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中國金融業步入開放期
China’s financial industry enters the opening period
本刊記者 韓放 [第3407期 2017-12-11發表]
 
在中共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統代表團討論會上,中國金融高層表示,金融監管效果在逐步顯現,未來金融監管會越來越嚴,同時將擴大金融開放。央行行長周小川表示,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和十九大報告,都傳遞出進一步擴大金融開放的信號。金融業的開放短期內可能進一步加劇行業競爭,但長期來看,金融業開放符合中國經濟結構轉型的需要,也將助推金融業和經濟結構的轉型。值得注意的是,金融業開放不等同於金融和資本流動的自由化,在“開門”的同時,一定要把握節奏和力度,必須要防範由此帶來的金融風險。
 
中國金融行業的對外開放正在進入一個全新的階段。繼外交部宣佈中國將大幅放寬金融業,包括銀行業、證券基金業和保險業市場准入後,11月10日,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近日在國新辦吹風會上詳解了金融業開放路線圖。
 
朱光耀表示,中方決定將單個或多個外國投資者直接或間接投資證券、基金管理、期貨公司的投資比例限制放寬至51%,並在3年後取消限制。將取消對中資銀行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外資單一持股不超過20%、合計持股不超過25%的持股比例限制,實施內外一致的銀行業股權投資比例規則;3年後將單個或多個外國投資者投資設立經營人身保險業務的保險公司的投資比例放寬至51%,並在5年後取消限制。
 
中金公司分析師易峘認為,這些政策表明中國對本國金融業參與國際競爭的信心增強,並標誌着中國金融及服務業對外開放邁出重要一步。中國金融對外開放有望帶來FDI項下資本流入,並促進跨境資本雙向流動。隨着中國投資回報率回升,2016年以來,外商直接投資溫和回升。考慮到中國市場潛力巨大,中國金融業開放有望吸引長期投資進入中國。中國金融資產有廣闊的增長空間。從中長期來看,更加國際化的金融業也有助於促進中國跨境資本流動的增長。
 
 

全方位推進金融業開放

 
業內指出,此次中方對外宣佈的金融業大幅放寬准入限制的重要舉措,是中美兩國元首北京會晤的經濟成果之一,也是落實黨的十九大關於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的相關部署,意味着中國金融業對外開放進入新階段。
 
實際上,一直以來,相比製造業開放,中國金融業在內的服務業開放的步伐相對較慢。而金融業進一步擴大開放早已是既定的方向,也是業內比較一致的呼聲。
 
中信建投證券首席分析師楊榮認為,此次開放,將有助於中資金融機構更快進入國際市場。對大行,既有助於國際化業務開展,更可利用外資股東的全球網絡、跨境服務經驗等優勢,為人民幣國際化、“一帶一路”建設提供專業化金融支援;對中小行,放開持股比例限制有助於其組織架構、公司治理等方面的深層次改革推進,提升經營水準。
 
除了外資准入的開放,資本市場的對外開放也正在進入全新的格局。此前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曾表示,中國將進一步朝着金融開放的方向發展,包括“滬港通”、“深港通”、“債券通”等市場連通方面,機構合作方面以及金融市場准入都會進一步對外開放。
 
證監會在今年全國證券期貨監管系統年中監管工作座談會上強調,穩步擴大資本市場雙向開放,提升開放品質。繼滬港通、深港通先後開通運行後,今年6月,MSCI明晟公司宣佈將中國A股納入MSCI新興市場指數。6月份,兩家港資金融機構獲批在深圳前海設立多牌照證券公司,分別為滙豐銀行持股51%的滙豐前海證券和東亞銀行持股49%的東亞前海證券。其中,前者是中國境內首家由境外股東控股的證券公司。11月9日,三家外資機構在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完成登記,成為外商獨資私募證券投資基金管理人。目前已有富達、瑞銀、富敦、英仕曼、惠理、景順和路博邁7家外資私募基金管理機構完成登記。
 
“目前中國金融業總體運行平穩,具備了進一步開放的良好條件,當前金融體系能夠接受外資以更高持股比例進入。”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現在新的境外投資者單個和累計持股比例開放力度比較大,一定程度上滿足了外資對中國金融業投資的需要,有助於吸引外資中長期進入中國市場。對於中國金融業而言,進一步開放也會帶來更多先進的經營理念、管理方式和多元化投資者。
 

