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修復經濟系統 化解新矛盾
Restoring economic system and resolve new contradictions
尚震宇 [第3407期 2017-12-11發表]
中國有能力化解主要矛盾
 
在中共十九大勝利閉幕之際,“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黨章,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物質決定意識”,整個經濟系統在演進過程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經濟社會正處於計劃經濟體制全面向市場經濟體制轉軌的中後時期,歷史發展階段的物質基礎決定了相應階段的意識水準。
 
計劃經濟體制下決定了無法意識到市場對資源配置的積極作用,轉軌時期前期(十四大)剛剛意識到發揮市場在國家宏觀調控下對資源配置的基礎性作用,轉軌時期中期(十八屆三中全會)才真正意識到需要充分發揮市場在國家宏觀調控下對資源配置的決定性作用,因此經濟系統的演進中難免會出現漏洞,表現為以資源、環境、貧富懸殊、債務比例和潛在系統性風險為代價。系統漏洞主要集中在環境、經濟失衡、三農、政府權力四大方面,這也是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根源所在。
 
一旦意識到系統漏洞,“意識反作用於物質”就會發生作用,發揮主觀能動性,就能識別修復系統漏洞。改革開放39年物質文明取得舉世矚目的偉大成績,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五位一體”總體佈局和“四個全面”戰略佈局下,中國完全有能力修復系統漏洞,向着資源佔用少、環境保護好、貧富懸殊小、債務比例低、系統風險小的理想狀態邁進,維護經濟的健康、穩定、持續運轉,從而逐步化解中國社會主要矛盾。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圖為2014年4月28日,習近平在新疆疏附縣托克扎克鎮中心小學同師生們合影。(新華社圖片)  
 

經濟系統高度抽象與修復邏輯

 
經濟系統可以高度抽象為家庭、企業與政府三大經濟單元,從可持續發展的視角,三大經濟單元有各自對美好生活的核心需求。家庭:教育、事業、健康;企業:融資、人才、競爭勝出、社會責任;政府:財政體制、貨幣體制、體系制度的優化、民富國強。對家庭來說,教育提升工作能力,事業服務於企業或政府,實現收入後才會考慮長期發展中的健康問題;對企業來講,在順利融資和人才基礎上,通過技術創新、管理運營、商業模式、激勵約束等機制的優化,參與價值鏈上的競爭並勝出,才會關注長期發展的社會責任;對政府而言,財政體制維持政府運轉,貨幣體制維護經濟運行,優化體系制度服務於家庭和企業,促進經濟發展,政府長期穩定的最大利益來自於民富國強。家庭需求中的健康、企業需求的社會責任、政府需求的民富國強,是經濟系統三大經濟單元可持續發展的基石。
 
經濟社會的總產出中,勞動力的變化和資本的變化,帶來的僅是資本的廣化,面對的是紅海市場,經濟增長具有天花板,但是生產率的提高和路徑的優化,帶來的是資本的深化,面對的是藍海市場,為經濟的增長打開天花板,生產率的提高可以是科技進步、商業模式、激勵約束機制等,路徑的優化是體系制度等。企業在各領域的優化及優化速率的提升,會不斷優化價值鏈的各個環節,不僅提升企業與所處行業的競爭力,而且有利於推動經濟的好轉與發展,比如動車高鐵、互聯網及移動互聯技術的進步;政府在各個領域對建立並維護的體系制度持續優化及優化速率的提升,會不斷優化國家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各環節,提升國家全球競爭力,比如現代企業制度、大部制改革及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等。
 
修復經濟系統漏洞,需要依據產業演進趨勢,在市場經濟體制中,三大經濟單元以價值鏈競爭的方式來整合資源,變革生產關係和優化自身服務供給來滿足相互之間對美好生活的需求;需要善於運用馬克思主義原理與方法,結合科技進步的力量,促進生產關係服務生產力。在面向市場的價值鏈競爭中,把政府引導產業發展以優化自身服務供給、深化政府體制改革以降低體制成本、運用現代科技以提升服務效率密切結合起來,三大經濟單元持續優化服務供給來滿足相互之間對美好生活的需求,構建良性循環的市場機制,修復經濟系統漏洞。
 

