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貿易戰蔓延攪亂全球經濟秩序
The extended US-China trade war threats global economic order
本刊記者 胡倩怡 [第3423期 2018-07-30發表]
7月6日,特朗普政府正式對來自中國價值34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25%關稅,標誌着特朗普對華關稅政策正式落地。中國商務部其後在聲明中指出,“美國違反世貿規則,發動了迄今為止經濟史上規模最大的貿易戰”。
 
日前,特朗普又表示,已準備好可向5,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關稅。此金額幾乎等同中國去年所有出口至美國的貨品規模。這意味着中美貿易戰很可能全面打響。隨即,美股應聲急挫,道指期貨跌逾100點。

特朗普為什麼要打貿易戰,市場分析人士認為,從經濟層面來看,美國發動貿易戰,是經濟利益驅使。延伸出貿易戰的實質是金融戰爭。金融戰爭背後則是金融地位的競爭。美國要保證其美元的強權地位,這就延伸出發動貿易戰。

然而,這場貿易戰之火延燒全球,拖慢全球經濟復甦進程,也令金融市場也跟着動蕩不安。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警告,歐洲和日本經濟弱於預期,已令全球經濟增長失去動力,金融市場風險不斷增加,全球經濟復甦進程可能因貿易緊張局勢惡化而脫軌。

 

美四處揮棒惹眾怒

 
貿易戰不僅僅針對中國,特朗普政府還四處揮舞關稅大棒,挑起全球貿易戰,惹起眾怒。

5月31日,美國宣佈對加拿大、墨西哥和歐盟徵收25%的鋼鐵關稅,徵收10%的鋁關稅。關稅於6月1日生效。商務部長羅斯表示,與歐盟的談判取得了進展,但是不足以繼續豁免其關稅。

歐盟、墨西哥、加拿大等國家對美國的此等舉措表示譴責與回擊。

墨西哥6月5日宣佈對鋼鐵、豬肉和波本酒等進口自美國的商品加徵關稅,以報復美國總統特朗普決定向進口鋼鋁加徵關稅的舉措。根據墨西哥在政府官方公報發佈的報復清單,包括對美國豬腿肉及豬肩肉、蘋果和馬鈴薯徵收20%關稅,以及對各類奶酪及波本酒徵收20%至25%的關稅。墨西哥政府表示,美國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採取貿易保護措施是不恰當、不合理的。鋼鐵和鋁是提高北美地區高度融合的戰略行業競爭力的重要產品,這些行業包括汽車、航空航天、電器和電子等。墨西哥是美國主要的鋁制品進口國,也是美國鋼鐵的第二大進口國。墨西哥重申反對貿易保護主義的立場,貿易保護主義將影響和擾亂國際商品貿易秩序。

加拿大方面,總理杜魯多表示,加拿大“被視為美國國家安全威脅”是“不可思議的”。他說,這些關稅是對加拿大和美國之間長期關係的“侮辱”,尤其是對“數千名在阿富汗與美國戰友並肩作戰、陣亡的加拿大士兵”。隨後,加拿大的報復也來了,針對美國宣佈的金屬關稅迅速採取報復措施,對不超過166億加元(128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加徵進口關稅。加拿大方面表示,這是該國二戰之後實施的最強烈貿易行動。

6月,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稱,此舉“完全不可接受”。歐盟“別無選擇”,只能向世界貿易組織提起訴訟,並對美國的進口產品徵收關稅。

然而日前,迎來了一線轉機。7月2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與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會面,雙方就貿易問題達成協議,同意重啟談判,在談判期間不加徵新關稅,致力於消除現有的關稅壁壘。聯合聲明指出,雙方同意將針對服務業、化學制品、藥物、醫療用品以及大豆等產品降低關稅壁壘,增加貿易,促進歐盟與美國之間的貿易更加公平、互惠。歐盟也承諾,為了與美國加強能源方面的戰略合作,將購買更多美國出口的液化天然氣,使歐盟的能源供給更加多元。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高盛首席美國政治經濟學家Alec Phillips在早前一份報告中稱,“我們不認為貿易政策風險會很快消退。不過與此同時,我們不認為圍繞着貿易問題的市場情緒會再次像4月初那樣負面,當然我們也不認為市場對於貿易政策的前景感到完全無憂。”

