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香港金融基礎穩健應對充分
Hong Kong’s financial market has solid & well-prepared foundation
本刊記者 何潔霞 [第3420期 2018-06-15發表]
 
近期環球金融市場動盪不安,橫跨股匯債及商品市場料將持續大幅波動,除了股市急挫會產生負面資產效應之外,匯市和債市波動亦會影響國際貿易和企業成本預算,金融危機的爆發似乎又有山雨欲來之勢,為此本刊記者特別採訪了經濟金融界人士,看看新一波金融危機是否正在醞釀?他們都異口同聲表示,金融風暴有可能重新上演,幸好,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基礎非常穩固,一直有能力應付龐大的資金進出,過往超過30年及多次的金融動盪,都安然無恙。
 

料金融風暴將重臨

 
交通銀行香港分行環球金融市場部首席經濟及策略師羅家聰認為,2008年金融海嘯後美國及歐洲央行接力量寬(QE)放水,過去10年資金流入新興市場推高當地股樓債,出現資產泡沫;惟隨着新興市場經濟與成熟市場近年此消彼長,資金正從新興市場流走,重返成熟市場,亞洲更可能因此出現類似1997年的金融風暴,因此他相信恒指已步入熊市,未來一年料反覆回落,明年或低見20000點,籲投資者現應增持現金。
 
他指出,今年以來,恒指大部分時間企於30000點大關以上。回顧歷史,恒指首次升穿30000點已是逾10年前,當時市場憧憬“港股直通車”啟動在即,恒指在2007年10月18日突破30000點後,同年10月28日高見31958點。雖然期內港股牛氣沖天,惟他當時逆市預測,恒指將見頂回落下試15000點;而隨着時任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2007年11月初煞停港股直通車,加上外圍形勢轉差,恒指跟着一年大跌,2008年10月27日低見10676點。
 
他預料,今年低位27000點,明年跌勢加快。至於有何理據看淡後市呢?羅家聰指出,以美國及歐洲為首的成熟市場,在2008年金融海嘯及2011年歐債危機先後出現經濟衰退,所以當地央行推出量寬“印錢”買債救市,而期內整體新興市場經濟仍處於擴張期,吸引量寬資金大舉流入,將新興市場資產泡沫愈吹愈大,現在隨時有爆煲危險,港股作為新興市場的風向標及探熱針,已率先反映,“當時美國及歐洲經濟衰到貼地,所以要放水,新興市場經濟不差,卻也要跟着放水,結果令過去10年新興市場樓價升得好誇張,而且不論個人、企業及政府均大舉借貸;這不止是香港的問題,而是整體新興市場的問題,當股樓匯均累積了這麼大的泡沫後,目前已差不多是時候‘還債,了。”
 
羅家聰強調,新興市場會陸續出現危機三部曲。目前環球最新形勢是月亮東邊不亮西邊亮,成熟市場經濟處於復甦週期,而新興市場經濟卻已屆擴張週期的尾聲,因此不論經常賬佔GDP比率、政府開支佔GDP比率,抑或新興市場與成熟市場GDP增長的差距,成熟市場的發展趨勢均優於新興市場。他認為,現已出現必要條件(necessary condition),只要等美元轉強、債息上升或貿易戰爆發等催化劑便可達成充分條件(sufficientcondition),令新興市場的資產泡沫爆破,“就好像玩層層疊一樣,目前已堆砌至搖搖欲墜,只要有人輕輕一推,一切就會推倒重來”。
 
羅家聰又說,由於這次危機是源於新興市場資產泡沫很易爆破,情况類似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但由於涉及不止亞洲而是全球多個新興市場經濟體,某程度上衝擊會比當年更大,“新興市場危機往往分為三部曲,首先是貨幣貶值,跟着是債息上升,然後是信貸違約掉期(CDS)價格上升,令市場對整體風險資產也失去信心。這些情况今年已先後出現在土耳其、阿根廷、印度、印尼及菲律賓,相信會陸續擴散至更多新興市場”。
 
