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貿易戰對美國经濟有何影響
What is the impacts of the trade war on the US economy?
張介嶺 [第3423期 2018-07-30發表]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7月17日出席美國國會參議院銀行委員會表示,鋻於美國就業市場持續走強、通脹率趨近美聯儲目標以及美國經濟增長前景面臨的風險大致平衡,美聯儲認為繼續漸進加息是當前最佳政策路徑。(新華社圖片)   
   
7月17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參議院銀行業委員會聽證會上表示,與中國、歐盟和其他交易夥伴的貿易戰給美國經濟前景投下了些許疑慮。

鮑威爾稱,美聯儲預測,美國經濟將繼續保持強勁,但貿易戰可能會使美聯儲的預測複雜化,目前就貿易政策進行討論的最終結果難以預測。

“如果(貿易戰)導致廣泛提高貿易商品和服務關稅,並且持續較長時間,這對美國經濟是壞事,對其他經濟體同樣是壞事。”

 

特朗普興師問罪連下重手

 
鮑威爾的警示發人深省。進入2018年之後,美國接二連三地頒佈對太陽能電池板、洗衣機、鋼鋁,以及從中國進口的不同產品加徵關稅,波及約960億美元的進口品,加稅總額達216億美元。

2018年1月,特朗普批准對洗衣機和太陽能電池板加徵關稅。其中,對第一批120萬台進口洗衣機加徵20%的關稅,之後所有進口洗衣機加徵50%關稅。數據顯示,2017年,美國進口洗衣機逾270萬台,價值40.2億美元,假設今年進口數額不變,美國加徵關稅總額約為1.5億美元。

2018年3月,特朗普宣佈對進口鋼鋁分別加徵25%和10%的關稅。2017年,美國進口鋼產品超過290億美元,如果加徵25%關稅,加徵額度約合73億美元;美國進口的鋁產品為168億美元,加徵10%關稅約合17億美元。以此水準計算,美國企業將多支付近90億美元關稅。

美國對華貿易政策更趨霸淩。特朗普宣佈對500億中國進口品加徵25%的關稅,第一批關稅從7月6日開始生效,波及34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品,另有140億美元的商品仍在評估中。這些蠻橫要求一旦全部落實到位,增稅總額達125億美元之多。

美國稅收基金會建模測算,特朗普政府迄今為止頒佈的加收關稅清單,將使美國的長期GDP下降0.06%(約合157億美元)、工資下降0.04 %,減少48585個全職工作崗位。
不僅於此,今年5月,特朗普要求對進口汽車,包括小車、卡車和汽車配件加徵25%的關稅。2017年美國進口車值近2,930億美元,徵收關稅34億美元。以此進口量計算,除已徵關稅外,今年將新增730億美元的關稅。

今年6月,特朗普威脅,如果中國進行報復,美國將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品徵收10%的關稅,如果中國對上述10%的加徵關稅實施報復,美國將對另外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品加徵關稅,累加起來美國將對4,5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品加徵關稅。

7月5日,特朗普再次威脅,如果中國進行報復,美國將擴大對中國進口品加徵關稅範圍,從原先的2,000億加2,000億商品調整為2,000億加3,000億商品。

7月20日,特朗普再次確認,要對所有中國進口品加徵關稅,約合5,000億美元的貨物。如以加徵10%計算,加稅額高達500億美元。

美國稅收基金會建模測算,如果特朗普對汽車和汽車配件以及中國進口品續增關稅,美國的GDP 會再降0.36%(896億美元),工資會降0.26 %,並將損失277825個全時崗位。

 

受衝擊國家絕地反擊

 
針對美國加徵鋼鋁稅,包括中國在內的一些國家纷纷宣佈要進行報復,斜紋粗棉布、波本威士卡以及農產品等都在報復名單上,加稅總額估約172.8億美元。還有一些國家,包括日本,正在考慮對美國徵收報復性關稅。

為了回擊美國加徵鋼鋁稅,墨西哥宣佈對美國進口的乳酪、鋼鐵、田納西威士卡徵收25%的關稅,對豬肉、蘋果和土豆等產品加徵20%的關稅,加稅商品約合30億美元。
加拿大宣佈,對兩批美國食品分別徵收25%和10%的關稅,約合128億美元,相當於美國對加拿大徵收的鋼鋁稅。

歐盟計劃對包括摩托車、花生醬在內的約200種美國商品加徵關稅,加稅商品價值33億美元。

印度計劃對30種美國產品加徵關稅,加稅產品包括杏仁、核桃、蘋果,以及一些化學和金屬製品,加稅額約為24.1億美元。

6月21日,土耳其宣佈對美國進口的煤炭、紙張、核桃、杏仁、煙草、威士卡、汽車、化妝品、機械設備和石油產品徵稅,加稅額為26.65億美元,與美國加徵的鋼鋁稅相等。

俄羅斯宣佈對美國光纖等設備加徵20~40%的關稅,加稅額為8,760萬美元。俄羅斯威脅會進一步加徵關稅至53.76億美元,與美國加收的鋼鋁稅對等。

美國稅收基金會建模測算,如果這些國家對美國產品宣佈的關稅全部到位,美國GDP 會再降0.05 %(120億美元),額外再損失38376個全職工作崗位。

 

