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中國如何避陷“修昔底德陷阱”
How can China avoid the Thucydides's trap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香港資深傳媒人 劉瀾昌 [第3423期 2018-07-30發表]
 
從最早的蹂躪“中興”,到打台灣牌、南海牌、人權牌,甚至俄羅斯牌,都可以看到特朗普手法的血腥味。未來,不應排除特朗普在應對貿易摩擦時,轉而動用金融和能源等手段的可能。(新華社資料圖片) 
 
 
或許,當前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起的對華貿易戰,是自上世紀五十年代朝鮮戰爭近70年以來中美最大的一場角力。那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不久,史學家稱那是保衛新生的共和國的戰爭。如今的這場貿易戰也許要延續至明年這個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的節點以至更長,國際輿論都視之為一個守成的霸權對一個新興大國崛起的狙擊。不過,筆者認為,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依然是中國的戰略目標。唯有此,中國有可能有理有利有節應對特朗普的發難,較快尋找到較有利的止損點組成新的“三八線”,進而使到“两個百年”目標及中國夢依然頑強的沿着上升軌道前行。

 

“極限施壓”手法清晰

 
對於特朗普對中國發起的這場貿易戰或者叫貿易糾紛也好,要精準應對,必然需要對其質對其量進行準確的判定,固然我們的認識不可能一下子清晰,有一個過程,但是可以修正直至符合實際。筆者看到,有如下一些看法較為突出:

有認為,貿易戰從表面看美國是要扭轉貿易逆差,用貿易戰手段從中國身上割肉解美國之急。美國以虛擬經濟、消費經濟為主,儲蓄率接近零,而特朗普以減稅刺激製造業回流,唯減稅又致財政失血,特朗普便試圖通過迫使中國大規模購買美商品來解困。

亦有認為,從特朗普公佈的對中國500億美元徵稅,看到其實質是針對中國高科技和高端製造業,是針對“中國製造2025”,是遏華新戰略,終極目標是打斷中國復興之路。

更有認為,貿易戰本質是戰爭,是國家間經濟對抗,進一步升級就是科技戰、貿易禁運、冷戰,甚至軍事衝突。當前中美之間正在多個戰場同時展開激烈競爭,這些戰場依次為貿易、金融、高科技及製造業、網絡、軍事、台灣問題、南海問題、糧食、輿論、伊核與朝核問題等等,每場戰鬥都關係到中國的生存、安全、發展、主權與核心利益,關係到中國能否保住數十年發展積累的國家財富和人民的安寧生活。

因此,也有對美逐步升級的沙盤推演:一、美國對中國加徵五百億元產品關稅;二、再追加拋出二千億,最終達五千億;三、開啟制裁中國高科技企業科技戰;四、打匯率戰;五、癱瘓中國互聯網;六、啟動晶片後門,致中國波音飛機停飛、部分民用電器死機;七、停止償還中國債務,凍結中國在美資產;八、升級台灣牌;九、在南海發動小規模武裝衝突;十、聯合歐日,全面圍堵中國,等等。

筆者也留意到海外的意見:千萬不要認為中美貿易糾紛僅是特朗普一個人造成的,遏制中國崛起一定程度上已是美國朝野主流共識。以至,美國也有學者認為,中美關係已滑至“修昔底德陷阱”邊緣。

筆者相信,特朗普發起的這場仗,必然是一個變化的過程。實際上,當年的朝鮮戰爭也好似一個變化的過程,其結局不是決策者預知的。於是,對美意圖分析可以人云亦云,料敵從嚴並不為過,但是應對則必須精準,以降低中國的實際損失,並謀求最大利益為準則。

