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中國打贏貿易戰的最大底牌
China’s biggest card in hand to win the trade war
張立 [第3423期 2018-07-30發表]
 
7月19日,多位中美政府官員和商界代表19日在美國新墨西哥州首府聖達菲表示中美經貿摩擦不利於兩國經濟發展,同時呼籲兩國深化地方各領域合作交流。(新華社圖片) 

■  本刊特邀主筆 張立
 
中美貿易發生衝突,全球經貿體系和產業鏈將面臨怎樣的衝擊?貿易爭端的走向又將對中國經濟、乃至全球經濟的格局會有哪些影響?這已經成為一個萬眾矚目的話題。
 

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影響

 
據美國數據,去年中國進口了價值1,3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而美國則從中國購買了5,060億美元商品。據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數據,2017年全球商品出口增長11%,達到17.2萬億美元。

分析師估計顯示,進口每受到關稅影響1,000億美元,就會使全球貿易減少約0.5%,GDP增速減少0.1個百分點。對中國2018年經濟增長的直接影響估計在0.1~0.3個百分點之間,對出口增長的拖累估計為1個百分點。

由此,可以認為,在短期內貿易戰的直接影響有限,但間接影響更為深遠。

雖然中美之間的貿易總量在絕對值上,相較中國GDP總量只是滄海一粟,但因中國經濟存在結構性失衡,經濟下行壓力仍大,地方政府債務風險仍需化解,尤其是集中在房地產、金融等領域,中國必須高度警惕可能爆發的貿易戰成為引燃中國內部風險的“導火索”。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鳴說,中國上半年經濟增速有望在6.7~6.8%,但下半年下行壓力增大、不確定因素增多,首先要妥善應對中美貿易摩擦,當前最主要的是要穩定預期,“堅持結構性改革、結構性去槓桿”的宏觀政策基本取向不要輕易變,同時也要有底線思維,做好各種預案,有針對性地採取一些措施。

中美貿易戰若僅從涉及的關稅絕對量看,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微乎其微;但若雙方都在相互投資方面設限,則會喪失技術的外溢效應,影響到企業投資行為,對中國經濟的中長期負面作用會很明顯。

中國國家資訊中心首席專家祝寶良表示,雖然貿易戰對下半年中國經濟影響不大,但已經明顯影響到了市場預期,這從中國股市匯市的近期大跌可見一斑。並預計中國經濟明後年下行壓力會加大,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還須有更充分的政策儲備。

祝寶良認為,雖然從表面看中國經濟運行平穩,但實際上並沒有擺脫下行壓力,涉及經濟領域的深層次改革,包括土地要素改革,金融服務領域,中央與地方財權事權等均沒有實質性推進,這也是使得目前中國宏觀經濟從表面看風平浪靜,但稍有風吹草動,積累的矛盾就可能爆發。

 

未來局勢將會如何演變?

 
前駐舊金山、紐約總領館經濟商務參贊、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何偉文認為,有兩個原則特朗普在未來是不會改變的,一是其拋棄WTO多邊談判關稅的原則,實行美方單方面加徵關稅;二是從戰略高度限制中國製造2025。由此,特朗普也有兩個可能的行動。一是再繼續對中國輸美產品施加關稅的同時,對中國進行關鍵領域和投資方面的限制。二是聯合其他國家,對中國技術轉讓及產業政策聯合發難。

而在策略上也有兩個可能策略,一是還要談,美方屆時可能發出談判信號,中國應與其進一步談判。二是關稅措施升級,這都是有可能的。對中國來講,打和談同樣也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中國的目標是兩個,一是維護世貿組織和世貿規則的權威地位。二是維護中國發展的權利。這是兩個紅線,這兩個原則是不可動搖的。