系統漏洞的修復舉措

 
1.環境保護是修復系統漏洞的基礎
 
環境是經濟系統賴以生存和發展的基礎,環境包括自然環境和人文環境。環境破壞的根源在於三大經濟單元追求局部而非整體利益最優,短期利益遠遠大於其破壞的成本,制度上存在漏洞會使環境失去保護。修復舉措以制度建設為主,改變價值鏈生態,進行產業技術升級,優化生產關係,密切結合現代科技,服務新的生產力,環境修復費用進入政府購買。
 
首先,對三大經濟單元進行環保制度宣傳、加強自律和輿論監督,提高舉報獎勵;其次,對環保不達標的企業關停整頓、撤銷營業執照處理、直至追究相關企業的直接責任人,迫使技術升級達到環保要求;再次,對破壞環境的企業從高額處罰、信用評級、融資便利、稅收優惠、乃至追究主要責任人刑事責任等方面加大懲處力度,使破壞環境的成本遠遠大於收益;最後,對地方政府考核中添加環保指標,除經濟和法律責任外,還需對環保失職、瀆職的主要責任人終身追責。
 
另外,對自然環境修復,引入生物科技企業,解決土壤修復、垃圾固廢降解處理、水污染治理等。除此之外,人文環境修復需要充分運用現代科技,推進國家人工智能進程,運用安防科技、人臉識別、智能製造、大數據、雲計算等技術,降低三大經濟單元之間因信息不對稱引發的道德風險,大幅降低制度成本。
 
▲12月2日,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舉行以“新時代的中國共產黨與世界”為主題的中共十九大精神專題研討會。這是研討會上舉行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專題研討。(新華社圖片)  
 
2.平衡經濟發展是修復系統漏洞的關鍵
 
經濟失衡主要表現在東南沿海與內陸省份經濟差距、城鄉收入差距、產業內部地產獨大方面,平衡發展是系統穩定、持續運轉的關鍵,修復舉措以變革生產關係為主,從生產、分配、交換、消費四個環節來實施。
 
生產環節,特別是內陸省份,應持續加大對三大經濟單元的教育投入,密切結合科技進步,用創新驅動配合供給側改革,在價值鏈競爭中持續優化自身服務與產品,縮小中西部地區生產力發展不平衡;鼓勵外商直接投資和國家東部地區加大對中西部地區投資,增加政府轉移支付,完善社保、醫老體系,以服務實體經濟為本,不斷提升農業、工業和服務業的科技含量,大力發展生產性服務業。
 
分配環節,深化體制改革,初次分配必須注重公平,推動多種分配方式並舉,如混合所有制、員工持股等形式,增加家庭資本報酬和勞動報酬;政府引導企業對勞動力和勞動產品的分配,降低壟斷行業收入,對因生產資料佔有不同引起的收入增加,採取稅收等杠杆加以調節;降低小微企業和中低收入家庭的稅負,降低行政事業性收費和政府性基金等收入,提高財政對民生領域支出的比重。
 
交換環節,政府要建立全國統一市場體系、公平的市場規則、規範市場秩序,深化價格形成機制改革,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反對地方保護、反對壟斷和不正當競爭,徹底改變以往工業品價格高於價值、農產品價格低於價值的長期剪刀差現象;深化戶籍制度改革,促進土地流轉,在新農合的基礎上繼續完善農村醫保體制,進行5G通信和交通運輸網路建設,加快要素流動。
 
消費環節,對於生產性消費,結合供給側改革,政府引導企業通過“一帶一路”走出去,同時通過企業海外並購,引入先進技術,進行對國外產品的消費替代;對於生活性消費,伴隨人口老齡化趨勢,企業要把握醫療、養老、大健康、基因科技、人工智能、智慧城市等領域的需求;另外,政府還需要進行直接稅改革,通過累進制使高收入家庭承擔更多的稅負來調節貧富差距。
 
此外,政府需對樓市實施“先租後售”的高比例保障房制度,提升配置家庭資產效率,將勞動力資產轉換為不動產;控制商品房供給,從而保障價格穩定不觸發系統性金融風險;增加保障房數量控制價格,滿足家庭基本住房需求。
 
3.提升三農服務品質是修復系統漏洞的根本
 
中國自古以來都是農業大國,民以食為天,消滅貧困,共同富裕是政府的使命,只有縮小城鄉差距和貧富懸殊,才能為經濟提升持續增加動力,修復經濟系統,根本上要提升三農服務品質。
 
