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美元持續貶值!特朗普究竟意欲何為?
US dollar in further devaluation, what’s Trump’s future plan?
本刊特邀主筆 張立 [第3411期 2018-01-29發表]

▲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以來,美元並沒有延續上升態勢,而是出現了不斷走低的局面。(新華社圖片)  
 

2017年,全球頭號儲備貨幣—美元經歷了比較“悲劇”的一年,結束8年上漲勢頭,全年貶值10%,成為自2003年以來表現最差的年份。2018開年美元繼續走弱,甚至在美國稅改通過與美聯儲加息的雙重提振下,美元仍然延續低迷走勢,超出了絕大多數市場人士的預期。  
 
展望2018,考慮到特朗普稅改的中期隱憂,歐洲經濟的強勢復甦,以及歐洲政治風險的降低,全球多數投行預計,2018年美元仍將保持弱勢,相反,歐元會延續2017年的強勁走勢,成為全年的強勢貨幣。這對於美國普通家庭而言,意味着先前強勢美元的好處可能會逐步散去;另一方面,美國企業可能會受益—尤其是出口商,而這可能對整體經濟產生推動作用。 
 

要強勢還是弱勢美元?

 
特朗普就職前就曾表示:“相比全球其他貨幣,尤其是人民幣,美元匯率‘過於強勢’”。特朗普還強調:“我們的企業難以與他們進行競爭,因為我們的匯率太強了,這正在扼殺我們。” 
 
通常而言,強勢美元會令進口商品更加便宜,這對於促進美國消費有利。同時,強勢美元也讓全球投資者更樂意將海外企業和資金回流到美國本土上來,所以強勢美元對吸引外資流入更有利。此外,強勢美元還能使美國財政部對外借款成本保持低位。這意味着,當美國借更多錢或者延展現有債務時,相比美元走軟的情形,美國政府在利息方面的支出會更少。較低的利率也能讓消費者享受到更加廉價的抵押貸款或者其他貸款。然而從另一方面看,強勢美元意味着美國生產和提供的商品及服務相對於其他國家的產品則更加昂貴。當然會對美國的出口不利,而出口如果出現較大逆差,則對於美國的經濟復甦和就業形成遏制。所以在特朗普看來,美元走勢相較於日圓、歐元、人民幣更弱一點,則更符合美國的利益。 
 
特朗普究竟是需要強勢美元還是弱勢美元呢?這恐怕要視情況而論。有分析指出,如果用一句話概括就是:在不失強勢的前提下,盡量保持弱勢。總體來講,美國需要的是強勢美元,而且必須是強勢。因為開機印出來的紙鈔要換來實實在在的物質財富,就要保住美元在世界貨幣體系中的霸主地位,要想保住美元在世界貨幣中的霸主地位,美元指數不強勢能成嗎? 
 
可以毫不誇張地講,維護強勢美元是美國壓倒一切的頭等大事,但美國人所需要的強勢美元主要是針對外人感受而言,並非是真正意義上的強勢美元。換一句話說,就是打着強勢美元的幌子,幹着弱勢美元的事兒。太強了對美國出口不利,太弱了又會失去美元霸權的地位。所以歷屆美國總統上任後,首先要學會掌控這個火候。這次特朗普在上任之前說的那番話,就是要給美元瀉瀉火,希望在其上任後對美國出口能夠強勁回升。 
 

或許是美國有意為之

 
去年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以來,美元並沒有延續去年的上升態勢,而是出現了不斷走低的局面。弱勢美元引發市場的諸多討論,不少評論從經濟基本面、主要國際貨幣匯率波動及市場流動性變化等角度進行解讀,認為美元弱勢具有其內在的邏輯性。儘管相關的分析有其內在的道理,但仍然無法闡釋本次美元走弱的特殊性,只有對這些因素進行分析,由此才可能得出更客觀的結論。 
 
中共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世界經濟室副主任陳建奇認為,弱勢美元有三個看不懂: 
 
