣集散地,也是中國商品在歐洲的集散地。匈牙利總理歐爾班認為,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全球經濟和政治經歷了從單一中心向多中心的轉變。多中心的世界秩序意味着多種發展模式,也會帶來很多機會。中國就是其中一個重要中心。中國這顆“恒星”至少在未來幾十年內在全球經濟中發揮決定性作用。
 
“一帶一路”倡議更是一個走在時代前列的舉措。匈牙利駐華大使齊麗撰文稱,世界經濟的重心正從西方轉向東方,從大西洋地區向太平洋地區轉移,中國是關注的焦點。匈牙利的“向東開放”政策,重點就是發展與東方國家、特別是中國這個亞洲最重要貿易夥伴的經貿關係。“一帶一路”倡議與匈牙利“向東開放”政策相輔相成。
 
▲中國-中東歐合作在基礎設施建設、清潔能源開發、農產品加工、高新技術轉移與應用等領域具有眾多機會。圖為中方企業承建的塞爾維亞科斯托拉茨電站。(網絡圖片)

 

各國差異巨大 係“一帶一路”挑戰

 
而作為中東歐地區面積最大、人口最多、經濟體量最大的國家,波蘭無論在“一帶一路”建設中,還是在“16+1”合作中,都是一個不可或缺的力量。波蘭總統杜達、總理謝德沃等領導人在多個場合表示,“一帶一路”對波意味着機遇,波蘭高度讚賞該倡議並願參與其中,積極致力於推動歐亞合作。波蘭願成為中方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合作夥伴。
 
與許多國家一樣,當“一帶一路”倡議剛提出時,波蘭最初的態度是觀望,一是不了解,二是不知道如何開展合作。而隨着該倡議的進一步推廣和實施,波蘭政府和企業的態度發生了很大改變,積極性空前高漲。目前,中波各領域互利合作亮點紛呈。不僅政策對接更加深入,貿易、投資合作加速增長,金融及科技合作日益密切,兩國人文交流也不斷升溫。在“一帶一路”倡議中逐漸獲益的其他中東歐國家也紛紛表示,該倡議為多方共贏帶來了新機遇,是致力於繁榮與和平的金鑰匙。捷克工貿部副部長穆日斯基表示,“一帶一路”是促進雙方經濟的平台。他希望雙方在基礎設施、能源、航空、科技、交通、物流、農業,制定標準化認證等各領域加強合作。克羅地亞旅遊部國務秘書馬圖希奇稱,2016年,該國旅遊量達到1450萬人次,旅遊總收入達到86億歐元。其中,中國遊客達125000人次,與2015年相比增長了14%。今年1-5月,中國遊客較去年同期增長了69%。馬其頓外交部副部長伊利亞·伊薩伊洛夫斯基表示,“中國是馬其頓最重要的經濟和政治夥伴之一。”“一帶一路”是促進全球的安全和平,推動全球互聯互通投資貿易的平台。“中國的投資合作為各國人民帶來了實際的利益,並遠遠超出我們的預期。”
 
隨着“一帶一路”在中東歐的平穩推進,該區域國家的政治制度、意識形態、宗教文化、民族特色、利益訴求、法律環境以及發展水平等方面的巨大差異也逐漸顯現,而這必將成為“一帶一路”繼續推進和融合過程中的潛在風險和挑戰。因此,各方專家紛紛提醒並建言,中國投資者需立足國內實際與中東歐各國的實際,優勢互補,合作共贏。綜合各方分析,可從以下幾方面入手。第一,關注各國訴求,加強協同發展。由於中東歐各國國情不同,因此要尊重各國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的訴求,以“開放、包容、共贏、互惠”為原則,從各國自身的發展規律以及社會特色出發,促進合作向着穩定、和諧的方向發展,同時還必須注重可操作性,以便促進合作項目的開花結果。第二,關注發展差異,注意規避風險。冷戰後,中東歐各國採用了不同的改革路徑和發展模式,這些都需要中國在與各國的合作和溝通中區別對待。同時,地緣政治環境風險也不容忽視。以烏克蘭危機為代表,中東歐各國之間的不安全因素大幅增加,再加上美國遏制俄羅斯的軍事力量,都使中東歐的地緣政治狀況尖銳化和複雜化,中國應對此保持警惕。
 
第三,搭建溝通平台,注重多方交流。首先,要搭建與中東歐各國政治與經貿往來平台。自“一帶一路”倡議提出與“16+1”機制構建以來,中國已經搭建了多層次的合作平台,今後隨着這些平台和機制的務實推進,一些創新、有效的平台還會不斷湧現。其次,中國要構建民間與國家教育和文化交流的平台。
 
只有增強雙方文化的相互影響力,加強民眾之間的了解,才能更好消除各國對“一帶一路”倡議的質疑。再次,搭建司法交流平台。要深化中國和中東歐國家司法交流合作,共同推動法治文明進步。最後,中國還應遵循“獨立自主、互不干涉、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原則,積極開展與中東歐各國之間的政黨交流與合作,加強黨際交流,使各國之間的關係向着和諧、穩定和健康的方向發展。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2017寶安產業發展博覽會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3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