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中國開放之門會越開越大 ——國務院總理李克强答中外記者問擷要
Li Keqiang: The opening door of China to be more open & wider
[第3414期 2018-03-26發表]

▲3月20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和副總理韓正、孫春蘭、胡春華、劉鶴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與中外記者見面,並回答記者提問。(新華社圖片)  

3月20日上午十三届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閉幕,國務院總理李克强在人民大會堂三樓金色大廳會見採訪十三届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的中外記者並回答記者提出的問題。
 

看中國的開放,要看細節、領域,更要看長遠、全景

 
彭博社記者: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週年。在過去的40年中,中國取得了巨大的經濟發展成就,成功使數億人脫貧。現在中國進入新時代,顯然在新時代,中國面臨的問題將更加複雜。另外,我們認為中國改革開放的模式也會經歷一些變化,這集中體現在這次兩會期間,政府機構改革方案通過以及進行修憲等。在中國進入新時代以後,特別是在吸引外資和促進外貿方面,奉行的改革開放模式會跟原來40年有什麽不同?
 
李克强:中國40年來有目共睹的經濟社會發展成就和開放是密不可分的。開放推動了改革,促進了發展。可以說中國人民從開放當中得到了甜頭。去年年初,習近平主席在達沃斯經濟論壇發表演講時明確表示,中國將繼續維護自由貿易,開放是中國的基本國策。如果說中國的開放有新變化的話,那就是門會越開越大,中國經濟已經深度地融入了世界經濟,關上門等於擋住了我們自己的路。
 
新的變化意味着進一步擴大開放,我們在開放方面還有較大的空間和潛力。比如貨物貿易,我們進口商品的稅率水平在世界是處於中等水平,但是我們願意以更開放的姿態繼續進一步降低進口商品的總體稅率水平。一些市場熱銷的消費品,包括藥品,特別是群眾、患者急需的抗癌藥品,我們要較大幅度地降低進口稅率,對抗癌藥品力爭降到零稅率。對於服務貿易,我們現在可以說是逆差,進一步開放服務業會付出一些代價,但可以促進提高我們産業的競爭力。下一步重點要放寬服務業的准入,比如說在養老、醫療、教育、金融等領域,我們會加大放寬准入力度,在一些方面逐步放寬甚至取消股比的限制。我們還會全面放開製造業,在這方面不允許强制轉讓技術,我們將保護知識産權。
 
我們的外商投資負面清單制度會進一步進行調整縮減。今年及今後幾年會逐步放寬准入。而且我們還要加快推進涉及外商投資的三個法律合併成一個基礎性法律,以實現准入前國民待遇的承諾。這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已經批准了憲法修正案和政府機構改革方案,我們會遵循憲法,推進機構改革,這將更有利於堅持我們對外開放的基本國策。
 
因為媒體上對中國的開放有這樣那樣的議論,我在報紙上也都看到,所以我多說兩句。我們的努力方向還是要使13億人的市場成為中外企業、各類所有制企業都可以公平競爭的市場,給中國消費者以更多的選擇,促使中國産品和服務升級,向高質量的方向發展。
 
當然,中國的開放是一個漸進的過程,有些當時看起來並不起眼的開放舉措,幾年後回過頭來看,可能成效令人驚訝。比如說5年前我們簡化了因私護照辦理和出境的手續,結果出境人次從當年的7000多萬增加到去年的1.3億多人次,而且其中多數都是去旅遊和消費。所以看中國的開放,不僅要看細節、領域,更要看長遠、全景。當然,開放是雙向的、是相互的,就好像雙人划船,光靠單人使力,這個船隻能原地打轉。只有兩人同向用力才能繼續前進。謝謝。
 

把民之所望 做改革所向

 
中國日報社記者:總理您好,在今年兩會期間,我們注意到有代表和委員提出關於“放管服”改革的意見,大家說要像過去抓GDP一樣抓“放管服”改革,但同時也有人說,中國目前的制度性成本還是很高,辦事還是比較難。那麽請問總理,咱們的“放管服”改革要放多少?“放”了以後該怎麽管?是否有一個明確的目標?謝謝。
 
李克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上届政府伊始,我們抓住轉變政府職能這個“牛鼻子”去推動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的改革,就是要理順政府和市場的關係,激發市場的活力和社會創造力。可以說這方面已經取得了階段性的成果,成為政府繼續推進改革、解放和發展生産力的一個利器。
 
這次兩會期間,我到代表團參加審議和討論,不少代表委員都提出,在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時候,政府要著力推進優化營商環境,提供辦事便利,這可以說是市場主體和人民群眾對改革比較迫切的願望,他們提的有很多看似是小問題,實際上是連着大政策。我們要見端知本,改革就是要把突破點逼近離市場、群眾最近的地方。把民之所望,做改革所向。
 