首先,美元走勢與美國國際收支狀況不相符。國際收支赤字擴大會使得貨幣匯率有貶值壓力,相反的,國際收支狀況改善會促使貨幣匯率止跌回升。美國國際收支逆差從2016年四季度的1,119億美元下降到2017年3月份的934億美元,結合最新的美國貿易數據預測,2017年2季度的經常賬戶赤字也不會出現較大波動,這種態勢並不支持美元大幅貶值。 
 
其次,美元走勢與美國貨幣政策調整不相符。去年以來美聯儲開始進行加息,今年已經進行了兩次加息,儘管下半年要不要加息仍然不確定,但美聯儲在下半年進行縮表則是較為肯定的事情,也就是說美聯儲將不斷收緊貨幣政策,此舉顯然對美元形成升值壓力而不是貶值壓力。 
 
第三,美元走勢與經濟基本面不相符。不少評論認為美國以外的主要國家經濟在改善,基本面支持其他主要貨幣對美元升值,客觀上造成美元貶值的壓力,這種解釋看似有道理,但根據巴拉薩—薩繆爾森效應,決定美元與其他貨幣匯率的因素是相對勞動生產率,而不是經濟基本面。從相對勞動生產率的角度看,目前還很難說美國處於劣勢,即便從經濟基本面看,美國經濟也在不斷改善。這些都無法解釋美元為何持續貶值的問題。 
 

▲強勢美元會令進口商品更加便宜,這對於促進美國消費有利。同時,強勢美元也讓全球投資者更樂意將海外企業和資金回流到美國本土上來,所以強勢美元對吸引外資流入更有利。圖為人們在美國紐約曼哈頓的梅西百貨公司購物。(新華社圖片)  
 
 
特朗普新政重要的目標就是縮小美國外部赤字,擴大美國出口,提振美國實體經濟的發展,在這種情況下,強勢美元將構成其目標實現的較大阻礙。 
 
陳建奇認為,合理的推測是美國政府有意讓美元走弱,這種判斷能夠得到一些數據的佐證。比如2017年2月份特朗普團隊就指責德國的巨額貿易順差是“以鄰為壑”,並且對德國提出操縱歐元匯率的批評。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也多次指責其他國家操縱匯率以獲取競爭優勢。特朗普團隊對其他國家的匯率施壓,目標就是希望美元能夠走弱以促進外部平衡。 
 

▲目前美國聯邦債務總額(美國國債)已超過20.5萬億美元,而特朗普的減稅計劃,將進一步加劇美國的債務負擔。圖為2017年12月20日在美國紐約曼哈頓拍攝的美國“國債鐘”。(新華社圖片)  
 
 

“弱勢美元”的真正含義

 
那麼,如何理解特朗普的“弱勢美元”策略?從美國根本利益出發,特朗普追求的到底是弱勢美元還是強勢美元?中國工商銀行城市金融研究所所長周月秋指出,特朗普傾向“弱勢美元”的主要源於兩個方面:
 
一方面,以弱勢美元服從於特朗普的執政理念與貿易政策。特朗普的核心執政理念是“美國優先”,即用“美國主義”取代“導致美國就業和財富流失”的“全球主義”,“讓美國再偉大”。特朗普政府將“美國優先”理念應用於實踐的最突出表現是在貿易政策方面,為了防止其他國家搭美國便車,宣佈美國退出TPP協議,開始與其他國家磋商“公平”的雙邊貿易協定,以便將工作崗位和產業重新帶回美國。而匯率手段是影響雙邊貿易的一個關鍵因素,弱勢美元有助於特朗普政府幫助企業參與國際競爭,從而更好地推動美國經濟增長。 
 
另一方面,弱勢美元可以為美國國內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以回報選民的支持,這可能是更深層原因。與希拉莉所代表的的精英主義不同,特朗普當選與其較好地回應了大眾階層選民對現狀不滿和利益訴求密不可分。為了兌現自己的競選諾言,特朗普不斷在匯率問題上做文章,從根本上來講是為了給美國國內提供更多製造業的就業崗位,通過迎合美國大眾階層的需求以繼續獲得更廣泛的支持。 
 