外資佈局重心移向中國

 
一頭是趨於飽和的海外市場,另一頭是仍在加速發展的中國“藍海”,善於把握機會的外資金融巨頭們,看到了經濟增長率和金融業務普及率鮮明對比背後的巨大市場空間。花旗銀行(中國)有限公司行長兼花旗中國首席執行官林鈺華表示,中國金融市場進一步開放,將有助於在華外資金融機構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做好多方面的安排及戰略準備,包括未來可能與潛在中資機構達成合作、獲得牌照許可及國民待遇等。隨着中國金融業將迎來更大程度的對外開放,金融資本的重心開始從西方向東方轉移。
 
據悉,瑞銀早有計劃提高其在中國合資證券公司—瑞銀證券的24.99%持股比例。瑞銀中國戰略委員會主席、集團亞太執行委員會成員錢于軍表示:“我們正推進增資事宜,會按照監管允許的方向來推進。”
 
摩根士丹利對中國合資券商的增持空間,也備受外界期待。今年9月,摩根士丹利從華鑫證券手中受讓合資券商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15.67%的股權,由此摩根士丹利持有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的股權比例從33%提升至49%。摩根士丹利也是自2012年中國將外資參股證券公司的比例限制從33%提升至49%後,率先實現頂格增持的外資機構。
 
這些動作,已經令這些金融機構從中國日益增長的金融需求中獲益。最新的2017年三季報顯示,瑞銀亞太區稅前利潤同比增長39%,亞太區已成為瑞銀全球業務增長的重要推動力,其中大中華區功不可沒;滙豐高達70%的利潤來自亞洲,滙豐集團行政總裁歐智華直言,將業務重心轉向亞洲這一決策,為其帶來了高額回報和貸款增長;多個核心指標屢創新高,使得中國已成為友邦成長最快的市場之一,友邦集團首席執行官兼總裁黃經輝在不久前表示:“以目前的增速來看,相信中國很快會成為友邦最大的市場。”
 

監管效能需提升

 
業內人士表示,金融業在“開門”的同時,一定要把握節奏和力度,必須要防範由此帶來的金融風險。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表示,開放金融體系必然會增加金融市場的不穩定性,要完善與開放金融體系相匹配的宏觀審慎監管框架,有效預防並化解在金融開放過程中可能遭遇的各種風險,特別是跨境資本流動風險。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中國宏觀經濟運行在應對外部衝擊過程中出現了一些新的特徵,其中最明顯的特徵就是金融脫媒和影子銀行的膨脹。影子銀行的形成與不同金融機構通過資產管理業務而形成的嵌套關係密切相關,在原有分業監管的框架下,形成了大量的監管空心區和重疊區。最新資料顯示,由銀行理財、基金、信託、證券資管計畫和各類金融機構子公司構成的資管業務規模已達102萬億元規模。從資金使用看,其主要投資的非標產品具有期限、流動性和信用轉換功能。這類產品透明度較低,規避了資本約束等監管要求,大多未納入到社會融資規模的統計核算。剛性兌付與金融機構間嵌套關係形成了一種“太關聯而不能倒”(Too connected to fail)的惡性循環,大大提高了系統性金融風險,對加強監管機構之間的協作提出了更高要求。
 
經黨中央、國務院批准,為貫徹落實十九大和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精神,金融穩定與發展委員會於11月8日在北京正式成立,並召開了第一次全體會議。11月17日,“一行三會一局”聯合發佈了《中國人民銀行、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外匯局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徵求意見稿)》。“資管新規”表示要打破剛性兌付,消除金融機構之間和同一金融機構內部不同部門與資金池之間的嵌套關係,要求做到專款專用,明確分工。
 
在新監管體系下,央行負責宏觀審慎管理,“三會”負責微觀審慎監管和行為監管,金穩委是央行與“三會”之間的協調機制。這樣一來,分工更加清晰,協作更加高效。這表明了中央“健全金融監管體系,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決心,同時也是金融工作會議提出的“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三大任務的具體體現。
 
適度、全面和有效的金融監管,是保護投資者基本權益、促進金融創新、降低交易成本、提高市場效率和防範金融風險的基礎。歷史經驗告訴我們,改革與開放需要建立在穩健的制度之上,相信新監管框架的確立將會開創中國金融改革與開放的新局面。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10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