 
所謂“天下大事必作於細”。在放寬市場准入方面,今年要在六個方面下硬功夫,你也可以把它形象地說成是六個“一”,那就是企業開辦時間再減少一半;項目審批時間再砍掉一半;政務服務一網辦通;企業和群眾辦事力爭只進一扇門;最多跑一次;凡是沒有法律法規規定的證明一律取消。現在我們開辦企業的時間經過幾年的努力,可以說已經降了不少了,但是全國平均還要22天,而在一些發達國家,只需要不到一天的時間。我們項目施工許可的辦理時間就更長了,所以必須減繁。這六個“一”都是減,再加上減稅、減費,這是動政府“奶酪”的,是傷筋動骨的改革。
 
當然,要放得開,還必須管得住、管得好。我們要加强事中事後監管,就是要管住市場秩序,對那些假冒僞劣、坑蒙拐騙、欺行霸市,乃至於搞不正當壟斷的,就要把它驅逐出市場,甚至嚴加懲罰,因為它妨礙公平、阻礙創新,也有悖社會道德。市場活力和人文精神是相輔相成的。當然,我們加强監管,也要注意防止擾民。比如這次機構改革,我們就把涉及市場監管的一些部門合併了,推進綜合執法,避免多個“大蓋帽”去管一個小商販。
 
剛才第一位記者講到兩會的時候提到機構改革,這次國務院機構改革還包括了國稅和地稅的合併,這就令我想起了一件事。我參加一次座談會,有專家跟我說他去調研時發現,在餐館裏邊吃飯是由地稅向餐館收“營業稅”,而要打包帶走就由國稅來收增值稅。他就問當地的有關方面,說我要是站在飯店門檻中間吃該由哪個部門來收稅啊?當時對方給他的回答說“你這是抬槓”。但的確實施當中有這樣的事情。我們這幾年通過推進營改增、取消營業稅,實現了稅收以共享稅為主,這樣國稅、地稅合併就有了基礎,這樣可以避免多頭收稅、干擾企業的行為。所以“放”要放出活力,“管”要管出公平,“管”也是要觸動利益的。
 
“利民之事,絲發必興”。推進改革、做好政府工作,就是要為公、唯實、利民。我們要努力去為市場主體優化營商環境,為人民群眾提供辦事便利、敢於自我革命。只要是為了人民的利益,我們萬難不辭、萬險不避。謝謝。
 

中美打貿易戰沒有贏家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記者:總理先生,最近越來越多的人擔心中國會取代美國的全球領導地位。因此有不少人認為,應該對華打響貿易戰,來懲戒中國在國家主導模式下採取的不公平貿易和産業政策。您認為應該採取什麽措施來解決美方關切,防止貿易戰打響?您是否還認為對話可以解決迫在眉睫的威脅?如果打響貿易戰,中國能做什麽?比如中國是否會考慮動用巨額外匯儲備和持有的美國國債?
 

▲3月20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和副總理韓正、孫春蘭、胡春華、劉鶴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與中外記者見面,並回答記者提問。(新華社圖片)
 
李克强:最近一段時間關於中美要打貿易戰的聲音比較多,但是我認為中美打貿易戰對雙方都沒有好處,沒有贏家。而且如果用“打仗”這個詞來形容貿易的話,也有悖於貿易的原則。因為貿易嘛,總是要通過協商、談判、對話來解決爭端。我希望雙方要保持理性,不要感情用事,避免打貿易戰。
 
去年中美貿易的規模已經達到了5,800億美元,能走到這一步是靠市場,是按照商業規則來推進的,否則的話也不可能有這麽大的總量。當然,我們不願意看見有比較大的貿易赤字,不僅是對美國,我們希望貿易總體平衡,否則的話難以持續。
 
剛才我已經講了一些中國繼續推進擴大開放的具體措施,包括在服務業、製造業、商品等領域。其實美方企業是可以抓住機遇的,但同時我們也希望美方能够放寬對華高技術、高附加值産品的出口。我們會嚴格保護知識産權。希望美方不要丟了這個平衡中美貿易的重器,否則就是丟了賺錢的機會。
 
中國有巨額的外匯儲備。運用外匯儲備進行投資,我們從來都是按照市場規律進行多元化、市場化操作,而且中國是長期負責任的投資者。中美關係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最大的發達國家之間的關係,兩國經濟有很强的互補性。中美關係穩定發展對兩國、對世界都是好事。至於對中國發展的一些擔憂,我認為那是過慮了。謝謝。
 

給所有合法産權所有者

都吃上長效定心丸

 
中央電視台記者:總理您好。我們注意到現在有一些民營企業家,他們擔心財産得不到有效保護,心裏沒有安全感,不敢投資,甚至有一些還在想方設法地向外轉移資産。同時我們也看到,在有些地方甚至出現了一些企業家在投訴政府的不作為和亂作為的情況。您對此怎麽看?針對這樣的問題打算怎麽解決?
 
