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人民幣國際化任重道遠
A long way to go for the internationalization of RMB
[第3416期 2018-04-23發表]
2018年3月26日,對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來說是一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天,因為這一天以人民幣計價結算的上海原油期貨推出,首日交易迎來開門紅,主力合約盤前競價階段大漲5.8%。有分析指出,預期 2025年中國將超過美國成為最大的原油消費國,佔全球原油消費量的18%至20%。石油人民幣從此誕生,依託中國龐大消費的石油人民幣或將終結石油美元獨霸國際的時代!
 
所謂石油美元泛指產油國的全部石油收入,由於石油在國際市場上是以美元計價和結算的,因此,所有以美元進行結算的石油收入統稱為石油美元。目前這一廣義的石油美元估值高達8,000億到1萬億美元,是國際資本市場上一支不可忽視的資本力量。和廣義石油美元的概念一樣,所謂的石油人民幣也泛指以人民幣進行結算的石油收入統稱為石油人民幣。2018年是石油人民幣誕生元年。
 
石油人民幣推出的重大意義何在?這可以從石油美元給美國帶來的巨大利益獲得啟示。眾所周知,美元是當今世界的貨幣霸權,美國通過美元的貨幣霸權獲得了包括“鑄幣稅”在內的數不盡的好處,可以說,美國之所以能夠讓全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成為美國的“打工者”,主要是依託了其建立起來的美元霸權。而美元霸權的建立主要有三大支柱:一是上個世紀四十年代建立起來的布雷頓森林體系支柱;二是“石油美元”交易體系支柱;三是美國的軍事保障支柱。
 
今天美元之所以能夠成為全球無法替代的國際貨幣,石油美元發揮了關鍵性作用。美國人千方百計把美元作為全球石油交易的計價與結算貨幣,從而在國際石油交易過程中,順利地把美元金融基礎設施推到全世界。當美元在全世界暢通無阻並成為國際儲備貨幣的時候,美國商品也跟着在全世界大行其道,以至最終促成了紐約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國際金融中心,而美國政府發行的國債也成為全世界投資者爭相投資的搶手貨。美元的霸權地位讓美國無論什麽時候都“不差錢”,因為全世界的資本滾滾流向美國。當美國爆發金融危機給全世界投資者帶來損失的時候,美國政府高官竟然恬不知恥地說:我們的美元,你們的問題。
 
今天,美國的GDP只佔全球經濟總量的約25%,但美元在國際貨幣體系中所佔據的地位遠遠超過美國GDP所佔比重,也就是說,當今美國經濟對全球所施加的影響主要是通過美元來實現的。沒有美元的霸主地位就不會有美國今天的影響力。也正因如此,美國要千方百計維護美元的霸權。石油人民幣橫空出世無疑是石油美元需要面對的一個新的挑戰者,但石油人民幣的出現能否像石油美元那樣將人民幣推向國際金融舞台的核心位置還有待觀察。目前來看,人民幣的國際影響力與美元的差距實在太大,短期內不可能達到或者接近美元的國際地位。以下幾組數據便能夠從一個側面反映出美元的霸權地位難以支撐,人民幣的國際影響力十分有限,人民幣國際化之路任重道遠。
 
首先,人民幣在全球外匯儲備中的佔比只有不到1.3%,而美元佔比高達近63%,差距可謂天壤之別。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第四季度,全球外匯儲備中的美元規模升至6.28萬億美元,其中美元在已分配外匯儲備中佔比達到62.7%,而人民幣外匯儲備規模在整體已分配外匯儲備中佔比只有1.23%。作為國際儲備貨幣的人民幣其地位不僅難望美元項背,甚至與歐元和日圓相比也相距甚遠。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數據還顯示,2017年第四季日圓儲備規模為4,901.4億美元,佔整體已分配外匯儲備之比為4.9%;歐元儲備規模為2.02萬億美元,佔整體已分配外匯儲備之比為20.1%;英鎊、澳元和加元在全球外匯儲備中佔比分別為4.5%、1.8%和2.0%。也就是說,從國際儲備貨幣角度來看,人民幣的地位還不及加元和澳元。
 
其次,人民幣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一籃子貨幣(SDR)中的權重仍然偏低。2016年10月1日人民幣作為IMF特別提款權一籃子貨幣(SDR)正式生效。至此人民幣與美元、歐元、日圓和英鎊並列,成為SDR貨幣籃子的第五種貨幣。加入SDR一籃子貨幣雖然是人民幣國際化的一個重大突破,但在SDR一籃子貨幣中,人民幣的權重偏低,位置靠後,與日圓、英磅相當。根據IMF新公式測算,特別提款權籃子中各貨幣的權重分別是:美元41.73%,歐元30.93%,中國人民幣10.92%,日圓8.33%,英鎊8.09%。僅從權重角度看,人民幣與歐元特別與美元的差距較大,如果人民幣在SDR籃子中所佔權重要向歐元甚至美元看齊,還需要付出巨大努力,要走很長一段路才有可能達致目標。
 
再次,人民幣在國際貿易結算貨幣中的排名一直處於較後的位置。2015年人民幣曾超越日圓成為全球第四大貿易支付貨幣,但在2017年,人民幣在全球支付貨幣中的排名大幅倒退,退居第七位。據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2017年11月30日發佈的報告顯示,2017年10月人民幣交易使用量環比下降至1.46%,在全球交易使用量中的排名降至第七位。從2017年10月來看,美元的交易使用率為39.47%,為第一大支付貨幣;歐元的使用量為33.98%,為第二大支付貨幣;英鎊、日圓、瑞郎和加元位列第三到第六位。進入2018年,人民幣在國際貿易結算中的地位變化不大,據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發佈的最新報告顯示,2018年2月人民幣在國際支付中所佔比重為1.56%,貨幣排名仍然位列第七。
 
時下人民幣勢頭強勁,輿論場上對人民幣的前景也是一片叫好之聲,然而,不能不指出,雖然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取得重大成就,但與美元的國際霸主地位相比乃是天壤之別,甚至與歐元、日圓相比都有很大的差距。切莫因為人民幣近來表現強勢而美國相對弱勢就以為人民幣將要搶了美元的風頭,更不可以認為美元奄奄一息到了垂死掙扎的地步。如果真持有這種想法和判斷,那不僅是極大的誤判,而且是十分天真的。應該清醒認識到,人民幣在國際金融市場上的地位仍然十分低下,國際化之路仍然十分漫長,終結美元的霸權是人民幣國際化的最終目標,而且是一個需要經過長期努力才可能實現的目標。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