4月初,當特朗普向中國發出貿易限制威脅之後,投資者們擔心貿易摩擦將演變成貿易戰,市場情緒頗為緊張。當時特朗普就明確警告,股市有可能受到衝擊,投資者需要為痛苦做準備。這種聲明迅速成了一種自我應驗的預言,引發市場重挫。

在Alec Phillips看來,貿易戰與市場上漲對於特朗普而言如同“魚與熊掌”,兩者不可能兼得—如果真的開打貿易戰,金融市場極有可能下跌。

近日,新興市場前所未有地出現拋售潮。與此同時,貿易戰開打以來,美股卻一枝獨秀,表現優於國際股市。納斯達克指數創下新高,標普也持續上漲。今年至今,美國標普 500 指數上漲 4.8%,中國上證指數暴跌 14%、韓國 KOSPI 指數重挫 6.3%、德國 DAX 下跌 2.9%,日本日經指數也走低 0.7%。中美貿易戰緊繃之際,美股照漲不誤,卻拖累了全球股市。

目前,包括內地股市、港股,以及巴西、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等股市,都已跌破年線。若貿易戰持續升溫,最終受衝擊的不僅僅是新興市場,產業供應鏈受害之後,美國等榮景也會被打破。

目前,美股連續3個月走高,但貝萊德總執行長勞倫斯芬克預測,如果特朗普政府推進對額外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股市或挫10%到15%。

市場人士分析認為,貿易戰在眼前符合“美國優先”思路,一時的快感助推美股沖高,掩蓋了市場風險;但貿易戰真的打下去,將增加貿易成本,抑制經濟發展,對經濟基本面產生影響。

Alec Phillips表示,特朗普的貿易戰這張牌是“損人不利己”,他們不可能在打貿易戰的同時還想擁有創紀錄新高的股市。

可以預料,如果貿易戰繼續發酵蔓延,勢必會攪亂包括美國金融市場在內的全球經濟秩序,拖累經濟復甦增長,引發更多危險。學者指出,由於美股處於歷史高位,美股投資者的恐慌心態不可低估。一旦傷及投資者情緒底線,原本就存在調整要求的美股將會加劇震蕩,很難實現軟着陸。那樣,不僅所謂的“特朗普行情紅利”會煙消雲散,而且很可能形成“特朗普行情斷崖”,並進一步誘發特朗普執政危機。

 

波及貨幣匯率 增大信貸風險

 
中美貿易戰正逐步升溫之際,人民幣兌美元匯價反覆向下。瑞銀發表報告稱,近期貿易戰及相關不確定性已導致人民幣貶值壓力加劇,而且這種壓力還可能延續一段時間,預計今年底人民幣兌美元由6.3調整至6.8、明年底預測由6.2調整至6.9。

瑞銀指,6月中旬美國宣佈對500億美元中國產品加徵25%的關稅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已貶值4.7%、對一籃子貨幣貶值3.2%,主要受到外匯市場預期和情緒轉變的影響。隨着人民幣的內在基本面壓力上升、經常賬戶順差大幅下降,即使人民銀行著力維穩人民幣匯率,但認為人民幣仍將面臨更大貶值壓力。

另一邊廂,美國在稅務改革下,經濟趨強,美元匯價強勢持續。摩根大通新興外匯指數顯示,新興市場貨幣兌美元在過去兩個月下挫一成,若再下跌2%,就會達至2016年中國經濟增長恐慌期的高位。

評級機構穆迪指,美元自4月中以來保持強勢,導致不少新興市場國家貨幣貶值,如阿根廷、蒙古、巴基斯坦、土耳其等部分國家被迫動用外匯儲備維持幣值,信貸風險有所增加。據了解,今年2月至7月,阿根廷披索貶值了20%以上,土耳其里拉貶值了約10%。

穆迪主權風險董事總經理威爾森表示,經常賬赤字高,償還債務支出大,外幣計價國債佔比大的國家,面對強美元衝擊尤其顯得脆弱。

穆迪報告亦指,中國、印度、巴西、俄羅斯及墨西哥相對不依賴外來資金,因此遭受影響有限。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