李克强:中國改革 開放以來,我們一直堅持“兩個毫不動搖”,可以說包括國企、民企等各類所有制企業,為中國經濟取得歷史性成就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作出了貢獻。現在民營企業稅收佔半壁江山,佔城鎮新增就業的90%。當然,一段時間以來,的確出現民企投資偏弱的現象,這和産權保護以及多方面的問題相關,我們高度重視。
 
保護産權就是保護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基石,就是保護生産力,我們對各類合法産權的保護一直是放在心頭,而且逢難必解,記得去年在記者會上,有人就擔心住宅使用權到期後會不會有問題,我們明確表示可以延期、不影響交易,而且這方面要抓緊修法。對農民土地承包第一輪到期,我們也明確提出繼續延長30年。而且我們在多方面採取措施,維護合法産權,運用法律加强保護,這也是弘揚法治精神。
 
 
保護産權必須要尊重合同,弘揚契約精神,不能把合同當做廢紙。的確,有些地方政府的某些行為不好,新官不理舊賬,換了一個官,過去的合同就不算了,政貴有恒,你不能把合同當廢紙,對此我們是堅減制止的,而且要予以處罰。去年我們有關部門抓住幾個典型案件,把涉産權的錯案糾正過來,這也表明了我們的決心,就是要持續向社會發出信號,讓恒産者有恒心,讓投資者有信心,讓各類産權的所有者安心,給所有合法産權所有者都吃上長效的定心丸。謝謝。
 

該戳的“膿包”還是要戳

 
中國新聞社記者:總理您好。我們注意到前陣子中國對一些保險類、金融類企業採取了强制性措施。請問下一步這樣的做法是否會繼續?以及這是否表明了中國新一輪風險點正在繼續,中國是否有可能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謝謝。
 
李克强:我要負責任地說,中國有能力防範、也不會出現系統性金融風險。因為中國經濟的基本面是好的,金融運行也是穩健的。當然了,中國經濟總量已達80多萬億元,銀行資産有250多萬億元,你說沒有點風險,那是不可能的。常言道:雲多易生雨、樹大常招風。但是我記得我在這裏曾經說過,我們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和撥備覆蓋率是比較高的,高於國際標準。我在這裏還想說,目前我們商業銀行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在15%左右,這也相當於存了20多萬億的準備金,或者叫做風險準備金。
 
今年我們還主動調低了赤字率,這是因為去年中國經濟穩中向好,財政超收超出了預期。光中央財政就超收了2,500多億元,我們沒有用,放到今年。而且今年前兩個月財政收入又達到兩位數增長,我們對實現今年全年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目標和未來發展的預期是充滿信心和看好的,所以未來我們還會努力按這個方向持續調低赤字率。當然,調低赤字率並不意味着要改變積極財政政策的取向,因為我們今年的財政支出超過去年財政支出,增加的量是不小的。我們降低赤字率既是有信心的表現,也是為應對如果國際不確定因素增多、國內一些新的風險點出現而備足工具。
 
當然,金融領域也有一些違法違規行為或者規避風險的行為在興風作浪。最近我們監管部門主動出手、果斷處理,就是要讓這些點狀的風險不擴散,該戳的“膿包”還是要戳,否則也有道德風險。而且在處理的過程中,我們也注意保護消費者的合法權益,積累了經驗。未來有類似的問題出現,我們還會堅決地處置。
 
我們這次機構改革把銀監會和保監會合併,也是要防止規避監管的行為發生,當然,還有一個老問題就是非法集資,政府會保持打擊的力度,這裏我也想說一句話,投資者千萬不要聽信那些非法集資者編造的竹籃子也可以打一筐水的神話。謝謝。
 

把就業放在心上

扛在肩上

 
人民日報社記者:總理您好,我們觀察到您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要讓更加公平、充分的就業始終成為高質量發展的亮點,但是在現實生活中,比如大學生就業還有轉崗職工再就業,複轉軍人再就業等仍然困難不少,這也意味着未來5年中國的就業市場將面臨着諸多挑戰。請問您準備如何解決這些困難?謝謝。
 
李克强:就業成效是要由人民群眾來評判的,如果有失業也是掩蓋不住的,所以我只能回答你今年的問題,未來5年會怎麽樣,要看今年做得怎麽樣。
 
過去5年,中國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其中一個很大的亮點就是有6600多萬城鎮新增就業,保持了比較充分的就業。就業對於一個家庭來說那是天大的事,沒有一個人就業,一個家庭就毫無生氣。如果大學生畢業就失業,那就沒有希望,所以我們要將心比心,各級政府及其工作人員,都要把就業放在心上,扛在肩上。今年我們政府工作報告首次把城鎮調查失業率列入預期目標,就是為了更加充分地反映城鄉就業狀況,也可以說這是自加壓力。
 
