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中美貿易戰博弈的反思
Reflection on the US-China trade war
易憲容 [第3423期 2018-07-30發表]
中美貿易戰在美國打響了第一槍之後,中國說以對等的方式對美國貿易開戰,即中國對相當金額美國進入中國商品徵收關稅,以戰止戰。但是在美國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開出第二份關稅清單後,中國更多的是在輿論上的反擊,沒有開出具體的徵稅清單。有報道認為,中國正在研究從其他方面採取反制辦法。可以說,如果這場中美貿易戰繼續打下去,對中美經濟的影響肯定是巨大的,最後的結果肯定是兩敗俱傷,當然更為重要的是誰先死。這則是中國政府最要考慮的問題。所以,對於這場中美貿易戰的博弈進行反思顯得十分重要。只有這樣,才有可能找到問題之癥結,及好做好化解之道。
 

模糊爭議焦點
會導致戰略誤判

 
這場中美貿易戰的原因到底是什麼?目前市場主流的意見是,美國總統特朗普認為當前中美貿易關係不公平、不正常,從而使得美國與中國貿易出現了3,000多億美元逆差,因此,特朗普就得通過加徵關稅的方式來扭轉這種逆差,即所謂的“逆差說”。還有一種就是“修昔底德陷阱”,即指新興大國崛起令現有大國感受到威脅,很易引發大戰。所以,面對中國興起,面對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美國一定會藉故各種理由來打擊中國,不讓中國崛起。當然,除了這兩種代表性的主流意見之外,還有更多的說法。

但是,這些都只是表象,並沒有切到問題之核心。因為,只要兩國發生貿易關係,不出現貿易逆差或順差是不可能的,因為兩國的要素稟賦優勢不可能相同,問題在於兩國的貿易關係是不是建立在公平的基礎上。筆者在年初就指出,中美作為世界上兩個最大的經濟大國,由於兩國經濟制度的差異很大、經濟結構的不同、經濟自然資源稟賦不同、金融市場制度及法律制度的差異及人民生活水準懸殊等,這既為兩國貿易關係存在更多的巨大的資源優勢互補的合作空間,也讓兩國貿易之間的爭端及摩擦不可避免。中美貿易之間的摩擦應該是一種常態,現在有,未來同樣存在。至於政治上的陰謀論更是不成立。因為,儘管中國是第二大的經濟體,中國GDP也達到美國的60%以上,但是中國的GDP與美國GDP完全不是一個概念。貨幣意義上的可比性並不是實質內容的可比性,再加上2005~2015年人民幣持續升值的因素(這個期間人民幣兌美元升值了35%以上,對全球各國實質匯率升值52%以上),中國的GDP更是不用把其內涵過分誇大。中美之間的實力差距如此之大,美國會在“修昔底德陷阱”大做文章嗎?所以,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的實質應該是雙方經濟體制之爭。這才是問題的核心所在。

正因為沒有把握這場中美貿易摩擦問題的實質,所以,中國政府在第一輪的貿易戰的博弈中,更多的站在中國人思維方式角度來應戰。比如,在中國這種以利益為上的社會裏,出現任何問題多會以利益來擺平,而且在中國以這種方式,政府都會屢戰屢勝。所以,中國政府以為特朗普是個商人,也會如中國商人一樣,開始與特朗普政府接觸,就開出了購買2,500億美元商品的合作協議。後來在第二輪協商談判時,也先開出購買美國商品700億美元清單。但對此,特朗普政府並沒有照單收之。還有,美國開出徵收500億美元商品25%關稅清單之後,中國開出的同等金額的徵稅清單主要指向美國農產品,或有人分析的指向特朗普的票倉,以為這樣傷害到特朗普票倉農民的利益,選民會迫使特朗普退出這場貿易戰。結果是貿易戰打響之後,特朗普的選民支持率快速上升。所以,在中美貿易戰第一輪的博弈中,中國政府希望以輿論工具來東風壓倒西風及以中國思維來處理與美國的貿易問題,結果是既沒有把握到特朗普政府的貿易戰的底線,這也容易讓特朗普對中美貿易戰進一步升級。