美開打貿易戰誤判形勢

 
特朗普總以為美中貿易逆差很大,開打貿易戰美國穩贏不輸,但事情恐沒那樣簡單。
白宮前首席戰略官、總統高級顧問、“美國優先”政策早期設計師班農(Steve Bannon)直言,特朗普“將六發左輪放在桌上,每個槍膛都裝有子彈”,之前沒有一個美國總統敢對價值5,000億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

經濟學常識顯示,自由貿易有助於提高經濟產量和收入水準,相反,貿易壁壘則會推低經濟產量和收入水準。歷史證明,加徵關稅會推高價格,減少企業和消費者可獲得的貨物和服務的數量,進而導致收入下降、就業減少、經濟產量下降。

毫無疑問,一旦開打貿易戰,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美中兩國均會蒙受經濟損失。

然而,特朗普的如意算盤是,與美國相比,中國在貿易戰中損失更大,美國發出的威脅聲越大,中國可能作出的讓步就會越多。一些媒體也趁勢危言聳聽,誇大中國經濟的弱點,低估美國經濟的易損性。 
  
有分析指,去年美國從中國進口額為5,060億美元,幾乎是中國從美進口額的四倍(1,310億美元),但美方決策者未加關注的是,美中服務貿易順差高達380億美元,是美國最大的雙邊貿易順差。

更為重要的是,美國對華出口多為農產品和製成品,主要內容由美國提供,而中國對美出口則是典型的中國組裝,許多零部件都來自其他國家,其中不乏美國品牌。

以蘋果手機為例,一部蘋果手機從中國工廠發往美國,全部進口成本全算在了中國頭上,但蘋果使用的是三星顯示器、東芝儲存器,還有不少部件來自其他國家,如iPhone X型號,中國裝配只佔370美元生產成本的3~6%,大部分增值都被美國零售商等中間環節拿了去。

此外,對依靠中國零部件的美國製造商而言,貿易戰也是一種威脅。特朗普對華貿易制裁目標清單包括飛機螺旋槳、機床以及其他中間投入品,推高這些商品的價格將增加美國工業的成本,威脅特朗普一直強調要保護的製造業工作崗位。即使加徵關稅刻意避開服裝鞋類等主要消費品,也會刺激電視機、洗碗機等日用消費品價格上漲。

蘋果手機或許是一個極端例子,但數字不會說謊。據“經合組織(OECD)”估算,中國對美出口的電腦、電子產品和光學設備差不多一半部件是從國外進口的,即使美國加徵的關稅使中國此類產品出口削減四分之一,對中國的影響也是微乎其微。

雪城大學經濟學教授、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瑪麗·洛夫莉(Mary Lovely)的研究也得出了類似結論:在華經營的非中國跨國公司支付的關稅份額往往會比中國公司更大。中國出口到美國的電腦和電子產品中,非中國公司佔比87%,而中國公司出口額僅佔13%。
     

貿易戰遲早拖累
美國經濟增長

 
眾所周知,加徵關稅會以價格上升的形式傳遞到生產者和消費者身上,增加零部件和材料成本,從而刺激物價上升,導致私營部門產量下滑,資本所有者和工人收入減少。與此類似,加徵關稅推高消費價格會減少勞動力和資本收入的稅後價值,減少勞動力和資本回報,最終將刺激美國人少工作、少投資,導致產量下降。

另一方面,加徵關稅會刺激美元升值,以抵消美國消費者潛在的價格上升,但美元上升副作用顯而易見,會使美國向全球市場的出口變得艱難,出口企業收入下降,導致美國產量下降,工人和資本所有者的收入減少。這會挫傷民眾的工作積極性和投資熱情,導致經濟縮水。

 
“我們希望一如既往地和中國做生意”—一個美國農民的心聲
  作為對美國貿易保護主義行徑的反擊,中國被迫對包括山核桃在內的部分美國商品加徵關稅。哈德遜說,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舉措讓他感到憂心和憤怒,他擔心自己過去20年的心血可能毀於一旦。圖為在美國佐治亞州奧西拉,山核桃種植戶蘭迪·哈德遜在自己的種植園中展示未成熟的山核桃。(新華社圖片) 

經濟學家警告,特朗普發起貿易戰將刺激物價上漲,損害消費者及進口中間產品的美企利益。雖然外國反制加稅的宏觀經濟影響仍有限,但終將衝擊美國一些產業和企業,尤其是農業難以置身事外。     