這裏我想報個大賬,我們今年城鎮實際新增勞動力人口是1500萬到1600萬,我們定的目標是至少要保證1100萬人就業,但方向是1300萬人以上,前幾年我們都做到了,今年也沒有理由不做到,與此同時,我們還有2.8億的農民工,他們在城市化進程當中壘起大樓、鋪通大道,為中國發展立下了汗馬功勞。促進農民工就業也是新型城鎮化的重要內容,進城務工農民都是通過打工來增加他的收入,今年至少還要新增三、四百萬農村轉移勞動力,對此,我們要責無旁貸地為農民工創造穩定的就業機會。
 
今年的高校畢業生達820萬,是歷史新高,還有近500萬中專畢業生,加上近百萬復轉軍人和去産能轉崗職工,必須努力保障他們的就業,絕不允許有零就業家庭出現,這就還需要我們進一步拓展就業崗位,特別是培育新動能。過去幾年,新動能在增加就業崗位當中可以說立下了汗馬功勞,我們要通過多方面的努力保障比較充分的就業,這實際上也能够更多地創造財富。大家想想看,13億人口,8億多的勞動力,如果能够實現比較充分的就業,創造的財富是不可估量的,也會給世界市場帶來驚喜。謝謝。
 

對“互聯網+”採取

包容審慎的監管方式

 
新華社記者:總理,您好。最近幾年“互聯網+”和共享經濟發展的勢頭非常迅猛,但是也出現了一些問題,未來的發展可能還有一些障礙。所以請問總理,您對此怎麽看?未來政府對推動“互聯網+”有什麽新的舉措?謝謝。
 
李克强:如果說中國經濟這艘巨輪這幾年能够行穩致遠,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在世界科技革命新一輪浪潮中成功挂上了“互聯網+”這個風帆,它催生了新動能,這幾年我們還推動政府職能轉變,激發市場活力,促進消費成為發展主動力,使經濟結構發生深刻變革,這些都是相互關聯的,從而有效避免中國經濟“硬著陸”。大家知道,前幾年“硬著陸”的聲音是不絕於耳的。現在經濟穩中向好,新動能等上述這些方面都起了重要作用。
 
“互聯網+”不僅加出了新動能,而且它是最大的共享經濟平台,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提供了廣闊的舞台,推動着經濟社會生活發生着深刻的變化,讓科技精英也好,企業家也好,都有展現能力的更多機會,更讓億萬草根能够發揮聰明才智,表現他們獨特的價值。
 
當然,“互聯網+”作為新事物,它也有這樣那樣的問題,我們關鍵是要趨利避害,採取包容審慎的監管方式。對於“互聯網+”,不能怕惹事、圖省事,出現了某些問題就一巴掌打死;也不允許利用“互聯網+”搞坑蒙拐騙,敗壞“互聯網+”的聲譽,搞抹黑。我們應該從兩個方面細心呵護這一新動能。下一步我們還要採取推動“互聯網+”的許多新舉措,比如說過去一些“互聯網+”的企業總是到海外上市,現在我們已經要求有關部門完善境內上市的制度措施,歡迎他們回歸A股,同時要為境內的創新創業企業上市創造更加有利的、符合法律規定的條件。我們還要推進“互聯網+”來拓展“智能+”,把它和醫療、教育、政務服務等結合起來,推動數字經濟、共享經濟向前發展,既快又健康。當然,對如何推動發展,既要符合發展規律,又儘量不要讓傳統思維限制我們的想像力。謝謝。
 

把粵港澳大灣區

建成世界級大灣區

 
香港鳳凰衛視記者:總理您好,我們注意到在您今年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建設粵港澳大灣區,支持香港和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全面推進內地和港澳的互利合作。但是在香港也有擔憂,擔心這一做法是否會讓香港失去自身的特色和定位,會不會影響到“一國兩制”的落實,甚至模糊“兩制”的界線。您怎樣看?謝謝。
 
李克强:我們要建設粵港澳大灣區,把它建成世界級的大灣區,重要的原因就是三地有各自獨特的優勢,能够形成互補,否則就談不上一個有世界競爭力的大灣區了。現在大灣區的規劃綱要正在制定過程當中,很快會出台實施,港澳居民到內地來,特別是到廣東來工作、生活,在住房、教育、交通等諸多方面將逐步享受同等的待遇。我們願意和港澳同胞一起共享國家發展的機遇。
 
至於說香港、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我們當然會堅持“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針,我們和其他國家都可以共同發展、互利共贏,更何況內地和港澳同屬一個國家,在“一國兩制”下,會更好發揮各自的優勢,形成互補,打造新的增長極。謝謝。
 
(來源:新華社)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2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