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美元美債四面楚歌引全球關注
That US dollar and debts under fire from all quarters attracts globe’s attention
本刊記者 張亢 [第3411期 2018-01-29發表]
2017年下半年美元指數經歷了連續下跌,當業界紛紛對2018寄予希望之際,在新一年伊始美元並未能够扭轉頽勢,而是持續疲軟。1月17日上午亞盤交易時段,在沒有特定事件驅動的情況下,美元突然走弱,盤中創 2015 年1月以來新低,雖然此後反升收復了部分失地,但截至1月19日美元已錄得連續第五週下跌,創2015年5月以來的最長跌勢,業內人士對美元短期內會否“絕地反擊”迎來反轉的態度十分謹慎。


▲美元美債此番動盪引起了全球的關注,不僅投資者人心惶惶,今年美元持續的頽勢也令全球各國央行坐立不安,開始警惕在美元貶值本國貨幣升值之後,對本國經濟的影響。(新華社圖片)  
 
屋漏偏逢連夜雨,在美元兌世界主要貨幣急跌的同時,美國債券市場的行情也不容樂觀。在有關於對中國外匯儲備投資評估後建議减緩或暫停增持美國國債的消息傳出後,1月11日美債收益率急漲,美元和美股遭遇全球性拋售狂潮,令到美債價格猛跌。而在中國減緩增持美債傳聞鬧得沸沸揚揚後,又傳出日本減持美債的消息。
 
美元美債此番動盪引起了全球的關注,不僅投資者人心惶惶,今年美元持續的頽勢也令全球各國央行坐立不安,開始警惕在美元貶值本國貨幣升值之後,對本國經濟的影響。
 

國內經濟政策混亂帶來負面影響

 
據專業人士分析,美元走弱的一個重要原因在於其國內經濟政策混亂。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後大半年無法推進重大舉措,醫改3次受挫被迫暫緩,直到2017年年底稅改才終於落地,市場對於美國政府執政能力的信心並不強勁。這是美元一直走低的重要原因,同時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簡稱聯備會)最新公佈的褐皮書顯示,美國經濟對共和黨的稅改法案少有反應,僅芝加哥與達拉斯有企業報告對共和黨的稅改法案感到振奮。這一褐皮書公佈之後也一度令美元匯價轉弱。
 
美國政治不確定性已經在過去一段時間內令美元受壓,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這一系列事件過後,此次美國政府關門的鬧劇,無疑再次打擊了市場對美國政府執政能力的信心。
 
美國當地時間1月19日晚,國會參議院未能通過為期一個月的臨時撥款法案。1月20日凌晨起,美國政府歷史上第19次關門,一些非重要部門停止運轉。之後國會繼續組織討論和投票,直到達成協議。國內外對美國政府41年間停擺19次議論紛紛,這無疑使得動盪低靡的美元美債更加雪上加霜。
 
在宣佈美國政府“停擺”後,中信期貨研究資訊通過整理美國自1976年以來18次政府關門期間美股、美元指數、美國10年期國債的表現,分析預計,美元指數和美國國債在政府關門期間大概率價格下跌。其指,尤其是美元指數,過去40年18次政府關門期間平均下跌0.23%,近30年5次關門期間跌幅擴大到0.33%。美國10年期國債在18次政府關門期間收益率平均上行0.06%,1979年關門事件中收益率最高上漲0.73%。
 
而正如預期的一樣,1月22日週一亞市早盤,美元指數出現下滑,金價則受振上揚。分析人士指出,短期來看,美元、美股都將因政府關門而面臨下行壓力。雖然當地時間1月22日晚,民主黨作出讓步,就恢復聯邦政府運行達成協議,但是市場普遍對美元短期走勢並不樂觀。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戰略研究部副研究員張茉楠表示,受此次美國政府停擺風波等綜合因素影響,美元可能將繼續呈現疲軟走勢。
 
大和證券的Kameoka認為,華盛頓如若達成協議,這可能導致美元反彈。不過Kameoka表示,因弱於預期的消費者信心數據表明1月份美國經濟數據將利空美元,未來一至三個月美元可能繼續下滑。
 
數據顯示,美國1月密歇根大學消費者信心指數下滑至94.4,市場預期為97.0。
    

不僅內憂

美元仍面對外患

 
目前的美元可謂處於“內憂外患”的背景之下,從內來看,美國政治不確定性已經在過去一段時間內令美元承壓;而從外來看,隨着全球經濟的緩慢好轉,國際範圍內幾個主要央行紛紛透露出貨幣政策轉向的迹象,歐洲和日本央行開始計劃逐步撤離貨幣寬鬆的預期,這也令歐元和日圓的吸引力上升,美元相對疲弱。
 
BK資産管理公司(BK Asset Management)外匯策略董事總經理Kathy Lien在接受CNBC採訪時指出,使美元持續貶值的是全球央行同時轉向緊縮的貨幣政策。隨着全球各國央行收緊貨幣政策,美元可能進一步走軟。
 
