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伯陽:生態“一帶一路”促進全球環境治理發展
程思遠 報道 日期:2018-07-02 經濟導報
【經濟導報網訊】
 
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負責人謝伯陽在首屆世界竹藤大會“綠色經濟與可持續發展”論壇作開幕致辭
 
當前,在世界經濟秩序調整之際,全球所面臨的生態環境問題迫在眉睫。全球生態治理攸關人類未來生存、生產與生活。對此,國務院參事、前全國工商聯副主席、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和綠色發展基金會負責人謝伯陽近日在接受香港《經濟導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與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的發展精神完全一致,當前推進生態“一帶一路”合作和治理,需各國以命運共通為理念起點,協力推進可持續發展建設,共促人類文明進步。
 

全球生態治理體系面臨挑戰

 
“人類歷史發展經歷了原始文明、農業文明和工業文明,現在進入到生態文明的時代。生態文明應該如何建設與發展?”這是謝伯陽在首屆世界竹藤大會“綠色經濟與可持續發展”論壇的致辭發言中向與會嘉賓提出的問題。
 
謝伯陽在採訪中表示,從全球工業、農業現代化和信息化的發展軌跡來看,資本主義發展方式確實在工業化時代具有代表性,人類文明發展至今,資本主義發展方式的歷史貢獻不能抹殺,但也產生了社會弊端。2015年,聯合國通過《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確立了“通過善治實現經濟發展、社會包容和環境的可持續”的發展目標。謝伯陽指出,如果聯合國等其他國際環保組織制定的相關行動規劃或機制得到落實,將有力推進全球範圍內生態環境改善。“當前少數國家如果無視全球生態問題的嚴峻性,甚至不承認全球氣候變化,這顯然在客觀上會影響全球生態治理的效果。我們應該警惕潛在的國家主義意識竄升。”謝伯陽認為,歷史進程必然是曲折的,當前少數國家以強權思維強調優先利益是不可取的,尤其不應以國家主義意識對抗全球生態治理。“我們已經進入全球化時代,要發展、促進人類生態文明建設,必須要在某種程度上克服國家主義。”
 
“人類需要有理想,假如少數國家以強權意識影響全球生態文明進程,怎麼能說人類文明會進步呢?”謝伯陽認為,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與國家主義意識高下立見,“我們已經走上生態文明發展道路,這是大家共同的取向。強調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就是強調全球生態治理的命運相通與合作共享,這和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的發展精神是完全一致的。”
 

生態“一帶一路”推進可持續發展

 
“人類社會發展不能簡單地重復既有模式,中國在三十年發展後已充分意識綠色發展模式的牽引效應,正在實現從高物耗、高能耗、高污染、低效率的三高一低“紅色火車頭”帶動經濟發展的模式,向低耗能、高效率、可持續的綠色發展模式轉變。”
 
謝伯陽認為,中國已經具備實現這種轉變的能力和水平,綠色經濟的良好社會效應、生態效應也正日益突顯。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傳播綠色經濟理念、綠色經濟模式與先進實踐經驗,圍繞綠色與可持續發展主題開展國際交流與合作,有利於共同推進、實現生態文明時代的綠色發展。“發展生態“一帶一路”,要實事求是、因地制宜,要在新起點上走和以前不同的道路。” 
 
   “人類命運共同體是新的生存和發展的理念,以此理念為基礎的合作是在更高層次上進行的非常有益的探索。”謝伯陽指出,“首先合作理念強調和諧。‘一帶一路’是相關國家以包容、發展、共享理念為基礎開展合作,合作理念的差異使‘一帶一路’建設不同於資本主義擴展時期、跨國公司大發展時期的掠奪式經濟發展模式。
 
其次,合作方法遵循市場規律。其原則是綠色節約、務實有效,造福人民。“在宏觀經濟體系中的合作組織化過程是通過市場方法資源配置實現的,區別於國家強權思維中的價值鏈分工模式,我們希望看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世界格局中能夠更好地、持續地發揮各自優勢。”
 
再次,合作主體共務生態先行。可持續發展是當今主流,謝伯陽認為,生態“一帶一路”應通過各國企業負責任行為,政府政策制定,非政府組織專業參與等多重主體共同推進生態目標實現。“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生態先行應是企業逐利的先決條件,生態先行應落實在企業逐利的全流程產業鏈中,企業應具有依法合規地掙取利潤的能力。”

(責編:古月)
 

經濟導報——香港最悠久的中文財經刊物