事實上,特朗普當下的手法是清晰的,就是“極限施壓”。在公佈對華加徵關稅的2,000億商品清單不久後,特朗普在接受美媒採訪時又稱:“如果需要,將對5,000億美元的產品加徵關稅”。自今年4月開始,美國已經先後兩輪升級徵稅清單,並對雙邊談判消極並出爾反爾,這也使到北京越發清楚其也是在玩“極限施壓”。這如同他曾經對朝一般,那就是依靠其優勢資源,綜合運用外交、軍事、經濟等全部手段壓迫朝鮮。試想一下,從最早的蹂躪“中興”,到打台灣牌、南海牌、人權牌,甚至俄羅斯牌,都可以看到特朗普手法的血腥味。未來,不應排除特朗普在應對貿易摩擦時,轉而動用金融和能源等手段的可能。

 

避免全面對抗 宜以柔克剛

 
當年的朝鮮戰爭,是傾全國力量的血與火的鋼鐵之戰。今天,北京則如何應對呢?

有人說,中國有國家體制優勢,也有獨立的龐大的國內市場優勢,還有國際上的美國無法封閉的國際市場,中國在對歐亞非三大洲各國貿易上有優勢;還有國際盟軍,加拿大已對美126億美元商品實施貿易報復,歐盟更稱若美徵汽車關稅將會遭3,000億美元反擊,美國國內的企業、企業協會也紛紛發出警告要收縮在美業務,特朗普的貿易戰正在被全球及美國內強烈反對,因此中國完全可以與美硬碰硬。

還有說,面對特朗普的“十面埋伏”,中國應該主動突擊,通過重點進攻瓦解敵人的攻勢。不再被動的你出牌我跟牌,被動挨打,而採取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方式,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由,禁止所有美國企業、美國資本進入中國市場,唯此才能逼迫美國退卻。
更有甚者說,北京應該一舉解放台灣,你在台灣搞小動作也好,大動作也罷,在南海胡攪蠻纏也好,挑戰主權也罷,在朝鮮半島部署薩德也好,在伊朗恢復制裁也罷,我只幹一件事,就是武力解放台灣。只要解放了台灣,美國再也沒有台灣牌可打,第一島鏈、第二島鏈都會隨之瓦解,遏制中國包圍圈全線瓦解。

筆者認為,所有過激的言論都基於一個錯誤的判斷,那就是誇大了中國的實力,看輕了美國的實力。《科技日報》總編輯劉亞東指出,中國的科學技術與美國及其他發達國家相比有很大差距,這本來是常識,不是問題。可是國內偏有一些人,一會兒說說“全面趕超”,一會兒說“世界第一”。劉亞東強調“彎道超車”是投機取巧的代名詞。他批評浮躁和浮誇是中國科技界流行的瘟疫。

筆者認為,宣傳上的浮誇的危害,可能只是幻覺的破滅,但是以不正確的實力評估去應對當前中美這場大角力,則可能付出血的教訓。這次,特朗普捏住中興公司玩,就是殷鑑。必須承認,美國在綜合實力上在中國之上,美國對付中國的手段遠較後者為多,而且不少是有致命威脅的。就如同當年的朝鮮戰爭一樣,總的態勢是敵強我弱;更為重要的是,中華民族有着偉大復興的目標,也肩負與世界各國共享繁榮的的歷史使命;人類進步的重擔不允許北京莽撞行事,亂打亂衝,也與特朗普一般“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中國只能思考,如何在這場角力中盡量的減少損失,爭取最大的利益。

因此,筆者認為,當下中國處於且戰且退階段,我們可以有短促反擊,但是總體上是在尋找最佳防禦陣線,就如同當年尋找“三八線”,“上甘嶺”一樣。而今,北京迎戰貿易戰的基調,筆者的觀察卻是避免全面的對抗,以柔克剛,以柔降調,以柔縮小範圍,加上合縱連橫,努力在歐洲、亞洲乃至美國本身尋求盟友,並且以開放對閉關,更大幅度開放金融服務、汽車和醫藥等行業的措施來吸引外國投資者。綜合而言,這就是北京應對貿易戰的整套策略。英國《金融時報》說,以往中國與日本、法國、菲律賓以及近年與韓國發生貿易角力時,往往對這些國家企業“無情抵制”,現在則以新劇本應對。

 

避陷“修昔底德陷阱”