對於前景,何偉文預計有三種前景:1、開始談判,迅速達成協議。2、貿易戰全面爆發,規模可能是全面的,美國徵關稅的產品達到數千億美元,範圍牽涉多個國家。3、打打談談,經過艱難的談判最後達成協議。其中第一種的可能性是最小的,現在也被證明是不現實的。第二種可能性略小,但應預防,做好備案。第三種可能性是最大的,其原因有三:首先,中美兩國分歧及其利益相差太大,指示達成的協議不會是那麽穩固的。其次,美方過於自信其在貿易戰的勝算。最後,大約一年後,美國會發現貿易戰對改變中國的態度及現狀影響甚小,及貿易戰的負面效應將會在美國國內產生影響,屆時美國可能尋求轉變及某種妥協。

2017年中國對美國出口的十大類產品中,佔比最大的為計算機及電子商品,接近2,000億,再加上運輸設備、化工,加在一起三千多億。商務部公佈,此次340億被加徵關稅的產品中59%是美國公司生產的。這體現了特朗普政府對這次貿易戰準備得很倉促。
何偉文強調,不要對美方提出的美國企業可申請關稅豁免當作美國開始服軟,認為是美國新的動態,其實這是錯誤的判斷。這一舉動只是根據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的規則來處理,並不是美國對貿易戰的態度發生轉變的標誌。

WTO對今年世界貿易做了比較樂觀的估計,從2017年開始世界貿易強勁反彈。2018和2019年世界貿易增長率都會超過4%。但是如果中美貿易戰打到這種程度,而且如果繼續打下去,肯定要下調預期了。摩根斯坦利最近估計,如果貿易戰打大了,中美兩國GDP增長比沒有貿易戰要少3個百分點。歐盟則會更多,將是4個百分點。加拿大、韓國等國家會少10個百分點,因為他們的依賴性更大。所以也有這樣的說法“世界正處於柏林墻倒塌以來最危急的狀態”。

 

借外壓力,倒逼改革

 
隨着中美貿易摩擦加劇,在中國的美國企業與在美國的中國企業心裏都不踏實,擔心會受到貿易戰的負面影響。對於貿易糾紛中籌碼少一些的中國來說,提前預估美國企業回流的可能性,是目前階段應該做的事情。

安邦諮詢的分析人士認為,美國企業的回流並不容易,撤資涉及到市場體系調整、重置生產線等,會產生巨大的成本。在回到美國之後,美國企業能不能在失業率極低的美國找到工人進行生產,都是懸而未決的問題。

但對美國企業來說,更為關鍵的問題還不是上述這些問題,而是美國企業是否準備放棄中國市場。即使美國企業可能搬出中國,但龐大的價值10萬億美元的中國市場是否可以放棄?相信美國企業都會掂量掂量。

6月末,中國官方連續發佈2018年外資准入負面清單與自貿區外資准入負面清單。從目前公佈領域來看,不僅涉及了商業銀行、船舶與飛機製造、電網和部分農作物種子生產等多個領域的外資股比限制,而且預計分別2021年和2022年,金融和汽車行業也會放開。值得注意的是,兩份外資准入負面清單長度也出現大幅瘦身。清單內容超出市場預期,甚至公佈日期都比預期提前,應該怎麽看待?有分析指出,這不僅是戰術性舉措,還是中國二次開放的先兆。中國明智的決策就是掌握主動,進行全面戰略性改變。

多事之秋,國難興邦。借外壓力,倒逼改革,是中國打贏中美貿易戰的最大底牌。“發展才是硬道理”。當前的重點在於:簡政放權,改善營商環境;依法治國、強化執法監督。而且,當前應把國企的市場化改革列為重點。根據WTO的數據,中國國內各種各類國有經濟佔GDP的比重為33%。其改革的成功所釋放出的能量,將是十分巨大的。

中美貿易戰,我們自然要審慎對待,不要拘泥於傳統與經驗,一切從實際出發,以效果為主。但也不必過於憂慮,更不必天天喊打,畢竟“善戰者不言戰”。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