首先,政府繼續優化行政體制,全力協助加快推進農村土地流轉,實現土地所有權、承包權和經營權“三權分置”,從而利於實施農村產業化;其次,企業可以引入荷蘭農業溫室水培技術、以色列滴灌技術、生物授粉技術、黏帶滅蟲技術等國外先進農業科技,結合互聯網、移動互聯和大數據技術,大力發展綠色生態農業;再次,嘗試土地入股企業的方式,農村家庭可以在自願互利的基礎上,自行選擇參與農業企業合作或進城打工的形式,多種形式增加收入;最後,發展農產品深加工產業,帶動農業生產性服務業的發展,引導企業在農產品流通領域有序競爭,通過財政支持和普惠金融政策,進行大宗農產品交易及物流配售、網上商城、農產品追溯體系等現代農產品流通體系建設。
 
另外,完善農產品價格形成機制,注重發揮市場形成價格的作用,徹底改變過去農產品價格長期低於價值的現象;在修復環境的基礎上,以產業演進趨勢,創新企業管理運營模式,結合現代科技,引導生態、文教、醫老等生產性服務業相繼開展,持續優化家庭、企業、政府的服務供給。除此之外,引導三農企業借力多層次資本市場,大力發展專業機構投資者,改變證券市場參與者結構,引導家庭儲蓄進入資本市場,通過專業金融機構配置金融資產,加大資本市場的制度建設和規範化治理力度,嚴厲整治違法違規行為,把資本市場建設成透明、清潔、優化、高效的資源配置場所,成為中國經濟轉型平穩過渡的紐帶。
 
4.界定政府權力是修復系統漏洞的核心
 
市場經濟體制的基石是信用經濟和法制經濟,信用環境和法制環境的缺失,將嚴重挫敗企業家精神,無法激發市場主體的創新、創業活力,面向競爭的價值鏈生態將退變為權力下的政府與企業合謀。修復經濟系統,核心是要界定政府權力,建立一個透明、公正、清潔、高效、易受監督、易受追責的制度體系。
 
首先,使用安防科技、人臉識別、雲計算等技術,落實依據憲法和國務院組織法出台的國務院“三定規定”,創造一個行政職權透明、公開、易受監督的制度環境,為信用和法制經濟奠定基礎;其次,推進“三張清單”配套改革措施,權力清單“法無授權不可為”、責任清單“法定職責必須為”,確保政府簡政放權,負面清單“法無禁止皆可為”,釋放企業與家庭的經濟活力;再次,公權公用,行政行為接受三大經濟單元全過程監督,創造易受追責的制度環境,對違規行為及時制止和糾正,對違法行政嚴厲問責,體現三大經濟單元在訴訟主體間的平等,形成通過法律而不是運用權力解決行政爭議和糾紛的良好環境;最後,全面深化改革,政府由管理者轉向服務者,把素質高、能力強的政府職員派往中西部地區,組建當地的執政團隊,提升當地政府服務效率和服務意識,打造良好營商環境,公平正義的法制環境、向上守信的社會環境、廉潔高效的政務環境。
 
另外,推進國家人工智能進程,對政府行政體制進行內部優化,重構制度體系,特別是財政赤字省份,由電子政務向人工智能政務過渡,創造一個公正、清潔、高效的制度環境,降低三大經濟單元之間因信息不對稱引發的道德風險,大幅降低制度成本,促進生產力的快速發展。除此之外,政府職責主要在維護宏觀經濟穩定、優化公共服務、保障公平競爭、加強市場監管、維持市場秩序、推動可持續發展、彌補市場失靈方面。
 

結束語

 
黨的十九大後,中國進入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處在向市場經濟體制全面轉型的中後時期,轉軌時期的平穩過渡需要堅持社會主義道路,運用馬克思主義原理方法和科技進步的力量,在面向市場的價值鏈競爭中,把引導產業發展、優化政府體制、應用現代科技密切結合起來,同時優化三大經濟單元的服務供給來滿足相互之間對美好生活的需求,構建良性循環的市場機制,從環境保護、平衡經濟發展、提升三農服務品質、界定政府權力四大方面來修復經濟系統漏洞,就能在全面深化體制改革的進程中,逐步化解新時代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不斷提升國家競爭力,共同鑄就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夢想,持續為世界的和平與發展貢獻力量。
 
﹙作者是中郵證券董事總經理/財富管理博士後﹚
 
 
 




經導全媒體矩陣
2018全國兩會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走進新時代的蘄春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0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