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2017是香港經濟的轉捩點
2017 was the turning point of Hong Kong's economy
楊云 [第3409期 2017-12-29發表]
2017年已經結束,見證着香港特別行政區踏入回歸後的第三個十年。根據目前的經濟數據,2017年香港經濟整體發展持續良好,第三季的經濟較去年同期增長3.6%,連續第四季錄得高於趨勢的增幅。此外,香港整體貨物出口在第三季保持可觀增長,服務輸出亦在第三季增長加快。就業方面,社會繼續處於全民就業狀態,總就業人數不斷增長,工資及收入亦有實質升幅。整體而言,2017年確是香港的福年,欣欣向榮。
 

受惠於環球經濟好勢頭

 
眾所周知,香港是外向型經濟,以上的經濟成績,主要受惠於環球經濟勢頭良好,區內貿易及貨運往來暢旺,訪港旅遊業復甦。但不得不察的是,香港得益於全球化的利好條件的同時,也如其他高度參與全球化的地方一樣,這些“得益”也漸漸埋下了隱患的種子,隨着時日,發展成為植根土壤的深層次矛盾。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2017年12月8日出席《香港經濟峰會2018》論壇演講時表示,2017年香港經濟表現強勁,多項指標止跌回升,經濟有能力再創高峰。(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
 
當中最嚴重的莫過於經濟結構和就業市場之間的矛盾。在全球化下,資產性收入增長快於工資性收入增長是全球性趨勢;由於香港經濟結構過於集中在金融和地產,這個趨勢更為突出,並使香港經濟結構出現三個特徵。一是以金融和專業服務為主的生産性服務業,受惠於中國內地經濟發展,收入增長顯著,但創造的本地就業機會卻有限;二是本地消費性服務業集中了大量中低收入就業人口的,近年雖受惠於內地自由行,失業率保持甚低水平,但收入增長緩慢,擴大了貧富差距。三是產業結構單一伴隨着香港高等教育擴張,年輕人就業期望值與就業市場的實際需求産生結構性矛盾,出現“有人沒工做,有工沒人做”的形態。

 

困擾香港的結構性問題有轉機

 
這些結構性問題,困擾香港多年,卻在2017年伊始,出現了難得一遇的轉機。1月初,特區政府宣佈了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在時任行政長官梁振英和深圳市市長許勤共同見證下,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與深圳市副市長艾學峰簽署了《關於港深推進落馬洲河套地區共同發展的合作備忘錄》。這意味着香港與深圳會在河套地區,合作發展“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為香港的創新及科技發展打造新平台。
 
這個港深創新及科技園佔地87公頃,是現時科學園的四倍,也是香港最大的科技園區,有潛力為香港的創新及科技產業及人才提供配套完善的發展平台。事實上,在政府及民間的大力推動下,香港近年重視創新與科技發展,多間院校亦培養了不少人才。然而,香港經濟結構單一,令到本港科技人才大多都投身於金融相關的科技職位,出路不夠多元化,欠缺大展拳腳的平台。然而,一河之隔的深圳,已坐擁在全國首屈一指的產業基地,亦孕育了一群實戰經驗豐富的人才。在這種形勢下,兩地政府決定了“創新及科技”作為園區主要定位,可說是共創雙贏的表現。故此,消息公佈後,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科技大學亦即表示對園區的發展感興趣,認為有助培養科研人才。
 

大灣區發展對港經濟有雙重意義

 
河套發展敲定不久,香港又迎來了另一個更宏大的發展機遇。國家總理李克強在2017年3月初的全國人大會議宣讀《政府工作報告》時,提出要“研究制定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這次粵港澳大灣區比過往的大珠三角層次有所不同,對標的是紐約、三藩市、東京灣區等全球經濟核心區,而且不只是經濟規模上達到或超過這些灣區,更重要的目標是成為世界經濟分工體系制高點的位置,打造世界級創新城市群。
 
▲香港與深圳在河套地區,合作發展“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為香港的創新及科技發展打造新平台。圖為落馬洲河套地區。(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 
 