所以,美國不可能允許美元長期弱勢。 
 
貨幣博弈從未停止,只是貨幣較量是兩國的較量,絕不僅僅金融領域,而是全領域競爭在貨幣上的體現。因此,大家要了解貨幣博弈,但要結合現實的多層次去觀察,才能準確判斷匯率走勢。特別是要注意宏觀經濟的未來趨勢,地緣政治博弈,世界未來大勢和大國的經濟、匯率政策等,綜合這些信息去做綜合判斷,並根據因素變化做出調整,才能推導出真正接近現實的匯率走勢。 
 
周月秋認為,特朗普所強調、所需要的弱勢美元,是維持強勢美元基礎上的有限弱勢:一方面,防止美元過快、過度走強損害美國經濟增長,特別是削弱出口;另一方面,在通過言論、政策來製造“美元有限弱勢”的同時,必須維持全球對美國經濟及美元的信心,鞏固美元的國際中心貨幣地位。這才符合美國的根本利益。 
 
美元匯率走勢的影響
 
從年初至今,美元對其他主要貨幣的匯率已經下跌近2%,創三年來最低,而2017年全年,美元已經貶值10%。美元的疲軟直接影響到近期依賴出口拉升經濟的國家和地區,比如歐洲和日本。2018年美元持續的頹勢令全球央行行長們坐立不安,開始警惕本國貨幣升值之後,對本國經濟的影響。 
 
本月早些時候公佈的12月貨幣政策會議紀要顯示,歐洲央行可能考慮在2018年初逐步調整前瞻指引,以反映經濟增長前景的改善。此前,以高盛為首的主流投行預言,目前全球經濟處於上行通道,其他央行也會追隨美聯儲,收緊貨幣政策,美元今年將持續去年的頹勢。金融時報指出,在此情況下,其他央行擔憂美元疲軟的言論並不會產生太大的水花。首先,歐洲和日本央行正在減少資產購買,貨幣的走向並不會對這些財政政策造成影響。其次,對日本和歐洲央行而言,原油價格的上漲也會抵消貨幣升值對通脹率的凈影響。 
 
有分析認為,眼下對美元強權地位構成威脅的主要就是美國自身,並非目前表現強勢的人民幣。分析進一步警告稱,可供美國縮小財政赤字、避免債務危機的“時間或許要比普遍設想的更少”。結論是,美元能否繼續佔據主導貨幣的地位,主要取決於美國自己,大部分的美國債務是美國人自己對自己的負債關係,而不是對外國人,這一點越來越明顯。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美元地位的不斷下降,美國迫切需要提振美元的霸權威力,並開始維護“石油美元”既得利益的保衛戰。此刻,正在陷入聯邦政府關門危機的美國,迫切需要解決"錢"的問題。目前美國聯邦債務總額(美國國債)已超過20.5萬億美元,而特朗普的減稅計劃,將進一步加劇美國的債務負擔。如果沒有足夠的錢,接下去美國的基建計劃恐將落空,聯邦政府關門或將成為常態。對於特朗普經濟團隊而言,靠瘋狂QE顯然是行不通的,只有通過增加出口或許才能為美國換來“真金白銀”。而在出口市場中,以石油為代表的大宗商品則有可能扭轉美國經濟虧空這一被動局面。因此,美國石油增產,正在成為特朗普經濟團隊的最後一根稻草。迹象表明,美國正在掀起一場巨大的世界石油風暴。 
 
基於弱勢美元為特朗普政府在一攬子新政無法突破之時提供了寶貴的喘息之機和政策盤桓餘地,或者簡而言之,就是抓在手裏的救命稻草。因此,有分析稱,可以預見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強調和維持“弱勢美元”依然將是特朗普政府的重要政策取向,而這必然會被納入市場預期和判斷,從而對美元匯率形成實質性的影響。從國內角度看,持續的“弱勢美元”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人民幣貶值壓力,為央行繼續推進和深化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提供了有利時機和更大的政策空間。匯改的核心除了在機制上有所突破之外,央行應該進一步提高預期管理的能力,通過加強與市場的溝通來避免市場預期改變所導致匯率在短期內出現單邊升值或貶值的情況,引導市場進入雙向波動的良性狀態。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