此外美元下跌的原因,還可能與投資者在加速對美國以外其他國家的投資有關。華爾街見聞的報道稱,此前Gluskin Sheff首席經濟學家兼策略師David Rosenberg在預測2018年時就提到,“我們已經走到了這一輪週期的90%處”,可以去“歐洲、新興市場基本面已經改善的國家、以及日本”發掘更多機會。
 
英國金融時報也援引法興分析師Kit Juckes的觀點稱,歐洲和日本這種“貨幣政策離正常化最遠的地方”對投資者也更有吸引力,因歐日貨幣政策正常化步伐緩於美聯儲,預計兩家央行對市場的支持也將維持一段時間。
 
 

美元持續疲軟

引各國央行警戒

 
美元2017年對世界主要貨幣普遍貶值,2018開年以來對歐元已貶值2.7%,一度觸及1.2322,為三年多來低點。此次美元對國際多國貨幣持續疲軟下跌,對歐洲及日本等依賴出口帶動經濟復甦的國家所帶來的影響非同小可。美元貶值、本國貨幣升值勢必會為各國的經濟帶來影響,這也促使全球主要央行開始警戒本國貨幣升值將造成的經濟成本。
 
據聯合報報道,歐洲央行(ECB)副總裁康斯坦修表示,ECB高度關切歐元驟升,認為這不符合經濟基本面條件。多位其他ECB官員也發表類似談話,並警告歐元升值將壓低歐元區的進口物價,威脅到ECB的通膨目標。
 
日本財相麻生太郎雖然表示,如果美元對日圓約在110.80日圓價位,“算不上什麽大事”,但若升值太快仍是個問題。
 
三菱聯合證券經濟學者哈潘尼表示,日本官員的言論,顯示美元持續弱勢已受關注,但影響有限,因為日銀與ECB正减少資産購買金額,這項政策轉變不大可能受到匯率變動的影響,且油價上漲會抵銷歐元及日圓升值對通膨的淨效應。
 
德國商業銀行外匯專家卜拉基表示,美元貶值,已使市場必須重新考慮原本的預期。
 
但同時也有聲音認為擔憂美元持續走低的言論並不會造成大大的影響。金融時報指出,在此情况下,其他央行擔憂美元疲軟的言論並不會産生太大的水花。首先,歐洲和日本央行正在减少資産購買,貨幣的走向並不會對這些財政政策造成影響。其次,對日本和歐洲央行而言,原油價格的上漲也會抵消貨幣升值對通脹率的淨影響。
 

▲2017年,美元指數跌了近10%,創下自2003年以來的最大年度跌幅。美聯儲去年的三次加息,以及共和黨稅改法案的最終通過,都不足以讓美元持續多年的漲勢繼續。圖為去年12月20日,在美國華盛頓白宮,美國總統特朗普就國會通過稅改法案發表講話。(新華社圖片)  
 
 

摩根士丹利:美元或現長期下行趨勢 偶有反彈

 
摩根士丹利此前發佈週報稱,美元指數長期的下行趨勢似乎跑不了了,但是這過程中可能會時不時“迴光返照”一下。
 
報告表示,現在的整體環境對美元下行來說“很合適”,因此美元的長期下行趨勢似乎是跑不掉了。不過在下行的過程中,美元指數也會出現反彈,一方面考慮到對勢頭和情緒指標的極端解讀,另一方面也考慮到貿易問題。因此美國如果在貿易立場上表現出更為强硬的態度的話,可能會在短期內推動美元的上漲。
 

債牛會否結束?

 
而此前美國債券遭到瘋狂拋售的導火索是市場曾傳聞中國將放緩或停止購買美國國債,對美元指數短期多空情緒構成了影響。儘管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已正式回應,該消息有可能引用了錯誤的信息來源,也有可能是一條假消息,中國外匯儲備對美國國債的投資是市場行為,是根據市場狀况和投資需要進行專業化管理。但傳聞仍然導致美債遭拋售,美債收益率大幅上漲,美元指數下跌。
 
由此,債券大牛市或會終結的討論層出不窮。面對美債未來的走勢,新舊債王紛紛就“債牛停步”的言論作出了各自的預測。前債王格羅斯認為,十年期國債利率超過2.6%就可能觸發系統性風險。
 
被稱為“新債券天王”的DoubleLine Capital創辦人兼執行長岡德拉奇表示,至於債市,他估計今年FED會升息兩次,近來美國公債殖利率來到重要關卡,如果30年期美債殖利率升破3%,明確突破下行趨勢線,市場會有重大變化,未來有200個基點的上漲空間。利率跌了30年,10年來持續築底,也許會像壓扁的彈簧一樣大幅跳高,必須特別注意。
 
經濟學博士陶冬則在其文章中表示,美國十年期國債利率風險閾值可能在3%至3.2%左右。他認為,進入這個區間,資金的風險意識會遭到挑戰,企業融資變得困難,槓桿式方向性投資可能出現巨額交易虧損。目前距離這個閾值區間還有一定的距離,但是幾個經濟數據或幾句央行重話都可能令債市情緒風聲鶴唳。八年的QE已見分水嶺,全球債市乃是2018年風險資產價格的一個動盪源頭。至於八十年代開始的債市長牛是不是已經結束,則要看接下來的下行週期中央行們還會不會再玩印錢把戲。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