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美元匯率在2018年或獲四大助力
Four forces may help the rise of US dollar exchange rate in 2018
陳世淵 [第3411期 2018-01-29發表]
【原本被給予厚望的美元,在2018年開年便出人意料地出現較大幅度下行,一時間市場對於美元走向風聲鶴唳,大部分聲音認為短期內美元仍將持續疲軟。中長期美元匯率走勢如何眾說紛紜,分析認為,2018年有四大因素或能夠對美元匯率起到支持。】
 
在2017年,美國經濟表現不俗,美聯儲繼續加息,並開始縮减其資産負債表。但是,比較令人意外的是,美元匯價出現了較大幅度下行。美元指數在2018年初進一步下挫,但是筆者認為,有四大因素支持或會令美元匯價在今年值得期待。
 

▲在2017年,美國經濟增長强勁、美聯儲持續加息,但是美元指數依然大幅度貶值,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各國資本市場普遍大漲。很多跨境資本從美歐流入亞洲各國,使得這些國家貨幣兌美元大幅度升值。圖為美國首都華盛頓拍攝的美聯儲大樓外景。(新華社圖片)  

 

一、美元匯價處於低位,特朗普停止“口頭”干預

 
美國實施自由浮動的匯率政策,市場一般認為美國政府不會干預匯率市場。實際上,美國財政部具體負責美元政策,可以决定是否干預美元匯率。歷史上,在1990年代,美國財政部曾幾次在市場上干預匯率市場,買入美元以支持美元匯價。美國國會也有憲法賦予的特權,可以設定美元價值。
 
在2017年初,美元匯價在美國大選之後高漲,美國政府擔心美元升值不利於美國出口和經濟復甦。特朗普在2017年1月說,强美元下美國公司很難和其他國際公司競爭,認為强美元正在“殺死”美國。之後特朗普多次表態不喜歡强美元,引起美元匯價波動。但是在2017年下半年,美元匯價大幅度回落,特朗普已經不再繼續對美元匯價表態。
 
從長期看,美國政府還是希望維持一個强勢美元,認為强勢美元不僅是美國經濟實力的體現,實際上也可以幫助吸引外國投資和資金、降低美國進口成本、增加消費。强勢美元還有利於美國維持在國際金融、經濟體系的獨大優勢。1995年美國時任財長羅伯特提出强美元政策之後,歷任美國財長大多都重申了這個政策。2017年8月,美國財長努欽稱,長期看强美元反映美元的國際儲備位置和投資者對美國經濟的信心。
 
如美國政府在2018年不再對美元匯價進行“口頭”干預,這將減少美元走弱的一個重要因素。
 

二、美國經濟前景强勁,減稅、基建政策或推高美元

 
在大多數時候,美國政府不干預匯率市場,美元匯價由市場供求决定。影響美元供求的主要因素有經濟基本面和跨境資本流動。一般來講,經濟增長較快的國家,生産率增長較快,其貨幣扣除物價影響後,會對他國貨幣會升值。這具體體現為央行在經濟增長加快的時候提高實際利率,防止經濟過熱;而在經濟進入衰退階段,央行就會降低實際利率,以刺激經濟增長。利率的調整,會直接影響到匯率波動。
 
在2018年,從經濟基本面看,美國本已强勁的經濟增長,在减稅措施以及預期的基建措施的刺激下,很可能快過市場預期。相比之下,歐洲的經濟復甦在2018年預計會平緩下來。從貨幣政策角度看,這意味着今年美聯儲加息可能比預期快些,而歐洲央行則預計將繼續實施量化寬鬆政策。美歐貨幣政策一緊一鬆,有利於美元指數上漲。
 

三、全球金融市場估值已高,風險暴露

 
影響美元匯率的第三個因素,是國際金融市場表現和跨境資本流動。在2017年,美國經濟增長强勁、美聯儲持續加息,但是美元指數依然大幅度貶值,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各國資本市場普遍大漲。很多跨境資本從美歐流入亞洲各國,使得這些國家貨幣對美元大幅度升值。作為衡量國際金融市場風險的重要指標,VIX在2017年達到幾年來的低點。
 
進入2018年,全球金融市場情緒持續高漲,各國股市屢破新高。唯全球經濟中潜伏的危機因素,不但沒有下降,發生概率反而更高了。在美國,未來幾個月將進入中期選舉,政治事件和“財政懸崖”,對金融市場或有不利影響;在歐洲,英國脫歐進入實質性談判階段,英國和歐盟分歧依然較大;在亞洲,美國特朗普政府的貿易保護措施,可能惡化中美貿易關係;在中東,阿拉伯國家政局動盪,美伊關係緊張,影響油價和全球市場。而中國也進入去槓桿的關鍵階段,經濟增長可能仍面臨下行風險。此外,各國股市和房價估值已高,進一步上漲空間有限,但是回調風險很大。
 

四、特朗普因素

 
最後一個和美元匯率相關的重要因素,是特朗普本人。美元指數在特朗普民調比較高企的2016年末和2017年初期間,快速上漲;但是在之後的一年,特朗普民調不斷下降,美元指數也隨之跌入谷底。隨着美國稅改的通過,過去幾週特朗普民調有觸底回升迹象,可能對今年美元匯價構成一定支持。美國今年進入中期選舉年,眾議院全部席位以及參議院1/3席位將重新選舉,特朗普是否能够帶領共和黨在中期選舉中取勝,也會很大程度影響美元匯率。
 
(作者為彭博經濟學家)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