大灣區的規劃與發展對香港經濟有雙重意義。第一,香港作為一個發展成熟的城市,逐漸面對發展空間不足的挑戰,而同時出現不少城市老化帶來的難題。一般而言,要應對發展空間不足,大多城市都會採取向外擴張,填海造地的策略,以增加城市的容量。如今適逢大灣區發展,正好提供機會去善用鄰近地區的土地資源,紓緩香港內部的土地壓力。第二,香港要保持國際城市的地位,必須要維持競爭力。可惜現實是,香港近年面對愈來愈激烈的競爭。競爭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與其他國家的競爭,近年最令人關注的對手自然是新加坡;另一個是與內地主要城市的競爭,尤其是鄰近的廣州、深圳。大灣區戰略對於香港而言,一方面能透過與周邊城市的聯動,加強國際競爭力,另一方面的妙處在於將香港與廣州、深圳等城市置於同一陣營之中,由對手轉為戰友,發揮優勢互補。尤其是未來的競爭的規模將由城市轉向城市群,粵港澳大灣區2015年的GDP約1.4萬億美元,已超過三藩市灣區兩倍,接近紐約灣區;況且粵港澳大灣區的城市發展潛力尚未完全開發,未來的城市群競爭力值得期待。
 
綜上所述,2017年香港經濟的亮點不在於經濟數據的優秀,更在於經濟策略的轉型契機。過去一年,香港各界對此作出了不少討論及研究,焦點在於考慮“國家所需、香港所長”。筆者認為,香港更需要思考問題的另一個方向︰“香港所需、國家所長”,亦即如何利用大灣區其他城市的優勢,應對香港未來發展的需要。就此,未來一年的工作會是關鍵,重點在於如何善用這契機,將大灣區、河套等規劃落實,推動香港經濟的策略性升級轉型。
 
大灣區的成敗在於區內的要素(貨流、人流、資金流、訊息流)的流通程度。香港在大灣區的優勢,集中於金融、創新科技、專業服務等三大領域,透過高水準的產業協同合作,推動大灣區在全球經濟發揮領導功能。這三大領域均須依賴要素的互聯互通。未來一年,多個連繫香港與大灣區的重要基建相繼落成,如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蓮塘/香園圍口岸。屆時硬件已備,更凸顯了軟件配套的重要。香港必須儘快與內地合作,達成促進各項要素流通的協議,使大灣區的基礎設施網路發展成為實際意義上的經濟社會民生紐帶,以充分發揮區內的產業協同效應,成為香港產業長遠發展的新動力。
 
至於河套地區,可進一步發展成為粵港澳大灣區創科合作的示範區,推出一系列先行先試的計劃與措施,為香港新興的創科產業打下強心針。首先,大專院校既是科研前沿陣地,也是科研人才庫,本港院校可在河套地區直接設立合作中心,加強學生、教研人員、投資者、企業家、業界和非政府機構之間的連繫。此外,大灣區的科技創新競爭力,取決於科研機構的多寡和水準高低,未來要完善創科人才及設施的配套(如在研發設備、實驗器材方面提供相關的稅務優惠),吸引國際上更多科技型、創新型企業來港發展,並將研發中心或實驗室設立在河套區。
 
目前,大灣區內已形成完整的製造業鏈條和支撐硬體,各個城市均有擅長的生産製造範疇。在此基礎上,河套區創科園可重點發展成爲科研成果轉化基地,推動科研成果直接與大灣區城市內的高新園區、專業鎮、平台基地等建立協作機制,實現香港的科研成果直接在大灣區城市內產業化,提供整條產業鏈的系列支援性綜合服務,促進技術轉移和落地。為推動合作,未來可先行先試,進一步加強香港與內地的科研要素互聯互通,如提供更爲便利快捷的通關手續、為雙方認可的海內外人員提供最爲便利的出入境工作安排、取消跨境科研撥款的限制,方便專項資金能更爲流通、免徵進口科研設備關稅、科研人才按香港稅率標準計稅等。
 

要及時行動抓緊機遇

 
香港回歸了二十年,國家在這段期間全速發展,但香港步伐相對緩慢,事實上香港對於國家的重要性,最起碼在經濟層面已今非昔比。“大灣區”的戰略思維,是劍指國際市場,配合“一帶一路”倡議,當中所需要的正是香港的強項;“河套創新園區”的發展,更是香港創新科技產業發展的新台階。
 
2017年是香港經濟的轉捩點,這是筆者的評論,也是筆者的期望。因為2017年出現的是香港經濟策略升級轉型的機遇,然而其後能否成為“轉捩點”,還要看2018年能否及時行動,就大灣區及河套區的發展推出新措施,為創新科技發展開拓新空間。
 
(作者為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研究主任)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