 
7月16日,第二十次中國歐盟領導人會晤發表聯合聲明,共有四十四條款和一個附加的關於氣候變化和清潔能源聯合聲明,可以說條條反“特朗普主義”而行之。中歐領導人祝賀會晤機制建立20週年和中國歐盟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建立15週年,以及在政治、經貿、文化、人文交流等領域取得了豐碩成果。雙方重申將本着相互尊重、平等互信和互惠互利的原則,全面落實《中歐合作2020戰略規劃》,繼續深化和平、增長、改革、文明四大夥伴關係。雙方還重申支援多邊主義以及基於規則、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秩序,維護《聯合國憲章》以及國際法,維護包括主權、領土完整和邊界不可侵犯等原則。中歐致力於維護聯合國三大支柱,即和平與安全、發展和人權,並致力於依據國際法原則和平解決國際爭端。

與之成鮮明對比的是,特朗普出席北約峰會,在和英國首相特蕾莎·梅會晤時,竟將中國和歐盟同時形容為美國的“敵人”。更值得一提的是,李克強總理在與歐盟領導人會晤時表示,中美貿易摩擦是中美之間的問題。即便中國是受害者,但中國還是願意互利共贏,解決中美貿易摩擦最終還是要靠中美雙方。英國《金融時報》指,中國總理李克強在貿易戰升溫之際除努力爭取國際盟友,仍向美國伸出了橄欖枝。筆者認為,這就是中國以柔克剛功夫的一環。

事實上,最為重要的是,在當前嚴峻複雜多變的形勢下,中國必須堅守一個總目標,那就是避免中美全面對抗,真的使中美關係滑入“修昔底德陷阱”。

多年來,北京有關建設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思想,如今依然是適用的。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核心是“不搞對抗”。這是,中國汲取了當年美蘇對抗的教訓而總結出來的總目標,其中也依然保存有“韜光養晦”的合理內核。這也是習近平主席提出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使命的要求,中國不爭霸,而是著力發展自己提高中華民族的生活水平從而貢獻全人類,和世界人民一道發展。因此,不能使中美關係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符合中國的利益,也符合美國的利益,並符合世界人民的利益。

在這個指導思想下,應對特朗普的不理性發難,中國首先是避免貿易糾紛向對抗性的方向發展,儘管貿易戰已經帶有對抗的性質,但是北京盡量不往這個方向靠,減少對抗成分。第二,“凱撒歸凱撒,上帝歸上帝”,宜堅持貿易歸貿易,政治歸政治,外交歸外交,貿易糾紛盡量不與其他問題掛鈎,不與台灣、南海、朝核、伊核等等問題掛鈎,以免造成全面開戰的態勢。第三,即使在貿易戰範圍,也盡量只局限在貿易逆差上,不與美債、匯率、投資等問題掛鈎,使到貿易戰不往深度和寬度發展。

筆者相信,北京會判斷,如果爭取貿易戰儘早或者在一個不長的時間結束或者告一段落,關鍵在與美國的健康力量—依然依靠正常貿易獲取共同利益的財團力量,在未來美國政壇發揮影響力。也許,特朗普在中期選舉的挫敗會使美國政策轉向。事實上,特朗普的“極限施壓”並不是美國的完全一致認識。美國社會以及政治權力多元,兩黨、商界或軍界等各個層面,即使有着對中國崛起擔憂的一致性,但是其利益則是分散的。當下批評特朗普的聲音不絕於耳,不少跨國企業、利益集團,並不是每個人都同意像特朗普“極限施壓”,願意承擔中美貿易戰全面升級的巨大風險。隨着時間的推移,中國的防守“三八線”越築越牢,特朗普的自損度越來越高,不是“自損八百”而是“自損一千”。事實上,美國TeSLA電動車在上海設廠,就是用行動反對中美貿易戰。

總之,這一道坎必須要過,戰略上敢硬,不怕戰;戰術上要巧,減少損失,擴大利益,扛得住美國第一波、第二波以至更長的衝擊,是可以以較少的代價笑到最後,避過“修昔底德陷阱”,實現中國夢。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