實德金融集團策略研究部經理梁延斌亦有同樣意見,他說,雖然美國經濟在特朗普上任後也表現正面,但近日的情況看到這些經濟表現是在大大損害其他國家的利益下形成的。
 
暫時“受傷”較明顯的相信是一眾新興市場,當美國經濟轉強,同時又逐步加息,美國十年債息更一度升破3厘水平,引發資金從新興市場流回美國,當中不少央行需動用外匯儲備干預市場以減少本幣跌幅,其中阿根廷和土耳其更需大幅上調利率以壓抑走資。
梁延斌繼續說,本月初阿根廷央行曾於一週內加息至40厘,同時也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尋求協助以對抗阿根廷披索的下跌;土耳其央行也把息口上調至16.5厘。
 
他強調,除了新興市場外,近日歐洲股市也令人擔心,意大利和西班牙雙雙爆出政局不穩,兩地債息急升,部分投資者原預期英國脫歐和歐洲經濟回穩對歐股還是有點好處,惟近日爆發的政治問題把這穩定局面完全扼殺了。
 
被譽為香港女首富的朱太(朱李月華)偕同朱生(朱沃裕)、爸爸李惠文、兒子朱俊浩(Kingston)及其太太羅之琦(Kelly)於6月7日金利豐二十五週年慶祝酒會上接受本刊記者訪問時說,市場憂慮新一輪新興市場金融風暴可能重臨。朱太強調,現時僅“體質弱”的國家受衝擊較大,香港雖向為國際資金提款機,但基調穩健,巨額外滙基金票據更可有效抗震。
 
▲朱李月華認為,過去香港幾十年來,先後經歷多次金融危機,最後均能安然渡過,在背後默默耕耘的香港金融體系及香港金融管理局是功不可沒。(何潔霞攝影) 
 
對於內地推動境外上市企業透過發行中國存託憑證(CDR)回歸內地市場,會否對香港影響?她不認為造成競爭。香港有良好地理環境,“我們有很多優勢,有我們的做法,大家不會有什麼競爭。”
 
她更表示,現時有“一帶一路”及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而香港屬於中心地方,看好香港未來十年。
 

基礎穩健 不怕風雨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若金融風暴重臨,全球經濟下滑,香港又怎會好過?
 
三位被訪者均對記者表示,相對於其他新興市場,香港情況較為理想,主因在於金融基礎強勁。
 
羅家聰表示,現時僅基礎較弱的國家受衝擊較大,香港雖為國際金融中心,但基礎穩健,抗震很強,不懼衝擊。
 
梁延斌就認為,雖然香港金融體系穩健,但是不要忘記今年香港金管局已十九次入市干預,以維繫聯繫匯率,估計大家也明白香港到現在還沒有跟隨美國加息是因為香港銀行體系結餘充足,美國往後繼續加息的話,相信香港繼續入市干預的情況還會發生,到時候香港資金池再度減少下,加息壓力就更大了。而且,香港不少銀行已陸續上調存款利率,意味着香港銀行已準備好加息了,預期香港就算加息,市場也很大程度被消化了,奈何還要加上特朗普這個難以預期的因素,未來市況還是令人擔心的。
 
而朱太更認為,過去香港幾十年來,先經歷亞洲金融風暴的直接洗禮,後有全球金融海嘯的間接衝擊,最後均能安然渡過,在背後默默耕耘的香港金融體系及香港金融管理局是功不可沒。
 
事實亦然,金管局總裁陳德霖表示,維持金融穩定一直是金管局工作範疇的“重中之重”,汲取過往應對金融危機的經驗,金管局推行連串改革,顯著提升香港銀行體系的抗震能力,相信有助抵禦日後可能出現的金融危機。
 