一段時間以來,美國農民飽受玉米和小麥價格走低之苦。目前農場總利潤處於2006年以來的最低點,農業部預測今年還不到600億美元,而2013年利潤高達1,230億美元。在此背景下,美國農業出口競爭力下降無異於雪上加霜。

沿海地區同樣面臨衝擊。阿拉斯加是全球野生三文魚的頂級供應商,中國加徵海鮮關稅,該州1.6萬家商業漁販收入下降,海產品加工這一當地最大的製造業部門前景堪憂。

在緬因州,鋼鐵稅推高龍蝦籠價格,捕龍蝦業會受到影響。隨着加拿大、歐盟和墨西哥對摩托艇加徵關稅,佛羅里達的遊艇業也將受到拖累。

加拿大、中國、歐盟和墨西哥盯住了肯塔基和田納西兩大威士卡之鄉,影響當地經濟。汽車大州,從密西根到密西西比,包括那些外國車企設有龐大工廠的地區,也遭到衝擊。僅阿拉巴馬州的塔斯卡羅薩,戴姆勒集團旗下的工廠生產的逾70%的Benz SUV專供出口。

墨西哥灣沿岸,包括德克薩斯、路易斯安那、阿拉巴馬、佛羅里達和密西西比,佔美國原油出口的80%。2015年國會解禁石油出口以來,國外石油需求幫助了國內能源產業從低油價中復甦。然而,新增關稅將使美國原油競爭力下降,出口兩位數增長將放緩,終將衝擊從格爾夫波特到休斯頓的經濟。

美國稅收基金會建模測算,如果美國和其他國家迄今為止宣佈和威脅的所有關稅落實到位,美國的GDP將下降0.47%(1,176億美元) ,有效抵消減稅和就業法案長期影響的四分之一(減稅可望刺激GDP增長1.7%),工資將下降0.33%,全時就業崗位將減少364786個。

顯然,特朗普針對其他國家實施的懲罰性關稅會推高美國進口產品價格、削弱出口、減少工作崗位,直至抑制經濟增長。

 

政治後果吉凶難卜

 
雪城大學經濟學教授洛夫莉分析,特朗普推出的懲罰性關稅並未命中目標,它們使美國企业在美國境內開展業務變得更加困難,更不用說出口市場了。雖然受關稅影響的貿易份額相對較小,但特朗普的方式為企业帶來的不確定性可能會削弱美國企業向中國和其他國家出口的能力,從而對政府造成不利影響。

對共和黨而言,特朗普在中期選舉前四個月發起貿易戰風險很大。特朗普上台後,先後推出了一系列激進政策,但這些政策並未損害其支持者的利益。例如,爭議較大的難民和移民政策沒有損害其核心支持盤美國白人和藍領的利益,他津津樂道的減稅政策雖未惠及普通白人和藍領群體,但也沒有損害到他們的利益。

然而,貿易戰的情況大不相同。他國針對美國的懲罰性關稅的重頭壓在了農業區和鐵銹地帶之上。統計發現,受中國大豆稅打擊最大的30個國會選區中,有25個是共和黨的地盤,另外5個是民主黨地盤,但這30個地區當初清一色地都投票支持特朗普。

此外,加拿大、中國、墨西哥和歐盟通過對乳酪、哈利大衛森摩托車和威士忌酒加徵關稅,將矛頭指向包括來自威斯康辛州的眾議長萊恩(Paul Ryan)和來自肯塔基州的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等共和黨政要,特朗普和共和黨或已感受到早期震顫。

美國諮詢公司Morning Consult不久前組織的月度民調顯示,在農業區,特朗普的淨支援率大幅下滑,肯塔基和蒙大拿下跌了21%、奧克拉荷馬25%,而沿海地區亦不樂觀,加州下滑了15%、羅德島21%、麻省22%。此外,在北達科他、內布拉斯加和愛荷華等地,特朗普的支持率也大不如前。

特朗普發動貿易戰可能引發多大政治反彈主要取決於貿易戰的規模及其對美國企業和民眾造成損害的程度。

7月25日,美國農業部宣佈,拿出120億美元的救助資金,幫助美國農民應對貿易摩擦造成的損失。農業部部長桑尼·珀杜(Sonny Perdue)表示,這只是一個短期的解決方案,讓特朗普有時間制定長期的貿易政策。

理智終將佔上風。如今,美國國內,包括一些共和黨議員,已對特朗普的貿易政策頗有微詞,只是不想在兩軍對壘之際自亂陣腳,而是希望給特朗普更多的時間和空間,為美國爭取更大的經濟利益。

有理由相信,如果特朗普繼續以自我為中心無休止地加徵額外關稅,其他國家又以牙還牙對等報復,必將進一步損害美企和消費者的利益,撼動特朗普的基本支持盤。11月中期選舉,共和黨會否在政治上敗走麥城值得關注。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