在中美貿易戰打響第一槍,特朗普開出徵收2,000億美元關稅清單之後,中國政府應對方式有一點轉變,但是仍然沒有太多的轉向。比如,更多的與非美元國家合作及簽訂更多的貿易協議,以為能夠結成一個非美合作關係,讓特朗普回到談判桌上來,改變其單邊主義的貿易政策。同時,在輿論上大力宣傳特朗普這種逆全球化的貿易政策對美國企業及人民會造成多少損害,對全球經濟會造成多少損害。而很少提及對中國的問題及損害。其實這樣一種思路值得認真反思。因為,特朗普單邊貿易主義的政策會讓其他國家造成多少影響,估計每個國家都會做出自己的評估,並以此找到應對的方式。即使特朗普政府也會如此。但是,對中國政府則不是一樣了,如果我們僅僅是關注外部會發生什麼,對別人會造成多少影響,而不把焦點放在對中國經濟衝擊及影響上,那麼要找到自己一套好的應對方式是不可能的。可以說,這些都是這兩輪中美貿易戰博弈中中國政府存在明顯不足的地方。還有,在中美貿易戰中,中國輿論工具從一個極端走到另外一個極端,同樣會給市場帶來許多困惑。

 

應對貿易戰
要調整思維方式

 
其實,這場中美貿易戰對中國金融市場所造成的影響和衝擊,不能不說是十分巨大的。比如,上海綜合指數由2月2日的3587點下跌到7月6日2691點,下跌幅度達到達25%以上了。但是美國股市仍然在向好,特別是納斯達克股市還在創歷史新高。還有,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由3月底的6.24跌到7月13日的6.69,下跌幅度達7.2%以上了。可以說,中美貿易戰對中國金融市場的衝擊及巨大影響,不僅僅會停留在現在這種狀態,而且可能隨着中美貿易戰再深入,造成更大影響與衝擊。特別是這種影響與衝擊一旦刺破當前中國這個巨大的房地產泡沫,那麼它能中國經濟帶來更為嚴重傷害。

所以,對於這場中美貿易戰要重新調整思維方式,把基點放在自己的問題上來。首先,不要站在自己的角度來看或觀察美國會出什麼招,而是要站在美國人及美國政府的角度來觀察他們可能會出什麼招;不要只是盯住表面短期的問題上,而是要看到長期及更為深層的問題上,這樣才能逐漸地靠近特朗普政府中美貿易戰的底線,否則只能是隔靴搔癢。同時,也得把問題的焦點放在自身上,觀察及評估這場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經濟到底會帶來多少影響與衝擊,這種影響及衝擊是短期還是長期的,我們能夠有什麼樣的應對方式。如果中國政府對此有更為深入的研究,也就容易找到好的應對這場中美貿易戰的方式,或找利益關係得到好的權衡應對方式,而不是僅漂浮表面。

最近有所謂的經濟學家提出,中國應對中美貿易戰最好的方式就是以戰止戰,甚至於拿出殺手鐧把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賣出。這些損招能夠取勝幾乎不可能,特別是後者,以為賣出美國國債對美國政府有多少威脅,認為這是中國與美國談判的籌碼,以為這樣做會使美國政府會退出中美貿易戰。可以說,這種言論是對金融知識一無所知。中國政府之所以要持有美國國債是因為以前要幫助美國人嗎?是如以前市場所傳聞說中國人借錢美國人用,因為美國缺錢嗎?可以說,中國政府持有美國國債完全是市場選擇的結果,估計美國人從來就不會通過政府商量要中國政府購買美國國債。因為,就目前而言,中國外匯儲備不持有美國國債,在國際市場不會有比這更好的資產。中國政府要賣出美國國債,美國政府根本就不在乎,這些都是中國政府的事情。前十幾年的經驗說明,中國政府根本就不需要再試錯了。所以,中國政府在應對中美貿易戰要多研究,不要道聽途說,應更多地從自身問題出發。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