陳德霖指出,金融穩定是發展的先決條件,沒有金融穩定,其餘一切免談。回想1997至1998年爆發的亞洲金融危機,相對區內其他經濟體,香港的發展比較成熟,原以為可免受衝擊,事後回看,香港不只受衝擊,金融體系、貨幣體系也面臨系統性危機。縱使香港政府果斷入市,成功擊退國際炒家,惟金融危機的破壞力和後遺症巨大,香港經濟其後飽受蹂躪,時間長達數年。
 
亞洲金融危機過後,香港政府痛定思痛,推出連串措施改善金融市場,包括:優化聯繫匯率制度、香港交易所成立、規範市場拋空活動,以及改善監察資金流動的機制等。雖然當時未必預料日後會發生2007至2008年的金融海嘯,但香港的抵禦能力的確有所加強。金融海嘯期間,亞洲區新興經濟體亦大致安妥,也是因為汲取了經驗的結果。
 
陳德霖說,歐美地區不少成熟經濟體,在金融海嘯時都出現政府接管銀行的事例,例如愛爾蘭;甚至有銀行倒閉,例如冰島。“香港並沒有出大事,證明提升自身抗震能力,是防禦金融風險的好方法。”
 
陳德霖繼續說,觀察香港銀行業總資產在兩次金融危機後的變化,即能明顯感覺改革措施所帶來的成效。亞洲金融危機之後,銀行業總資產由1997年7月的8.7萬億港元,逐漸萎縮至2002年11月的5.9萬億港元,跌幅32%;全球金融海嘯之後,總資產則由2008年底的10萬億港元,增加至去年底的20萬億港元,增幅達一倍。
 
陳德霖表示,金管局無時無刻都在想方設法,以提升香港的金融穩定。他於2009年10月1日出任金管局總裁,當時有感美國為挽救瀕於崩潰邊緣的經濟而推出量化寬鬆措施(QE),導致資金氾濫,加上利率持續低企,估計資金將會流入亞洲新興市場,包括中國內地和香港,故隨即於10月23日推出第一輪逆週期措施,以加強銀行體系在樓市過熱風險趨升下的抗震能力。事後證明,當時的觀察準確,樓市升浪不斷持續,至今仍未見頂;金管局前後共推出八輪逆週期措施。陳德霖解釋,1997年樓市泡沫爆破之後,樓價最多曾下跌66%,香港銀行亦受很大衝擊;推行逆周期措施的理念,意在降低銀行按揭貸款的潛在風險。
 
經過八輪逆週期措施後,新造按揭貸款的按揭成數(LTV),亦由2009年9月的70%減至今年4月時的51%;雖然置業人士要付出較大筆首期才能“上車”,銀行面對“負資產”的風險卻顯著減低。金管局又於2010年引入新的供款與入息比率(DSR),用以評估借款人的整體還款能力;最新的DSR是34%,低於2010年的41%,反映每月還款金額佔借款人每月收入的比例下降。
 
全球央行競相推行量化寬鬆,導致資金氾濫,而這批資金規模之大,前所未見,其流動方向和速度的改變,隨時震動全球金融市場,衍生另一波更大型的金融危機。陳德霖坦言,要預測下一輪危機並不容易,因為金融危機“可能以不同形式、在不同市場爆發”;要減低金融危機爆發的機會,亦非人力可以控制。但他強調,最有效的方法,也在自身控制範圍之內,就是靠銀行自強,提升抗震能力。
 
▲陳德霖表示,金融穩定,重中之重。(資料圖片)
 
“金融穩定、重中之重。”陳德霖續稱,金融風險可來自內部或外圍環境,危機會否發生、至以什麼方式出現變數甚多,作為監管機構,關鍵在於金融體系準備是否充足,當發生危機時可以應對,過去多年亦引入不少措施包括存款保障制度、實施巴塞爾條例(即資本充足比率要求,以降低銀行系統風險)等。
 
他特別提及聯繫滙率制度,重申過去30年在多次地區及全球金融危機中,證實聯繫滙率制度穩健可靠,“香港毋須亦無意改變此行之有效的制度。”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3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