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以城市群經濟推進高質量發展
Push the high-quality economic development by city cluster economies
沈坤榮 [第3422期 2018-07-16發表]
南京大學商學院院長 沈坤榮

城市群的崛起是經濟增長進入新階段的一個重要標誌。通過對創新資源與全球市場進行有效的整合,世界級的城市群已經成為最具經濟活力的地區,以城市群為主體構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協調發展的格局是新發展理念的重要體現,也使空間佈局優化和要素集聚作用更加突出。

合力打造世界級城市群來推動區域經濟發展的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是提升中國區域競爭力的必然選擇。所以,我們提出要以互聯互通的基礎設施網絡打破地理邊界,以有效合作新機制打破行政邊界,加快各種生產要素自由流動,推進世界級城市群建設與區域經濟高質量發展。

下面重點講三個方面。

 

城市群發展的宏觀背景

 
長期來看,經濟增長的潛在動力在哪裏?從短期來看,經濟運行的潛藏風險如何規避?我們從城市群發展的宏觀背景來看,需要三個方面:

一是適應新環境的重點在於處理好中美關係,尤其是全球價值鏈收縮、管控分歧的背景下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

二是拓展新空間,重點是堅持全球化道路共築世界命運共同體,核心是推進人民幣國際化,但是一個前提條件是國內經濟要穩健,國內市場要穩定。所以,進一步拓展開放的範圍和層次,以高水平的開放來推動高質量發展。具體的就是拓展自貿區和自貿港的建設。

三是構築新動力,構築新動力就要推進創新,最核心的是培育新一輪競爭中的產業制高点,核心動力就是要使得中國的創新不僅是追隨的,還要原始的。我要講的是構築新動力的另一個重點就是大幅度調整中國經濟發展的空間佈局,重點是建設粵港澳大灣區,長三角或者長三角一體化,京津冀,包括雄安新區,以城市群經濟的高質量來推進中國經濟發展的高質量。為此需要創新發展理念、思路和方法,由行政區經濟向功能區經濟轉變,打破行政壁壘,發揮區域協同效應。此外還要從同質競爭向協同發展轉變,形成一個開放融合、協同發展的大生態系統。

 

城市群發展的國際參照

 
中國經濟增長已經從工業化主導轉向城市化主導,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經濟增長主要是構造化主導帶來的,工業化是城市化的初級階段,現有的城市化主導的階段已經到了,城市化接替工業化將成為未來經濟增長的新動能。未來經濟增長將以城市為核心,經濟增長是以人口增長、城市化同步進行的,它實際上是三位一體的態勢,以美國和日本為例,大城市經濟的密度是比較高的,經濟產出高的區域都集聚在城市群裏,而城市規模越大,生產率越高,我們從國際比較中發現,中國主要的都市圈人口和產出的佔比較之發達國家還是比較低的。我們大城市集聚程度還比較低。從城市經濟的密度看,每平方公里的產出,北上廣深的經濟密度達到兩億至三億每平方公里,遠遠高於中國的其他地區,但是跟世界其他大都市比起來遠遠低於韓國的首爾、新加坡、中國香港、東京、紐約等等。因而,上升的空間還是比較大的。

從理論上,從現代經濟增長的來源為城市經濟發展中的人力資本和創新,以及企業家精神。所以,地區之間的分工合貿易可以在一個大國內部獲得巨大規模經濟的紅利。因此,需要通過城市(地區)間的資源再配置來充分利用大城市對於經濟增長的帶動作用,從而提高國家競爭力。

但是在中國由於地方政府行為和地區之間的博弈,往往導致市場的分割,不利於地區之間資源配置效率和國家競爭力的提高。

地區之間為了本地區的經濟增長,展開激烈的稅收競爭,最近表現為土地出讓金的競爭,環境污染,污染轉移,金融資源獲取,包括無節制的發放地方債等等。這種競爭從一開始的較為正面的替代市場功能,逐漸轉變為負面的作用。

在中國如果離開了地方政府對配置資源的干預這一個視角就不可能理解中國經濟40年來的快速增長。地方政府負面的競爭行為造成行政邊界的惡化,嚴重阻礙資源要素的自由流動,影響經濟邊界的有效擴展。

為了確保城市群戰略的順利落地,就需要妥善解決地域分割嚴重、城市職能定位不清晰,協同發展制度成本比較高這些困難。地方政府的過度競爭引起的勞動力、資本、土地、能源等要素的價格扭曲,加劇了資源錯配,抑制企業進行自主創新、節能環保的動力。

行政邊界固化進一步限制了要素的自由流動,阻礙經濟邊界的拓展,不利於資源配置效率的提高。這種過度競爭掩蓋了很多真實的問題。

圍繞這些問題,核心的就是怎麼真正體現綠色發展的新發展理念。行政邊際的固化限制了要素的流動,所以,要協同治理。這是城市群經濟裏最重要的一個方面。

新增長理論和新經濟地理理論將城市看作經濟增長的引擎。城市空間集聚促進要素的自由流動,使得市場邊界不斷擴大,有利於形成規模經濟,有利於降低企業的生產和交易成本,還有利於勞動分工。

比較世界三大灣區就可以發現,灣區城市群有效整合了創新資源和全球的市場,它最主要的是三個方面,國際化的視野和創新功能區,網絡化的基礎設施,統一的區域治理。
城市群發展的現實選擇
 
國家城市群發展的現實選擇是什麼?這是我要講的第三個方面,實際上最核心的就是要做好三個區域的規劃和引領。比如我們規劃了很多城市群,最突出的就是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

長三角城市群一開始提出來,我跟時任省委書記李強提出“一體兩翼”,國家需要我們一個市三個省,使得“一體兩翼”的長三角核心區更有競爭力,兩翼就是江蘇的8個市,現在要擴展的就是鹽城,揚子江城市群,南京、杭州、寧波這麼一個灣區,實際上“一體兩翼”從一系列的數據比較上來看,“一體兩翼”的長三角核心區可能更有競爭力,現有的整合灣區只是形式,城市集聚才是核心。比如杭州灣加上揚子江城市群形成“一體兩翼”的格局。

上海不僅是全球的金融中心,也是改革開放的出口型城市,揚子江城市群為上海提供廣闊的經濟腹地,蘇州、南京是全國先進製造業的中心,蘇南五市是中國製造2025試點示範城市群。

我這兩天正在研究中美貿易摩擦對長三角的影響,我發現可能上海和江蘇南部是重災區,大部分產業都是這兩個地區。杭州是互聯網+ 雙創中心,擁有全新的商業模式,因此“一體兩翼”式的上海大灣區有利於構建優勢互補、協調發展的產業體系。

以城市群經濟推進高質量發展。最重要的有三個方面,一是互聯互通的基礎設施網絡打破地理邊界。二是以有效合作的新機制打破行政邊界,以建立世界級人才集聚高地為核心,三是,不但是人才引得進來,還要使人才使得上勁兒,更要使人才留得住。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2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